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鹤一期 | 白羽川(1)

鹤一期脑洞互换活动的粮食,收到的要求:想看祭司一期和天神鹤丸的恋爱,想看鹤丸是从水里被召唤出来的。

 

-照例说些废话。写的时候恰好在重温福尔摩斯的《血字的研究》,看到Lucy Ferrier和Jefferson Hope的恋爱,突然脑洞就油门一踩开到一奇怪的地方去了。

-用了POV写作法,结果写得超长,全篇有1.7w字。但又由于最近三次元真的超级忙,忙里偷闲写得思路有点乱,有很多地方没有细细斟酌,希望出题老师莫要怪罪,给我及格qwq今天先发第一部分吧。

 

 

1 一期一振

是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的,一期一振已经不记得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名字的由来,更不要说自己的家人和父母。

他只知道从拥有记忆开始,自己就一直一直居住在这个水蓝色的祭殿里。

与其说这是一个神殿,不如说这只是一个没有其他人的房间。四周是一片空泛,除了自己的脚步和呼吸,那些人间才有的东西,一期一振平日几乎什么都感觉不到。

不过也没关系,他听说自己生来就看不见。

但是很奇怪的是,如果说起天空中的云朵,一期一振的脑海里会自动描摹出一幅白云自由飘散的画面;如果谈到那炎炎烈日,一期一振的眼前仿佛能看到那灼热刺眼的太阳;如果聊上了这座小城里最著名的大河,他更是能忽然像明眼人那样,看见那乱石穿空和惊涛拍岸,河水奔腾喧哗,宛如在一期耳边响起的颂歌,一下一下,在一期一振从小到大的身体里不断回荡。

那条河叫白羽川——飞流撞击石块,飞起如白鹤落羽般壮丽的水花,由此得名。传言,河里住着一位天神,他拥有俊美的容貌和强壮的体魄,时而化作美丽的白鹤,遥望人间。人们供奉他,以换取洪水的平静、庄稼的丰收和这座偏远小城镇的富饶。

不知从何时起,听说是为了讨好这位住在河里的天神,城里的几个长老在白羽川旁建造了一个不大的祭坛庙,庙的后窗正对着河流,庙中总是放着贡品,一直以来都是这里最好的东西。

而一期一振,就是这个祭坛唯一的“祭司”。

他从来不知前一任祭司是谁,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毕竟在这座小城,祭司被称为“圣子”,是不可以和外人说话的。

一切饮食衣物都由专人送入,即便是侍奉自己起居的人,也从不会和一期说任何一个字。

但好在,他并没有感到孤独。

因为从他被挂上“祭司”的名号,囚禁在这个广大的、奔腾着水声的神殿中开始,有一个温柔的声音,一直一直陪伴着一期。

一期一振看不见他,也从来都摸不着他,一切只凭借对方的言语指引。他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师长,始终站在一期一振那一边,逗乐、安慰、保护、教育……在这一方天地,不为人知地陪着这个小小的祭司,从毫无记忆的孩童,成长为可爱乖巧的少年,如今即将迎来二十岁的生日。

“哟,小少爷,我这样突然来到,你可是吓到了?嗯,你长得很可爱,不过现在,你是我的了!”

这是一期记忆里,当年两人的初次相见,伴随着一阵巨大的水声。一期当时着实吓了一跳。随即而来的便是那人清脆的笑声。

他告诉一期,他的名字,叫做“鹤”。

 

2 鹤丸国永

白羽川的水总是这样毫不停歇,呼啸着向着远方奔腾而去。每一秒都不同的浪花却宛如千百年间相同的每一日,同与不同只是感官带来的欺骗,知晓与不知晓完全不会对这无休无止的生命有什么影响。

鹤丸国永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作为白羽川的川主,从这条河形成开始,他就已经作为天神降临于此了。随着那日日夜夜翻滚的河水,他目睹着白羽川两岸不断更替的兴衰荣辱。

鹤丸国永从来不喜人类。

多少人活成了行尸走肉?绝大多数。

时间毫无意义,凡人了无生趣。

直到那个时候。

鹤丸国永还记得那是个平凡的三日月夜,他一如既往变作白鹤,飞停在河中央的礁石上,听月神难得一度的吟唱。

那天的夜晚,黑得有些吓人。高贵的月神似是知晓了什么,早早地便笑着隐去了身形,他的眼眸中透出浅金色的半月,在深夜的映照下,化作了惨白而神秘的月光,洒向这寂静的人间。

鹤丸拍去衣襟上的水花,站起身,恢复了人形。他站在礁石上,褪去了雪色的和服,准备跳入这条归他管辖的白羽川中,好好洗个澡来恢复灵力。他挺拔的身形落在水面,若是他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模样,见者必会惊艳到大声呼叫。

然而,就在这时,他听见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身为天神,鹤丸国永的听力和观察力自是比凡人好了不知多少。他立刻改变了洗澡的主意,戴上兜帽,重新变成白鹤,飞到了岸边的一片植物中,探出脑袋,观察来人。

事到如今,鹤丸怎么也想不明白,从来不管人间烟火的自己,会突发奇想地去探索人类的举动。或许这是天意,可是天神都无法预知和摸清的天意,又究竟是什么呢?

来人似乎都是城民。他们穿着夜行的黑衣,只有几个人举着微弱的光源,在一片杂乱无章的树林间影影绰绰。他们面无表情的脸夹杂着细微的不安,被黯淡的火光和月色照到了部分,苍白如鬼。鹤丸国永目视着那群人抬着几个长条形的麻袋缓缓走近,停留在白羽川边不远处的某一棵树下。

他们围在一起,七手八脚地倒腾着什么,拿起工具,一下一下地开凿着土地。

半晌,才见一个看上去像领袖一样的人站了出来,只听他低声道:

“莫要怪罪。白羽川会保佑我们。”

数日后的一早,鹤丸照例去河川上游供奉自己的祭坛搜刮贡品。即便是不喜人类,但无法改变和否认的是,只有有人信奉,天神才能存活在这世间,更何况那群凡人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自己收了那些好吃好喝的,人类还会开心得觉得是“显灵”,仿佛这样诚意才算送达了似的。

这日,祭坛里供奉的是鹤丸最喜欢的一种糕点——大福。那种白色的糯米团包裹着各色馅料,入口的感觉谈不上最好,却让鹤丸感觉心生欢喜,尤其是一种红色带着酸甜的果酱,更是鹤丸的最爱。

见了贡品,鹤丸正大快朵颐,却不料听见祭坛的角落传来一个孩子软软的声音。

“是……是谁在那里吃东西?”

他的声音很轻,似乎非常虚弱,却又透着惊恐和慌乱。鹤丸皱起眉头,哪家的小鬼魂敢打扰天神用餐?他不悦地放下手中的糕点,转过头,看见一抹水蓝出现在台阶后。

那是个非常瘦弱的人类少年,脸色苍白,穿着不合身的宽大祭袍。他脚上戴着镣铐,被控制在固定的范围内,他的双手紧紧地扒着一根柱子,小心翼翼地躲在其后。金色的双目圆睁,却看不到任何光彩和焦点。

见没有人回答,少年又自言自语喃喃道:“是我……听错了吗……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鹤丸的心上忽地涌起一股恶作剧的冲动,或许也只是想确定,眼前的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能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想了想,捻起和服的衣摆,蹑手捏脚地朝那孩子走去。

鹤丸自知身为神明,自己不能随意触碰人类,便站到那孩子的跟前,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忽然,那孩子的鼻息微动,眼眸依然黯淡无光,却朝着鹤丸所在的方向转过了头。

他沉默了几秒,说:“好温暖的香味……像是阳光和清水的味道……”

鹤丸愣住了。

他迟疑了一下,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衣服,随即退后几步,跳到窗边,离开了神殿。

匆忙中,翻飞的衣角竟是打翻了贡台上的盘子。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吃完喜爱的贡品就离开。

这个世界上,多的是连天神都无法解释的事情。

比如说,世间可能有一部分人能够看到神明的存在,可每个神却只有一个人,能够闻到那个神身上独有的香气。

那个人,便是神的命定之人。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47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