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鹤一期 | 白羽川(3)

鹤一期脑洞互换活动的粮食,收到的题目要求:想看祭司一期和天神鹤丸的恋爱,想看鹤丸是从水里被召唤出来的。

-童养媳前篇:【2边改又边加了一大堆内容的我,爷爷又是……?

 

 

5 一期一振

“哟!一期,早饭吃了吗?哎呀今天的这贡品看起来不错,你要不要吃一口?”

那天早上,鹤丸的声音准时在耳边响起。

一期一振有些无奈:“鹤先生,您吃了那么多年贡品,可是不嫌腻了?”

鹤丸听后,嘴巴里嚼着东西,叽叽咕咕不知说了句什么。一期一振想着自己也是开个玩笑,无所谓他回了什么,便自顾自接着道:“今天贡品是?”

“是大福哦。不知是什么馅的,我来尝一口试试……啊是草莓!”

“你不是最喜欢草莓馅了吗?”

鹤丸嬉皮笑脸:“不不,我不止是喜欢草莓大福,”他靠近一期,一时间,那种不属于人间的香气充满了一期一振的全世界,“我喜欢的是ichigo(草莓)。”

他的语气放得极其暧昧,故意凑到小祭司耳边,落下最后一个音节,双重暗示惹得一期瞬间红了脸。

一期故作镇定地别过了头:“真不知道你怎么吃得那么理所当然……还好那几个长老认为河神显灵,吃了贡品,你才没被戳穿。”

鹤丸收了身子冷笑,笑声里多有几分嘲讽:“一群蠢货。要不是他们众志成城祭拜河神,他们还真怀疑是你吃了那贡品呢。”

不料说起这个,一期一振沉默了几秒,才缓缓道:“幸好他们是把贡品放在高台上,肯定我看不见,戴着镣铐也拿不到,还说什么河神一直会显灵,才洗清了我的嫌疑,不然……”

他似乎心有余悸,自知接下来的话会是什么,却被鹤丸直接打断。

“他们若是敢伤害你,我就杀了他们。”鹤丸的声音瞬间变冷,仿佛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好几度,“要不是要等到你20岁,我早就带你走了。”

“唉,怎么就要打要杀了。鹤先生放心,我没事的。”

尽管鹤丸生气的语气让人心生恐惧,一期听了却觉得很安心,心里的森林忽然照到的光,枝叶刹那间繁茂生长。

但同时,他也立刻抓住重点:“所以到底为什么要我20岁啊?”

“这我不告诉你,以后你就知道了,反正没几天你就满20岁了!”

这是一个困扰了一期一振很久的问题。

他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初来此地,除了自己的名字、年龄和祭司的身份,其他一概不知,他便已经通过声音结识了这个鹤先生。鹤丸自称是“过路旅人”,却在数十年内风雨无阻地来陪伴自己。

“你若是想和我一同离开,可能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要……多久?”

“等你20岁生日的时候,我一定会带你走,我发誓。在那之前,我不会离开你。”

鹤丸果然言出必行。他从不告诉一期为什么要这样决定,但是春去秋来,鹤丸至始至终信守诺言,陪着空荡荡神殿中的这个孤独的小祭司。

一期记得,小的时候,自己因为没有曾经的记忆,整夜整夜睡不好,是鹤丸唱着一些他听不懂的歌谣,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伴随着窗外流淌的白羽川水声,引领一期进入梦乡。他还记得,自己因为看不见,也无法学习,是鹤丸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盲文书本,一点一点教一期读书;他记得,那年夏天,他第一次从侍卫口中无意听说自己的家人都在早年死于洪水,自己则被城里人救了下来,那段难以接受的时光,也是鹤丸不断地安慰着自己;他也记得,每年自己生日的时候,鹤丸都会给自己一个小小的贝壳,开着玩笑似的说“距离你和我去私奔就又近了一年啦!”

一期一振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鹤丸是在某个月夜。失明让一期一振对声音极其敏感,那是他第一次听见鹤丸和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说话。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很成熟,却非常动听,说起话来慢悠悠地充满了稳妥和自信。两人似乎是老友,鹤丸站在窗外,压低了声音和那个人闲聊,说到趣处,还一同发出了细微的笑声。

明明近在咫尺,他们的声音却像是来自遥远的,一期一振从未去过的地方,像是不属于人间。

像是神明。

却也是在那一瞬间,一期感到自己的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攀着血脉疯长而出,撞得心脏如同着了火,疼痛不已。

“我只和一期说话哦。”

他的脑海里不断回复着鹤丸的这句话,和耳边的声音交融在一起,让他全身都打了个寒噤。一期知道这个男人和鹤丸可能只是熟识,可他无法抑制自己慌乱的心情。

那一夜,他都没有入眠。

也是在那个晚上,他忽然就明白了自己对鹤丸的心情。

一期从来没有和鹤丸说过这件事,鹤丸也从来没有和一期提起过这个人,在那之后,一期也没再听见过那个男人的声音。这仿佛是一种没有为什么也不该存在的默契,让这个结落到了人生的湖底。

鹤丸的声音给了他无数的安全感,也从来没有其他人发现过鹤丸的存在,却也是因为这无微不至的体贴守护,一想起鹤丸万一变卦离开,甚至只是一想到他可能心中还有别人,自己不知从何时开始,就会难过得透不出气。

一期揣测过鹤丸的家人、朋友甚至爱人,也曾经问过关于鹤丸家庭的问题,得到的竟是“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呀”这般回答。无时不刻的相守,让一期对他的好奇和渴求愈发疯长,自知不可任性地探求这些,但是无法抑制,也无法排遣。

在一期一振年少时,鹤丸宛如师长;在一期一振成长时,鹤丸宛如友人;而如今,一期一振即将迎来人生的第二十个春天,他早已确定,鹤丸对自己的意义非同一般,早已不只是朋友和师长那么简单,却依然不明白,为什么鹤丸一定要坚持到20岁生日,哪怕是少一秒,都不可以。

他不愿再多想,而是调转了话头,“说起来,最近河神好像不太满意?听说有三个孩子昨晚被被献给了河神……”

鹤丸突然放下手上的食物。他的嗓子里发出类似水鸟的叫声,让一期一振有些惊奇。很快,他又用一种平静到怪异的语调说:“哦?你哪里听来的?我记得活物祭祀不需要到你这里来祭拜。”

“额,是从那个侍卫……”一期摸着下巴,怕鹤丸再不开心似的,他立刻调转了话头,“那几个孩子好像都是很多年前从婴儿开始被长老们收纳的孤儿,听侍卫说,长老们将这次祭祀美其名曰‘回报’。但不管怎么说,想想都很可怜……”

“愚蠢的东西。”鹤丸道,“还献给白羽川,我……河神哪会要小孩子?这群狗东西不就是为了用这种祭祀活动敛财吗?家里家财万贯还不够,老百姓穷得要死,还巴巴地给他们数钱呢,这样只会徒增自己的罪孽罢了。啊,真想快点带你离开这里啊!”

一期一振站起身来,摸索着坐到了桌边。他喝了口水,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了:“我……鹤先生那么多年,究竟是为什么要一直等着我呢?仅仅是为了那句承诺吗?反正我也看不见,你就算离开了我也没有办法的……”

他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塞了一口软软的蛋糕。随即耳边传来鹤丸的声音:“说什么呢?我说过我等你吧?”

“我……”

“好啦,这么多年你还信不过我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就说过哦,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鹤丸的声音像是一片白羽,吹拂着一期一振的耳际飘然而过,落入一期的心中,让平静的心海上荡起一阵阵涟漪。一期的脸刷的就红了,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遮住自己发红的耳根,不料却听见鹤丸调侃道:“我们一期真是经不起逗。”

这句话没由来让一期有点生气,宛如受了捉弄一般,敢情自己认真相信对方的话,竟只是逗弄?关于自己对鹤丸的感情,一期一振是极其在意的。他的脑海里回忆起这段日子以来,鹤丸时不时的调戏和言语上的轻浮,心中不安和恼火更甚。

他终究是撩了袍子,别过了头去。可是心间的难过怎么都去不掉,眼泪都要涌上来。

“喂一期,我错了,不瞎说了,你可别……”

鹤丸见状,正想要开口安慰,却不料听见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一期一振也愣住了,但很快反应过来。想必是送早饭的侍卫,他连忙抹了抹眼睛,小声提醒鹤丸:“快躲起来!”

随着一阵钥匙的开锁声,门也瞬间打开了。

然而,来者并不是预想中的侍卫。

“大祭司,近来可好?”

这个声音,是这里的大长老之一。

他负责掌管一切活体献祭活动。同时,在明知祭司不可与外人说话的前提下,这位大长老,也无事不登三宝殿。

 

 

6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千想万想,怎么都没想到这孩子居然是这里的祭司。

祭的还不是别人,偏偏就是自己。

身为天神,鹤丸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凡人做任何事,唯独是命定之人在下契约前不可随意触碰,而另一个不能随意控制和带走的,便是专属于自己的祭司。

除非这个祭司已满20岁,拥有了固定的人格和灵魂,不然以上两条,一旦违反,天神降神格,而那个凡人,也将化为孤魂野鬼,飘零千年,才可视其表现,重入六道轮回。

但是这里的现况对一期来说,什么祭司?说白了就是囚禁。鹤丸本想给这孩子直接下契约,现在看来,自己只能乖乖等待。

“你若是想和我一同离开,可能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要……多久?”

“等你20岁生日的时候,我一定会带你走,我发誓。在那之前,我不会离开你。”

他本以为孩子会直接拒绝,毕竟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刚刚认识没几分钟的陌生人,然而,让鹤丸没想到的是,小小的一期一振点了点头,说:“那……鹤先生你要说话算数哦。”

他的双眸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宛如两颗金色的玻璃球,鹤丸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在少年的头顶划动了几下,脑海里假设出对方发丝的手感,随即从衣兜里取出一块小小的贝壳。

“伸出手来。”

见一期乖乖照做后,鹤丸将贝壳放在半空,轻轻松手,看它落入了一期一振的手心里。

“这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每一年你生日的时候,我都会给你一块。”

你问我之后发生了什么?之后便是十年如一日,老生常谈的日日为伴。

鹤丸国永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度过了千白年,见过这人间在每一个大脑的神经末梢结成脉络,构造出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废弃王国,时间于他,就是一只翻飞的蝴蝶,迎着朝日和霞光,从太虚星辰坍塌,又兜兜转转飞过千年山岳,最终落回鹤丸的掌心指尖。

而一期一振,却让鹤丸国永瞬间看透了一切的贫瘠生命,宛如破茧,打破冰雪霜天,一颦一笑,皆是悠悠温柔。他不锐利,善解人意,又很有原则,即使未曾踏出牢笼一步,依然保持着善良和正直。在鹤丸的陪伴下,渐渐不再如一开始般怯懦,渐渐展示出自己的个性和独特的灵魂。

为了不让一期察觉自己身为天神的身份,鹤丸从不做那些超能力的事情,比如解开一期的锁链,也不会冒任何险去触碰自己的祭司,比如带他离开祭殿,即使鹤丸拥有世间最锐利的洞察力。人类的生命,对于天神而言,就是沧海一粟,弹指一挥间便灰飞烟灭,荡然无存。鹤丸接触过人,装成平凡的白鹤,伪作普通的路人,隐去身形和气息,但是千百年来,他从未有过感情,不会爱上任何人。所以,即便是认定了一期就是自己的命定者,鹤丸起初也只是将这一切化作唇边的一抹笑,权当是保护一个人类少年安然长大,却已经不再指望自己会以一个情人的心来爱上他。

直到某一个冬夜,鹤丸在一期入眠后离开,却又突发奇想悄悄折了回来,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常年看不见这个世界的盲眼少年,竟然在自己离开后起了身来。他坐在窗边,从窗户底下的夹台里取出一条织了一半的围巾。

其实,由于一期一振没有视力,许多线头打得乱七八糟,与其说是围巾,不如说这是一条毛线结纠缠而成的长布。那些毛线的颜色非常眼熟,鹤丸国永仔细一看,竟是一期唯一一件毛衣,那是他在冬天仅存不多的暖身之物,平日里他都会很少穿着,小心地弄得干干净净,收藏在那个小得几乎塞不下什么东西的橱柜里。

“鹤先生今天还说冷来着,如果能戴上就好了,不知会不会让他暖和些……”

“喜欢鹤先生……”

一期一振坐在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的黑暗里,悄然细语。他的脸上满是幸福和期待,一字一句和夜空中飞舞的白雪一起,顺着窗缝往外飘去,落入了鹤丸的耳朵里、心里,瞬间绽放成花朵。鹤丸震惊得无可覆加,他忽然觉得自己内心像是有什么东西破裂开了,随之涌上来一股暖流,像是尘封千年的春天在一刹那间决堤,爆发得不声不响,却轰轰烈烈。

没有任何人教过一期如何拆解毛线,更不会有人教过他如何编织,他看不见,只能靠双手细细地摸索,这个人类少年仅仅凭着内心那点对于天神而言,微不足道的爱意……

无法想象他花费了多少工夫才做到这一步。

鹤丸国永小心翼翼地隐藏起自己的气息,靠近窗户。借着雪夜微弱的光,他发现那两根用来织线的针,竟是用用削尖的筷子替代的。鹤丸猛地想起,这些日子一期的手上常常有伤口,他只说是自己不小心,如今联想在一起,鹤丸觉得心脏像是在被一下一下狠扎,疼得要落下泪来。

作为天神,人类的生命短到无需挂心。一期一振可能只是鹤丸国永生命里的一瞬间,但是鹤丸国永,竟然是一期一振的全世界。

 在鹤丸看得到的视野里,在鹤丸没看到的视野里,一期一振都在长大,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一个漂亮干净的青年了。

可是,鹤丸却没有忍心再看下去,更不忍心戳穿这个人类微不足道又倾尽全力的爱,他悄悄施了个咒,让冰冷的祭坛庙不再寒冷,让漫长的冬夜不再难熬。

而他自己,则是站在窗外,化作白鹤,默默停留了一整夜。

就在那个夜晚,鹤丸发现,自己也是深深爱着对方的。

一期对鹤丸而言,既是亲手养大的孩子,又是未来长相厮守的爱人。他的聪慧和美好,让鹤丸很满意,从未有一刻愿意放弃他,对于自己多年来的培养和努力,鹤丸一点都不觉得有任何疲惫。

这一切皆是回忆,但对一期一振的爱意早已融刻入鹤丸灵魂,直到现在,他站在白羽川边,等待着月神,脑海里,依然会浮现出一期一振的每一个笑容和每一丝无法触及的温暖。

“搞完了没有你?”终于,鹤丸国永咋咋呼呼地跳到河间的石块上,指着林间的月亮,“大神啊,我请你来帮我救那几个小孩,你这大爷倒好,把孩子都快搞丢了。”

他的话音刚落,河畔林间便走出了一个穿着深色狩衣的男人。他的长相柔美,眉宇间却又有一股英气,他步履稳重,脸上却带着不以为然的笑。

“急什么。”他抬起宽大的袖子捂住半张脸,细长的眼睛弯起,瞳孔里透出的光和天空中的三日月一模一样,“孩子都好好的。”

说着,他抬起手,往树上一指,只见枝丫间瞬间垂下三个吊篮,里面好好地睡着三个十岁左右的孩童。

鹤丸国永松了口气,他走过去,确定孩子们都活着,才转头说:“想不到,月神竟然愿意帮我这个忙,拜服拜服。”

“无需挂心。只是,”月神三日月宗近缓缓地走了过来,他抬起手抚摸了其中一个孩子的脸,“你还没看出这些孩子是谁吗?”

鹤丸难得没有反驳,他沉默着,只顾照料着那些少年。

“你心里一直都清楚的吧?”三日月声音四平八稳,平淡得宛如谈论今晚的月色,“那天我们聊天他也有听见,那么多事都瞒着,不告诉他吗?”

鹤丸气结。这死老头,每次说话都是这样嬉皮笑脸又模棱两可。但月神高高在上,拥有最强的洞察力,自己就是拿他没办法。

不想和月神再纠缠,鹤丸直接摇了摇头:“不说。时间还没到。”他停顿了一下,“说什么也不能把他们留在岸上了,我来保管吧。”

说着,他将那三个篮子推到河边,念了个咒法,刹那间,竹篮变成了三个空心的保护球,扑通一声沉入了河底。

他没有看到,月神站在他的身后,嘴角轻扬,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微笑。

“有趣。”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18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