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关于惩罚冲田组的这件事,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安清安无差,偏清安。搞笑向,这个本丸没救了系列。

-送给@云城haruka  梗来自这个新闻: 【 打架被罚拥吻100次】

-6000字长文,反正就是OOC,没个正经,洒洒冲田组小糖。有少量兼堀。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抱在一起,缩站在一块小小的正方形区域内,互相嫌弃地推搡着对方的脸,却又不得不倚靠着彼此的肩膀,才勉强能够站稳。

一旁的药研则龇牙一乐,甩动着手里的符贴。看着清光和安定你推我搡,他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

“你们在做什么?”路过的同田贯正国抱着一大篮子卷心菜,很认真地疑惑了,“这是什么奇怪的游戏?”

“游戏?”药研笑意更深,“不不不,这是大将给的惩罚。”

 

事情要追溯到两小时以前。

“药研哥,主人叫你去一次哦!”乱藤四郎扎着两个圆圆的丸子头,拉开门探入小脑袋,“好像很急的样子呢。”

药研藤四郎正在整理药箱,听闻此言放下手里的工具,走到门口,顺手捏了一把弟弟的脏兮兮的小脸,果不其然看到乱的瞬间鼓起了嘴。

“知道了。”他心里好笑,不由得又摸了一把乱的头,“你不是和五虎退去田当番了吗?看你这样,还当你小子去捡垃圾了。”

“啊啊啊啊药研哥哥又胡说八道!”乱藤四郎追着兄长跑到门外,推着药研的白大褂往前走,“好了好了快点去主人那!”

 

女主人这几日一直忙于现世的工作,本丸的大权便落入了近侍加州清光的手里。药研一直觉得清光是个不错的人,做事认真,为人厚道,对谁都能自来熟。作为本丸的初始刀也是第一个满级的刀剑男士,加州清光始终担任近侍一职,也没有任何人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现在,药研藤四郎看着眼前的场景,有种“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叫我过来”的心情。

 只见审神者穿了一件黑色的羽织,来来回回地在屋里踱步,紧锁的眉头显示出她现在非常着急也非常生气。

而办公桌前的空地上,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垂着脑袋站在那里。

怎么回事??加州清光挨批的可能性低得不亚于鹤丸国永停止恶作剧做乖宝宝,不亚于笑面青江抛开色x情上台做工作报告。

药研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上前一步:“那个……大将?”

一听到药研的声音,少女如获救兵。她立刻放弃了走来走去事业,一个健步跨到药研跟前:“哟,你来了啊!”

药研懵逼了:“这个……解释解释?”

少女摇摇头:“今天早上,我们本丸发生了一件非常不愉快的事情,让人一言难尽。”

药研撇过眼,看到平时昂首挺胸的加州清光此刻缩着脖子,一听这句话,耳朵都涨红了,倒是一旁的大和守安定满不在乎,但也把脑袋低了几分。

说起这个本丸的大和守安定,完全就是“人不如其名”。不安也不定,日常就是卖萌蹦跶,傻白甜里白切小黑,顺带欺负室友兼老友加州清光。

确切地说,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的实力其实旗鼓相当,因此,只要一开打,就会你追我赶,一时半会儿绝对谁也不让谁,一定要加州清光放下架子,先提出休战为止。尽管两人始终称此为“欢喜冤家”和“感情好的表现”,但依然让本丸众人深受其害,不是打翻了莺丸的茶,踩碎了田里的地瓜,弄脏了山姥切国广的被单,就是跑来跑去撞哭了短刀小孩们。

“什么事?”药研把视线从清光和安定身上移开,料到是这两个人又打架了,“大将不妨说来听听。”

“他俩今天不是马当番吗?”审神者走回办公桌前坐下,“打起来了,没注意把小云雀放走了。”

“不我没有!”大和守安定跳起来,“我和清光过去的时候,小云雀已经不见了!”

“是的是的,我们就是因为这个吵起来的!”

审神者皱了皱眉头,轻轻扣了扣桌面,两人果然安静了。

“清光啊,”少女走到清光面前,“我说了多少次了,你是我的近侍,而安定可以算是你弟弟,你多让着他,你看看你们老大长曾弥虎彻,谁和自己弟弟过不去?”

清光不服气地鼓起脸,小声嘀咕:“蜂须贺那个样子,虎哥那是不敢……”

“你说什么?”

“不不什么也没说!”清光连忙摆手。

审神者没有追究,转过身,拿出一个笔记本:“行吧,这次不管怎么说,你俩经常打架已经激起公愤,”她甩了甩本子,“这是值日日记,你们俩的打架频率和造成的破坏以及民愤,上面都有记载。所以今天,要给你俩一些惩罚。”

说着,她笑了笑,抬手叫过药研,塞给他一叠符贴。

冲田组二人瞬间如临大敌。

“这是啥?”

“一点小道具。”审神者皮笑肉不笑,“你们都跟我走吧。”

 

“搞什么啊?”加州清光终于抛开平日的小可爱和帅哥包袱,没形象地大叫起来,“主上,这个惩罚太毒了吧!”

少女啧啧摇头:“这怎么叫毒呢?这叫教育你们要爱护彼此。哦对了!”

她从清光腰间抽出刀,抬手在地面上画了一个一平米不到的小方块,刀尖所过之处,发出浅浅的金色。

很显然,是个结界。

“就站在这个框里哦,踏出一次,kiss的数量就加10次哦。你们每亲一下,符贴就会烧掉一张。”她笑得非常张扬,像是想到了什么令人快乐无比的事情,让冲田组二人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反驳。

终于,大和守安定忍不住了:“那么,我们要kiss几次才算通过了惩罚?”

“药研,”审神者转过头,“给你一次机会。”

药研藤四郎正沉浸在对于女主人这个出人意料的馊主意的震惊里无法自拔,忽然被点名让他吓了一跳:“什么机会?”

“你说说,让他们kiss几次为好呢?”

加州清光一看来了生机,立即说:“喂药研,我平时对你不错吧!各种美妆用品分你弟弟一半不说,你手入的时候公报私仇,暴打欺负你兄弟的鹤丸国永时,我哪次揭发过?”

“就是啊!”大和守安定也立刻帮忙,和加州清光统一战线,“鹤丸国永偷你的绷带去恶作剧,我还叫他别拿太多呢……啊!”

眼看着药研的脸色越来越黑,脸上的坏笑也逐渐加深,冲田组二人才知道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喂药研!”

药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满面的笑容在冲田组眼中就是地狱的罗刹。

“大将,我觉得么……”他接过女主人手中的符贴,“至少让他俩站在这个框里,抱在一起来个100次kiss,他俩才能学乖。不完成100次,不许出来,我来帮您看着他们!”

 

堀川国广抱着一篮洗好的衣服路过时,看到的正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第59次尝试亲吻对方。

三好少年堀川吓了一跳,手里的篮子都差点掉下来:“你们俩居然是……”

“堀川?”

“堀川你误会了!”

堀川国广瞪大了眼睛:“可是你们不是在亲嘴巴吗?”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是堀川同学你能不能不要说的那么直截了当?

药研走出来:“由于他俩整天大家,这是大将给他们的惩罚,不亲吻对方100次不能出来。”

“用亲吻?”

“是的。”

“做惩罚?”

“没错。”

“亲100次?”

“Yes!”

清光和安定攀着对方的肩膀大呼小叫:“是不是很惨?所以堀川你是我们的兄弟不?快救我们!”

谁知堀川却发出一声怪异的感叹,随即冒出了一句:“哇,真好呢。”

“好?”清光目瞪口呆,“一定是我听错一定是我听错……”

“好个屁啊!!”安定却按住堀川的肩膀,“还不快救我们!”

堀川完全无视了两人的呼救,他放下了洗衣篮,双手环胸,在结界四周来回走,用一种无比羡慕的眼光注视着清光和安定。

终于,他停下脚步,慢悠悠地长叹一声:“我也好想和兼桑有这种甜蜜的惩罚呢……”

一瞬间,清光和安定同时停止了呼救,连药研都一脸震惊。空气里弥漫着粉红的泡泡和暧昧的气息。

堀川沉浸在他的幻想里摇头晃脑,然而所有人都石化了。

过了半晌,清光才率先打破沉默:“那个,堀川……你说的是真的吗?”

不料堀川一把抓住他,凑近问道:“说吧清光,你是用什么办法得到这一福利的?”

清光被吓到,闭着眼睛胡言乱语:“额……这个,就是我和安定马当番……”

堀川直接打断了清光的话:“所以是马当番对吗!好的我知道了!”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只见堀川就已经抱起洗衣篮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徒留他的声音回荡在大家耳中。

“兼桑!兼桑!我们去马当番吧!”

安定这才如梦初醒,拉着清光一起朝门口大喊:“不不不堀川你听我们解释啊啊啊啊!”

 

“喂药研,就放过我们如何?下次鹤丸国永再寻你们兄弟开心,我们帮你揍他。”

在和大和守安定第120次尝试kiss失败后,加州清光开始朝药研抛条件。

药研则完全无视,仿佛顾左右而言他:“你说说这帮助鹤丸偷手入室绷带,这个罪状够你们喝几壶?”

加州清光不吱声了。

见清光失败,安定立刻就来了火气。他一把掰过清光的脸,气呼呼地说:“怎么的,不就是打kiss吗?说了我们打架是感情好,今天换一种方法秀一把!清光,来亲一个!”

看着大和守安定突然如此大义凛然,加州清光的心里迷之燃起了一把火,就差学着女主人打游戏的语气大喊“为了荣耀”了。

“行吧!亲就亲!”

药研的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

这下更加激励了两人。加州清光伸手搂住大和守安定的腰,果不其然感觉到对方明显地一抖,安定这一抖,搞得清光不知所措起来。他微微睁开眼,看见安定正抿着唇,鼻息颤抖,似乎有些害怕,却不是拒绝。

真是……很少见到这家伙那么惊慌的样子啊……

清光觉得有点好笑,平时打架的时候,完全不会想到会有今天这种场面。

他刚想伸手将安定的脑袋往自己这按一下,却不料听见一声熟悉的惊叫。

“哟呵!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哦!”鹤丸国永嬉皮笑脸地走进来,语气里没有半分被吓到的意思。

一看到这麻烦精来了,清光一个脑袋两个大,刚想转头叫药研,后者已经自己走了出来。

“这不是鹤姥爷吗?不好好和我大哥手合,来这干什么?”药研言语里的调侃再明显不过,只是鹤丸完全就当没听见。

“这来龙去脉我都听说了,当然就来一探究竟。”

药研朝鹤丸走过去:“可别是被我大哥揍得掉毛,来这找我要膏药?”

“才不是!”

“那是从武道馆逃出来了?”

“你……”

明明是鹤丸国永自己来围观,反倒被药研气得半死。但他依然保持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贼大胆的优质风骨。他转转眼珠,调笑说:“和你大哥手合,可不是在武道馆里。”

药研愣住:“那是在哪?”

“咱们得讲究实战经验,”鹤丸满嘴跑火车,“你猜是在哪?”

他的语气油腻,充满了一种显而易懂的猥琐,药研一瞬间就明白了。

“鹤丸国永!”

“诶诶诶小兄弟,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就是来围观的!普通热心市民,热心市民……”他一边举着手对药研做出防备的动作,一边围着结界转,弄得清光和安定脑袋更晕了。

“你瞧瞧,”鹤丸像个老干部一样背着手连连感叹,“这种惩罚政策多好,加深队友感情不说,说不定还能解决单身狗问题,想和一期……诶哟别打了别打了!”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站在结界里,揪住鹤丸拳打脚踢:“让你再胡说让你再胡说!”

虽说结界很小,但是冲田组毕竟是百年老搭档,宛如双生子的两人一招一式之间的默契不是说说的,很快鹤丸就连连求饶。

药研终于看不下去:“行了行了,你们别打了。”

鹤丸趁机甩开清光和安定,拉着药研,对其深情表白:“药研!我就知道你是帮我的!”

药研咧嘴冷笑:“因为揍你这种事,还是需要特定的人来!”说着,他亮开嗓门大喊,“一期哥!鹤丸国永在这里!”

鹤丸吓得跳起来:“你你你……玩阴的你!”

但他终究没再瞎说什么,捻起袴管拔腿就跑,还不忘看看一期一振有没有追过来。

“哼,”药研叉腰,“还说不是被我大哥揍出来的。真是,这老顽童……”

大和守安定立刻打断他:“所以我们帮你揍了鹤丸了,你放我们走如何?”

 

继续刚刚被打断的事情。

加州清光大义凛然:“行了行了,速战速决,不就是亲100次吗?来吧!”

安定看了却有些不爽:“怎么?和我kiss你那么不乐意?你要不乐意我还不想呢!”

“我可没说我不乐意。还有,你不想,那你想和谁?”

“你猜我想和谁,反正不是你!”

“你说什么?”

眼看着又要开打,药研赶紧出来拉架:“怎么又要吵了?快亲吧兄弟们,这都快三小时了,远征部队都要回来了,你俩站着不累我都嫌累,这点小事都搞不定吗?”

“还不是因为你想出来的100下KISS!快放我们走!”两人异口同声。

药研耸了耸肩:“我也没办法啊,大将有设置结界。”

“那你去抓小云雀啊!”

“长谷部殿下和你们老大去追了,不用我操心。”

清光和安定没辙了,看着彼此面面相觑。

“哦哟我腰好酸……”

“哎呀我腿好疼……清光你压着我了你!”

两人哼哼唧唧还没两下,就听到门口传来一声暧昧的呼唤。

“哦~”笑面青江笑得毫不轻僵,从门框边探出头来,捂着嘴像是发现了什么深藏已久的秘密,“看看你们,我就说你俩要喜结连理了。这腰疼腿酸的……挺激烈啊……哎哟!”

清光和安定抄起一旁的土豆番茄就往青江扔过去:“闭嘴污江!色情高中生!”

青江被打跑后,安定扶着清光狂叹气:“这个本丸能不能好了?”

清光摇摇晃晃地补充:“一群损友,平时检查寝室内务做值日一个个不见人影,现在有热闹看了全部跑得比兔子还快,全来围观了!”

药研跑过去把门拉上,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双手托腮:“所以不是很简单吗?你俩亲个100次就了结了。”

“他不乐意啊。”安定指着清光。

清光立刻反驳:“谁说的?不是你不乐意吗?”

“明明是你!”

“你才对!”

“行了行了!你俩每次一致对外不是很默契的吗?怎么就不肯亲一下呢?”药研看不下去。

“你和乱藤四郎也很默契,是不是也去亲一下?”

药研疑惑了:“我们兄弟都亲过啊,他是我弟弟,亲亲他怎么了?”

冲田组二人沉默。

药研见暮色将晚,又道:“这你俩都愿意,你情我愿的快亲了得了!太阳都要下山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屋内三人如临大敌,清光和安定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伴随着傍晚的夕阳之光,一个瘦高的身影映在门上。他边走边卸下铠甲,很快,身后又冒出个小小的人影。

“不不不求别开门别开!”

哗啦——

三日月宗近出现在门口,身后跟着同样刚刚远征回来的萤丸。

“哟年轻人真是热情。”三日月用一种老头子的语气说道,“几日不见我们清光,已经到谈恋爱的年龄啦?”

清光的嘴角抽搐,他当然知道三日月平时就喜欢寻自己开心,此刻更是气得要冒烟:“你这老头又在说什么胡话?”

三日月没理他,转头看向药研。突然被长者行注目礼,药研立刻坐直了身子,见三日月不声不响地看着自己,药研有些坐不住了。

“干什么?”他说,“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嘛?”

“不不,”三日月摆摆手,“我是在想,有两个部队回来了,你确定不用去手入室看看?”

“……我立刻去。”

作为本丸大佬、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的话总是带着威严,药研却如释重负,朝着清光和安定比了个“自求多福”的口型,拔腿朝外跑去。

这下完了。

三日月一步步走近:“事情我都听说了。”

“……”

“我这不是来帮你们的吗?”三日月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清光却看得毛骨悚然。

“你想干什么?”

三日月耸耸肩:“别那么防备嘛,这种好事我当然要来帮你一下。萤丸啊!”

“来啦!”

小小的少年蹿上前来,呼着手要对着安定的腰招呼过去。

谁都知道大和守安定怕痒,一旦被挠痒痒绝对会不能自已而踏出这个结界方框,那么后果就是……

不!不行!

“停停停!我亲!我亲就了结了不是?”清光立刻打了Stop的手势,转头看向安定,“安定啊,为了不让你被挠痒痒,咱坚持一下!”

安定却上来了倔脾气:“你这不还是不乐意亲我吗?你不乐意就别勉强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争执似乎已经不是不愿亲吻对方了,反而纠结于是不是愿意亲吻对方。加州清光看着大和守安定,昏暗的光线里,他鼓着脸,气呼呼地对着清光生一些不明所以的气。

如果哪一天,安定不朝着自己生气了,或者不再对自己打闹折腾了,也许自己才会觉得不惯,甚至难过得要哭。

清光这样想着。罢了,看在他长得还算可爱的份上……

“喂大和守君,你再不亲清光的话,老头子我可要先亲他咯!”

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

还没等清光反应过来,只听是衣料摩擦的声响,眼前大和守安定的脸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三日月宗近的笑容和越来越放大的脸……

不,不对,不应该是这个走向啊喂!

“不行!”

嘴唇上是软软的触感,带着一些不满和娇蛮,但更多的是直截了当的甘愿和占有欲。加州清光震惊地看着眼前人的容颜,大和守安定闭着双眼,纤长的睫毛微微翕动,眉间轻锁,惹得清光心中像是被他的眉眼都扫动了一样,痒痒的,又是莫名其妙的幸福。

清光伸出手,搂住安定的腰,见安定没有拒绝,一手缓缓地抚摸对方的头发,手指穿过发间,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安慰。

三日月宗近和萤丸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开了,只留下两人在初升的月光里,浅尝悄然绽放的花香。

“该死的清光,只有我才能亲你!懂吗!”

 

“这……真亲了100下?”审神者吓得面具都快掉下来了。

“不然他俩怎么出来的?”药研无奈地耸耸肩。

审神者坐不住了,急急忙忙披上外套朝外走去:“这清光,想不到还有这本事……”

然而,冲田组房门口,全本丸的满朝文武都在。

“开门啊安定!这不能怪我啊!”加州清光对大家熟视无睹,正扒在门板上奋力砸门,“我不是故意咬到你嘴唇的!”

安定的声音随着一只枕头一起飞出来:“闭嘴!今天别想进来了!”

“喂!要不是你吻技太差,我也不至于咬到你啊!”

人群里瞬间一片粉红,众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句微妙的:“yooooooo~~”

“加州清光!!!!!”

 

今日本丸依旧和谐,三日月宗近站在不远处,看着审神者朝着自己走来,淡淡一笑。

“主上,老头子这推手的忙,帮得如何?可否换得一日休假?”

“岂止一日,”少女理了理头发,“休个一个礼拜吧。先去把小云雀牵回来。”

“合作愉快。”

他悄悄背过手,把手中的光盘塞进袖子里。

 

===The End=====

 

 

真的嘛……?

 

 

 

你还想看吗??

 

 

再往下拉拉???

 

 

好吧还有个新闻稿……↓

 

 

【新闻稿】

《两刀剑大家被罚拥吻100次 审神者:要学会爱护队友》

本丸报讯(记者萤丸)近日,审神者间大量流传一段某本丸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热吻的视频。据悉,该审神者为处罚冲田组打架,让两人拥吻100次,以达到和解。大量同僚称赞该审神者处罚手段高明,但也有审神者表示,如此惩罚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这样做的结果,会影响本丸的单身狗指数平衡。

视频显示,该本丸的药研藤四郎在审神者的指导下负责计数,而打架斗殴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则站在审神者画好的结界方框内,结界的面积十分小,只有两个人相互拥抱搀扶才能同时站进去。

两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抱在一起,审神者要求两人相互亲吻对方100次,不完成便不能从结界中走出来。

许多同僚直呼该审神者用心良苦,的确能够加深刀剑之间的感情,可与此同时,也有部分审神者不赞同这样做法,担心两名刀男会被带歪,最后演变成同性吸引。

 

【真的结束了,没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58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