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塞满鹤丸的购物“车”是一件体力活

-一辆购物车。真·购物车。你上车之后就是在万屋开车了。

-这是一辆有故事的购物车,语气逗比搞笑不要怪我。就是想开车放飞自我了,你们就随便emmm……上车吧。免票。

 

 

一期一振被鹤丸国永推倒在软榻上的时候,才发现问题的症结出在了哪里。

可是他向来不擅长拒绝,尤其是对眼前这个总朝自己笑得好看的白发男人,何况一切事情因自己而起,箭在弦上,更是不可不发。

“一期难得这般主动,亲自驾临我的寝殿。”鹤丸国永一手撑在榻上,把一期一振禁锢在身下,一手松着和服的衣领,“那我当然不能让你扫兴了去。” 

事情要推回这日白天。

近来夏至已至,气候多变,时不时下个一场暴雨,一旦躲避不及,就会个淋个透心凉。本丸不少刀剑男士深受其害,对刀体来说是生锈,对人体而言就是感冒,弄到药研藤四郎的寝殿和手入室整天水泄不通。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这天,平日里负责采购的压切长谷部在洗衣服的时候被躲避短刀追杀的鹤丸国永推进了河里,喜闻乐见地着凉了;而在万屋买东西时负责拎包的太郎太刀洗澡时被鹤丸恶作剧调换了冷热水龙头,一泼冷水顺利送他进了手入室。

躲过了暴雨,却没有躲过鹤丸国永。

万万没想到。

眼看本丸即将弹尽粮绝,为此,审神者气得要撩袖子暴打鹤丸,却被近侍加州清光拦下。加州清光向来秉承“无法打倒对方,就和对方成为基友”的作战方针,因此和本丸人人都怕的“恶作剧狂魔”——鹤丸国永平日里关系处得还算不错,甚至多次在鹤丸国永的男朋友一期一振面前美言。然而这次,他却煞有介事地绕着低头认罪的鹤丸国永走了几圈,示意一旁赶来求情的一期一振不要多言,转头对审神者说:“主上,我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既然是鹤丸殿下导致本丸采购小分队无法工作,全部进了手入室,”他的嘴角扬起一抹笑,“不如这般,由鹤丸殿下去做一次采购,让他亲自体验采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恶作剧了。”

审神者听后,狐疑地看了清光一眼,却不料得来对方无辜的表情。她想了想,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符纸:“本丸快没东西吃了,光忠和歌仙已经做好了吃野草隔树皮的准备,所以要买的东西非常多非常重。鹤丸还没去过万屋吧?这次就当他的历练吧。”

 

所以一期一振弄不懂了。

这尼玛,自己明明是去求情的,怎么又变成鹤丸国永的监护人了?这还不够,还要陪同鹤丸一起接受惩罚,来逛万屋采购拎包?

可是鹤丸国永却异常兴奋,这是一种异于寻常的兴奋,一期一振只在鹤丸发酒疯时见过。许是化为人形以来还从未经历过购物,鹤丸国永看啥都像看西洋镜。

“一期,你看那是啥?可以吃吗?”鹤丸指着一包洗衣粉。

“一期,这个是什么武器……噢噢噢居然会弹起来,真是吓到我了!”鹤丸拿起一个马桶抽子。

“一期,你看这个墨镜不错,居然是COOL字型的诶,买了买了!”鹤丸对搞怪墨镜有了兴趣,走不动路了。

“一期,这个很好玩哦,摇来摇去比骑马爽多了……什么?这个是给小孩子用的木马?吓到了。”鹤丸被营业员赶下儿童摇椅。

“一期,你看这个!”

“一期,你看那个!”

“一期……”

一期一振的脑子里全是鹤丸嘻嘻哈哈叫自己的声音,魔音惯耳,弄得他一个脑袋两个大,但是作为本丸优雅的王子殿下,他只得一边笑着和售货员说抱歉,一边拉着鹤丸往别的方向走。

“鹤,你稍微安静点,怎么那么开心?”

“我以前被关在墓室里,要么就是被供奉,哪有机会看这些人间的东西?”

听到了鹤丸的回答后,一期一振又心疼起来。说到底,鹤丸也算是自己的老相识,自己在皇室的时候就已受了他不少照顾,如今人形再见,又有了爱慕之缘,一期心中更加清楚,鹤丸嬉皮笑脸的外表下,有多少难以言说的过去。

好在对这些作用显而易见或是售货员会来介绍的东西,鹤丸的兴趣持续时间也比较短,除了那副一定要买的墨镜,其他都是看了几眼便被别的商品吸引了眼球。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想不到战场上勇武的鹤丸大神,一进万屋居然比弟弟们更加充满好奇。

为了防止鹤丸再跑来跑去,一期不得不把推手推车的重任交给他。虽然鹤丸数次提出让一期一振坐在车里,但是秉承严谨小心的做派,一期一振还是婉言谢绝了鹤三岁的请求。

眼看着东西越来越多,清单上的商品也买得差不多,一期一振准备去结账打道回府,却不料鹤丸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声惊呼。

“一期你快看快看!”鹤丸指着收银台旁边那一排盒装的东西大叫,“这个包装好好看!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来往的人发出一阵诡异的笑,一期心头警铃大作,凑过去一看,耳朵瞬间红到耳根。

是避yun套。

不得不说现在时代在发展,连计生用品都包装得如此精良。五彩的配色,隐晦的说辞,甚至画面上也没有某些露()骨的部位,不仔细看说不定会以为是糖果。

鹤丸国永嘿嘿一笑,伸手搂过一期一振的脖子,拿了一盒草莓味的扔进购物车:“我觉得我们也的确需要这些小小的装饰品来为生活增加情趣。”

他的语气油腻又充满期待,一期一振脸更红了,他推了推鹤丸凑近的脸,说了句“在外面收敛点”,却最终不知如何言语。

 

本丸不再饥荒。

多日未下厨的光忠看到那么多食材,兴奋得不行,大夸一期一振贤良持家,把鹤丸国永这个大麻烦交给他真是令人放心。一期一振得知后频频点头,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无法反驳,只得笑得像强行被参加和泉守兼定的演唱会。

审神者表情阴转晴,表扬清光出此上策,又买完了东西,又惩罚了鹤丸拎包,殊不知鹤丸乐在其中,但那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夜间,审神者大摆宴席,平日看似软糯的少女居然和一群大老爷们把酒问青天,喝得不醉不归,加州清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和大和守安定一同把发酒疯的审神者拖回寝室。

但是那么多人里,有个人茶饭不思。

谁?一期一振。

从万屋回来向审神者报备食材时,鹤丸国永负责挨批,一期一振负责整理。就在那短短几分钟里,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坏事。

他把那盒避yun套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对于别人来说,这就是个小东西而已,但是对于三好青年一期一振来说,这等于就是徇私枉法贪污分子。

为此,他内心波动连连,甚至想要找审神者自首。但是一想到这么做的羞耻程度,他又退缩了。

看着酒席上鹤丸国永照样和人推杯换盏,时不时还朝自己挤眉弄眼,一期一振恼火万分。他想了又想看了又看,心说这避yun套是鹤丸买的,摆明了就是想要和自己做那档子事儿,还什么“为生活增加情趣”,谢谢呀,有了鹤丸,还嫌弃惊喜不够多吗?

处理掉wuli套套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当然就是用掉啦!

于是这天夜间,一期一振避开了药研探寻的眼光,跨过了睡得毫无形象的弟弟们,蹑手蹑脚路过小叔鸣狐的寝殿,站在了鹤丸国永的房前。

说真的,虽然两人的关系本丸众所周知,但是一期一振却死活不愿意搬到鹤丸殿里同住,就算审神者多次出面提及,一期一振却始终没有跨过心里那道坎。战场上,他可以和鹤丸国永无缝搭档,斩杀一个又一个敌军,可是在这一方面,他却显得毫无气魄,令他自己都无法理解。

好在鹤丸算得上是个善解人意的情人,他并没有强求一期一振,反倒是鹤丸伊达组的好伙伴,整天为他的恋情加油助威,烛台切光忠更是温馨体贴,主动提出要把鹤丸踢出伊达组寝殿,单独分家,欢送出门,并美其名曰“为好兄弟的婚房做准备”。

一期一振始终记得鹤丸搬去独立寝室那天光忠欣慰的眼神,还露出了老母亲一样的笑容。

当然,这些都扯远了。

现在的一期一振在鹤丸的寝殿门口徘徊不已,手中那盒避yun套更是让他纠结。虽然鹤丸的意思似乎非常明确,但他又不明说,弄得一期一振进退两难。一期从未在这方面做过这种主动之事,现在这盒烫手山芋落到了自己手中,眼看着,却只有进一条路。

搞什么,进就进。一期一振心里想。同为大老爷们,凭什么鹤丸能把这种事情表达得那么理所当然?凭什么自己就要扭扭捏捏?进!

下定了决心,一期一振刚把手放在门拉扣上,却不料听到哗啦一声,穿着睡袍的鹤丸站在自己的眼前。

“大半夜的。”鹤丸的头发有些翘起,显然是准备就寝,“你不睡觉,在我门口走来走去,做什么呢?”

“我……”

鹤丸却伸了伸头,看了看四周,拉住一期的手:“好了,别让人看见,先进来吧。”

 

(现在列车正式启动,点击此处上车)

  

早晨醒来的时候,一期一振眼前映出的是鹤丸安静的睡颜。

……好吧大概也就这个时候勉强安静。

他只动了动身子,却不料惊醒了本就浅眠的鹤丸国永。鹤丸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爱人正全身赤裸地躺在自己的臂弯里,伸手理了理一期睡乱了的头发:“早上好。”

一期有些尴尬,想起自己昨晚居然这样主动地投怀送抱,他就觉得全身都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早上……好。”一期一振把头埋在鹤丸国永的胸口,他听见鹤丸发出一声轻笑,随即就感到一个大手在摸自己的脑袋。

一期一振更是尴尬,他一手微微推搡鹤丸,一手伸出被子,想要去拿自己的衣服……

等等,这是什么?

一期一振抬起头,捞过那个小小的盒子。

这尼玛!是那盒罪魁祸首的避孕套!

然而,还没等一期开口,鹤丸却叫了起来:“嘿我说这玩意儿怎么没了?原来在这呀!”他一把拿过那个小盒,拆开一个笑得一脸褶子,“草莓味的气球,今天就吹几个挂在房间里。”

鹤丸国永一系列动作让一期面红耳赤,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话,他才发现哪里不对。

“鹤,你说……什么?”一期嘴角抽搐,“挂在房间里?”

“是啊。”鹤丸莫名,“这个不是气球吗?”

“……鹤丸国永!”

 

这个本丸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一期一振心情不好,因为一大清早他就掀翻了鹤丸寝殿的屋顶,涨红了脸躲在自己房间里不出门,只有鸣狐入内开导,却不知结果如何。

大家看到的,只有被粟田口弟弟们围攻的鹤丸国永,和一脸坏笑的审神者,其余,都成为了本丸年度未解之谜。

 

=The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260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