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或非与君 (1)

-冲田组无差,微微偏清安。

-设定是大和守安定极化前后的故事,写的是我本丸里的两人,所以有点私设,请不要揍我。安定这次走,给我了巨大的影响(?)因此有了这篇文。这个文章可以说没啥实质性的剧情,几乎就是细碎的意识和感情,但我愿他们好,愿他们平安,愿他们两个都很幸福。

-我永远喜欢冲田组。

 

·或

 

加州清光听到第一片叶子落下来的声音时,他知道秋天到了。

对于人类来说,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现在,他捻着手中的落叶,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些恍惚。

加州清光是见过春秋冬夏的。在他遥远的记忆里,和如今一样满院金色的秋日,白雪皑皑的冬日,鲜花满庭的春日,以及,自己离开人间的那个夏日。

他松开手,那片枯叶顺势飘落。加州清光把扫帚扔在一边,平躺在廊下,看着阳光随着秋风掉落在脸上,脑海里一片虚无。

“你怎么又在这里?”

眼前细碎的金色被忽地遮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意想之中的脸——是的,也只有这人才能那么精准地知道自己在这里。加州清光没有回答,微微生了个懒腰,躺得比刚刚更直了。

“怎么?”清光说,“想看看这个好季节。主人今天才换了景趣。”

都知道这本丸里并无四季,全凭审神者一人为装饰提点才变换季节。加州清光抬手捋开那人凑过来的脸,只听那人叹了口气,蹲下身子:“你不是去年看过?”

“去年看过今年就不准看了?谁的规定?”

似乎这样的拌嘴和打闹是每一天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加州清光看着那人蓝色的双眸——像天空一样的颜色——一瞬间的迟疑,让另一人占了上风。

只见他跪坐在清光身边,一把抓住清光的手,把扫帚塞到他的手里。

“不·要·偷·懒!”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加州清光愣了愣,感觉那人眼中的蓝天像是落进了远飞的鸟儿。想起早上他听到审神者说起的事,他终于是支起了身子,注视着眼前的少年,久久没有说话。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大和守安定。

“看着我干什么?”

大和守安定的脸上还带着刚刚干农活留下的泥点,晶晶亮的汗在阳光下泛出莹莹的光。加州清光见他笑的一脸傻样,心情莫名好了些许。他的坏笑了一下,突然劈手夺走了安定的扫帚,随即一个翻身将其控在身下。不料安定反应极快,似乎已经看透了清光的动机,瞬间抽了手,借由身形相当的优势,像条鱼一样从清光的腰下溜了出去。

“想偷袭我?”安定拍拍手,扬起嘴角,满脸嚣张,“你的招式我都知道,不就和让我对着镜子差不多……啊呀!”

加州清光猛地从安定身后跳起,一把把他按在地上:“是是是,镜子镜子,所以对镜子也不要掉以轻心哦!”

安定被清光压制住要害,完全没办法挣脱,只得对清光怒目而视。这样的打斗和争吵,每一天似乎都会出现。从安定来到本丸,第一次看到那个红眸的付丧神朝自己别扭地笑着,伸出手来时,这一切就开始了。

安定抬起头,见枯叶徐徐坠落,候鸟南飞,划过天际,像是一场走了就再也回不来的梦。

清光伸手蒙住了他的眼睛,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地对着清光的腰部就是一脚。清光躲避不及,被踹了个正着。只听他吃痛地喊了一声,便松了手,滚到一旁,和安定并排躺在微凉的地板上。

两人一语不发,凝望着眼前共有的那片天空,听着耳边的萧瑟,却仿佛心照不宣地闭口不提心中共同想着的那件事。

今天是和泉守兼定极化归来的日子。

以审神者的习性,只要政府开了极化修行许可,能送走几人,她就会放行几人。这也就是说,和泉守回来后,下一个离开的,就将是大和守安定了。

作为本丸中资历最丰富的刀,加州清光至始至终都显得游刃有余,哪怕是敌军当前,一直担任第一部队队长的他也总是临危不乱,在他稳妥的指挥下,第一部队几乎战无不胜。但是今天,面对最亲密的同伴大和守安定,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

他自然知道极化修行意味着什么。伴随着女主人送走又迎接回一个又一个刀剑男士,加州清光见过了那么多的喜怒哀乐。他本以为,自己会非常直截了当地帮着审神者为安定收拾行装,然后在某个秋风习习的傍晚,和送走其他人一样,为安定打开本丸的门。

但是,但是。

自己先是不自控地偷偷劝说审神者先送走和泉守兼定,而当早上听见审神者和安定说起极化这件事的时候,加州清光的眼前猛地闪过了那些脆弱又美好的过往。和总司在一起的记忆令人难忘,却又在他心中隐隐作痛。他忆起自己当年临死时被割断了咽喉,他很想对总司,对安定说一句告别,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口,以至于在这个本丸再次见到安定的时候,和那个人如此相似的少年令他刹那间愣住,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好,才会露出那么扭曲的笑容来。

他忽然看不懂自己。

念及此处,清光猛地觉得心里塌掉了一块,他立刻在身边摸了几把,抓到扫帚后起了身:“安……额。”

只见大和守安定睡在靠近院落的一侧,掉下来的金光洒了他半身。因为内番束起的衣衫有些乱,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睡眠。安定指尖微动,一手抓着清光的袖口,呼吸平稳睡得正香。

嘿这小子。清光不禁心里好笑。这心怎么大成这样,搞得为他担心的自己反而显得多此一举。

大和守安定咕哝了几句,像是在说什么梦话。清光凑近了些,隐约听见“总司……清光……”什么的。他愣了愣,起初当是这小子又在梦里告自己状,但想着安定马上就要去修行,便不由自主地抬手,想把散落在安定额前的碎发理了开去。

“你在做什么?”

正当清光凑近了安定的脸,指尖距离他的皮肤只有两厘米不到时,安定的声音响了起来。清光的手停在半空,刚刚醒来的安定半张脸避在阴影里,声音有些发哑,眼眶竟是红了起来。

清光无疑是敏感的,加上和安定做室友那么久,自是知道安定又做了什么不好的梦。他心下忐忑,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他想起和泉守兼定回来时的样子,又看看安定,不禁叹了口气。

加州清光是近侍,和女主人一起,送走过那么多人,从来没有过这样,连和泉守和堀川走的时候,自己也是很平静的。他想。

安定却已经自顾自地站起来了。他见清光沉默,便用扫帚杵了杵清光,轻声笑道:“可是想打一场?”

说着,他朝演练场呶了呶嘴。

照理说,今天若不是手合番,为了防止误伤,当是不能进入演练场的。可是此刻,安定的笑莫名有种诱惑力,一直都是本丸模范的加州清光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点点头,跟着安定捻起裤管,把清洁道具放在了一旁的池子边上,然后蹑手蹑脚地往演练场去了。

该出征的出征,该休息的休息,此刻的演练场并没有人。大和守安定看着加州清光合了门,便拿起了一把木刀,猛地直直朝着清光刺来。加州清光虽闪避不及,但是久经沙场锻炼出的强大侦查力,还是让他迅速反应过来。对彼此的招式,两人可以说总是心知肚明,所以手合对清光和安定来说只是“意思意思”,就算是切磋兴头高涨,多数也会在加州清光的让步下结束战斗,亦或者是安定被什么东西夺了注意力,主动表示“不玩了”。

在加州清光心里,他始终都是把他安定当自己的弟弟的。虽然每一天都在打打闹闹,每一天都吵架拌嘴,但不得不承认,清光是挂念安定的。大和守安定性子直,平时对谁都笑眯眯地,但新选组的兄弟们都知道,他其实是个怎样的脾性。

和自己比起来,大和守安定在本丸似乎显得更普通,除了出阵外,他似乎总是在做一些很平凡的琐事,也很少担任队长,但他基本上没有抱怨过什么。清光顾不上安定的时候,安定就常常在院子里带着短刀们一起做游戏。

但是为什么在四下无人的院落里,清光曾看到安定在叹气。

审神者无疑是心疼安定的,或者对她来说,安定比起清光,更像是个单纯通透的孩子。这一点,从她总是用温和的眼光看着安定就能得出。清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问,但他选择了沉默。

沉默至今。

“别分心!”大和守安定喊了句。

眼看着那刀尖都快刺到了自己的鼻尖,清光才想起来要去反击。安定似乎非常反常,比起往日,今天的安定显得更是凶狠。他的眼发红,几乎招招致命,毫不放松,不断攻击着清光的弱点。仿佛面前的不是自己最亲密的友人,而是敌军。清光心里有事,加上对安定的担心,以至于始终处于防备的状态,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你是又让我。”

“不,我没有。”

加州清光喘着气,他抬头看着大和守安定,看着他忽然笑了笑,把木刀挂上了刀架,和清光一起盘坐在墙边,仿佛刚刚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清光回想他发狠的模样,忽然想起了过去那个在战场上的安定。在总司身边的安定为人嚣张,张牙舞爪地,砍人头从来不是说说,安定刀下的亡魂和鲜血,清光甚至比自己来得更多。

大概从在这里遇到安定开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这个。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大和守安定呢?是那个凶神恶煞的血气战士,还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天真少年呢?

加州清光的脑海翻滚,回忆像是海浪一层层席卷着。他感到眼前一阵模糊。

“我累了。”安定忽然说,侧身靠在了清光的肩膀上。

加州清光一愣,张了张嘴。他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安定毛茸茸的头发像是一剂哑药,生生堵了他的嘴。清光望着安定的头顶,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就酸了。

两人就这样,紧紧地靠着彼此,坐在墙角。没有任何言语,却好像比任何时候说的话都多。一直到,和泉守兼定极化归来的门铃声响起。

 

 

【TBC】

-后篇【】【

 

评论 ( 5 )
热度 ( 87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