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Slowly Fever【鹤一期】【刀剑乱舞·现paro】(五十四)

-4600字的大更,大概还有1-2次更新(?)万圣将至,这个故事马上就要正正好好两周年啦。还记得最开始被我骗进来的经历嘛(滚

-前篇【53

-一则光·告,:鹤一期《Limerence》二刷通饭,还有少量现货求带走哟QAQ:入手点我

 

 

》43.5℃

“差不多可以准备出院了。回家后注意休息,不要乱吃东西;多洗手,都要用肥皂认真洗;尽量不要碰门把手,家里的东西常消毒;人员拥挤的地方能不要去就不要去,除了确定可以信任的人外,其他人尽可能避免接触……”

主任医师叮嘱了一大堆,鸣狐看了看他玻璃台板下压着的“注意事项”,却还是认真用录音笔录了下来,同时还让厚藤四郎拿着纸笔记录。那医师说了一会儿,见那张“事项”已经到底,没读的只剩下上头医院的logo,便对站在一旁的莺丸道:“古备前啊,怎么,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莺丸想了几秒立刻道:“移植后按时吃药,对营养的需求增加,记得补充矿物质和维生素,食物要保持绝对干净,我记得一期喜欢吃素食,记得一定要洗干净,防止农药,但也不能不吃肉,营养要均衡。家里最好一直有人陪同照顾,一期君如果觉得无聊,可以陪他玩玩游戏之类的,但不要玩过头,平时也可以做做复健的健身,这些我也会盯着鹤丸的,我已经把锻炼动作视频发给了鹤丸以及鸣狐先生您的邮箱。还有,一周一次随访,抽血化验,以防复发,和我们医生保持紧密联系,千万要记得来。”他突然沉默了一下,下意识地转过头看了看主任,见后者没有说话的意思,才又开口,“去门诊楼就行了,注意做好防护措施,我要是……我要是不在……”

“你们直接找我就行。”主任似是不耐,直接打断了莺丸,“我一般是周三下午一点开始在门诊楼10楼,诊室号码看当天显示屏。”

鸣狐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他调整了一下下巴处口罩的位置,先感激地看了莺丸一眼,才对主任点头。

“哦对了,”见鸣狐准备告退,那精瘦精瘦的主任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慢悠悠地啜了口茶说,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移植后2月内,我们一般会要求患者常规入院,防治移植并发症如间质性肺炎,还有呢,为了防止GVHD,我会开对付的药的,这个你放心。”

鸣狐听后表示同意,用手杖点了点厚藤四郎面前的地板,提示他记录。厚立刻接了翎子,刷刷刷地只听见笔尖划过纸页。

鸣狐悄悄转头看莺丸,见他双手环胸,背靠着桌边站立,他垂着脑袋,脸被头发掩去,这个始终都战斗在医疗前线的英雄,此刻竟像一柄徒有锋利,却无法上战场的好刀一样,矗立在沉默里。

“好了,没什么其他事了,明天上午准备办出院吧。”主任的声音打碎了流转在空气里的寂静。他站起来,拿了资料,直直地朝门口走来。鸣狐不得不侧了身,放他出去,望着他的背影,厚沉默了几秒,突然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病房。

“你真的想好了吗?”鹤丸国永难得地严肃起来,他穿着白衬衫,双手环胸,在病房里走来走去。最后,他停下脚步,压低了声音,“暂停心理治疗这种事,和我跑去旅行,你和你小叔说过没有?”

一期一振见鹤丸说起鸣狐时那一副怂样,不由好笑,随即难得起了坏心思。只见他笑了笑道:“我说我和你商量了,你答应了。”

“天哪!”鹤丸国永哀嚎,“小祖宗你这是要我命啊!你小叔不得扒了我的皮?”

“怎么?”一期一振假装皱眉,“你不答应?”

“不不没有,也不是不答应啦……”鹤丸坐在一期身边,挠了挠头,“我这不是担心你身体扛不住吗?”

“噗嗤——”一期一振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鹤丸国永这老顽童吃瘪的样子真的太有趣,“你怎么那么怕小叔?”

鹤丸国永知晓一期一振刚是在拿自己开心,倒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说:“不是怕,就是我觉得这事儿如果是你和我商量了,又跳过了小叔这茬,不太好,我哪里是怕他?”

“小叔啊你来了!”一期一振立刻回头对着门口喊道。

鹤丸果然又紧张了起来,正想着说些啥挽救的话,却不料一期一振笑得前俯后仰。鹤丸看了看空无一人的门口又看了看一期,又好气又好笑,敢情这一期一振移植了自己的骨血,居然深得了自己真传,老实人都学会腹黑了?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一期一振终于是停下来不笑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自己每次看到鹤丸国永,似乎总会情不自禁笑起来,所有的担心都会躲起来,然后渐渐消失掉。刚出舱的他其实是有所茫然的,对于这个他眼中的新生世界,一期有些陌生。曾经的人生里,他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在思考死亡,平凡的生活虽然令他向往,但那时候的一期,却忽略了自己原本拥有的东西。

而现在,他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过去思考的那些死亡的形状了。它们不见了,带着尖利的镰刀跑到了很远的地方躲起来了,他看都看不到。虽然不排除死神突然归来,但是至少眼下,它们已经被鹤丸拉着自己,奔跑着甩掉了,甩到那些不会再回去的曾经里去了。而取而代之,充满了一期脑海的,是在鹤丸国永照片里看到的风景,可能是波澜壮阔的大海,可能是古典神秘的城堡,可能是迎风矗立的灯塔,可能是城间崎岖的小路,也可能只是路边飘下的落叶。

他想的未来的每一片风景里,都是有鹤丸国永的,这样就不会再孤独和害怕了。

真是,令人惊叹。一期一振望着鹤丸的眼睛想。

“所以,你想去哪里?不建议跑太远哦。”鹤丸给一期倒了杯水,见后者一动不动看着自己,没由来地红了脸,转身去拿书,“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嘛?”

“哦不是,”一期摇摇头,“我是想说……”

他想说谢谢,又觉得自己好像说了太多次。但鹤丸的确是最特别的存在,一期对鹤丸的感谢和深爱,用言语已经无法言说。

啪——

一期一振目瞪口呆地看着同样目瞪口呆的鹤丸国永,地上躺着的是鹤丸刚刚想拿过来的书本。鹤丸却直接无视了它,拉住一期的手问道:“你……你说了什么?”

什么?一期睁大了眼睛,这才回想起刚刚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你说,”鹤丸抬手抚摸这一期的脸,“你说你,爱我。”

什么什么?自己居然把心中所想直接说出来了?一期瞬间脸红到耳根,他手忙脚乱地推开鹤丸,“不不……不你我没有……”

“我听见了!!”喜悦写满了鹤丸眼睛里的每一个角落,“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嘛。”

“……不说了。”

“那就是你承认刚刚说过了!”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扭过头,不想让鹤丸看到自己羞赧的样子,不料却惹得鹤丸像膏药一样贴过来。

“一期一振~~~”

刚刚放学就跑来的乱藤四郎一踏进兄长的病房,就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用一种不熟悉的语调发着嗲,这让他不禁一阵恶寒。他蹑手蹑脚地蹿进屋内,正想把那个黏在自家哥哥身边的牛皮糖摘开后暴捶一顿,却不料和转过头来的一期视线相撞。

一期一振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虽然嘴上说着“烦死了”“你真是会搞”,但眼底还是满满的笑意。乱藤四郎蜷着身子,像小猫一样张牙舞爪,此刻却石化在半路,尴尬地和哥哥对视几秒后,迅速收了利爪,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乱藤四郎和一期一振并没有药研那般熟稔,可对于这个大哥,乱的心中除了喜欢还是喜欢。乱从小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见到别的孩子有爸爸妈妈,他不羡慕只是因为他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感情和关联。他只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混血女人,生他的时候死于难产,自己一出生就被扔进了福利院,是鸣狐把乱从福利院里找了出来,以至于至今他都觉得奇怪,这个小叔是多么神通广大,能够从茫茫人海里,挑出几乎已经快要消失得连自己都找不到的自己来。

“因为你好看呀。”

鸣狐从来没有回答过乱的问题,乱也不敢问鸣狐,但他敢问药研,可药研每次都这么回答。乱藤四郎明白,这是药研哥哥在安慰自己,虽然他的确是家中最漂亮的孩子,但他也知道,从了解自己身世的那一刻开始,就丧失了全部对长辈撒娇的资本。

可面对一期一振,一切都不同了。乱藤四郎一直记得,自己第一次躲在鸣狐身后,像一只小狗一样怯生生地踏入粟田口大宅时,这个有着温柔笑容的长兄,就坐在客厅里。他还记得一期一振当时似乎是有什么忧伤的事情,正呆呆地望着院落里的向日葵,可是看到自己,他脸上的悲伤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笑容,让还对新生世界略感陌生和恐惧的乱瞬间找到了归宿感。

一期一振常常给乱读诗歌。一期喜欢普希金,可乱喜欢叶芝,常常会为一句诗歌的感情和哥哥说个不停。药研总会来捏乱的脸,说“别吵大哥休息”,这时候一期就会摸摸药研的头笑一句“没事没事”。敏感的乱藤四郎发现,从来都不喜欢被人肢体触碰的药研藤四郎,从来都不喜欢被当成小孩子的药研藤四郎,从来都是所向披靡的学生会会长药研藤四郎,在面对一期一振的时候,才会变得像一只温柔的家猫,缩起爪子和牙齿,任由长兄安慰顺毛。

乱一直觉得,一期一振是属于他们兄弟的。

由于一期刚刚转入血液科时,乱正在准备一个重要考试,所以一直都是药研和厚,甚至是五虎退轮番往医院跑。说实话,第一次见到鹤丸国永,乱藤四郎对他的印象并不算好,只见他偷录了非法临床试验的电话,冒冒失失地从走廊里逃过来,还叫自己“女侠”,要不是自己和莺丸抓住他,指不定刚刚到手的证据就丢得一干二净。

鹤丸国永老拿粟田口的孩子们开玩笑,不是捏脸就是撸头,还动不动就寻莺丸医生开心,最关键的是,他总是像捆绑一样盯在一期一振身边,这让乱藤四郎非常不爽。

他看着鹤丸和一期说话,看着鹤丸的眼睛,看着一期眉目间重新燃起的光彩,他忽然就意识到,自己的哥哥,已经不再只是自己的哥哥了。

乱是嫉妒过的。不承认,也得承认,他嫉妒鹤丸国永,以至于一开始的时候,给鹤丸偷偷找了不少麻烦,没规没矩地叫他“牛皮糖”。

可是就算自己做得再明显,鹤丸也从来都没有生气过,他始终都笑嘻嘻地和粟田口的孩子们打闹,仿佛是他们中的一员,还常常买零食送给他们。乱起初不理解这一切,他还是不敢问鸣狐,更不敢直接问一期,而药研太严肃了,厚比较直率,五虎退年纪太小,也不可能懂什么感情,认识了清光后,才在闲聊中,渐渐知晓了所有来龙去脉。直到是他看着鹤丸国永为了一期一振剃光了自己的头发,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自己眼前时,乱藤四郎突然笑出了声,那一刹那,之前对于鹤丸的戒备伴随着笑消失了一大半。

乱藤四郎是一个有些固执的人,即使知道真相,他也想通过自己的眼睛去判断一切。但是今天,他彻底想通了所有事。

或许世间真有这种天作之合,灵魂可以穿越人群,跨越山海,透过千难万阻,走到彼此的眼前。一期一振看向鹤丸国永的时候,说起鹤丸国永的时候,和鹤丸国永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笑意和幸福会像消散已久的精神一样,重新聚拢,让他瘦弱贫瘠的身体再次爆发出生命力来;而当一期的身影落在鹤丸的双眸里时,鹤丸一切的吊儿郎当和对人的怀疑全部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温柔和爱意,以及坚持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希望。

“乱?”一期一振温柔地朝乱伸出手,“快过来……嗯?怎么啦?”

眼泪瞬间冲上了乱藤四郎的眼眶,让他来不及去擦拭和掩盖,一下子流了满脸。

一期一振已经不只是他的哥哥了。鹤丸国永也不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他们是一体的,他们各自与孤独一同在这个星球降临,只为了和彼此相遇。乱感觉自己哭得停不下来,那些无法理解的感情、失去已久的信任、害怕被遗弃的恐惧,沉默在体内许许多多年的泪水在这一刻都掉下来了。

听见一期的问话,鹤丸也回过头来,他想了想,看着乱的眼睛,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很快便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好听,有一种自由的气息,让乱想起了曾在白崖边看到的天涯云雾。只见鹤丸站起来,朝着乱走来,高大的身影一下子掩去了乱眼前刺眼又泛滥的阳光。

“哭什么啊?”鹤丸摸了摸乱的头,“你这孩子,谁敢欺负你啊?要真有人欺负你,我先敬他是条汉子,然后就去揍他,保证这位汉子哭着尿裤子!”

“谁……谁要……要你揍!”乱还在抽泣着,一把甩开鹤丸的手,“鹤丸哥哥最讨厌了!抢走一期哥,还摸我头,最最讨厌你!”

鹤丸听后一愣,敏感的他立刻察觉出了哪里不对,他直起腰,双手抱胸:“恩恩,我知道你讨厌我,不过……”他忽然变魔术般地从口袋里拿出乱最喜欢吃的零食,“放学回来吃个点心总会让人心情好吧?”

“喂我跟你们说一期哥明天可以出院……额,你们在干吗?”厚风风火火地推开门,看到正在帮乱擦眼泪的鹤丸和一期,顿时傻了眼。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3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