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或非与君 (3)(完结篇)

-冲田组无差,大和守安定极化前后。反正就是很落俗套的剧情。

-前篇【】【

 

 

·与

回去的路上,加州清光低着头,一语不发。反倒是大和守安定,数次尝试开口言说,却见清光无接话的意思,便只得悻悻闭了嘴。

寝殿和离开之前时一样,走入其中闻到一股浅浅的森林香。这是大和守安定喜欢的香薰味道,和清光热爱的橙花香味截然相反,两人因此大闹寝殿数回,在新选组其他刀的劝说下,才勉强答应了一日隔一日地更换香薰。

两人总是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不可开交,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过。

大和守安定觉着这香薰味道浓了些,他勉强记得自己离开前那夜闻到的也是森林香气,那照理说今日……他回头看了看清光,正想问点什么,却不料清光回过头来:“还愣着做什么?铺被子睡觉了!”

他说得理所应当,好像自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一样。大和守安定感觉自己眼前一阵恍惚,在修行过程中经历的那一切和那些已经被他自认为抛弃的那一切交织在一起,竟然像是前世一般遥远。他望着清光,看到对方一脸疑惑地看向自己,只感觉肩上担子忽地一松,压力和担忧消失些许。

虽然心有芥蒂,可那夜是两人分开这段时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次日,女主人罕见地没有安排清光出阵。从被召唤以来,就几乎没有过停歇的清光看了工作安排表好几遍,确定没写错,心下奇怪,急急忙忙走道审神者寝殿想问个究竟,不料迎面遇上了和泉守兼定。

清光腹诽了一句“怎么又和他有缘”,便被和泉守那一脸坏笑笑得毛骨悚然。

“你笑成这样是闹哪样?”

和泉守兼定不怒,眼中笑意更甚:“托您和安定的福,我们一部队的朋友们都放一天假。”

加州清光瞪大了眼睛:“什么?你小子被编到一部队了?这不行,我得去问主人。”

和泉守兼定终于忍不住,一把抓住清光:“你是不是有毒?你找错重点了吧?”

清光揪回了自己的手:“什么重点?就你这个40级的货也想进一部队?”

“……我是说重点难道不是‘托您和安定的福’?偏要我把话说清楚?还有,我可是极化过的。”

清光这才哈哈一乐,猛地收住板起脸,反过来抓住和泉守:“这可是你说的,所以到底是关我和安定啥事儿了?”

“你……”和泉守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气得脸红,“你小子耍我?”

“少废话。”

“这事儿你自己去问主人吧!你好好看看今天的内番值班,该干嘛干嘛吧榆木疙瘩!”和泉守说完,又朝清光怪笑了下,转身就跑。

加州清光咬牙切齿,谁知跑到主人门前敲了半天门没人应,路过的药研看不下去,提醒清光女主人回现世了,今天不会回来,这个残酷的事实让加州清光更加疑心。

不过放假总是令人开心,加州清光也不愿再去揣摩审神者的意思,看了内番值班表后便去卫生室拿清洁工具。

院落里树上的秋叶比原本更少了。加州清光放下木桶和拖把,伸出脑袋确定没人,尤其是没有压切长谷部的追查后,立刻呈大字形躺在了檐下。

本丸白日流云满眼,审神者曾说秋是最好的季节。清光听闻她说过现实那些美好又遥远的种种,看她带给本丸大家各类有趣的小礼物,唇角不由扬起笑意来。微风吹过,他自觉这般生活倒也是不错,却不想脑海里忽地飘过一张脸,令他心跳莫名变了变速。

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这次回来,整个人更瘦了,还算肉嘟嘟的小脸似乎也已经不是原本的模样了。清光的眼勾勒着对方的眉目,念起早晚有一日他也要去再次经历的过往,那夜的火光从脑海溢出,笼了他的视线,清光不由抬手,轻轻扯了扯围巾,抚摸脖子上深色的疤痕。

那年的他,终究是没有能活到秋天的。

加州清光不知道安定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过得怎么样,也不知道安定在冲田去世后经历了什么,他不曾问,也不敢问,似乎这是一种难以触碰的禁地,是亲密到可以将背后交给彼此的两人最后的界限,像一条用时光划分的鸿沟,难以逾越。

可这次回来,安定却说,他决定忘记冲田总司了。

“你在干什么?就知道你又偷懒。”

视线里忽然映出那张熟悉的脸,见安定和过去一样扎着头发,加州清光一瞬间有些恍神。

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回到了数日前,安定要离开的那日下午。

可清光到底还是理智的,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大和守安定。安定此次归来,一直没有束起长发,早上催促他快些时,也没见他和往日一样有什么反驳和回应。念及此处,清光心下有些不惯,回忆里的大和守又跑了出来,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错觉和侥幸,脱口而出了一句:“现在是……现在是本丸最好的季节。”

他是期待过的。

期待安定能和那日一样,反击他,吐槽他不许偷懒,但是安定却只是注视着清光,缓缓地在清光身边坐下。

“我知道。是主人喜欢的,最好的季节。”

加州清光愣了愣,他看着安定抬起手,将碎发并入耳后,似乎一切稀松平常。清光只觉胸口发闷,像是被要说的话堵住了嗓子眼,沉默占领了周身全部的空间。

太阳似乎是太刺眼了,秋风似乎是太嘈杂了,惹得清光最终是没像往日那样好心情,去捉弄眼前的少年。

笨蛋。他轻声说了句。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安定。

“你怎么了?嘀咕什么?”

大和守安定冷不防的一句话,让清光不由皱起眉头。还不是因为你。他这样想。正想着要趁机说些什么,可还没等清光组织好语言,却见安定眯了眯眼道:“你可想打一场?”

今日没有手合番,武道场内空无一人。这是一向保守可靠的加州清光,一周内第二次破例。只是这一次拿起竹刀的时候,分明和往日一样的武器,清光却觉得挪不动手。

战场上的加州清光,始终都是非常嚣张而自信的。他不畏惧敌军突刺的利刃,不畏惧敌军从背后的突袭,不畏惧敌军高大的身躯。可是此刻,他竟是独独怕了眼前的安定。

安定的手从触及武器的那一刻,整个人就爆发出强烈的杀气,他的攻击毫无道理可言,甚至是支离破碎,放在战场上却可说是刀刀毙命。

他看上去已经不像自己的镜子了。

“你真是分心。”安定语气平淡,手中的竹刀却是毫不留情,飞速朝清光直刺而来。清光下意识地举刀防御,可是安定的招式竟是和自己惯用的天然理心流完全不同。他的眼里像是住进了另一个灵魂,不,那才是原原本本的大和守安定,只见他冷笑着,挥舞着武器,松松挽起的长发瞬间披散开来,令人想起一头终于对猎物张开了利爪的野兽。

然而,清光望着他如同宝石泣血般的蓝色双眸,却竟觉他美得张扬,像是日积月累的深情,在黑暗里绽放成染血的花。

——我是大和守安定,请,多多指教。

身边堆满被刺穿的尸体,脸上沾染着暗红的血迹,却还能笑嘻嘻朝自己打招呼的大和守安定;在院子里和短刀们一起玩游戏,会拉着自己的袖子寻自己开心的大和守安定;孤寞地坐在院子里的大和守安定;会抱住自己哭泣,还要倔强说着没关系的大和守安定;独自面对最亲的两个人去世,独自承受思念流转于时光的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

都是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

加州清光猛地睁大了眼睛,手中挥舞的竹刀刹那间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朝着安定直直冲去。安定一个愣神,很快便继续了之前的动作,凌乱地突刺向清光。两人的刀影化散在静谧的空气里,竹刀碰撞,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却没有任何一招能够谈得上相同。

清光终究是略胜一筹的。

只见他步步紧逼,一招一式皆有定数,渐渐将安定逼入墙角。安定的嗓子里发出怪异的声音,他咬了咬牙,竟是使了个千,抬脚朝清光踹来。清光没料想他这样,被钻了空子,整个人不由向后倒去。眼看着安定的刀距离自己只有几厘米,清光突然闭上眼,扔掉了手里的竹刀,张开了双臂。

安定刹不住车,勉强歪了歪刀尖,却还是一刀刺向了清光的肩膀。

“清光!”

安定扑过来,抱住清光的手臂,急急地撩他的袖子:“清光你没事吧!”

虽说是木刀,可是安定自知卯足了猛劲,多少心中还是害怕不已。他压根不会想到加州清光会突然放弃战斗。或许在他的潜意识里,眼前这个黑发红瞳的少年,无论如何放水,都不会那么显而易见地输在自己的手里。

加州清光是好强的,在冲田君身边的时候,明明比安定资历深,却比安定还要努力。大和守安定依稀记得,曾经在无数个星光昏暗的深夜,睡眼迷糊地他踏在廊上,却还能听到院落中传来刀剑划破空气发出的凌厉声响。

是冲田带着清光在练习。

这可是羡慕?一定是的。大和守安定趴在柱子后,露出一只眼睛,悄悄凝望着那个令他憧憬的背影,和那个人身边小小的少年。

他们的身影在安定的记忆里印刻,模糊,然后渐渐消逝,以至于安定分不清楚,自己憧憬的到底是何人。在修行的时候,他很想弄清楚这个问题,可是每次看到冲田总司,他的眼前涌现的,却都是加州清光的容颜。

加州清光第一次教自己束发,加州清光第一次为自己穿上浅葱色的羽织,加州清光第一次与自己一同出阵,加州清光第一次给挨骂的自己送饭,加州清光第一次给自己介绍这个本丸和大家……

加州清光。

他的名字像他的为人,勇敢、坚强、热心,像是包容了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一切。那些相互依靠而过的朝暮春秋,那些安定努力想要去改变和忘记的过往,脆弱又不容易摆脱,宛如纠缠在安定心间的旧锁,却被清光的一剂温柔,全部融化了。

——我明明想要忘记的……

“清光你没事吧?你快让我看看……”

“好了,木刀而已,无事。”清光不在意地笑了笑,抬手摸了摸安定的头,“好啦,真的没事,就是有点疼,等会儿就好了。”

“真的没事吗?”

“当然啦,你看都没出血。不过你下手真狠,还好我躲得快。可别让药研知道,不然我俩都得挨骂……嗯?怎么?……”

被人扑入怀中的感觉让加州清光一惊,身前的少年呼吸紊乱,在静谧的空气里显得万般清明。

“对不起,清光,对不起。”

清光愣住,沉默几秒后,忽然伸出手,紧紧抱住安定。

“清光……”

就算松下发辫,就算不用天然理心流,就算说着要忘记冲田,可是这个人,哪里变了?分明,还是大和守安定。

在数日前的月夜,面对即将离开的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没有敢说清自己的心情。世间的后悔多是用于离别,许多感情都是至死不渝,可是明明有那么多机会走过,却都不言不语。或许和泉守说得对,自己真的是一块榆木。清光想。所以现在,与其在静默里再次消亡,加州清光已经不想再错过任何可能。

“安定。”

“……”

“安定。”

“我……在。”

“安定。”清光加大力道抱住对方,像是要把彼此的心都从此牢牢贴在一起一样,“你是大和守安定。你只是大和守安定,我加州清光身边的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的沉默已久的眼泪,莫名在清光话音落地的一刹那夺眶而出。他感到自己的眼眶被泪水激得突突跳动,原本自欺欺人删除的那些过去如同幻灯片一样在眼前一帧一帧地细放,一如他在修炼期间,面对冲田君强忍着思念和悲伤时一样,一如在许许多多年前的午后,一身血气的他被这个年轻的剑士拉住手,随后放到了另一个同龄的付丧神少年的手中时一样。

“你们是兄弟了,要好好相处。”

那一刻,黑发红眸的孩子脸上别扭的笑容,是一阵最通透的风和日丽,吹散了他生命里全部的乌云阴雨。

“安定,我不管你修炼时你看到了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和冲田君在一起的日子也好,在这个本丸里生活的日子也好,这一切都是我们作为物灵,必须走过的历练和成长。所以,不要强制自己去做任何事,绝对不要,无论你变成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接受你。请你勇敢地做自己,放开心地活着。”

那双蓝色阳光一般的,不可复制的双眸,是会改变的,可是,它终究还是阳光一般的。

空无他人的道场中,木刀散落,两人拥抱着彼此,再也没有一句话。时间形同虚设,唯剩射入室内的阳光游走,仿佛要看透所有光阴的秘密。不知过了多久,大和守安定才从加州清光的怀里抬起头来,擦了擦微微发红的眼眶。

“我累了。”

他扬起嘴角,轻笑着说。

 

·尾声

 

“都怪你!吹牛都吹不来!”加州清光拎着两大桶水从池塘走到厨房,“居然被长谷部发现我俩去演练场!”

“怪我?”大和守安定同样拎了两桶水,气喘吁吁地反驳,“还不……不是你急急忙忙想溜,我哪有你油嘴滑舌?”

“你……你真是不可爱!”

“你说什么?”

“……”安定突然露出诡异的表情,让清光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看我极化修炼回来不整你。”

“那我拭目以待。”

从厨房出来已是傍晚,昏黄的夕阳下,院落中的那棵老树投下了长长的暗影,仿佛是他不愿为人称道的曾经。落叶更多了,打碎了一地的寂寥,竟是给这秋日增添了生气似的,染得院落金色一片。

这是本丸最好的季节了。

“呐安定。”

“什么?”

“等我修行回来的时候,你也要在这里等我哦。”

“不然我还能怎样呢?”

“那拉钩。”

“拉钩。”

 

===The End====

 

后记:

其实,没什么后记。感觉这是一篇很放飞自我的文,通篇几乎都是感情描写,这个梗也用得很多,剧情俗套,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剧情,也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自己想说的意思。至于这个标题是什么意思,如果有人看出来告诉我就好了(小声。

总之,我爱冲田组,我愿他们看尽风霜雨雪,归来仍是少年。

 

评论 ( 3 )
热度 ( 80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