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Slowly Fever【鹤一期】【刀剑乱舞·现paro】(五十七)

-好啦,时隔两年,终于迎来终章!反正接下来全都是撒糖,由于比较长,分两次发,嘻嘻~

-顺便又是老生常谈打光告:CP21我在如下这些地方 ↓

【J11-J12 日更工作室】【既刊】鹤一期《Limerence》 
 通贩→O网页链接     
CPP收藏→ O网页链接
=======================
【K83-K84 新撰组屯所】【小料】冲田组《关于惩罚冲田组这件事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CPP收藏→ O网页链接

--------------------------------------------------

 

》尾声

 

已经是秋天了,炎热的酷暑在不知不觉间,伴随着窗户上的风铃和保持着清凉的空调声,悄然过去了。到了傍晚的时候,若是走在附近的海边散步,不会再感受到湿哒哒的闷热,也很少再听见绿树上传来嘈杂的知了叫。扑面而来迎接的,是爽快的秋风,它披着落叶做成的衣裳,温和的轻抚着城市的面颊。

鹤丸国永拉着一期一振的手,走在回家路上。他另一手提着超市里买来的东西,购物袋摩擦在他的裤腿上,发出沙啦沙啦的轻响。两人没有说话,走得很慢,踏碎了一地的秋天,每一步非常认真,似乎每一秒都值得珍惜。

他们十指交扣的手落在金灿灿的夕阳里,宛如一把没有钥匙的锁,再也不会分开。

这是鹤丸国永带着一期一振来到城市郊区的临海小镇疗养的第二个月。

一期一振侧过头,看着鹤丸的脸。这些日子,他总会梦见自己第一次见到鹤丸的时候,甚至于还能清楚地记得,那天的鹤丸穿了一件白色的棉布衬衫,外面披了一件浅灰的毛衣,远远地便能看到他局促不安地搓着手,不停地看手机。鹤丸的皮肤苍白,却不显得颓废,反而带着些年轻女孩常说的“盐系男”的味道。

那时候的自己,怎样都不会想到和这个通过手机“摇一摇”功能,邀请自己看恐怖片的男人走到今天的。一期一振忽然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和相遇竟是不易到这种地步,只需一秒钟的犹豫都可能会错过一生。

如果当初,一期一振没有点开这个来自附近的陌生人的个人资料,如果他没有确认鹤丸国永的好友申请,或者再往前推一点,他压根就没有想着在那天打开“摇一摇”功能,那是不是就没有之后的一切了?

现在的自己又会在哪里?是活着还是死了?一期一振无法想象。晚风吹来,万家灯火逐渐亮起,窗户里飘来了平常的饭菜香。枝丫上的黄叶终究是抵不住风的牵动,张开翅膀悠转而下,有一片落在了一期向前伸开的掌心里。现在拥有的一切幸福,就像这片落叶,它可能落在冰冷的地面,被秋风吹走,被车轮碾过,也可能落在某个人肩头、手心,至少不会再孤身坠落,化为尘埃。

但无论是怎样的结局,都毫无定数。曾经梦中那座孤单的岛屿又在一期一振的心里冒出头来,他感到自己会不会只是偶然存在在空无一人的空海之上,身边只是偶然才有了鹤丸国永。

他想着,愈发地有些后怕,便下意识地握紧了鹤丸的手。鹤丸立刻察觉到了,他停下脚步,在落日之下,他的影子和大树的影子融合在一起,巨大的树冠像是为他披上了一件披风,宛如曾经那些漫画中了不起的英雄。鹤丸笑了笑,摸了摸一期的脸,掠去了他肩头的秋叶,随后将裹在一期脖子上的围巾调整了一下。鹤丸的笑容平静而温和,夕阳的金色融化在他的眼中,泛出令人平静而安心的色彩来。

一期一振注视着鹤丸发亮的双眸,心跳忽地快了好几拍。他感到有一种力量从鹤丸抚摸自己面颊的指尖传来,温柔得如同冬日暖炉边的毛毯和摇椅,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刚刚的恐慌和不安散去了大半。就像当初在病房里看到鹤丸时,一期虽然为他的到来感到惊讶,可不得不承认,那一刹那,灰暗绝望的生命有了光,有了希望,孤独的海面变得金光粼粼,不再一片漆黑。

“怎么?”鹤丸捏了一下一期的脸,“干嘛突然那么紧张?”

他竟是立刻就能看穿自己。一期想。

“我当然立刻就知道啦。”鹤丸像是有读心术,“你那点小脑筋,我还会不知道吗?”

一期抿唇,没有回答。他知道鹤丸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这一切和鹤丸从小到大的经历有关。寄人篱下,居无定所,在鱼龙混杂的世界上独自一人存活。一期曾无意间看过鹤丸的私人blog,看见鹤丸在每一次被伤害后的孤单和自嘲,但是,他从不自大地评价生活,不接受也不拒绝,不虚伪地歌颂着所谓的“阳光”和“正能量”。鹤丸只是坚持自我地活着,无论周遭如何改变,用行动来证明自己。这让一期非常惊讶,也非常敬佩。

幸福是很虚幻的东西,一期曾那么认为。以为那是悲伤的人自我欺骗的幻境,自以为是地、贪婪地觉得可以得到它。可人总不满足,对拥有的所有东西都不满意,总想再去要更多的。在学校上课时向往放假,放假无聊了又想念同学;奔跑时希望自己可以坐下,受伤时希望自己可以行走;有了朋友想要独自一人,孤单时又开始向往人群……那些小贪婪弥漫在人的本质里,不大不小,正正好好地框死了人生。

但是,鹤丸国永改变了一切,或者说,是与彼此的相遇改变了两人的人生轨迹。和鹤丸的点点滴滴,让一期明白,自己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鹤丸的心和眉眼是这样的纯透,看穿他人的同时,也将自己的一片真诚渲染于世。

他真是美好。好到让一期感到,这一辈子不管走到多远多长,都能够找到寄托,能够看到希望。想要看着鹤丸笑起来的样子,想要给自己坚持生活的期许,想要拉着鹤丸的手,想要和鹤丸在一起,多活一分一秒都行。

“我……”一期一振的话哽在喉咙里。他想了想,迟疑了很久才说,“都是秋天了。”

“是的。已经是秋天了。”

“鹤丸,我……”

一期只觉眼前的光晃动了两下,腰上多了一点力,拉着自己向鹤丸靠去。他的耳边是购物袋落地的声响,伴随着萧萧而落的秋叶,唇齿间随之传来温润的感觉。

鹤丸的亲吻带着霸道和随性,但渐渐又趋于柔和。由衷的幸福感袭来,和鹤丸国永热爱的突如其来的惊喜一样,从感官到意识,全部冲进一期一振的心里。大脑里传来忙音,鼻尖闻觉鹤丸身上的清香味,很快化为了精神中五彩缤纷的花千树,毫不犹豫地绽放开去,发出如潮水般的涌动之声,赶走了全部的担忧和后怕。

明天会是什么颜色?还需要惴惴不安吗?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再也不用了。生活即便是鲜有光明,然他们无惧黑暗。

一期一振抬手抱住了鹤丸的脖子,在无人的路灯下,两人的心和唇齿一样,紧紧贴合在一起。快要结束的时候,鹤丸松开了一期的腰,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和曾经许许多多次做的一样。

“一期,什么都别担心,我在呢。”

 

吃完晚饭,鹤丸让一期一振先去给家人Facetime,自己则收拾起了碗筷去了厨房。从来到这里以来,每天的洗碗任务自然而然地就交给了鹤丸。

两人是在一期出院一个月后决定来此处疗养的。虽说这里作为全国著名的疗养胜地,医护水平绝对没有问题,何况一期的状态还算平稳,医院在体检后也同意了他提出的疗养要求,但鸣狐起初说什么也不放心,一方面担心一期一振的身体,一方面也是担心一期一振的心理情绪,毕竟他的精神还没有恢复,唯恐去了个不熟悉的环境造成什么刺激。鸣狐一定要找个可信的亲戚朋友来帮忙,一期却不太乐意,拉着鹤丸婉拒了。

一期心知这样的做法算是任性了,尽管已经不需要每个礼拜都去医院检查,只要随时和主治医师保持联络即可,可毕竟还是在修养期,这样贸贸然跑出来,的确不太妥当。为此,鹤丸选了个折中的办法。他难得地承认自己做饭难吃,平时都靠烛台切光忠养活,时不时还有大俱利伽罗的零食投喂,才算没饿死丢了小命。所以,鹤丸拜托鸣狐找了个做饭靠谱美味的阿姨,让她来保持两人的一日三餐,也保证一期一振的营养均衡。

“阿姨只负责做饭即可,我肯定会为了一期一振努力做家务……当然还有学习厨艺,我保证。”鹤丸那日举手发誓,“我会保护好一期一振,哪怕少了根头发您拿我试问!”

双方“监护人”听后反应千差万别:鸣狐盯着鹤丸上下打量却不吱声,光忠假模假式地掖着眼角:“我儿出息了,学会疼人了。”

一期胆战心惊,唯恐小叔开口就是反对。不料和一期同样从门缝偷看的加州清光嬉皮笑脸轻声道:“你小叔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期一振,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

事后当然就变成了一群人看着鹤丸忙里忙外做准备,围观之余还要抹抹泪。

鸣狐:“……注意安全。”

药研藤四郎:“我们养了那么多年的大哥就要被这只蠢鸟叼走了,心酸。”

乱藤四郎:“一期哥,鹤丸要是敢欺负你,或者动手动脚,我们联手拔光他的毛!”

厚藤四郎:“……嘿嘿。”(捏拳头)

五虎退:“唔……哥哥早点回来。”

加州清光:“老鹤你放心去吧,新公司有我,如果有什么事儿我随时骚扰你。”

大和守安定:“放心鹤丸,招新方面我看着呢,要真有什么事儿我替你打爆清光的头。”

烛台切光忠:“儿啊,要吃啥我给你送,每个礼拜我都来看你啊!”

大俱利伽罗:“……和你不熟,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反正记得回来。”

倒是莺丸得知这事儿后,二话不说跑来给鹤丸帮忙。鹤丸见莺丸脸色有些白,心中准备好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他当然知晓这位兄长的处境,原本可以和一期一振单独生活的雀跃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对莺丸的担忧和愧怍。

“那个,”鹤丸憋了半晌,才小声开口,“我……很担心……”

“担心什么?”莺丸打断了鹤丸的话,“担心自己照顾不好一期?”

鹤丸摇摇头:“不。我……我担心……担心你。”

莺丸正在帮鹤丸叠衣服的手停了下来,他抬头看着弟弟,见鹤丸脸发红,眼里满是说不清的阴霾,心头一热,迟疑片刻,伸出手去,摸了摸鹤丸的头。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笑道,“我已经想好了。凛花和我说她有个姑姑,在做义工支教项目,保护儿童相关的,我想过去看看。”

“凛花?”

“啊,就是藤原,隔离舱的护士,记得吗?”见鹤丸点头,莺丸才继续说,“她是个好姑娘,看到我的境遇非常着急,就和我说了这件事。我本就很想做义工,恰好有这个机会。这世界上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是关在医院高楼里的我看不到的。那些孩子也一样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可能受过伤害,可能生而苦难,但是生命都是平等的,我想让他们有更好的人生。”

“可是你自己呢?你都不为自己的未来想想嘛?”

“之后再说吧。”莺丸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很久远的事情,他停顿了片刻,才继续帮鹤丸收拾衣物。他的语气平和,保护他人那么了不起的事情,在他的口中,却似乎再平常不过,“我仔细想过了。我做医生,也没能救更多人。有很多事情,不是这一身白大褂可以解决的。所以,我选择先去做做义工,看看这个世界。支教也好医务也好,哪怕多一个孩子都好,只要让他们的童年能多一点点快乐和幸福……鹤丸?”

只见鹤丸死死地拉住莺丸的手,他垂着脑袋,莺丸弄不清他在想什么。直到是手背上传来湿润的感觉,莺丸才意识到,鹤丸是在哭。

“鹤丸……”

“你……你这家伙!”鹤丸低着头,眼泪却一点一点掉下来,“真是太任性了……”

“什么啊……我……”

“虽然一期也很任性,但是你!你比他任性一千一百倍了!”鹤丸国永擦着眼睛喊,“我知道你也改不掉了,所以,有时间还是多想想自己啊!”

莺丸愣愣地看着鹤丸发表演说一样喊完这一通,半晌才回过神。

他大笑起来:“谢谢你鹤丸,我会好好考虑你的话。你和一期一振也要保重。我们来日再见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81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