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Slowly Fever【鹤一期】【现paro·最终回】(五十八)

-这是这个故事最后一次更新啦。感谢一直一直坚持着看到这里的你,也感谢看到所有从中间或是从这次更新回头去看之前故事的你。如果这个故事有给过你一点点感动,我也会觉得很有幸~

-白鹤大侠和坚强王子的故事,走过了两个春夏秋冬,终于要在我们的世界里落幕啦,但是没关系呀,在我们看不到的世界里,他们会一直一直幸福勇敢地活着,就算是生活里有风霜雨雪,他们也会手拉着手,一起扬帆起航的。

-接下来这个故事会有砖头本吧hhh(悄悄告诉你,含有三篇你想不到的未公开番外哟),也会出点周边啥的,至少我自己想留个纪念。两三月份会出个预售定金的链接,欢迎来买呀!谢谢你们~!

 

====================

 

“当当当!又到了一日一度鹤丸哥有没有对一期哥动手动脚大猜想时间!我是你们的主持人厚藤四郎!”厚在屏幕前比划着,满脸的坏笑,“所以,鹤丸哥你做好被我弟弟拔毛的心理准备了吗?”

一期一振脸皮子薄,被厚这样一说,立刻红了脸:“快别胡说了,作业做完了没?”

“不·告·诉·你·哦!”厚大笑着,转头见乱和药研凑过来,立刻侧了侧身,严肃地拿着电视遥控器假装话筒,“我们今天的专家依然是乱藤四郎和药研藤四郎,有请他们对本节目探讨的问题进行评论。”

“咳咳……”药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清了清嗓子开口了,“我个人分析呢,今天鹤姥爷依然没有对一期哥动手动脚,理由是……”

谁知,他话还没说完,视野里就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大型生物——鹤丸国永。只见鹤丸一把搂过一期一振,当着药研他们的面,直接在一期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行了。”鹤丸眯着眼睛笑起来,“等你们拔我毛呢,来吧,我准备好了!”

乱藤四郎一点就炸,挤开厚与药研霸占了屏幕,扒着平板大喊:“鹤丸国永!你有本事就……就……”

他的气势小了下去,显然,没动脑子就冲过来让他一下子不知该如何接话。鹤丸看好戏一般地盯着乱渐渐红起来的脸,眉目之间皆是调笑。乱气得脸都快贴到屏幕上,正准备发作,只听一声低沉严厉的男声传来:“作业做完了没有?都在这里闹腾?”

孩子们瞬间不吱声了。只有药研老神在在地坐在一旁,一口一口给安静的五虎退喂水果,听了小叔的话才慢悠悠地抬起头来。

“小叔来了?”他说,“我作业做完了啊,晚点再复习一下,先休息一会儿。”

鸣狐没看他,只是从他那接过果盘,随手招呼了两下,乱和厚便对着屏幕做了个鬼脸,拉了五虎退转身跑得没影了。

鸣狐把盘子放在桌上,拿起苹果开始削:“最近学习怎么样,和你哥说说。”

药研深呼吸了一下,坐得端端正正,背书一样地开始说:“月考考了年级第三,比上次落后了两名,主要问题还是出在数学,几何方面分类讨论出现漏洞。”

“瞧瞧这孩子学霸。”鹤丸砸吧了嘴,“准备怎么解决漏洞?”

药研瞥了鹤丸一眼:“解决方案:已经找了伽罗哥进行补习,明天去伽罗哥家做真题……”

“等等等等……打住!”鹤丸跳起来,“找谁补习??”

药研笑了起来:“伽罗哥啊,他不是名牌大学数学系的嘛!”

鹤丸懵逼了:“什么?我都忘了这出……”

“啧啧啧,人不可貌相。”药研摆摆手指,“放心吧,名师出高徒。我肯定会考上的!”

鸣狐把小刀放桌上,把苹果塞到了药研手里:“一期,你怎么样?”

一期一振这才意识到小叔是在对着屏幕里的自己说话,立刻点点头:“还好……”

“有什么不舒服立刻联系我。不许遮遮掩掩。”

“是。”

“没什么事早点休息。”

“是。”

“过几天医院随访,我派车来接你。”

“好的,谢谢小叔。”

“你不必……”两个字落出唇齿,鸣狐忽地打住,没有再说什么。他久久地注视着一期一振,眼中神情复杂,久到以至于一期一振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不恭敬的话,鸣狐却转移了视线,看了鹤丸几秒后,才说了句:“罢了。”

那声音轻不可闻,还要穿过网络,透过屏幕,但一期和鹤丸都依稀听到了。

鹤丸轻轻拉了拉一期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多问。直到屏幕暗去,影像消失在一片漆黑里,鹤丸才扶起一期:“走吧,我帮你铺好床了。”

坐在床边,一期靠在鹤丸的肩膀上,沉默许久才开口:“我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

鹤丸摇摇头,慢悠悠地拉住了一期的手:“往后,我们对小叔,可以更加亲近些。”

他的语气柔和,“我们”二字听得一期心头一暖,也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期看了看鹤丸,心照不宣地点点头。

“我知道。”

“好啦,明天我们去海边看看吧!”鹤丸又嬉皮笑脸起来,“你早点睡觉吧,就算手机刚刚解禁,也不许玩了,拿过来!”

一期却扭过头:“不要。”

“诶?为夫这是为你好,不听话了吗?”

鹤丸假装生气,一本正经地摸了摸一期的脑袋。不料,一期一把抓住他的手,将其贴到面颊上。

一期一振大病初愈,身体弱,所以两人一般分开睡,鹤丸把大卧室分隔开,自己睡外间,一期睡里间,两人就隔了一个屏风,就算有什么事说一句就能听见。

鹤丸虽说平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对一期一振的心思却是极细的。他不喜热,却因为怕一期夜里着凉,从入秋以来,屋子里便一直开着暖空调。许是被这暖风吹久了,一期的脸红扑扑的,指尖触及的时候,鹤丸就感觉到了一种令他心跳加速的温暖传来。一期一振的皮肤很好,虽然一度重病缠身,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容貌,他还是眉清目秀,带着年轻男性特有的俊秀,笑起来像是盛世樱花绽放。此刻,他望着鹤丸国永,眼睛亮亮的,略有困倦之意,隐隐地却带着些少年的顽皮。

“既是为夫,”一期微微眯眼,扬起了嘴角,“怎得不和本宫一同就寝?”

“一期……”

“怎么?还要本宫请你不成?”

说着,一期一振拉过鹤丸,搂住鹤丸的脖子,凑近他的嘴唇,快速亲了一下。大片的绯红立刻爬上鹤丸的面颊,随即冲到了耳根。一期一振的主动太难得了,导致鹤丸愣在当场,脑子里刹那间阳光和迷雾像蛋炒饭一样搅合在一起,物理公式乘法口诀元素周期表各种乱窜,变成一个个巨大的花团。精神的所有注意力,全部聚集到唇齿之间。

这是伟大的鹤丸国永,第一次因为和人亲吻感到好似少年般的羞赧和手足无措,他不是没有谈过恋爱,此刻却觉得,或许自己从来没有过初恋。

一期一振才是初恋。

松开彼此后,鹤丸涨红了脸,他迟疑好久,才幼稚地摆摆手说:“不可以的,一期,你身体还没回复,我们不能……”

“不能什么?”

“不能……不能……”

眼见着鹤丸国永疯狂比划,却半天憋不出一个字了,一期一振这才意识到鹤丸的脑补,迅速打断了同样面红耳赤的鹤丸:“你……你想得倒美,谁让你想那些事情的?我是让你……让你别睡隔壁了。”

“哦。”鹤丸傻呆呆地点点头,“那我去拿个躺椅睡你边上。”

“……”好脾气的一期一振差不多没被鹤丸不合时宜的“纯情”给活活气死,“我……我刚刚敢情都是白勇敢了。我是叫你……叫你和我睡一块儿!”

最后一句话一期简直是用吼的,鹤丸见状,立刻凑过去帮一期顺气:“你看你吼什么?我睡,我睡便是了。”

“敢情你还不乐意?”

“不不不我没有!”鹤丸疯狂摇手否认,“我就是……这不是怕自己脑子发热嘛……”

他的声音小下去了,见鹤丸这幅傻样,一期一振憋了很久的笑终于忍不住,靠在鹤丸的身上笑得前俯后仰。

和一期一振生活的这些日子,鹤丸国永意识到,一期其实是个笑点很低的人,只是因为长久以来的苦难,让他忘记了笑这回事。鹤丸每每想起这一点,便觉自己的心像一张被捏皱的纸,上面写满了一期一振的名字,无法擦去,永无解药,唯独是给一期一振幸福快乐,才算是让这种心疼消散些许。

可是,鹤丸国永并非不知命之人,他怎会不懂,在给予一期一振一切的同时,自己又何尝不是从一期身上获得了活着的勇气,以及面对世界种种痛苦和不公平的坚韧之心?

茨威格曾经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置身于人群之中,却又得孤独生活更可怕的事情。”多少个不眠的黑夜,他睁着眼,坐在一座叫“孤独”的废墟之上,来来往往的人在眼前走过,有人看向自己,有人行色匆匆。鹤丸不是未曾尝试呼救,却觉自己像一个哑巴,得来的全是他人看小丑般的异样眼神。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在人潮里,有一扇关着的门,门后是一座花园。他站起来,朝门走去,伸出手,叩响了门扉。他望着栅栏里伸出一只温暖的手,手的主人带着温柔的笑容,轻轻地说:

“我叫一期一振。”

从一瞬间开始,有了千花绽放,有了星空大海,有了白昼蓝天,有了之后的一切,有了今天。

在这个夜晚,看着一期一振安稳的睡颜,鹤丸抬起手,理了理一期一振的头发,低下头,亲了亲一期的眉角。他望着窗台上那盆盆栽——去年圣诞节,自己第一次对一期告白时,曾用这盆盆栽花,对一期说:“你愿不愿意栽在我的手里?”

那现在呢?鹤丸不禁微笑,如果当时自己没告白,一切是不是不一样了呢?但是,人生已经不需要如果了。“如果”即不满足现状,而现在的自己,有了一期一振,有了那么多亲朋好友,这般幸运,还有何求呢?

他很想说些什么,最终所有言语,却都化为了一声细言软语。

“晚安,我的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醒来时,鹤丸国永还在睡觉,以至于一期刚睁开眼,就看到鹤丸熟睡的眉眼。一期没有动,他就这样盯着鹤丸看了数十秒,直至听到对方叽里咕噜说着梦话,才恶作剧之心大起,凑过去想亲吻鹤丸的鼻尖。

然而,就在嘴唇刚刚触碰到对方的肌肤时,一期猛地发现,不知何时,鹤丸已经醒了,正坏笑着看着自己。一期吓蒙了,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却不料被鹤丸一把揽住腰:“一期一振,撩完就跑可不是好习惯。”

尽管说话的言语间颇具威胁,但鹤丸还是摸了摸一期的头,蜻蜓点水地吻了吻对方的唇,随即扶着一期直起身来,捞过一旁椅子上的外套:“起床穿上,当心着凉。”

其实海边离两人住的地方并不算远,打个车也就10分钟,但由于一期一振的身体原因,还去没有认真去过海边。总算是确认可以摆脱轮椅了,鹤丸才决定带一期来向往已久的大海。所以,今天的行程让一期格外开心。一路上,他虽然没多说什么,但眼中却难以掩盖兴奋,总是安静平和的他,露出了像孩子一样的笑容。

时值秋日,海边游客不多。两人十指相扣,缓缓地行走在海边的石子路上。此时的大海没有冬天寒冷和孤寂,没有夏天的炽热和喧闹,它像是一块巨大的蓝宝石,从容不迫,荣辱不惊。“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它广阔深邃,好像可以随着波涛,带走一切痛苦。

一期一振站在海边,如今,他如此真实地望着自己想象已久的大海,反倒是失了言语,不知说什么才好。那些遥远的,曾经的,快要消失的痛苦记忆,在阳光下的层层鳞浪里,化为了泡沫,化为了此刻落入他眼中的一切美景。

海是大陆,大陆是海。无人是孤岛。

微凉的海风吹来,鹤丸帮一期拢了拢围巾,将他被风吹乱的碎发别到耳后,随即张开怀抱,从身后抱住一期一振:“亲爱的,你猜猜我现在很想做什么?”

“猜不出。”

“作为一个摄影师,我很想把这一刻拍下来。”鹤丸的声音里带着笑意,“照片里会有这一刻的大海,这一刻的太阳,以及这一刻的所有美景。但是我想了想,还是不这么做了。”

一期一振回过身,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

鹤丸注视着一期的脸,随后将他紧紧抱在怀里,温柔地说:“因为我看到了你,我遇到了你,我爱上了你,我有了你,你比这千万风景都美好上无数倍。良辰美景,只能与你一人诉说共赏。”

“鹤丸……”

鹤丸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边角已经磨毛了的纸,递给一期,一期缓缓展开,看清上面的字后,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我知道我这样的人不该拥有愿望,但我好想看看大海。

——如果可以,我想住在绵长的海岸旁的小镇上。

——如果我身体能够恢复一些,想和你一起看海……

那是当初住院,一期无法开口说话时写给鹤丸的纸条。仅仅是这样一张纸,都会让鹤丸如此完好地保留到今日,甚至是一直记在心间。一期一振读了一遍又一遍,他看向鹤丸笑意盈盈的眼睛,只觉自己的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这是我为你完成的第一个愿望……啊,虽然这个好像比较容易。但我们以后可以看更多的海,全世界的!都去看!”鹤丸的眉目间都是希望,他拉着一期的手,笑容像是一种激励人活下去的力量,给了一期无穷的勇气,“总之你想看什么都行……额,一期你别哭哦,别哭!”

“我才没有哭!”一期拧了一把鹤丸的脸,但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反正我哭也是怪你!都是你!”

鹤丸苦笑着轻拍一期的背:“好好好,都是我,一切都是我不好。所以我总是无法达成不让你哭这一诺言。”

一期一振把脸埋在鹤丸的怀抱里:“没有不好!但是都是你!为了惩罚你总是不信守诺言,我准备好的礼物只能给你一半!”

鹤丸大惊:“什么礼物?”

一期一振红着脸抬起头来推开鹤丸国永,从风衣的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他把它塞到鹤丸手中:“早上阿姨来做饭的时候,我让她帮我一起弄的,好久没做了,感觉还是生疏了些。”

那是一盒很精巧的曲奇饼,上面用翻糖印出了白鹤和草莓的图样。饼干不重,鹤丸握在手中却觉像是有了整个世界,他注视着一期一振,注视着一期一振用围巾捂住微微发红的脸,鹤丸觉得,人生的梦想仿佛全部实现了。

“你只许吃白鹤图案的,知道吗?”

“一期你忍心对我如此残忍吗?”

“忍心。”

“……一期一振~”鹤丸拖长了尾音,缠着一期开始撒娇。

“哼!”一期装作生气地扭过头。

“有什么办法补救吗?”

“想补救也可以。你把眼睛闭上。”

“干什么?”

“先闭上。数到10再睁开。”

“……行吧。”

虽然不知道一期要干什么,但鹤丸国永还是乖乖照做了。他默默地在心底数着数,脑海里回忆起当初光忠说的什么“十秒定律”。向一个人的告白,要等待十秒,超过十秒基本没戏,这种说法,被自己和一期一振直接打破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轻柔的风吹散了回忆,最后一个数在鹤丸的默念中悄然落地。鹤丸睁开眼,却发现十秒前还在自己眼前的一期一振凭空消失了。身边零零散散,难得有一两个路人走过,鹤丸国永惊慌了起来,他四处张望,大喊着一期的名字,却怎么都得不来回应。

“完了完了!”鹤丸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想给一期一振打电话,却忽然看到手机里弹出一条新好友申请。

“附近的‘草莓大福’使用摇一摇,加你为好友。”

鹤丸心下一动,一种怪异的猜测在脑海里升腾而起,促使他按下了那个确认键。

“请问,是鹤丸国永先生吗?”

鹤丸一愣,抬起头,只见一期一振拿着手机,朝自己走来。他的风衣顺风而起,虽然脸色还略有苍白,但脊背挺拔,宛如一棵倔强的白杨。他走到鹤丸的面前,把手机放回口袋,伸手抚摸着鹤丸还处于震惊中的脸。

“抱歉,吓到你了吗?”他学着鹤丸的语气说道,“我是一期一振,很高兴认识你。”

“一期……”

“我想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一期一振把额头抵在鹤丸的肩膀上,“过去的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痛苦也好,绝望也好,都随着时光走了,我想留下的,是那些美好的和幸福的,以及和你一起的所有回忆和未来。虽然这样做很幼稚,但是,我想开启崭新的人生,所以,鹤丸先生,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听着一期一振说这些话的时候,鹤丸只觉内心深处卷起了一场风暴,伴随着海的气息,带走了那些鹤丸自己也想抛弃的恐惧和孤独。它的力量无比巨大,以至于让鹤丸能够有勇气忍住即将落下的泪水,用人世间最温柔的动作,很轻很轻地抱住一期一振,再也不会松手。

这场风暴的名字,是“爱”。

灰蓝色的海水悠悠冲刷着金色的海滩。阳光下,少年们在海边球场奔跑嬉闹,孩童们捡起贝壳,老夫妇相携漫步,渔人们摆弄着船只,张开大网,收获满成……远处传来海上灯塔的广播声,白色的帆船像一个个小点,落在了湛蓝的海面之上。

秋日的大海温润平和,如同一块毫无瑕疵的宝石,所有的一切在此宛若新生,在平凡静好的岁月里,熠熠生辉。

鹤丸环住一期一振的腰,托起他的脸,在他的唇上落下轻轻一吻,两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阳光在他们脚边投下了一条长长的影子。

“我愿意。我愿意和你一起,看尽生命里所有的朝阳和日落,温暖而深情地活着。我愿意。”

我知生如逆旅,然世间唯你难忘。

 

=正文完结=

 

(因为是最后一章了,希望大家可以的话给我评论评论呜呜呜,超感谢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50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