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写手年度总结报告

1.今年一共写了多少字?

算不清具体几个字了,大约估计一下应该在30W左右。这样看来真的好少orz


2.写的最多的是哪个CP?

还是鹤一,然后冲田组也写得好开心hhh


3.起得最好的一个标题?

冲田组《或非与君》。想起了高中物理学的最好的就是电路,与门或门非门,似乎除了电流的通路,也是生活的无数选择。安定的极化让我想起了它,清光和他的感情该如何处理,或许亦是如此。


4.最甜的一段?

“请问粟田口先生,可愿与我共舞?”

“乐意之极。”

在一片淡然而悠扬舞曲中,两人紧紧握着彼此的手。鹤丸吻了吻一期的额头,金色的眼眸中像是卷过一场樱花吹落:“为了你,我甚至想要创造一个新的咒语,把你禁锢在我的身边。可以叫它‘Limerence’(神魂颠倒),我为你神魂颠倒。”

“……你又瞎说。”

“不,我没有。”看到一期一振双颊飞起的红云,鹤丸笑了笑,“我对你不会说谎。”

“那为什么没有创造?”

“因为我想了想,还是你的名字最好。”鹤丸凑到一期一振的耳边,火热的鼻息灼得一期一振的瞬间耳朵通红。他浅嗅着一期头发上好闻的香气,“一期一振,粟田口一期一振吉光。所以,我可以叫你‘一期一振’了吗?”


——《Limerence》


5.最虐的一段?

药研想了想,细长的手指掐着白色的对讲仪,指尖都失去了血色。他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见一期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继续道:“哥,等我中学毕业,我们一家……啊,还有鹤丸哥他们一起,我们去旅行吧,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视线不停地游移,似乎想掩盖去什么,但始终不与一期对视:“去旅行。哥哥你想去哪里都可以……都可以……或者,或者我来计划,鹤丸哥那家伙太不靠谱,就喜欢嘻嘻哈哈寻我们开心,还是我来吧……啊,要不还是大哥你来,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药研。”

“是啊,去哪里呢?我想想……去英国的大城堡?还是马尔代夫的海边?……”

“药研。”

“……果然还是国内比较好么……”

“药研。”

一期一振略带沙哑的声音打断了药研的言语。药研抬起头,看到一期一振的双眸里,满是自己看不懂又仿佛可以理解的情绪。

他难以诉说。

“药研。”一期一振突然扬起嘴角笑了笑,可是唇部的燎泡让他不由得捂住嘴,“药研。”

“一期哥……”

“谢谢你。”

“什么……”

药研凑近玻璃,一期一振习惯性抬起手,伸向药研的脸,抹了抹药研眼前的玻璃。药研愣愣地看着兄长的指尖触及冰冷的平面,却就在那一刻,一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尴尬地缩回了手:“抱歉。我不能……”

一期一振没有说下去,可是他自然而然的这个动作,却药研全都明白了。儿时的记忆如此久远,竟是在一瞬之间冲回到了药研的跟前。

一期一振的手穿过时空,回到多年之前,在每次伤心的时候,帮幼小的药研擦干脸上的泪水。

人生从来没有避难所。可是那些细微的习惯带来的温暖和安全感,却无时不刻保护着我们每一人。

在药研很小时就听鸣狐说过,自己的兄长患有严重的疾病。在他很小的时候他也知道,当年如果不是一期一振的舍命保护,自己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从此他就发誓,要变得非常非常强大,保护自己的兄长不再受任何伤害。

如今,药研望着一期一振似乎从未改变的温柔笑容,听着一期一振一如既往的安慰之言,悲伤和感动烧过了他从小到大每一寸和大哥相处的记忆,最后化为暖流用上眼眶,眼泪毫不留情地落了下来。

“哥……”

“不要哭。”

药研咬住下唇,猛地向后退去,他抬手擦干泪水,大声道:“可别小看我!我才没有哭呢!”他转头看向一期一振,强忍着嗓子里的哭腔,“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还等着带你去旅游呢!”向来成熟的他,此刻竟像是小孩子一样双手插着腰,“我我……我说话向来都很准,你会好的!”

“药研……”

然而,药研却不给一期说话的机会,继续自顾自打断了:“我先回去,再找机会来看你!”


——《slowly fever》(34)


-原谅我奇怪的虐点,我只是觉得药研这样的“纯爷们”为了哥哥掉眼泪,是怎样一番场景。其实这篇里我的泪点也挺多的,写的时候,那些曾经见过的灵魂在我眼前跑来跑去,说着那些让我觉得悲伤的往事。


6.最满意的一段?

一个清甜的吻落在鹤丸国永的脸颊上,如同情人节之夜的一个小小音符,它渐渐扩散,带着一期一振独有的草莓香气,瞬间充斥满了鹤丸的全部身心。

鹤丸愣了愣,很快笑了起来,立刻夺回了主动权。他张开双臂,抱住了眼前这个比他小一岁的拉文克劳。鹤丸一手托起一期的下巴,感受到对方因为紧张而颤动的身体,他扬起嘴角,欺身而上,吻住了对方的双唇。

不如最初的那般强烈,也不如刚刚的浅显,这个吻带着两人对彼此的深情,不带任何其他原因和欲望,在空无一人的廊道里悄悄然绽放。一期一振搂着鹤丸国永的脖子,主动献上自己的爱意,鹤丸也欣然接受,似乎要把所有的心情都融入在这个悠长的亲吻里。他们的身影在月色之下显得无比温情,檐下早春的绿藤带着圣瓦伦丁的祝福,在一旁的石柱上盘卷生长,槲寄生竟是脱离了圣诞的桎梏,在这个情人节里,肆意盛开于鹤丸与一期的头顶。

是青鸟飞过,是百花盛开,是冰雪初融,是冬青飘香。

是爱情。


——《Limerence》


7.修改最多的一段?

这特喵的有点难,我几乎每篇都在疯狂修改orz,算了不回答了。


8.有哪些还没填完的坑?

莫比乌斯会重开的。但是脑海中还有很多洞,会继续填吧。


9.有哪些计划要开的坑?

嘻嘻,不告诉你呀!


10.想对读者们说些什么?

大概很多人以为我是文艺小青年吧,不,其实我是又逗比又丧比的结合体。我的本丸就是个搞笑本丸,不信你们可以看我除了正经长篇意外的搞笑文。总之,我,猴年过完是鸡年,鸡年过完是狗年,混过一年是一年(x)!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真的很开心刀剑乱舞这个游戏让我认识了大家,会继续努力写新文,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