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鹤一期 | 暗送秋波

-好久没写文了,一月份真是发生了不少糟糕的事情。

-一篇流,是我的本丸逗比日常了(x)。鹤一期相相互暗恋,但是还没告白。

 

 

歌仙兼定失恋了。

哦不,确切说是写的言情小说又被杂志社退稿了。

已经是第五次了。在这大过年的发生这种事并不有趣,尽管知道自己是个没有任何相关经验的DT,但歌仙还是很不爽。

他仔细反思着自己在文中所写的恋爱“手法”,怎么想都没有发现哪里不对,那么为什么那个神经兮兮的编辑要在退稿信中写出“我觉得你并不是一个适合写言情小说的料”这种伤人的话,并且加上了五个大大的感叹号,似乎在嘲笑歌仙的那五次失败经历。

歌仙兼定百思不得其解,仔细想想自己也算是找了其他刀剑男士来讨论过恋爱问题,不至于次次被退稿吧。他靠在门旁,一手抓着信纸,一手拎着毛笔,望着门外的白雪愁眉苦脸。

白雪皑皑,白雪皑皑,你说这白雪能道出什么情来?

歌仙兼定闭着眼摇头晃脑念念有词,小说中的主角伴随雪景在眼皮子底下跳跃,让他不由得想要吟诗作赋。歌仙猛得睁开眼,刚想要把心中感慨道个分明:“啊白雪……?”

“不去喂马,在屋里发什么疯?”

眼前的白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更白的家伙。

鹤丸国永。

许是刚在院子里做内番的缘故,鹤丸的脑袋和肩膀上都落了些雪,但他似乎毫不在意,盯着歌仙看了几秒,便基本轧出了苗头。只见他拍拍衣服,大咧咧地往歌仙兼定桌前盘腿一坐:“瞧你这样,看来是创作又遇到了瓶颈。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歌仙被问住。说实话,鹤丸国永在本丸的日常风评就是“恶作剧”三个字概括,不是去折腾短刀,就是被压切长谷部追在屁股后面教训。这让歌仙很怀疑到底应不应该把自己的烦恼告诉眼前这个捣蛋鬼。

罢了罢了。他想。反正都退稿了,死马当克拉玛依吧,鹤丸国永脑子快,说不定倒能给出点建设性的意见来。想毕,歌仙恼火地捋了捋头发,把被退稿一事的来龙去脉和鹤丸讲了一遍。

“这么说,”鹤丸故作深沉,摸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是这编辑有眼无珠,无法欣赏你的作品咯?”

“额好像也不至于……”

“喂喂,”鹤丸直接打断了歌仙,“话说你那大作呢?退给你了的话给我先欣赏欣赏呗?”

歌仙沉默了几秒,强忍着难得有主动读者的激动,从一旁抽出稿件往鹤丸面前一摔,大手一挥:“看吧!”

鹤丸假装喜出望外,扬起夸张的笑容,然而读了几行后,笑容渐渐消失。

“这什么东西?吓到我了!”鹤丸觉得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他内心的震惊,“这是你写的?”

歌仙兼定以为鹤丸要夸自己,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是啊,是不是很风雅?”

“……这和风雅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要是那编辑,”鹤丸努力把写在脸上的尴尬给塞了回去,“我估计会直接报告给检非违使让他们上门抓你。”

歌仙瞪大了眼睛:“为啥,难道不风雅吗?”

鹤丸上上下下打量了歌仙几秒:“你小子真不懂假不懂?”

“虚心求教。”

“首先,”鹤丸无视了歌仙可怜巴巴的眼光,“你这玩意儿是……言情小说吧?我觉得你更适合写黄色小说。”

歌仙一点就炸:“什么黄色小说,那不风雅!”

“问题是你这就是黄色小说啊!”鹤丸点点头故作高深,“你并没有恋爱经验,不是吗?所以,你在写之前有没有去请教过谁?”

歌仙想了想:“似乎也没有谁,就洗衣服的时候问了一起当番的青江殿下。”

“……”鹤丸很认真地沉默了,半晌憋出了一句,“怪不得,专家啊。”

歌仙还沉浸在回忆里:“他自己来问我小说的事,然后很热情地给我支招,我看他对恋爱似乎很精通的样子,就……诶等等,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歌仙一脸纯洁的模样,鹤丸嘴角抽搐:“你觉得没有问题的话,自己被退稿的原因是什么?听着伙计,你看这个!”他指着一页稿纸上的内容,“男主和女主第一次见面,男主绝对不会第一时间就去亲女主的脸蛋,也不会问女生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更不会和人讲黄段子啊!”

“可是青江说这是示好的表现,这也不是黄段子!”歌仙梗着脖子垂死挣扎。

“……不是吧你,他的话你也信?”

“那当然啊,他信誓旦旦!”

“……”鹤丸长舒一口气,强忍着吐槽心中默念“佛系佛系,难怪DT”,然后又说,“那个……傻子都知道这是不对的吧?如果这是示好,你敢不敢现在就去对主人讲这些话?”

“敢啊!”歌仙说着要起身,“我现在就去!”

“去你个头啊!”鹤丸一把拉回歌仙,“看来关于如何谈恋爱的话题,我得好好给你上一课!”

“你不会骗我吧?”歌仙兼定狐疑地看着鹤丸国永,“你谈过恋爱吗?”

鹤丸听后,抬手摸了摸鼻子,突然瞪了歌仙一眼:“你管我谈没谈过?你信青江不信我?快点,做笔记!”

“哦。”歌仙拿出纸笔,“我要风雅点的方法。”
“什么风雅?”鹤丸刚刚扔到一边的扫把捞起来,作招魂幡一般挥了几下,闭着眼睛摇头晃脑,仿佛是在马路上招摇撞骗的江湖郎中,“给我记着,要处对象,首先得掌握先机。都说眼睛会说话,你眉目含情,目送秋波就算先发制人了,来,给我送个秋波瞧瞧。”

歌仙懵了:“秋波?秋天的菠菜?现在是冬天!”

“什么秋天的菠菜!简单说就是飞个媚眼!”

“那不风雅!我拒绝!”

“你不飞我怎么继续授课?快点来一个!”

“……不。”

“你来不来?”

“不来!”

“真不来?”

“不!”

“再见,那我走了!”

鹤丸说着要起身,歌仙急忙拉住他,涨红了一张脸,点了两下头:“行行行……来试试。”

见鹤丸坐回位子上,歌仙蛮不情愿地看着眼前这个白发的青年,强忍着胃里翻腾的不适,很努力地给自己暗示:眼前是故事里的女主角是女主角女主角角……可鹤丸国永却老神在在,满脸愉悦地看着歌仙兼定宛如被迫去听和泉守兼定个人演唱会,五官都不知道如何摆放,面部抽搐,直到歌仙放弃一切风雅,憋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时,鹤丸终于抑制不住大笑起来。

“你小子是不是成心耍我?”歌仙气得跳起来揪住鹤丸,“是不是!”

鹤丸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的神啊你这是在练什么功呢!你居然连暗送秋波都不会吗?”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

鹤丸把歌仙按回原处,继续开坛传教授课:“瞧着啊,暗送秋波,表达爱意,首先你眼里要有爱……”忽然,鹤丸的视线像一只蝴蝶一样停在了歌仙左后方,像是被什么吸引住了而为之驻足。他的眼神和刚刚看着歌仙时完全不同,金色的双瞳一瞬间更明亮了,笑意加深了好几倍,却不再是那种玩笑之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情。

他眨了眨眼,善意和好感一瞬间流露而出。以至于歌仙兼定看了半天,若不是鹤丸这目光不是看向自己,不然他都要以为鹤丸爱上自己了。

高,实在是高!歌仙心说鹤丸才是专家级别的!笑面青江那家伙就是来搅局的!

他拍拍鹤丸,刚想继续讨教,却不料门口传来一个温和而礼貌的声音:“两位殿下午安,我刚从万屋回来,带了些茶点,请问可有意一起品尝?”

是一期一振,粟田口的长兄。

歌仙见一期一振走过来,连忙起身帮忙把茶点放在几案上:“您的邀约,怎会不给情面?快快请坐。是吧鹤丸?……鹤丸殿下?”

只见鹤丸的眼光像是胶水一样黏在一期一振身上,直到歌仙叫他第三遍,鹤丸才猛然惊醒,收回视线,笑着给一期打招呼:“嘿,一期一振。”

说着,鹤丸国永侧了侧身子,在自己身边让出一大块空地,还微微屈身用大袖子扫了扫,才讨好般的示意一期一振坐下。一期一振对他报以一个感激的笑容,鹤丸的神情再次僵住,脸上露出不同于平常的傻笑。

一期一振倒也不介意,抬手接过歌仙递来的茶:“两位在聊些什么?不知道是否有我可以帮忙的事情?”

“哦我们正在聊我的小说呢,”歌仙笑了笑,转头看向鹤丸,“鹤丸殿下正在给我解释什么是暗送秋波的意思……喂鹤丸!”

“啊啊啊?哦!对,没错就是这样。”鹤丸缩回脸上的傻笑,掩饰般地干咳了一下,视线却还黏着在一期一振的身上。一期一振仿佛没看见对方炽热的眼光,端起茶壶,悠悠地为鹤丸续上茶水。在袅袅的热气中,鹤丸国永只觉一期一振的身影与往日相比更显不同,朦胧产生美,他的一笑一言皆是佳酿,弄得鹤丸的眼神都不知往哪里放。

“暗送秋波?”一期一振缓缓放下茶壶,举起杯子递给鹤丸,见对方木木地接下后,才又看向歌仙,“我有在主人的书中读到过。”

歌仙还在思考鹤丸是为什么那么熟练,只见他自顾自地点点头:“是啊,所以鹤丸殿下我们继续吧,这一期殿下也在,还能做个评判。”

一期听后,脸上划过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只见他认真地坐直了身子,说道:“我虽说不太懂这一方面,但既是歌仙大人的邀请,便也恭敬不如从命。”

“所以,鹤丸?”

“啊?是的暗送秋波。”鹤丸显然心不在焉——他还在看一期一振的脸,“谢谢你的茶,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的眼睛亮亮的,金色的双眸里盈满了温柔。他注视着鹤丸,注视着这双和自己一样的金瞳,微微摆了摆手:“不用谢,要谢还得说是歌仙大人这的茶好,我倒是拿了便宜。”

歌仙兼定听了一期一振的话,神情怪异地在鹤丸与一期之间来回打量了几秒后,他轻轻用手叩了叩桌面:“所以,鹤丸大人,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哦好……等等,”鹤丸终于把眼光从一期身上移开,“什么话题?”

歌仙呼了一口气,一字一顿:“暗送秋波啊,鹤丸大人。暗·送·秋·波。”

鹤丸作恍然大悟状:“哦是的,暗送秋波。来吧,歌仙,这就是秋天的菠菜!”

歌仙兼定懵逼了,指着鹤丸瞪大了眼睛:“什么秋天的菠菜,你在瞎说什么?你刚刚明明说不是这个意思!”

一期一振捂着嘴直笑,偷偷拿眼光瞟向鹤丸国永——后者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他把杯盏放在了桌面上:“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啦,所以,鹤丸大人,您这是怎么了?暗送秋波是什么意思呢?”

鹤丸沉默着,两手抓着自己的衣摆,似乎有些局促,他的脸微微发红,双目却一直看着一期一振。

“一期。”鹤丸开口了。

“怎么了鹤丸殿下?”一期一振微微歪了歪头,做出听话的样子。

“我……你……”鹤丸更紧张了,他的眼睛睁得很大,似乎要把眼前这个穿着粟田口独有绀色斗篷的青年的一切,都装进自己的眼底,无论是他水色的头发,含笑的唇角,温润的眉目,都看个分明。直到是听闻了一期一振的问话,鹤丸才动了动身子,半晌憋出一句,“你……你冷不冷,你那靠门,要不你坐里面来?”

一期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掩去脸上的调侃:“有歌仙大人这暖茶,我怎会冷了?何况,有这番有趣的白色雪景可赏,当是乐还来不及。”

“是的是的。”歌仙有些烦闷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所以鹤丸,关于您的‘秋波讲座’,还准备继续吗?”

“啊?继续吧。”鹤丸喃喃道,“或许,一期一振想要知道为什么我们会谈到这些?”

歌仙似乎看穿了什么,他挑了挑眉头,看了一眼一期:“一期大人要加入的话,当然应该知道……”

鹤丸却不顾歌仙说了什么,自管自地继续了:“我们第二部队的队长,歌仙兼定大人,因为小说被退稿了正烦恼着呢。故事中如何传达爱意成了大问题,因此……”他顿了顿,朝着一期眨了眨眼,“我正在教他如何传达感情,用眉目传情。”

“喂喂喂鹤丸……”

鹤丸国永完全没有理会歌仙兼定,他的身体向前倾,渐渐靠近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倒也不躲,温和地端坐着笑望着他,仿佛一切皆是预料之中的发展,并没有什么让他感到意外的地方。

“嗯,所以,歌仙大人的小说和眉目传情有关吗?”在鹤丸的脸和一期只差15厘米左右时,一期忽然开口道。

歌仙点点头,刚想回答:“是鹤丸说要用……”

不料鹤丸直接抢了话头:“嗯,是我说要用暗送秋波眉目传情的,”他盯着一期一振,一阵微风顺着空旷的廊道吹来,檐下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随即滑到了一期的发间。鹤丸的嘴角上扬,抬手帮一期被风吹动的头发别到耳后。

“暗送秋波。”他重复了一遍。

歌仙直起身来,双手撑在桌面上:“喂鹤丸你有完没完……”

“亲爱的一期你可真是有所不知,歌仙大人在写作前请教了青江大人,所以,”鹤丸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清晰,映入了一期一振的眼眸里,像是一场即将落下的白雪,“你猜猜他小说里,男主角遇到女主角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一期一振整了整鹤丸稍有歪斜的衣领:“洗耳恭听。”

“喂喂你们两是要干什么……!”

鹤丸龇牙一乐:“看着吧就像这样!”

说着,他迅速地凑到一期一振的跟前,在一期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目睹一切的歌仙兼定再也无法按捺住自己,大声惊呼起来:“该死的鹤丸国永我忍你很久了!你居然骗走了一期一振殿下!!我让你再秀恩爱!!”

“吓到了吗哈哈哈你吓到了吗!”

说时迟那时快,鹤丸的话音还没落地,他便立刻站起身,拉住一期一振的手,带着一期飞也似的逃出了歌仙的寝殿。外面的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两人朝院落中奔去,身后飞出两支毛笔和一堆稿纸,白色的纸飞扬,和白雪融成了一片。

“鹤丸殿下,这可真是也吓到我了呢。”一期一振难得地跟着鹤丸在雪地里跑,两人飞奔到雪地里,噗呲一下跌落在厚厚的雪中,“吓到我了。”

“是吗?”鹤丸躺在雪上,望着天空,“至少这样做的话,歌仙就知道什么是暗送秋波,也知道该如何修改他的作品了吧?”

“你是想说,你把爱通过眼神传达给我了吗?”

“所以你接受吗?”

“哈哈哈哈哈……”一期一振大笑起来,眉目里全是幸福。他侧过头,望着身边的鹤丸国永,就像许许多多年前,没有幻化出人形时那样。

他想一如既往地,日日夜夜注视着眼前这个人。

“你看呢?看着我,鹤丸殿下。”一期一振眨眨眼,“你看我的眼里,有没有你的爱呢?”

鹤丸愣了愣,他望着一期一振双眸中自己傻傻的模样,想着自己眼中也有着一期一振现在的笑容。鹤丸沉默了好久,以至于一期一振都有些红了脸,鹤丸才在心中偷笑了一下,装作没办法似的挠了挠头:“真是,一期,你说起好话来,反而让我吓了一跳呢。”

他把刚刚倒下时护在一期脖子下的手臂,稍稍调整了一下位置,停顿了片刻,又屈起了手,将一期往自己的方向揽了揽,“所以,以后别再叫我鹤丸殿下了。”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非常顺理成章,虽然鹤丸国永因为泡走了粟田口家的长兄而被藤四郎们围攻,但至少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歌仙兼定的小说,终于发表了,标题就是《暗送秋波》。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12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