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Troublesome Chocolate(1)

-情人节日更挑战。从今天开始更新到情人节那天完结。今年是冲田组。

-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巧克力故事。安清安无差。此外,有两名审神者出没注意。

 

(一)

加州清光最近遇上些烦恼。

冬雪渐渐化开,动不动就从枝丫屋檐上落下一整块,清光站在廊下,看着短刀们在雪里打闹,整日整日地站在那发呆。

同样围观的一期一振终于看不下去,用和蔼可亲善解人意的哥哥口吻,试探着问了句:“加州大人可有心事?”

清光转头盯着一期看了半天,半晌憋了句:“你说一个刀剑男士,他不看兵法,怎么被强制要求看菜谱呢?”

这问题要从一个礼拜前说起。

加州清光向来是本丸的总队长,但是未远离过战场的他从一周前开始,就被审神者降低了出阵次数,天天让其跟着光忠混迹厨房,审神者看向自己时也总是欲言又止。清光向来对女主人唯命是从,这样反常的情况却是第一次发生。虽说心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没有特地去询问过缘由,可清光心里还是空了一块似的,不爽了起来。

“要不,”一期一振摸着下巴想了想,“我给你去问问?”

加州清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拉着一期的手连连道谢:“哎呀大哥,有劳了有劳了!”

 

“所以……就这事儿?”

正在院子里做内番,突然被召见的加州清光以为自己将重获圣宠,听完审神者的话后,却认真地懵逼了。

审神者点头如捣蒜,脸涨得通红:“你说这事儿我又不好意思开口……”

“那你不让我出阵是因为……”

“希望你熟悉一下本丸厨房。”

“那你亲自召见我是……”

“嘘!嘘!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吗?一期来问了,我才知道是让你误会了。主要本丸全是大老爷们,我一花季少女这样说不显得我很笨手笨脚的,这才跟你商量来了。”

清光听着哪里不对,却又抓不住重点,只得顺从点头:“所以你是说我……”

少女跳起来,迅速打断清光:“没别的意思。你瞧,咱俩谁跟谁?这里谁有你资格老,我有事当然得求着你不是?”

清光还真没细想原因,权当是审神者信任自己,稀里糊涂接受了这一设定,脑袋一甩笑了起来:“不就是不会做情人节巧克力吗?我去帮你问光忠,学会了来教你……”

审神者吓得捂住清光的嘴:“嘘嘘!低调低调!据说我那暗恋对象最近经常带他的刀剑来我们这演练,我这巧克力的事儿要是被那帮大嘴巴说了传到他耳朵里,情人节惊喜就没了!”

清光点点头:“你这早说不就完了,有啥好不好意思的。等着我的一条龙教学服务吧!”

 

(二)

大和守安定遇上些烦恼。

虽说近日勉强算得上是休假,出阵机会不算太多,可此时此刻,安定把自己卷在被子里,怎么也睡不下这午觉。

他躺在铺盖之上,望着天花板,辗转反侧之后,终于忍不住爬起来,小心翼翼地关了窗户,爬到壁橱前,在最下方的抽屉的最深处刨出了一本红色封面的时尚杂志。

这是安定前一日跟审神者去万屋时,偷偷摸摸买下的。这让他感到有些心烦,自己是向来是不屑于这些的,更不用说去买这种时尚类的东西,毕竟那似乎是加州清光的专属。但自从那日和乱藤四郎聊天时听到了一个叫“情人节”的词语后,他只觉自己看向某个人时的心跳便变得不正常起来。

安定站在原地,思考了半晌,才深吸一口气,才把杂志迅速翻到了某一页,上下瞟了几眼后,便就着那页把书册卷起,揣进衣服里,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化为人形来,自己多少还算是保留了本性,清光也多次评价:对朋友嬉皮笑脸,上战场宛如疯犬。对此,大和守安定向来是不予否认的,可一想起自己最近的行为,他忽然对加州清光的评论有所不爽起来。

什么嘛, 那对于清光,自己又是怎样的呢?清光这家伙,根本没有说出来!

安定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一边将那本书往衣兜里揣了揣。尽管心下略有不齿自己这样迷之鬼鬼祟祟,可安定到底还是个忠于自我的人,与其不做让自己后悔,还不如先下了手再说。

他小心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后才溜到了厨房后方空置的偏殿,从窗户下拿出一个白色的包裹,快速地将其打开。

别说堀川国广这小子天天追在和泉守兼定屁股后面,办起事来倒真是效率一流。这包裹里装着制作巧克力必需的原料和工具,大和守安定在经过一次使用后就深感满意,决心事成后出资印一堆和泉守的海报赠给堀川以示感谢。

此刻,除了檐下化雪的细碎之音外,四周鸦雀无声。安定翻出那个自己已经几近完成的巧克力,又和杂志上的图样对比了一下,尽管觉得自己手中那个“爱心”有点变形,但他还是自我满足地撇撇嘴,准备拿到厨房里去用白巧克力酱裱上【赠加州清光】几个大字再装起来就算大功告成。

想起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眉头微微蹙起。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对这个喧哗仲间产生了这种心思。加州清光是这本丸的主力军,他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付丧神,也是第一个满级的刀剑男士,和自己相比,清光似乎更显得光彩夺目。安定还记得自己来的那日落雨,降临之时便听闻屋外传来细细的雨声。眼前红眸的男人朝自己伸出手来,唇角轻扬,笑容略过那颗熟悉的痣。

“等到你了。”

他这样说。

和许许多多年前的初次相见完全不同。加州清光成熟了许多,眉眼间也不再有陌生和疑惑,取而代之的是温柔和期盼。可安定却不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也大概是从那一瞬间,他心里就有什么东西悄悄地变了模样。

对加州清光的感情像是划开天际的细雨,轻描淡写地落了地,却又在安定的心里淋了个透彻。想起他来,便是心下潮湿一片,安心又忐忑不已。

大和守安定烦恼地挠了挠头,觉得这般心情不像自己,便快速地把包裹包起来,从小路朝厨房跑了回去。毕竟这个时间是人最少的,厨房更不会有什么人在了。

但是,他错了。

他站在厨房门前,耳边是加州清光和烛台切光忠的对话。

“喂烛台切大人,你就告诉我巧克力怎么做吧!”

“加州大人可是有心仪之人,要做情人节巧克力?”

“哈哈,瞧您说得这么直接,我也会不好意思的哦。”

大和守安定只觉手脚冰冷。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加州清光的笑声可以那么刺耳。透过窗户,他分明看见了那双熟悉的红瞳里,溢出全是期待,落在安定心里,渐渐模糊开去,酸疼一片。

 

【TBC】

评论 ( 3 )
热度 ( 78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