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Troublesome Chocolate(2)

-情人节·日更挑战。

-和泉守日常搞事情。前篇:【1

 

(三)

好不容易停了的雪,这几日又开始肆虐起来。审神者倒是看了悠哉,好在近期战事稍有平息,本丸资源富足有余,每天便完成任务般地派部分人马去远征,说得好听些是为了让大家锻炼身体,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审神者也算是达成工作指标了。

本丸的付丧神们也很配合,该休息休息,该内番内番,该远征远征,总之该干嘛干嘛,也就乐得清闲。

掰掰手指,情人节也快到了,加州清光便趁着这些闲暇的日子,偷偷摸摸找了审神者,亲自开坛授课,把从烛台切光忠那学来巧克力制作方法手把手地教给了审神者。在看到这平日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总算是完成了一个外形还算可爱,口味还算香甜的巧克力后,加州清光才终于是松了口气。

他一边指点着审神者把巧克力装进之前准备好的小礼盒里,一边听着她絮絮叨叨吐槽着人间琐事。忽然,少女抬起头,黑色的双眸直直地看着清光:“呐清光。”

“什么?”

她指了指桌上剩余大半的材料:“我材料买多了些,你要不要做一个送给谁。”

清光听后一愣,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虽然他很喜欢这些可爱精致的小东西,但是他多少了解过情人节巧克力的意义。圣瓦伦丁的祝福总该是赋予那个心中的人,对那个人的深情也该是如同榭寄生般盘贯于脑海的每一个角落的。

那个人是谁呢?

“清光有喜欢的人吗?”审神者漫不经心地问道。

加州清光迟疑了。他的眼前浮现出那张白皙通透的脸。那个少年性格可爱,又颇有男子气概。他时而静默,时而顽劣,时而稳重,时而疯狂。他领悟力极强,透彻聪慧,但在某些事上又有些不近人情。加州清光在这个本丸第一次看见他的那一刻,就想起许许多多年前那个烟雨蒙蒙的午后,冲田总司领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小付丧神进屋,笑着说了句:

“清光,这个孩子叫安定,从此他就是你的搭档了。”

加州清光当然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想起情人节时想起大和守安定。他只觉心脏突突直跳,这个是人形才有的器官无比诚实地宣告着清光真实的心意,却被清光生生压了下去。

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不了主人,我没有什么特别要送的人。倒是可以做些让一期一振殿下拿去,给小孩子们尝尝甜。”

审神者盯着清光看了好几秒,以至于清光都快以为这个观察力敏锐的女孩已经看穿了自己内心的所思所想,审神者才缓缓叹了口气说:“罢了。你说得对,是我唐突了。谢谢你教我做巧克力。”

避开其他人,穿过院落,送审神者回房后,加州清光才微微松了口气。刚刚想起大和守安定时的微妙心情还在脑海环绕,清光站在廊下,望着白雪纷飞,大肆地深呼吸了好几次,整了整衣装,一步一步朝寝殿走去。

距离远征部队归来还有差不多一个时辰,他打算先去屋里休息片刻,再去找压切长谷部清对资源。

可是清光没想到的是,他刚刚走到寝殿外头的走廊转角,便看到大和守安定和堀川国广像傻子那样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清光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便蹑手蹑脚跑到两人身边,突然压低声线,学着长谷部的语气开口道:“今天你俩内番吧?不去铲雪,在这发什么呆?”

“哦我们马上……啊啊啊啊!!清光!!!!”

堀川国广吓了一大跳,整个人跳了起来,差点从台阶上掉到雪里去。幸好清光反应快,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才算是把这小子捞了回来。

堀川国广难得如此失态,一脸看到了风纪委员长谷部时才有的惊悚,弄得清光对自己的演技更加自信了。堀川指着清光哆嗦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什么似的,推了一把还处于石化状态的大和守安定:“喂喂,安定别打瞌睡了,清光来了!”

有问题。

清光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他低头向看依旧坐在原地的安定,只见这小子似乎是如梦初醒,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见他瞄了清光一眼后,保持了原本的姿势三秒,才迅速起身,把手中的东西藏到身后,装腔作势地说了句:“好好好,我立刻去内番。”

大和守安定会那么听话?自己装成长谷部吓唬他们居然没有得到任何反驳?清光心中狐疑更甚。他盯着安定看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拿过来。”

“什么?”安定瞪大了眼睛。

“拿来看看,藏的什么?”清光追问道。

“哪有什么呀?”堀川国广跳出来打圆场,“是吧安定?”

清光却愈发觉得不对劲。他看着安定,见其鼻尖沁出汗珠,不自然地吸了吸鼻子,也不看堀川,只又将手往身后藏了藏,点点头“嗯”了声。

“安定?”清光拔高了声线,“不要蒙我啊安定。”

“烦死了!”安定不悦地往后退了几步,“和你有什么关系?”

清光被噎住。细想而来,自己的确没有逼问对方的立场,他弄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也不确定这样做是否正确,行为和言语已经先大脑一步,将一切传达了出去,却万万忘记了这一切的理由。

他悻悻地缩回了手,没有再多说什么。

大和守安定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言重了,以至于场面非常尴尬,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去弥补。堀川国广站在中间,看看清光,又看看安定,心乱如麻,似乎做什么都不太对,做什么自己好像都显得很多余,便也乖乖闭了嘴,一言不发。

“国广你在这啊,我正找你呢!哎呀,清光和安定也在!”

正当三人各求对方打破寂静之时,和泉守兼定在一片嘻嘻哈哈中闪亮登场。只见他大摇大摆走到安定身后,一巴掌拍在安定肩上。

“哟,”和泉守说,“安定,这巧克力不错,你做的?”

巧克力?加州清光竖起了耳朵。

掉线很久的堀川听闻这句话后,果断结束石化,站在清光身侧,拼命朝和泉守挤眉弄眼,无奈后者似乎傻乎乎地不接翎子,指着堀川问:“怎么了国广,眼睛不舒服?”

堀川泄了气,放弃一般地垂了手。

和泉守继续发表演说:“你瞧这还心形的呢。怎么安定?有对象了?都是自家兄弟,说来听听?”

清光心下虽说还在介怀安定先前那句话,但一想起自己对安定的心思,终究是无法忍耐暗恋对象给其他人送巧克力,好奇心压过了一切,以至于一句话脱口而出:“安定?送给谁的巧克……”

“够了!”

所有人愣住。

大和守安定猛地抬起头,脸蛋涨得通红,双目蹭蹭蹭是要冒出火来。只见他无视了土方组两位同事,恶狠狠地注视着清光:“烦死了!说了不关你事!巧克力也不是给你的!”

说完,他转身就跑。长发随着他的奔跑在一片冰雪里一动一动,脚步在雪地上重重地刻下一连串的印迹。清光望着安定的身形远去,他很想追上去把话说个明白,但是此刻,他只觉自己脑子里嗡嗡叫,双腿千斤重,无论如何都挪不动脚步。

堀川国广睨了和泉守一眼,狠狠拧了他手臂一把,和泉守发出一声惨叫,随即疑惑地摸了摸脑袋:“我……我又说错什么了我?”

 

【TBC】

评论 ( 8 )
热度 ( 59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