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冲田组 | Troublesome Chocolate(3)

-情人节·日更挑战。

-巧克力梗。本次是三日月搞事情。前篇:【1】【2

 

 

(四)

大和守安定一路狂跑,风带着小雪子刮过耳边,蹭得耳朵生生作疼。安定却像是感觉不到似的,他顺着沿廊绕过了审神者的房间,一口气奔到院落里。此刻的凉亭冰冷一片,平日的小池池面也结了厚厚的冰。安定跑进亭子,一屁股坐在石凳上,捂着耳朵,把脸埋在手臂里。

真是疯了。他想。这应该是自己来到这个本丸最生气的一天了。不为战斗失败生气,不为手合输了生气,不为没吃到好吃的点心生气,却在这个冬天,因为自己最亲密的人生气了。

大和守安定裹了裹衣服,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这样贸贸然跑出来,连外套都忘在了堀川国广那边。他动了动身子,拿起了那块罪魁祸首的巧克力。

这块心形的巧克力是安定按照那本杂志上说的方法制作的,上面用粉色的糖粉歪歪扭扭写着“给加州清光”几个大字。安定注视着这个名字,这个让他心神不定,又如此失态的名字,之前怒火中烧现下渐渐平复,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会膨胀的酸疼感。这样的感觉刺激着他意识里的每一根神经,挤压得安定透不过气来。

他猛地站起来,骂了一句什么,举起那块巧克力,很想往地上直接将其摔个粉碎,然而,他只是站了几秒,最终还是垂下手,颓然地沉默了。

因为安定忽然发现,他根本找不到生气的理由。

明明自己是一厢情愿想要送清光礼物,结果却又把自己气得半死,还在众人面前一反常态,躲到这个无人的凉亭来自怨自艾,完全不是平时那个腹黑的大和守安定,而加州清光呢?说不定这时候还老神在在地在想着晚饭吃什么呢。想到这里,安定恼火得直跺脚,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直到撞上了某个人。

“啊对不起!”

“无事无事,哈哈哈。”三日月宗近眯着眼睛,“你一个人在这做什么?”

大和守安定愣了愣,一句反问脱口而出:“三日月殿下来这里有何事?”

话语还没落地,安定就后悔了。眼前这人是谁?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自己说话那么没大没小,怕不会冲撞了对方?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想要观察三日月的表情,心中暗骂那个让自己乱了心神的加州清光。

三日月似乎并不在意,他笃悠悠地在石凳上坐下:“屋里太闷了,出来透透气。”他抬手叩了叩桌面,“今日大和守君不是内番吗?”

该死!怎么一个一个全来问内番的事?安定努力憋出个笑脸:“是,我马上就去。”

“所以,你一个人在这做什么呢?”

“我……”

三日月平日稀里糊涂,这种时候脑子倒是清醒!安定很努力想要找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却不料三日月瞄了他一眼,声音里都带了点调侃的意味:“和清光那孩子吵架了吧?”

安定正想开溜,听闻清光的名字,手一抖,只听“啪”得一声,巧克力落在了地上,那颗爱心瞬间分为两半。

三日月见状,连连道歉:“哎呀抱歉抱歉,是我说得太唐突,吓到你了吧?不好意思,什么东西摔了?”

安定没心情听三日月说这些,他只觉头晕目眩,敢情今日老天综合自己过不去,他迅速弯下腰,把东西捡起来塞回衣兜,摆摆手,说着:“没事没事!没什么东西,不重要的。”

但是三日月是谁?他早就瞄到了那个伴随巧克力分裂开的名字,心下一动,很快猜出了个大概。他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对不起,只是拉住了正想逃跑的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君若是无事,陪我聊聊天吧。”

说着,他将手中的暖袋塞进安定手中。安定虽然胆大,但对三日月多少还是有点畏惧的。就算知道三日月和清光玩得还算不错,便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了暖水袋,坐下后等着三日月开口。令安定感到意外的是,三日月并没有和安定聊清光的事情,只是随口问了些工作上的事情,以及本丸最近的状况,这让安定感到有些意外。

“这几天主人似乎也挺忙的。”三日月舒了口气,“这个小姑娘啊,鬼脑筋多得不得了,前几天还看清光教她做巧克力来着的……”

“巧克力?主人和清光?”安定很想把话憋回去,但是好奇和惊讶却催促着每一个字,让它们脱口而出。

三日月点点头:“是啊。这小姑娘不好意思,还当是瞒住所有人了,爷爷我啊是早就看出来了。”他忽然抬起袖子,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情人节要到了,我们的小主人,怕不是有心上人,才托了近侍清光讨教如何做巧克力,去让那心上人开心呢。”

大和守安定瞪大了眼睛,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迅速在脑海里闪回。

——喂烛台切大人,你就告诉我巧克力怎么做吧!

——加州大人可是有心仪之人,要做情人节巧克力?

——哈哈,瞧您说得这么直接,我也会不好意思的哦。

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嘴,他很想和三日月说句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上来了。他呆愣愣地抓紧了衣兜里破碎的巧克力,那被暖手袋热化了的巧克力熔成一团,仿佛是安定凌乱的心绪。

“我……”

“主人也好,其他人也好,”三日月没有给安定说话的机会,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总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在没有弄清事实之前,不要给自己的心套上枷锁,毕竟,世界上最好的词语,应该就是‘虚惊一场’了,哈哈哈哈。”

三日月转头看了看外面,整了整衣衫:“雪停了呢。瞧我,给你说了这么多奇怪的话,你可别把我这老爷子的瞎胡闹往心里去,记得继续帮小主人保守秘密啊。”

言罢,他站起身,甩甩袖子,朝着凉亭外走去,忽然,他停下脚步,朝着安定手中那个小暖袋呶了呶嘴:“这个你拿去吧,看你穿那么少,着凉了可不好。告辞了。”

可是他说了那么多,安定却没有听进去,以至于都忘了回答。他的眼前浮现出清光的脸,耳边是清光的声音,心里的酸楚在渐渐消失而去,一种歉意油然而生。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清光其实是在给主人打掩护才这样做的?

清光。

念及此处,安定站起身,他的脑海里空无其他,只想快点跑到清光的身边,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和他掏心掏肺,但是向来不愿服输的他,竟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对清光开口了。

正当他迟疑之时,出阵召集铃声却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

 

【TBC】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