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Troublesome Chocolate(5)(完结篇)

-情人节·日更挑战。情人节,今天完结。

-巧克力梗,是个小甜饼。前篇:【1】【2】【3】【4

 

(六)

情人节这日雪停,太阳久违地露了脸,似乎也想做一回有情人,略带羞涩地抱着云彩半遮面。

加州清光早早地来到审神者房前,他抬手轻叩门板,却没得到回应,往前一推,不料门只是虚掩。清光沉思了片刻,报告了一句,便和往日一样直接进了房间。

“主人~早上好啊!主人你在哪……啊!”

清光被坐在梳妆台前的少女吓了一大跳。只见这小姑娘妆正画了一半,一只眼的眼影似乎是上重了,略略晕开,显得非常奇怪。

“哎呀清光!”审神者一见来人,也大惊失色,急急忙忙用一旁的纱巾遮住脸,“真是……你进来怎么不通报?”

“抱歉主人,我通报了,但也许是我说得太轻,是我的错。”清光非常巧妙地把锅揽在自己头上,“我很抱歉,惊扰到您了。”

审神者吸了吸鼻子看了清光几秒:“算了,是我没听见,平时你都是直接进屋的。有事吗?”

清光挺了挺身板:“今天是情人节,据政0府派发的工作日程表看,您的……您的那一位今天应当会在上午十一点来本丸演练。所以……”他变戏法似的从衣兜里拿出一支唇膏,“我觉得这个唇色非常适合您!”

这话基本上就是在豁翎子了,审神者岂会听不出来?她当然知道眼前这个青年情商极高,也知道他是想帮自己化妆打扮,反正自己也正有此意,便笑了笑应了,拉着清光坐下:“清光在可爱的方面绝对是专家,那我今天这妆容,就全靠你了。”

清光一边帮着选彩妆,一边假装不满意道:“我在战斗方面也是专家哦。”

半个小时后。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审神者愣了好几秒,才转过头对清光来了句:“你……你这不是化妆啊,你这是整容吧!”

清光笑得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不,那是主人底子好,天生丽质。”

“就你嘴甜。”少女忽然神秘兮兮地压低声线,“你这样的男孩子要是放在现世,一定是抢手货。”

清光心下一抖,但很快,他的脸上不着痕迹地划过一丝狡黠:“主人,今日天气尚好,最适合户外演练。我有个提议。”

“说。”

“照理说,刀剑男士在演练期间,审神者应该在旁边进行观摩指导,如果您像平日一样,那告白的事情,您准备什么时候进行?”

审神者皱了皱眉头:“这……我本来打算直接过去把他叫到一边的……”

清光摇摇头:“据我所知,您恋慕的那位大人性格严谨,不一定会坏了规矩。而且您过去叫他,一定会引发其他来演练的审神者或者刀剑的关注,不如,您听我的……”

审神者听清光在耳边一番细说后,大惊失色:“这样岂不是很丢脸?而且堀川……”

“放心,”清光老神在在地安抚道,“那小子欠我人情,他全听我的。您还信不过我吗?”

审神者狐疑地看了清光一眼,沉思片刻,最后还是点点头道:“行,就这么办吧。”

 

“非……非常非常抱歉!”堀川国广一弯腰就是个九十度的大鞠躬,“都怪我不小心,这位大人,要不我为您洗衣服谢罪吧!”

“哎呀堀川你看你小子,”清光顺手结果堀川手中的端盘,“叫你送给茶你怎么把茶水给泼人身上了?”

“是我的错……”

只见那位男审神者衣服上湿了一大片,尽管他不停地摆手说着“没关系”,可茶水洇入布料,那摊印迹多少还是会有些尴尬。他的脸上泛出微红,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女主人的神色,似是唯恐给对方落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清光见这架势,暗知这次女主人和这位男士算是两情相悦,便快速朝审神者使眼色,少女也立刻接了翎子:“哎呀,怎么会没关系,是我训导不严了。请您随我来偏殿小坐,换身衣服,不然我真的过意不去。”

确定两位的身影消失在廊道的拐角,清光瞄了堀川一眼,不明所以地轻声问道:“你准备好了?”

堀川转头看向演练场,声音却飘了过来:“准备好了。”

他装模作样地看了几分钟,跑向坐在长曾弥虎彻身边的大和守安定,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安定啊,我马上要上场了,来不及给主人送毛巾了,你要么帮我去送一下呗?”

安定毫无防备:“啊?现在吗?”

堀川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

安定应了,问清是哪个偏殿后,便朝着清洁室走去,似乎是准备先去拿毛巾。堀川背过身,朝着清光比了个OK的手势,清光点点头,偷偷捱向人群边缘,见周边没有谁注意自己,拔腿就跑。

许是都去围观演练的缘故,本丸其他地方出奇地安静,似乎是连落在地上的脚步声都显得突兀,能够踏碎一地的静谧。为了不让安定发现自己,清光只得放慢了动作,一路跟着他往主人所在的偏殿而去。

根据计划,当然不能真的让安定去送毛巾,否则就是坏了审神者的大事。清光估摸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审神者应该准备告白了,他探了探脑袋,见安定离目的地就差一个拐角了,便深吸了一口气,装作气喘吁吁的样子,跨过围栏,跑到院落中间,从小路冲向安定。他边跑边喊:“安定啊!安定!等等!”

他的音量控制得恰到好处,能让安定听见,却不会惊扰了审神者。安定果然回过头,见清光急匆匆朝自己跑过来,吃了一惊:“干什么你?”

“等……等等!”清光来到安定面前,双手撑着膝盖,一把夺过安定手中的毛巾,拉着他往那偏殿旁的栏椅处,“堀川说他搞错了,殿里有毛巾,让你别送了。”

安定懵掉:“什么东西,你发什么疯?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

“我说了有就是有,别送了别送了。”

“你怎么回事?怪怪的!”安定白了清光一眼,“我和你说你别惹我啊!”

但是话音刚落,安定的心里就不舒服起来。他看着清光瞬间黯下来的神色,只觉自己的心神也乱了起来,连这阳光照到眼中,都感到烦闷。

不……不对,明明不想对清光发脾气的,不是这样的……

“清光我……”

安定刚想解释什么,却不料听到偏殿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是女主人的声音。清光睁大了眼睛,快速地拉过安定,用身子掩护住他,躲到了一根柱子后。

“请……请等一下。”是主人,“我有东西要给你。”

那脚步停住了。随即传来了那位男性审神者的声音:“这……这个是……?”

少女又开口了:“是……是我做的巧克力,那个……今天是情人节,所以……所以我……”

安定探出脑袋,凑到清光耳边:“什么情况?”

清光又把安定往自己方向带了带:“闭嘴别说话。”

“我……”审神者终于下定决心似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喜……”

“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最后那句话,竟是异口同声,随即而来的就是长久的安静,以至于屋外的清光和安定都觉得时间太过漫长,石化般挪不开身子。

直到是看到女主人和那位男审神者牵着手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安定才率先恢复理智,推了推清光:“喂,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清光一愣,这才触电一样放开了对方。两人瞬间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安定抱着那团毛巾,把半张脸缩在棉软的布料之后。清光则是摸了摸脑袋,他千算万算,却怎么都没想到这种局面,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当下的尴尬,纵使准备了一大堆暗示安定的言辞,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而安定呢,他望着加州清光,望着这个从百年之前,就开始交付后背,并肩作战的战友、兄长,脑海中有大量的辞藻在不断涌动,落到了唇齿边,却又被生生咽了回去。只能被自己寻开心的加州清光,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加州清光……他们曾经共同经历过冬天的寒雪,凝望过春天的樱花,呼吸过夏天的炎热……那时候的安定认为,清光一定会陪伴自己活到最后的。但是……

但是。

明明冲着清光发脾气的那天下午,自己得知真相后,有那么多心情想要告诉清光;明明看见清光因为自己受了重伤后,那种会失去对方的恐惧是这样的痛彻心扉;明明重新做了巧克力,是这样想要亲手交给清光……然而和许许多多次“但是”一样,安定张了张嘴,什么都没道出。

“我……”

“唉。”清光扬起头,耸了耸肩,“多好啊,巧克力。我也好想要可爱的情人节巧克力啊,巧克力!”

安定心中一动,正想说些什么,却不料被伸向自己面前的手打断了思绪。

“好啦!”清光的笑容和阳光一样耀眼,仿佛可以融化所有的寒冰,“回演练场吧,我就说不用送毛巾的啦。”

 

夜间。

清光擦着还滴着水的头发进到寝室,见安定一个人坐在被褥上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便疑惑地问道:“安定,做什么呢?”

安定不回答,怀里抱着个包裹。直到清光蹲坐到他身边,安定才伸出手,把那个包裹塞到清光手中。

“时间还没过。”安定别扭兮兮地说道。

“什么时间?这是什么?”清光拿着包裹翻来覆去看。

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和守安定,被本丸众人称之为“战场疯狗”的大和守安定,第一次,在眼前这个给自己起了“大和守不安定”这一绰号的男人面前安定了下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心脏突突直跳:“这是巧克力。”

“巧克力?”

安定涨红了脸:“你……你不是要这个吗!我勉为其难做了一个,算是你上次救我的谢礼了!”

加州清光听着大和守安定一口气说了那么长的话,听到最后的话音落地,才打开了那个包裹。

那是一个爱心型的巧克力,但也许是制作经验不足,巧克力边缘有些毛糙,上面歪歪扭扭写着自己的名字,说实话,外形是真的不敢恭维。清光注视着自己的名字许久,终于是“噗嗤”笑出了声,随即变成哈哈大笑。

“安定,哈哈哈啊你也太直男了吧!”

“你……你笑什么!”安定恼羞成怒,伸手要来抢巧克力,“不要还我!”

清光急急地去护:“干什么干什么,写了我的名字就是我的了!我要的,喜欢还来不及呢!”

安定不吭声,气鼓鼓地双手环胸,扭了头不理清光。忽然,他感觉自己裸露在外的手臂痒痒的,低头一看,却见清光拿了支笔,正低着头写着什么。

“喂!你干什么……”

安定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

自己的手臂上,写着“加州清光”四个大字。

清光抬起头,甩甩笔杆:“写了我的名字,就是我的了。”他同样拿出一块巧克力,塞在安定手里,随即凑到其耳边,轻声说了句,“谢谢,你的巧克力我很喜欢。这是我专为你准备的。情人节快乐。”

 

·尾声

次日早上。

“清光!清光!清光今天你内番啊!清……”

“堀川君早上好啊!”

“哇三日月殿下!”堀川转过身,“早上好,您起得真早。”

“不早不行啊。”三日月似乎是无奈地笑了笑,“今天我和你内番。”

堀川傻眼:“不……我今天是和清光……”

三日月却打断了他,打起了岔:“昨天真是个有趣的日子啊,坏事一件,好事一双。”

堀川果然被带过去,圆圆的脸上透出一丝疑惑:“什么好事什么坏事?”

“清光吃了些不该吃的,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我和他换个班。”三日月瞥了堀川一眼,伸了个懒腰,“嗯,是个好天气。走吧堀川,我们去喂马。”

堀川虽说心下还有疑惑,却也没有再多问,急急忙忙跟上三日月:“来了来了!”

两人都没有听见,不远处的洗手间里,传来一声来自加州清光的怒吼。

“大和守不安定!你给我等着!”

 

【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63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