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I LOVE YOU(上)【贺岁片】

-是个贺岁片,近9000字,分上下篇。

-是个糖。太过于深爱彼此以至于想触碰却又缩回手的两个人,腻腻歪歪的最终故事。但这个梗很特别,会用到一点点“英语”,嘿嘿。

-有轻量审神者的中国新春。还有助攻的冲田组,这两位小伙子简直我本丸春晚最佳!哈哈哈哈哈~!

-还有还有!那个……你们……能不能奶我一口小龙景光QAQ我大概是掉鹤一窝里了,出货全是鹤一期,真的没别的,全是他俩orz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鹤丸从审神者房间里蹦跳着跑出来,“您可瞧好吧!”

审神者从门里探出头:“不许再给厨房惹麻烦听见没?”

“我知道啦!”

主人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鹤丸国永回答得咋咋呼呼,一溜烟儿就跑到了小池塘边。冬雪初融,小池上还浮着几块残雪,悠悠地在水里漂着。一群短刀正围在池边,小脑袋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鹤丸国永见了,悄无声息地走到他们身后,正想吓他们一跳,却不料被突然从背后冒出的双手蒙住了眼睛。

“猜猜我是谁哦!”那人压低了奶声奶气的声音说。

“好了好了,”鹤丸嬉皮笑脸,“声音是秋田,手是药研吧?”说着,他转过头,“额……”

一期一振耸了耸肩:“猜错了?”

鹤丸嘴角抽搐:“你怎么……真是吓到我了!”

看着秋田往小池那里跑去,一期一振笑了笑:“鹤丸殿下……”

“你叫我什么?”鹤丸佯装生气地打断对方。

“好吧,”一期无奈地叹了口气,“鹤丸。”

鹤丸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对。”

这样略显客套的交流,说实在的,真的很难看出他们交往已经整整一个月了。虽然告白的时候心潮澎湃,可是当得到了对方之后,却忽然不知道该如何调整一直以来的客气,且不说向来注重礼仪的一期一振,连鹤丸国永都不好意思再像过去那样,为了追一期一振,吸引他注意而搞那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他们都有些不惯,甚至在说话的时候,称呼都会改不过口来,以至于常常面面相觑,尴尬而终。

鹤丸国永看不惯自己,他向来自称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偏偏怕了在感情上有什么差错和不当,给一期一振造成压力。一期一振看不惯自己,他向来谨慎,可这一优点,偏偏让他在与恋人鹤丸的交流上不知所措。

伟大的作家塞林格曾经说过:“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嚣张如鹤丸国永,曾经听主人读到这句句子时还默默嗤笑,可如今他却真真实实体会到了此言真谛。除了告白时,哪怕是在独处之时与床笫之间,鹤丸和一期都只是红着脸,竟是一个“爱”字都难以说出口。

此时此刻,两人站在原地,在片刻的沉默后,鹤丸总算是拉了拉一期的手,一期却微微一抖,才迟疑地回应了对方。鹤丸心下叹息,不言不语。他们就这样安静地低着头,手牵着手,可每当视线对撞,又都会悄悄避开。

“鹤丸~殿下~我内番做完……诶?”

加州清光拎着拖把水桶走来,拖长了音正准备提醒鹤丸去换班,却在看到眼前这个画面时,瞬间止了声。

“加州殿下?!”

“加州清光?!”

鹤丸和一期一振一见来人,一刹那像是触了电,异口同声之后,相牵的手迅速松开,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清光眯着眼,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才转过身,把清洁用具放在地上,两手背在身后,意味深长地来了句:“哟,我什么都没看到~~鹤丸殿下不要忘记下午是你内番哦!”

说着,他扭过脑袋,朝着难得脸红的鹤丸嘿嘿一笑:“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鹤·丸·殿·下!”

鹤丸国永很想冲上去抓住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清光,老鹤不发威当他是麻雀,不调戏回来真是咽不下这口气。但他想着一期一振,却始终下不开手,只好拎起水桶拖把,与一期一振告别。

望着一期朝着短刀们走去的背影,鹤丸国永愣了神,脑子里全是一期的眉目。无论何时的一期一振都是很完美的,他优雅、俊朗,又充满灵气,值得用这世界上一切美好的言辞形容。鹤丸自嘲地笑了笑,心说能够把一期追到手就该是荣幸,努力对他好就是了,却又默默唾弃自己该热情的时候没勇气,才弄得现在这样关系疏离。

为了把这烦恼甩开似的,鹤丸狠狠挠了几下自己的头发,才长舒了一口气。

可是他不知道,一期一振心里也不好过。尽管他深知自己爱着鹤丸,对鹤丸的感情也从不怀疑,但是却又对自己无法回应感到愧怍。鹤丸无疑是对自己好的,他性格活跃外向,对谁都能称兄道弟,虽然有时因太活泼惹出麻烦,可自从交往以来,鹤丸却收敛了他的锋芒,在自己面前百依百顺,无时不刻地温柔可靠。

还是有点希望鹤丸可以在自己面前放飞一下自我的。一期一振有些讶异自己这样的想法,却还是难免这样去想。

“你们在聊什么?”

一期凑到短刀们面前,作为出了名的好哥哥,他迅速得到了短刀们的欢迎。

“哇一期哥!”乱藤四郎可爱地眨了眨眼,脑袋上两个圆圆的丸子头一动一动,“我们在说英语哟。”

“英语?”

“是的是的!”爱染国俊跳起来,连连点头,“很有意思的哦。”

“是西方的语言?”

“嗯。”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回答,“药研哥哥教我们的呢!”

一期一振把视线投向一旁拿着书的药研,后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将从现世拿来的外语书,和大家一起学学罢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冲他的眼神看,很明显是喜欢这项活动的。也罢,刀剑们经历历史长河,如今化为人形,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更何况是短刀们。一期一振心下有些好奇,想了想便道:“药研,我能否一起听听?”

 

“啊,累死了。”鹤丸国永从清洗室放好拖把出来,一手垂着自己的腰,“这个清光又偷懒了……诶?”

他愣了愣,只见一期一振坐在廊下,正捧着茶杯缓缓地品茶。一期头发有些长了,微风抚来,顺着他的面颊划到耳际,他伸出手,整理着被吹乱的头发,一边轻声吟唱着一首古老的歌谣。

歌声伴随着风律,柔美中带着些悲伤。鹤丸站在原地,眼前迅速闪过两人许许多多年前,初见时的画面。

那时候,一期一振也是自己的光。在某一段漫长岁月里,自己是与眼前这个人拉着手走来的。从两人视线交回的一刻,就有了事到如今,所有萌生的一切注定的爱意和深情。

鹤丸忽然就不知所措起来。

许是面对恋人时那种熟悉的紧张感,许是刚刚铲了残雪,身体被冻得动不了,也许只是因为眼前的一切都太美了,让他不忍心打破。直到是一期一振的歌声被飞过的鸟雀打破停下后,鹤丸才回过神来。

他终于下定决心靠近对方,轻轻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

一期吃了一惊,他睁大了眼睛,似乎是在猜测自己的歌声有没有被听到一般,露出了害羞又可爱的表情。

“嘿,一期。”鹤丸强忍着亲吻对方的冲动,努力组织着语句,在一旁坐下,“你……你在等我吗?”

可话音刚落,鹤丸便后悔了。他后悔自己说得那么直白,便有些忐忑地看向一期一振。不料后者却有些局促,没有回答鹤丸的问话,而是沉默了片刻,才直起身子,朝鹤丸露出了笑脸:“鹤丸殿……鹤丸,I love you.”

如果说当初被烛台切光忠各种引导和提示,猛地意识到自己喜欢一期一振这个事实的那一刻,让老顽童鹤丸国永感受到了最大的惊吓的话,那么眼下,便是鹤丸第二次有了同样的感受。

他甩甩头,非常惊愕地看着一期一振,难以置信般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一期一振的脸有些红了,沉默半晌,才像是试探一样重复了一次:“I love you.”

轰——

鹤丸国永只觉自己的大脑皮层里炸开了烟花,若一期是他夜幕里的繁星,那这一刹那,便是所有星星张灯结彩,伴随着花火,印刻在鹤丸国永永不沉寂的世界中的时刻。鹤丸国永张了张嘴,他的思绪一团混乱,毕竟一期一振是连告白时都不愿提及“爱”这个字的腼腆之人,以至于对于爱人太长久的等待,都快让鹤丸失去了期待。

惊喜来得太突然了。鹤丸想。特别语音吗?

“一期,我也……”

“啊,果然有些突兀了吗?”一期一振挠了挠头,“药研说这是一种新式的打招呼方法,是西洋传来的语言。我说得怪怪的?”

鹤丸的话被堵在了档口。打招呼?你好?那不是Hello吗?别看我年纪大,这种事情我可是很时尚的OK?我多少是和时髦的和泉守兼定一起远征,住过一个帐篷的OK?I love you是什么意思我还是知道的OK?

鹤丸心中问号一连串,却多少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是,连牵手都会脸红的一期怎么会这样大大方方地说出“我爱你”这种话呢?鹤丸有些失落,但是能够从对方口中听见这句告白,还是让他的心像是沉入了温润的水底。

他很想多听一期说几次这句话,以至于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一期。”鹤丸帮一期整了整披在他身上的厚羽织,随后端起茶壶,给两人续上,悠悠地白雾打破了晚冬的寒冷,“并没有突兀。我很喜欢这句话。”

这是实话。鹤丸望着爱人明亮的眼睛心想。可是,我想听你说更多次。

“只是发音有点不准确。”

一期一振睁大了眼睛:“你听过这句话?”

鹤丸心里有些不齿自己的行为,却还是点了点头:“是的,你跟着我念,I · LOVE · YOU.”

他不由得红了脸,为了不让一期发现自己的异常,他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I · LOVE · YOU?”一期试着发音。

“尾音不用上扬,I · LOVE · YOU.”

“I · LOVE · YOU.”

“是的,多来几遍吧。”

“I · LOVE · YOU.。”

“I · LOVE · YOU.”

“I · LOVE · YOU.”

看着一期一振认真的脸,虽然很想多听几次对方的告白,可鹤丸终究是没忍心多捉弄他。

他抬起手,摸了摸一期一振的脸,感受到对方靠过来的身体后,他才小心翼翼地让一期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期一振是不明真相的,鹤丸很希望有一天能够在双方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时,勇敢地对彼此说出这句话。

“果然是鹤丸。”一期突然开口道,“居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鹤丸听后有点心虚,他不露声色地看了怀里的一期一振一眼,见其并无异样,才努力平复了声音中的起伏说道:“哪里。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之后的几日,本丸里的大家都发现,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的关系似乎比原本亲密了不少。此前,尽管大多数人都知道两人喜欢着彼此,可也多少从鹤丸喝酒时的醉状里听出些苗头,再加上一期一振对谁都是一副恭敬有礼的态度,大家口头上不说,心里却都在干着急,很不得直接上前把窗户纸给捅破。

可是这几天,且不说一起内番或者手合,最令人感到惊悚的,是这两个人每次见面,打招呼的句子居然是“I LOVE YOU”!虽然大多数时间是鹤丸国永主动,但看到一期一振笑得如沐春风地回应,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人还是觉得恶狠狠被秀了一脸。

“恶意满满啊。”加州清光托着腮,撅着嘴吐槽道。

“本丸都是单身大老爷们,这不是逼着大家思春吗?”大和守安定在一旁补充。

“你说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哦,吓得我每次都不好意思去抓鹤丸内番。”身为近侍刀,清光由衷表示抗议。

“那你说说是啥意思?”大和守安定一脸严肃,眼中的笑意却出卖了他。

“我能不知道吗?”清光不屑地瞄了安定一眼,“但你想噱我说出那句话门都没有!”

“哇!对远行回家的亲兄弟都不能说句我爱你啊!”安定扑过去抱住清光的脖子,一手拧着他的脸,“我就出趟远门,清光就变坏了啊!”

“放手!喂安定,放手!别捏脸!”清光努力想推开身上的黏黏糖,“我爱你!我爱你还不行吗?真是……”他揉着自己的脸,忽地,他瞪大了眼睛,“等等,安定。”

“干什么?”

“你说……”清光愣愣地注视着安定,看着安定的表情,从疑问渐渐变成了惊愕,“会不会……”

“我觉得……”安定木然地开口,“要不咱试试?”

 

【TBC】

下篇点【这里

评论 ( 14 )
热度 ( 110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