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鹤一期 | I LOVE YOU(下)【贺岁片】

-是个贺岁片,近9000字,分上下篇。今天完结。

-一个特别的小梗,会用到一点点“英语”。昨天大家的留言我都看啦,超感谢!还有我会继续努力煅小龙的QAQ

-前篇【】这次请继续心疼我们的腿丸,哦不……膝丸。

 

“来来来,都别客气!”烛台切光忠看着大家大快朵颐,由衷欣慰,“主人故乡的新年,一起庆祝啊!”

今日是中国的除夕夜,新春将至,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审神者难得有一假期,便跟着光忠亲自下厨,做了一堆故乡美食,犒劳本丸众人。

小孩子们除了吵着要吃甜品外,更是在听闻了“爆竹声中一岁除”的诗句后,一个个连吃饭都没了耐心,一个个扭头张望,唯恐天降大雪,急吼吼地想去外面放炮仗。

“好啦,”审神者终于发话,“年夜饭好好吃,等等让各家兄长带你们出去放烟花放鞭炮好不好?”

“好!”

“嗯……等等!”审神者忽然抬起头,瞄向不远处的膝丸,“你跟着闹腾什么?”

“我也要和大哥去放鞭炮。”膝丸很认真地说,“是吧大哥?”

“是的,腿丸。”髭切同样认真地回答。

“……”

众人低头抹鼻子揉耳朵,没人敢去看膝丸悲痛欲绝的表情,更没人敢承认自己听见了髭切的偷笑。审神者尴尬地干咳了一声,同情地说了句:“大过年的,图个乐子,都去吧。”

“哟,都开吃了也不等我啊!”大门哗啦一声被拉开,鹤丸国永脱下兜帽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两瓶酒。他低头看见药研和信浓带着乱和博多,正猫着腰从门边溜过,还对自己疯狂比着安静的手势,便了然地笑了笑,“万屋人有点多,等了好一会儿,抱歉抱歉。”

说着,鹤丸转过身作关门状,用宽大的袖子遮住门,站了几秒,才大踏步走进来,把酒放在桌上,自己则是在一期一振身边坐了下来。一期一振因为喝了几口酒,脸色有些发红,看到鹤丸就这样当庭广众地坐在自己旁边,他的脸更红了。

觥筹交错,几番推杯换盏,鹤丸国永有些迷糊了。他笑嘻嘻地接过了大和守安定送上来的酒:“怎么今天你小子给我敬酒?”

“那是那是,”安定笑得一脸谄媚,“我去极化旅行期间,我听说清光去远征了,多亏鹤姥爷关照清光,他才没饿死蠢死。”

“算你有良心,”鹤丸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再来再来。”

一期一振心下像是空了一块,看着审神者身边的清光,他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比如,安定这样当庭广众编排清光,清光怎么就没有反驳呢……

一期想了想,便拉了拉鹤丸的袖子:“好了别喝了。”

鹤丸却眯着眼睛搂过一期的肩膀:“哎呀我酒量好着呢!”

“是是是,”安定又是满斟,“一期殿下别担心,我难得和鹤姥爷喝一杯的,不碍事。”

“是啊一期君。”一旁看了全过程的三日月宗近掩了面直笑,“你就让小安定去吧。”

一期一振转头见药研他们不在,别无他法,只能看着清光若无其事地给审神者倒茶,半晌说不出话。

“哇,安定。”鹤丸国永显然是醉了,闭着眼睛和安定称兄道弟,“好酒啊!”

“清光和主人去买的。”安定开口问道,声音里没有任何起伏,“难道您醉了?”

“不,不!”鹤丸摆摆手,“我可没有!”

“那,既然您还清醒,我有个问题要讨教一下。”安定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咧嘴狡黠一笑,“您和一期一振殿下打招呼的方式很新颖啊,那句话是哪国语言?什么意思?”

他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放下了碗筷,以一种诡异的神色看了过来。

“喂鹤丸不……”一期一振的脸红了白白了红,他推开缠着自己喝酒的三日月,想过来捂住鹤丸的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打招呼。”鹤丸举着酒盏手舞足蹈,“那句话是意思是‘我爱你’。”

 

这个夜晚,对众人来说是除夕,对鹤丸国永来说是噩梦。

药研藤四郎用醒酒茶把自己灌醒时,鹤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当此刻,他站在一期一振的房间门口,哐哐哐捶门,不断嚷嚷着“一期,对不起,我错了,你让我进去吧!”时,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上了大和守安定的当,酒后吐真言,说漏嘴了。

什么酒是色媒人。他心中骂骂咧咧。酒就是个坑货。

大和守不安定也是。

“一期,我不是有心骗你的。”鹤丸把脸贴在门板上。他身后的远处,飞升的花火略过明月,可是他却无心观赏,“是我的错,对不起。”

“行了,别喊了。”

鹤丸国永扭过头,三日月宗近正拱着袖子走过来。他穿着套浅色的和服,悠悠地在鹤丸边上站定。

“你来干什么?”鹤丸国永拧起眉头。

“别那么警惕嘛。”三日月笑嘻嘻地说道,“你这样越是喊,他越是生气。我提醒你一句,刚刚在你说出真相之前,一期一振殿下是想过要阻止你的。”

“哈?”鹤丸瞪大了眼睛,“等等,你什么意思……”

三日月没回答,他转过头看向夜色:“主人叫我去看烟花,我先告辞了。”

“喂你把话说清楚!”

可是,鹤丸的话似乎并没有传到三日月的耳朵里,三日月头都不回,身影渐渐消失在夜幕中。

鹤丸国永背靠着门,盘腿坐在地上。时值冬日,夜风吹来,当是有阵阵冷意的。但是鹤丸却像感觉不到一样,他一手托腮,一手搁在腿上,三日月的话在耳边盘旋。

——一期一振殿下是想过要阻止你的。

冷风吹散了鹤丸最后一点点酒醉,一个令他感到惊讶的揣测在脑海里渐渐成型……

忽然,他觉得身后一空,整个人向后倒去。

“哎哟……”

“你不怕冷吗?”

鹤丸一回头,只见一期一振站在身后,用手托着鹤丸的背部。鹤丸手脚一阵仓皇,看着一期一振的脸,刚刚想到的东西全部从大脑里逃跑了。

“我我我……”

“先进来吧。”

 

屋里没有开灯,之前也并不是没有过这样相对无言的时候,只是那时候多的是脸红和羞赧,而不是现在这般的尴尬和不安。鹤丸挠了挠头,看着一期一振抱着枕头,红着脸不看自己,他很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为何开不了口。

“鹤丸。”

“一期。”

异口同声。

“你说吧。”

“你先说。”

又是这样的默契。

“那好吧,”鹤丸说道,“我想我解释你也不要听,我只是……”他深吸一口气,借着黑暗,默默给自己打气,“想听你对我说那句话罢了。”

鹤丸国永说完就开始鄙视自己。怎么就那么怂。平时捉弄人也好,恶作剧也好,上战场杀敌也好,完全不会有这样胆怯的心态。每次看见一期一振,鹤丸的心里就像是端着一盘清澈温暖的水,柔柔地盈满了整颗心,却又得小心翼翼,唯恐一不当心就洒落出来。

真是吓到我了,这样的心情。鹤丸想。

一期一振听完鹤丸的话,半晌都没有回答。黑暗里,鹤丸看不清一期的表情。他悄悄勾勒着一期的眉眼,揣摩他的心思,但终于还是甩了甩头,全部消除了去。

正当鹤丸以为一期不会再回应的时候,一期却突然开口了。

“哪句话?”他问。

鹤丸被这个奇怪的问题打懵了,思路百转千回,才意识到对方问的问话其实如此简单。

“那个……I ……”

鹤丸感觉剩下的两个单词就在喉咙口,然而好像堵住了一样,胆怯地说不出口来。

“I……”

“什么?”

“I LOVE YOU!”

从来没有哪句话,会让无所畏惧的大英雄鹤丸国永说得如此艰难。他的心脏突突狂跳,像是跑过了千山,游过了万水,气喘吁吁地来到一期一振面前,只为了对他说这句话一般。

“再说一次。”

一期一振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感情,鹤丸摸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知道他心中想着什么,却只能照办。

“I LOVE YOU.”

“再来一次。”

“I LOVE YOU.”

“再来。”

“I LOVE YOU.”

……

黑暗里,鹤丸国永一次又一次地对一期一振说着那句告白,一次又一次。从起初的胆怯,到之后的疑惑,再到现下的认真,鹤丸说得越来越自然,越来越平静,也越来越认真。

尽管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说“I LOVE YOU”了,但是鹤丸所说的,没有哪个词是随意划过嘴边。

“再来一次吧。”一期一振沉默了许久,说道。

“I LOVE YOU.”

“……I LOVE YOU.”

“I……等等!”鹤丸国永瞪大了眼睛,“你刚刚说什么?”

“……听不见算了。”

“什么听不见?”一期一振声音非常轻,可是鹤丸国永却把他的一丝一毫都听了个分明,他凑近一期一振,“我听到你说I LOVE YOU了!”

“那你还问。”

一期一振的话语里带着些许赌气,他吸了吸鼻子,迟疑了片刻,才把头靠在鹤丸的肩膀上。鹤丸终于是笑了起来,起初只是心中窃笑,但很快,变成了哈哈大笑。

“笑什么!”一期一振咬了一口鹤丸的肩膀,“我问你话呢!”

“嘶——”鹤丸吃痛,却没有避开,他抬手抱住一期,“我……我只是想听你多说几次。”

“平时骗我,听得还不够吗?”一期的回答闷闷传来,显然是把脸埋在鹤丸的颈窝里。

“那你呢?”

鹤丸松开他。一期一振注视着他的眼睛。在黑暗里,似乎都能看到,鹤丸国永的双眸中,满满的全是自己,也仿佛可以完完全全看透自己。

“我……我……我怎么了?”一期一振一惊,扭过脑袋,有些心虚,“我怎么了?”

鹤丸抬手摸了摸一期的头:“I LOVE YOU.”

“哈?”

“你不是想多听我说吗?我说几次都没关系。”鹤丸温柔地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吧?”

一期一振不说话。

“回答呢?”

“我……我……我爱你。”

“诶?”

唇齿间传来一种柔软的暖意。鹤丸国永睁大了眼睛,一期一振的亲吻来得太过于突然,以至于他没来得及想好自己应该怎么做。当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把对方压制在床铺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一期了。

身为器灵,在岁月长河里,寂寞地生活、沉睡、旁观、消逝。人类所歌颂的所有爱和感情,似乎都显得短暂而一文不值。而直到是在许许多多年前,初见一期一振时的那惊鸿一瞥,鹤丸国永才知道,所谓爱,是让一切都不再寂寞的力量,孤独不再是永恒和无尽的深渊。

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但好在,再见之时没有红着眼,而是微笑着红着脸。还可以在爱神的小捉弄后,并肩共赏繁花春夏。

鹤丸国永低下头,在一期一振的额头上印下一个亲吻。他伸出手,与一期十指相握。

“粟田口一期一振,I LOVE YOU.我爱你。”

 

“鹤丸国永,你再敢进捣乱,看我不打爆你的头!”

鹤丸国永抱着一大堆好吃的从厨房里逃窜而出,伴随着审神者的怒吼,他哈哈大笑:“吓到了吗?你们吓到了吗?”

他一路小跑,溜达院落里。暖风拂面,鹤丸眯了眯眼,微微侧头,见新绿飘来,之前的皑皑白雪,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殆尽了。

开春之时到了。

鹤丸将零食拱在了一侧的怀抱里,伸出手,迎接了一片飞扬的叶絮。它如若小小的幕布,划过鹤丸的眼帘,落到掌心,那一刻,一个优雅的身影出现在鹤丸的视线里。

一期一振坐在凉亭中,捧着茶杯,一个人品着茶。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静谧无声,仿佛和眼前的早春融合在了一起。

鹤丸国永没有犹豫,大踏步地走上前去,却在靠近对方时放慢了脚步。他将零食放在一旁的台阶上,溜到一期一振身后,忽地伸手蒙住他的眼睛。

“一期一振殿下,猜猜我是谁?”

他瓮声瓮气地说道。

谁知,一期却叹了口气:“鹤丸,再叫我‘一期一振殿下’我要生气了哦。”

鹤丸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

“瞒不过你。”他说,“不过,现在倒是反过来了?”

“哪里的话。”一期一振往一旁侧了侧身,示意鹤丸坐下,“又去厨房恶作剧了吧?”

鹤丸眨了眨眼,一脸无辜:“一个小玩笑。”说着,他给一期一振续了茶,又挑了些对方喜欢的零食放在他的面前。

“一期,”鹤丸摸了摸一期的头,轻轻将其揽在自己怀抱里,“I LOVE YOU.”

“哈哈,是和我打招呼吗?”一期狡黠地拧了拧眼前这个白发男人的脸,看着他的眼中,填满了自己的笑容。

“是认真的哦。”鹤丸抓过一期的手,“I LOVE YOU.所以你呢?”

“I am yours.”

满以为会得到直接回复的鹤丸瞬间愣住:“这句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一期一振脸上笑意更甚:“那你猜猜?”

“啊,一期真是……”鹤丸想了想,终于是服贴似的作罢了,“你可真是令我惊喜连连。”

又是一日晴好。

 

 

==THE END===

评论 ( 6 )
热度 ( 8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