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马场林 | 大年夜的小惊喜

-新年特供!马场与林的甜甜跨年夜。用了不少中国过年的习俗,希望林在异国也能感受到温暖和幸福呀。

-有我们@阿风风风 的旗袍团子头林。笨蛋马场准备了不一样的惊喜给林林哦hhh

-注意!!有马场说中文的梗,文中标注粗体的为【中文读音】。

 

 

马场善治不太对劲。

林宪明趴在桌上,思考着所有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最近好几天半夜,林宪明迷迷糊糊醒来,看见马场一个人坐在床尾,捧着个iPad不知道在研究什么,可还没等自己凑过去看清楚,马场就迅速关掉了屏幕,转过脑袋,一脸欠揍:“哎呀,林酱要尿尿了吗?”

比如早上的时候,总是要因为赖床而被自己胖揍的马场居然出人意料地早起了,今天分明没有什么仁和加武士的任务在身,而换做平时,如果不是有一桩可以大赚一笔的案子,这个随性的男人绝对不会在冬天的早上那么迅猛地脱离被窝的怀抱的。

再比如自己准备出门买明太子的时候,马场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挡在门口,嚷嚷着要亲自去。哇真是难得。平时一天里可以用“五年份明太子”提醒林宪明三次的马场善治大人,竟然要亲自去采购?说什么“对明太子的爱又翻了一倍”这种狗屁理由,我机智的林宪明会相信才有鬼了!

有问题。林宪明歪着头,吸了一口杯子里的果汁,这样想。

“怎么了,遇到麻烦了吗?”美咲小小的身子爬上高台,凑到林宪明旁边说道。

“没麻烦,小不点。”

“你自己也是小不点。”

“哈?你说什么?”

“马场说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我不和你吵架。”美咲认真地回答道。

林宪明听后一愣,这么说,马场白天来过这里了?他瞄了一眼看漫画的小女孩,半晌才试探道:“什么重要的日子?”

谁知,美咲放下书,朝林宪明咧嘴一笑。

“嘿嘿,不告诉你。”

“你这熊孩子……”

林宪明刚想反驳,次郎的脸却从吧台下方冒了出来。他盯着林宪明,笑道:“这都快十点了,你还不回去吗?”

言语柔和,却透着威胁,显然是在为美咲出头。林宪明缩了缩脖子,跳下椅子转身跑了。

 

林宪明气得半死,一路上看啥都不顺眼,踢着石头回家。而关于马场善治不对劲的地方,根据美咲的话,他又在心中悄悄加上了一条。

这头笨马总是这样。他想。总是嘴上说着“林林我好喜欢你啊”,另一方面又把一切藏得很深,说什么是“为你好”,谁要他这样做,真不喜欢他把自己当小朋友一样看待。

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连美咲都知道,可是自己却不知道?想到这里,林宪明火气更大,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让他咬牙切齿,连开门的动作里都带着不爽。

“哟,林林回来了啊!”

“闭嘴,不许用那个像熊猫一样的名字叫我!”林宪明蹬蹬蹬跑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来,直截了当地开口,“笨马,你怎么回事?”

马场从厨房探出半个头,却没有转过脸:“什么怎么回事?”

“早上起那么早,行踪鬼鬼祟祟,还瞒着我说什么重要的日子。”林宪明喋喋不休地说着,“怎么回事?”

厨房里安静了半天,才听闻马场善治的声音悠悠传来:“哟,想不到林林还挺关心我的。”

“再叫我一声林林我捅死你!”

“好啦好啦,”马场回答道,“饿了吧你?快点吃饭了。”

“哦。”对于吃这种事情,林宪明向来不想为难自己。饿了就是饿了,吃不下就是吃不下,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干嘛还要给自己添堵。

他抬起头,却呆住了。

只见马场脸上沾到些面粉,东一块白西一块白的,活像京剧里的大花脸,惹得林宪明不由得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的脸怎么了?”

马场却端着盘子,一脸无奈:“若是能博你一笑我倒是不介意这张花脸。”

说着,他把盘子放在桌上。林宪明凑过脑袋,在一片热气腾腾下,他眯着眼睛,总算是看清那是什么了。

“这个……这个是……”

那是水饺。

虽说是能够勉强看出外形,可是那些水饺的卖相真的不太好,歪歪扭扭的,有的大有的小,有的鼓有的扁。

可是林宪明却没有心思关注这些。他呆愣愣地看着那些饺子,脑海里升腾起年幼时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候的自己,和妹妹侨梅围绕着母亲,虽是寒夜,但难得一次的水饺还是让总是挨饿的林宪明感觉到了幸福的味道。

林宪明自觉人生是不该期待什么归宿的,毕竟人来到世间的时间不久,而像自己这种人,说不定没多久就会离开的,有什么理由和立场去期待美好的结局呢?可是不甘心啊,那些曾经家庭给予自己的幸福岁月堆砌在林宪明的脑海里,像是一场早就破碎的梦境。

可是,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还能吃到久违了的水煮饺子。

“怎么样?”马场一脸骄傲,“额,中国的饺子和日本的有点不一样呢……虽然卖相一般,但我多少是努力过了哦!”

“笨马。”

“诶?”马场见林宪明低着头,耳根微微发红,心里知道这小子又开始不坦诚了,便说道,“林酱别太感动啦……”

“谁感动啦!”林宪明扬起头,吸了吸鼻子,“我是想说,你还是做拉面比较好,这个水饺长得也太难看了吧!”

“别这样嘛,”马场在小碟子上倒了些调料,用筷子夹起一个,蘸了蘸,吹了两下,送到林宪明面前,“来尝一个。”

林宪明假装嫌弃地看了看那个饺子,再悄悄瞄了一眼马场善治,见对方笑得一脸傻样,终究是没有拒绝,张开嘴,吃了下去。

马场像个等待成绩公布的小学生,拿着筷子一脸期盼:“怎么样?好吃吗?”

虽说这饺子其貌不扬,但是不得不承认,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林宪明嚼了几下,温润的汤水流了满嘴,逐渐驱散了身心的冷意。那个调料并不是单纯的醋,反倒是带了一点点奇妙的甜味,和饺子的馅料相配,令人一本满足。

“还……还可以。”

马场笑了起来:“所以是好吃?”

“喂,我可没有这样说……”

马场却没管他的反驳,自顾自地说道:“嗯,那就是好吃。”他又夹了一个,按照刚刚的步骤送到林宪明跟前,“来。”

林宪明意外地没有闹别扭,显然是“小时候的味道”有着太强的吸引力。他张开嘴,吃了一个又一个。

“我要吃这个,看上去比较好看。”

“好。”

“我要吃那个,丑的也要尝尝看。”

“好。这个馅料的味道不一样,要不要试试?”

“要,但别蘸酱!”

“遵命。”

马场倒也不嫌烦,看着林宪明吃得开心,他似乎也乐在其中。

“你从哪里学来做饺子的?”林宪明的嘴里还塞着食物,鼓着个小脸说道。忽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等等,你这几天……?”

“林酱你还要调料吗?我去拿些……”

“马场善治!”

“啊,好吧好吧。”马场长舒了一口气,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我晚上看视频学的啦。”

“今天早上?”

“趁你没起来准备材料。”

“跑去超市?”

“发现调味品不够去买。”

林宪明见马场听话地把实话一句一句往外唠,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他想了想,又问,“等等,那美咲和我说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这个是指?”

这句话,林宪明问得有些心虚,他的声音带着期待,又略有退却,似乎是难以相信可能听到的回答。马场听后,无奈地笑了起来。他摸了摸林宪明的脑袋:“你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林宪明扭着头不说话。

“是‘大年夜’吧?今天。”

“你说什么?”

“啊,我的中文那么差吗?亏得还跟着榎田学了好几遍。”马场一边做出失望和伤心的样子,一边偷偷观察林宪明的小表情,“就是除夕的意思,一年最后一天。”

果然,林宪明有些愧怍了,便撅起嘴,小脸微微发红:“也……也没有那么差啦。那个词念‘大·年·夜’啦。”

马场心里好笑,但还是认认真真跟着林宪明读了一遍:“‘大年夜’?”

“嗯。”

“总之是中国阴历的一年中最后一天。”马场点点头,“在你们中国,这一天不是都要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的吗?怎么样,这个惊喜可还能博你一笑?”

听到“家人”一词,林宪明心中一动。他抬头看向马场善治,对方正托着腮,一脸温柔地望着自己。林宪明只觉自己的脸瞬间烧了起来,他的内心拼命大喊着“忍住,镇定,不要脸红!”可是这并没有办法阻止身体的反应,甚至越是这样想,和马场相识以来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幻灯片样在眼前播放。

这是个令人惊讶的男人。他可以是善于观察的大侦探,可以是战术高超的仁和加武士,也可以是懒洋洋的宅男马场善治。但是无论怎样的他,都在林宪明的面前展现过真实的自我,并且一直都用一种恰到好处的方式,保护着这个少年的自尊和独立。

聪明如林宪明,他怎会不知道呢?所谓“五年份的明太子”,不过是想要留下自己的一种理由罢了。不坦率的那个人究竟是林宪明吗?林宪明心中轻笑,或者说是马场本人才更确切一些吧。

而直到现在,从这头笨马嘴里听见“家人”二字,林宪明才感到自己的心脏突突突飞快地狂跳起来。他曾以为,林侨梅死后,自己再也不会拥有家人,这两个字被那些悲伤和愤怒埋葬在了林宪明的世界里,永不再会被提及。那么,究竟是谁给了自己生活下去的希望呢?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走进自己寒冷如冬夜的世界呢?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开始,面对他的教训和关心,不再是嫌烦,而是脸红的?林宪明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了。他能够知道的,只有现在,想在每年的这个日子,和这头笨马一起吃水饺的愿望而已。

林宪明下意识地理了理头发,没有回答马场的话,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水饺塞进嘴里。

“哎呀!”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磕到了牙齿,吓得林宪明立刻吐了出来。

“哦~”马场故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错哦林酱,吃到硬币了!”

“什么东西啊!”林宪明揉了揉脸,“差点把我的牙齿磕掉。喂喂喂别碰……”

马场拿起那个硬币:“没事我不介意啊。货真价实的硬币呢。在你的故乡,据说吃饺子吃到硬币,会有一年的好福气哦。”

那枚硬币外面还裹了面粉,显然是为了防止林宪明咬到才故意包着的。真是狡猾。林宪明心想。不知作为侦探的本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马场总是这样,他不言不语,却又略施小计,那些贴心的小细节总是会被他考虑个分明。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可林宪明还是不得不承认,他是为此感动的。

“好福气。”林宪明怪笑了声,凑到马场跟前,“你才是好福气呢。”

“怎么说?”

林宪明甩甩手:“五年呢!五年!五年份的明太子,五年的好福气啊!我才一年诶!”

马场一脸黑人问号,他抓过林宪明的手:“有说过吃明太子会有好福气的说法?”

“有啊!”

“谁说的?”

“我,林宪明!”

“……”

马场傻眼,半晌才噗嗤笑了出来。他笑得太开心了,从起初的捂着嘴暗笑,渐渐发展成哈哈大笑,到最后甚至弯下腰,捂着肚子狂笑。林宪明很少看到这样的马场,才开始为自己刚刚画风突变的言辞感到有些不惯和害羞。

“你你你……你别笑了!”

“哈哈哈哈!”

“别笑了!再笑,再笑我打你了要!”

“不不,林林真可爱啊!真的好可爱!”

“再叫那个像熊猫一样的名字我真的揍你信不信!”

“好好好不笑不笑了!”

话虽这样说,马场的脸上还是带着笑意,过了好久才冷静下来。他摸了摸林宪明红红的脸蛋:“林大神仙,既然明太子有这种神奇功效,那请你明天再帮我买个三盒回来。还有,为了等你,我也没吃晚饭哦,饿死了呢。”

“你……”

林宪明发现又给自己挖了坑,却撒不开气来,他自知马场是在某种程度上是斗嘴专家,言语上是怎么都无法战胜眼前这个男人的,想了想,便拿起筷子,夹起一个水饺,蘸了一大堆酱料,塞到马场嘴里:“笨马,吃你的吧!”

可是刚刚做完,他又后悔了。

本想是塞住马场的嘴,可这样不是喂食是什么?他林宪明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一遇到马场善治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他心里捶胸顿足,没有注意马场扬起的嘴角,和伸过来的手。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马场拥抱住了。

“谢谢林酱,”他说,“这个‘大年夜’我很开心。 ‘新·年·快·乐。’

马场的发音还是有些奇怪,可是在异国他乡,许久以来第一次听见有人如此温柔地说着自己的母语,林宪明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中涌上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暖意。这种温暖一路上涨,冲上了他的眼眶,以至于让他的眼泪难以抑制地流了下来。

他们不需要什么承诺,杀戮的人生也不需要什么明年的承诺和未来,珍惜拥有的一切,跨过孤独的河,越过过往的山,有着怀抱里的彼此,比什么都重要了。

林宪明终究是没有再反驳马场,他伸手回抱住对方,不意外地感觉到这头笨马讶异地一动,拥抱自己的手臂收得更紧了。

“新年快乐。”林宪明回答道。

 

次日。

“啊啊啊——!”

马场善治的惊呼一大清早就响彻整个楼面。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却满脸愉快,拿着手机上蹿下跳。

“哇,”马场笑得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我就知道林林穿这个好看!”

只见林宪明穿了件红色的旗袍,高领轻裹着他细长的脖子,衣料的边缘用金线刺绣点缀,短小的裙子让本就身材精巧宛如少女的林宪明更显得可爱了几分。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林宪明的金发被分成两股,梳成两个圆圆的丸子头,还颇为精致地系上了与旗袍同色的蝴蝶结。发髻随着少年的动作一动一动,无风自扬,少女的可爱和少年的灵气在林宪明身上融为一体,仿佛传来屡屡香意。

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与这幅打扮完全不同。林宪明双手环胸,一脸不满地盯着马场善治,嘴里骂骂咧咧:“混蛋笨马,你竟然让我穿这个,可恶……”

马场却毫不在乎对方说什么一个劲地夸赞:“这也是中国的传统服饰哦,新年第一天不该穿新衣服吗?林林穿着真可爱,非常适合你哦。”

林宪明咬牙切齿,但是迫于自己昨天晚上睡前的口出狂言又只得按压住恼火,气呼呼地跺了跺脚。

昨晚。

“那个……笨马。”

“嗯?”

“谢谢你……准备了水饺,我很开心。”

“你能开心那是最好啦。”

“那个……如果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也可以和我说哦!”林宪明的声音很小,显然又在闹别扭,“我尽力而为。”

马场听后,停下了手中铺被子的动作:“真的?”

“诶诶诶现在就有吗?”林宪明手忙脚乱起来,“难道你有什么预谋?”

“啊,林酱这样说我好伤心。”马场的声音里分明听不出什么伤心,“预谋倒是没有,不过我还给你买了个礼物。你若真要谢我,就穿上给我看看吧!”

于是就有了今天早上的一切。

“啊!一本满足!”马场捯饬着手机,“林酱真是超绝可爱……诶,次郎想看诶,发给他咯。”

说着,他按下了发送键。

“马场善治!”

“啊啊啊林林小心,别给删了啊啊啊!”

“别以为我会这样简单放过你!!”

大年初一的早上,马场善治和林宪明,也是一如既往地喧哗。

 

====THE END====

最后附上 @阿风风风 的旗袍林酱!



评论 ( 7 )
热度 ( 186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