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马场林 | 贵重物品

· 元宵节发一个小甜品,和汤圆儿一样甜(然而故事和元宵并没关系。

· 马场和林酱去旅行的故事,小细节带来的小惊喜。之前我在别的CP用过这个梗,但是我实在太喜欢这个了hhh希望林酱可以拥有自由的“普通人生”> <

· 祝大家元宵快乐啊!要甜甜甜!!圈我可爱的小伙伴@阿风风风 

 

 

林宪明终于还是发火了。

他看着马场善治一副目空一切的懒样子,到底是忍不住,顾不得正在行驶的列车,猛地站起来。

“你这头笨马!那个贵重品你到底带了没有!?”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之前。

前些日子,马场解决了一个大案子,自然是从中捞了不少油水。那天他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把脑袋伸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林宪明跟前,嬉皮笑脸地说:“来,林酱,猜我们这次赚了多少?”

林宪明瞄了马场善治一眼,抬手拍了一把对方傻笑的脸,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视剧上:“不猜。”

“好啦,林林,别看电视了,看看我?”

“不要。我要了解普通人的生活。”

“我也是普通人,你了解了解我?”

“我拒绝。”

“唉。”马场叹了口气,似乎是料到林宪明会这样,倒也没有多为难他,便悄悄凑到林宪明耳边,说了个数。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林宪明便睁大了眼睛大叫起来:“你说什么?有那么多?!”

“嘘……嘘……别那么大声。”马场眯着眼睛笑得更欢,“那人出手大方得很,不过也算是帮他解决了心头大患,这可能对他来说不算多少钱。”

林宪明许是担惊受怕惯了,掰着手指,难得地手足无措起来:“这……不会有什么后患?”

马场没说话,脸色有些微妙,半晌才简短地说了句:“该处理的都处理了。”

林宪明一听这话,差不多是知道什么意思,勉强放下了大半颗心。他摇摇头:“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先放个假,带你好好旅个游,从日本开始玩过去。”马场善治双手插腰,直起身子,瞥了瞥林宪明扔在一旁的手机,最后停留的是通关失败的游戏画面,“还有,给你的游戏课点金吧,我看你玩了那么久都没通关。”

“马场善治!”

 

林宪明思考过很多想要去玩的地方。

毕竟自从来到这个国家以来,林宪明曾大多数时间都活在流离与杀戮里,好不容易安稳下来,又开始跟着马场各种探案和完成任务,所以“旅游”这个词,在林宪明的世界里,显得又疏远又陌生。

而这次,马场竟是让林宪明决定旅行目的地。虽然嘴上说着是“给林酱的奖励”,但林宪明也不是不懂人情,他当然清楚是马场想让自己开心,可是一想起这件事,林宪明不知为何就有些手忙脚乱。

做决定的过程总是困难的。机灵如林宪明,居然思来想去半天,也没考虑清楚到底想要去哪里。他不想告诉马场善治自己的状态,怕的就是被对方嘲笑连这点决定也做不了,便整天偷偷上网查找好玩的地方,做好记录,准备哪天对方问起来,自己能把选项扔给他。

“怎么样?林酱,”这天,马场在吃早饭的时候忽然问起,“想好去哪里玩了吗?”

林宪明咬着面包,一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你看这些都不错。”

他把手机递给马场。在手指触碰的那一刻,林宪明不知为什么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心跳。或许是因为活到如今,不带有杀戮和恐惧的旅程从未在林宪明的世界里出现过,或许是因为林宪明都不知道“期待”是什么,或许只是因为要和眼前这个人一同进行单独的旅行。看到马场认真翻看页面的样子,林宪明心里想着的是和对方认识至今的那些瞬间,它们和自己搜索到的,带着期待的美景融合在一起,让林宪明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

他敏锐地感觉到这种心情是令自己感到惊慌的,比选择旅行目的地还要让他不知所措,好像人生的方向要就此抉择似的。

林宪明不悦了起来。

“笨马,”他说,“看完了没有啊?”

马场抿了抿嘴:“看来林酱很适合做旅行向导。”

“你在说什么?”

马场指了指手机上的图片:“要么,去这里?”

是东京。

 

并不是从来没有出门旅行过,但是单独和马场善治旅游,却是头一回。林宪明努力隐去了之前那种怪异而陌生的情感,难免因为自由和放松而有点雀跃。他学着电视剧里那些平凡的旅客一样,看着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脸上不由自主地绽放出笑容来。车站的广播里不停地播送着让旅客注意保管好重要物品的通知,林宪明一手被马场善治牢牢拉着,身体却往前倾,这样难得的“普通”让他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兴奋。

倒是马场善治一脸冷静。他似乎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提着两人的行李,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他不是不知道昨夜林宪明开心得睡不着,所以作为生活里习惯了凶险危机与刀尖舔血的杀手,他更怕一些突如其来的意外毁掉这场难得的惊喜。

马场看着林宪明开心的身影,说着“林林别乱跑,拉好我”,可看到林宪明转头笑起来的样子时,他的眼中还是流淌出晴天的阳光来。

列车已经停靠在站台边了。林宪明心下一动,他忽然感到自己似乎忘了有什么事,转头看了看人来人往的站台,终究是什么也没说,跟着马场上了车。

 

列车行进的时候,林宪明趴在窗户上,看着风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向后飞去。樱花散落,既是离开,也是归来。林宪明眯起眼,任由阳光洒入眉眼中,化作一抹安静的笑意。

“林酱喜欢樱花?”

“嗯?”

林宪明转头看向坐在对座的马场善治——马场正拿着手机,指尖飞快在屏幕上移动,书写着什么——便点点头:“挺喜欢的,很漂亮,是看花的季节。你不看看吗?”

对于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喜欢就是喜欢,林宪明向来都是这样觉得的。

“不,”马场放下手机,双手交叠在膝盖上,注视着林宪明,“不看。”

“为什么啊?”

马场笑了起来:“看你。”

林宪明愣了,没反应过来。他抓抓头:“看我?什么看我?”

“我说你好看,比花好看。”

林宪明终于脸红了起来。

似乎是调戏林宪明得了甜头,马场嬉皮笑脸地捏了一把对方的小脸,果不其然被恼羞成怒的林宪明一巴掌拍掉:“别弄我!说,笨马!刚刚在和谁发信息?”

然而,话刚说完,林宪明便后悔了。

明明是想转移话题,可是脱口而出的这句话,不管怎么理解,听上去都像是在……吃醋?

想起这个词,林宪明吓了一大跳。他偷偷抬眼看了看马场,只见对方正托着腮,把手架在窗框上看着自己。视线碰撞的那一瞬间,马场笑意更甚。

林宪明气得不行,脸无法抑制地又红了好几分:“你你……和谁?”

马场没有继续捉弄他,摇了摇手机:“齐藤啊,你忘了?东京是他的老根据地啊! ”

林宪明睁大了眼睛。齐藤……?这家伙?他的脑海里飞入这个名字的同时,有一通奇怪的电话也在林宪明的记忆里复苏了过来。

决定要去东京旅游的那天下午,林宪明接到齐藤打来的电话时,马场善治居然非常难得地从午睡中炸起,冲过来抢话筒。当时马场神色略有惊慌,还找理由差开自己去帮他倒水,一看便知是有什么瞒着自己。为了不打草惊蛇,林宪明躲在门后偷听,依稀听见“贵重”、“重要的”、“当心”等词,马场似乎非常开心,还能听见他的笑声。

难不成是有什么新任务?或者是什么大买卖?林宪明捻着自己金色的发丝,一边听,一边将其编成麻花,又解开。马场是不是又要瞒着自己冒什么险?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告诉自己?林宪明心下不爽,见对方一挂电话,便大摇大摆跑过去,一把揪住马场,质问道:“干什么?你这头笨马还准备带坏人家齐藤?说,什么大买卖?什么贵重品?”

马场不躲,嬉皮笑脸地摸了一把林宪明的脸蛋:“好事。”

林宪明逼近:“什么好事?”

“林林啊,”马场指了指林宪明的手,“你再不松手,我可要亲你了?”

“你……!”林宪明气急,心想这笨马口风倒是紧,松手的同时跺了一下脚,随手拔出短刀,“你说不说你?”

“行行行,”马场摆摆手,“你真是不可爱……”

“我不管,你快点说!”

“我们不是要去旅行么?齐藤和我说,得保护个‘重要品’。”

“是任务嘛?”

“倒也谈不上是任务啦。”

“需要我帮忙?”

“这倒不用。”马场眼神微动,摸了摸林宪明的头,“我还是有能力保护好这宝贝的,不会影响旅行的啦。所以,可以把刀收了吗?”

林宪明想了想,没有照做,又往马场跟前凑了凑,活像一只恐吓状态的小猫咪:“那么那个贵重品是什么啊?”

马场退后了几步,笑了起来:“不告诉你。”眼见林小猫又要炸毛,他忽然抬手夺过林宪明的小刀,“总之,是我保护过最贵重的。”

 

“马场善治!”

所以,在回想起这些,意识到自己上车前忘了什么的林宪明终于是发怒了。他看着马场善治懒洋洋嬉皮笑脸的模样,到底是忍不住,顾不得正在行驶的列车,猛地站起来。

“你这头笨马!那个东西你到底带了没有!?”

“哎呀,安心啦。”马场摆摆手,“快坐下,小心摔跤。”

“不要!你带的包也太小了,确定带了吗?”

“林林,出来之前我说什么了?”马场拿出长辈的架势,“不许在列车上大声说话。你看看,影响别人了哦。还有快坐下来,还是说你想像上次那样让我公主抱?”

林宪明语塞。他转头看了看周围,见其他一些旅客正用探寻的眼光望着自己,不免有些羞愧,再加上害怕“重要物品”的任务暴露,尽管不爽,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照做。

这头笨马,居然敢当庭广众寻自己开心!林宪明越想越气,被抛到脑后的怪异感情也在此刻迅速占领了他整颗心。他擦了擦手,看窗外的樱花似乎也在嘲笑自己,便扭过头,不再说话。

 

终于是捱到到站了,列车在停靠的瞬间一阵晃动。林宪明想着慢慢来,等别人先下,便坐在那里看手机,却不料因为这晃动,手机“啪”地一下落在了地上。

“尊敬的旅客,您好!感谢您乘坐我们的列车,请注意保管好您的行李物品,防止贵重物品遗留在车厢里,祝您旅途愉快,再见!”
林宪明心烦意乱。他趴在地上,人们的脚步声伴随着广播里的提示音不断在耳边交织。他眼看着人群渐渐散去,终于在桌下抓到了手机。

林宪明直起身子,拍了拍灰,见对桌没了人,想着马场应该是先下车了,虽然略有不悦,但还是给马场发了个信息,让他拿好行李,在站台等自己便可。

火车站一如既往人如潮水。林宪明东张西望地站在车门附近等着马场善治,心里骂骂咧咧。

这头笨马,该不是迷路,找不到自己了吧?

他拿出手机,正想拨通马场的电话,却被突然搭在自己背上的一拍吓了一跳。转头对上马场那双焦急的眼眸,尽管心下已经放松大半,但想起刚刚的事,林宪明还是硬着嘴:“哦哟吓死我了,你跑哪去了?怎么的,那宝贝没掉吧?”

“我还没问你呢!”马场轻轻弹了一下林宪明的脑袋,“你刚刚为什么不跟着我下车?”

“我不是说了吗?”林宪明自知理亏,声音小了下去,“我手机掉地上了……可我发短信给你了啊!”

“林林你真是……”

“不许再叫那个熊猫一样的名字!”

“哈?你还好意思和我叫板?”

林宪明委屈极了,刚想发火,却听马场又开口道:“你差点让我任务失败,丢了那个……”

他忽然闭了嘴,注视着林宪明。林宪明瞬间忘了刚刚想要说的话,瞪大了眼睛,见对方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半晌才着急地追问道:“所以呢?!那个宝贝呢!!”

不料,马场善治的嘴角竟然挑起一抹笑。

“在呢。”他说,“好好的呢,在我眼前。”

林宪明愣了半天,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像是一块迟钝的齿轮,吃力地转了好久,才隐隐约约猜出对方的话外之音。

“什么?所以你来东京干什么来了?齐藤是怎么回事?”

他的疑问太多了,想要抓住马场问个分明。

“没什么,就是带你来玩,”马场温柔地摸了摸林宪明的头,“让你做一个普通的游客,好好玩玩,过普通的生活罢了。齐藤给我们做了东京攻略。”

“什么?仅仅是玩?那那个贵重品呢?你不是说那是你保护过最贵重的宝贝吗?”

马场善治没立刻回答,就定定地看着林宪明,看着他的脸渐渐泛起红色。广播里继续是旅客提示:“尊敬的旅客,请您注意保管好您的随身携带物品,防止贵重物品遗失。”

“这里呢。”马场抬手指了指林宪明,似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我保护过的,最贵重的宝贝。”

 

 

=====THE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241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