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我爱你是春天初融的雪

- 冬景趣换春景趣的梗,想写很久了。一不小心又6000+字

- 有一点点私设本丸。用了上次和@云城haruka  的春天情书,以及10话包丁“一哥哥”的翻译。

- 日常小光告:两年大长篇《Slowly Fever》预售地址:【点这里

 

 

“啊,真是个好天气啊。”

鹤丸国永推开门,生了个懒腰,转头对还赖在被窝里睡大觉的太鼓钟贞宗这样说着。见后者嘀咕了几下,翻了个身又睡起了回笼觉,鹤丸有些不爽,心说这小子,再这样赖床下去,怕不是可以和明石国行去比赛谁起得晚了。他皱着眉头,大踏步地走到太鼓钟身旁,轻轻地推了推。

“喂,快起来。”鹤丸说,“这么好的阳光,大家都在院子里呢。”

“唔……小光呢?”太鼓钟连眼皮都没掀开。

“春分要到了,他忙着呢。好了快起来。”

“昨天晚上帮主人整理资料……别烦我……我……再睡……”

这太鼓钟贞宗怕是铁了心不起来了。鹤丸直起身,叉着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屋外,隐隐约约便看到有如钻石般的光。虽说是早春将至,可昨天夜里还是下了雪,雪现在已经停了,此刻阳光落下,粼粼闪闪,似是洒落的金砂。

也不知道主人什么时候才会更换景趣迎接春天。鹤丸想着。忽然,他的脸上划过一丝坏笑,随即便弯下腰,凑近太鼓钟的耳朵。

“喂,贞酱。你藏的那些叮叮当当的宝物,被他们洒在雪里了。”

太鼓钟刚就迷迷糊糊看到窗外的金色,这一听,耳朵竖起来了:“你说什么东西……”

鹤丸接着哄小孩:“不信你看外面。”

单纯的短刀果然上当,刚刚翻过身,鹤丸便一把撤走了他的被子。突如其来的冷意彻底驱散了太鼓钟的睡意,知道自己被骗的他瞬间大叫起来:“鹤丸国永你又骗我!”

“不是骗你。”鹤丸叠了被子,“你当我那么想带你这小孩?还不是因为光忠今天把你交给我,叫我陪你玩。”

“我不是小孩子!”

“那就不要赖床。”

太鼓钟揉着眼睛,吃瘪了。但作为鹤丸恶作剧的搭档,他也不是吃素的,一骨碌爬起来,骂骂咧咧地穿外套:“什么陪我玩?还不是粟田口家都在外面,你想混进去……”

鹤丸听了,叠被子的动作一顿,一瞬之间红了红脸,迅速反驳道:“谁说……”

“难道不是?”太鼓钟打断鹤丸,帮着把被子塞进橱里,“放心吧,你喜欢一期一振这件事,暂时还没别人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去藤四郎那套套话。”

鹤丸向来是遵从内心的人,虽然被眼前这小子看穿了心思,多少有些恼,但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便轻轻拧了一把太鼓钟贞宗的脸:“你倒是机灵。说,要什么好处?”

太鼓钟笑了起来:“给我点小判买弹珠。”

 

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惊鸿一瞥,对鹤丸国永来说,应该就是见到一期一振的那一瞬间。

他们并不是从未相见,至少曾同处一地三百余年。只可惜,那时的彼此尚未修炼出人形来,仅有灵魂的触碰,绝对是无法如此拉近两人的距离的。鹤丸国永曾经在明亮的白昼,无数次在心中勾勒过一期一振幻化为人的样貌,可到了昏暗的夜晚,他又悄悄抹去。

物灵和人类其实是一样的。直到是那一年冬天,来到了这个本丸,化为实体人形的那一刹那,鹤丸国永睁开眼,看到眼前这个向着自己伸出手来的俊朗青年,仿佛世间众生和万千星辰都在这一刻停止了运作,美好的一切化为星光,落入了对方的双眸。

然后,那个人说:“我等您很久了,鹤丸国永大人。欢迎您。”

那个人是一期一振。

回忆里,身后的窗外飞雪满天,一期一振站在那里,柔柔地笑着,却似是化开了一树的白梨花。鹤丸国永立刻认出了他,也瞬间明白,自己胸腔中那颗动荡的心,那么长久以来的流浪,终于结束了。

永远有多远呢?鹤丸不知道。身为灵人,万千岁月不过是沧海一粟。可是每一次见到一期一振的笑容,鹤丸都想要牢牢抓住这一刻,将一切定格住,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他常听人说的,“我永远爱你”,许是这“永远”,也不过是这珍爱的一瞬,加上个明天罢了。

眼下,鹤丸国永望着一期一振站在积雪里,脑海中忽地就冒出两人在这里的初次见面。他张了张嘴,很想把自己内心所想都说出口,可是一切涌到嘴边,却只变成了一句结结巴巴的问候。

“你好。”他说,“你好啊,一期一振。”

见了鹤丸,一期一振笑了起来,一步一步踏着雪,朝鹤丸走过来。

他真好看。鹤丸想。

“早上好,鹤丸大人。”许是被这冷风吹的,一期的脸有些红,“早上好。我在陪弟弟们捉迷藏呢。”

鹤丸点点头,不料转头便看到太鼓钟贞宗已经和藤四郎打成一片,正朝着自己挤眉弄眼呢。他心头一颤,怕被一期看穿些什么似的,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一期真是好哥哥。”

“哪里哪里。”一期一振摆摆手,“和弟弟们一起玩我也很开心。况且如果我不陪着,弟弟们有的还小,怕是会给其他人添麻烦吧?”

听了这话,鹤丸不由得扬起嘴角:“哎呀你多相信他们一些嘛,都是听话的好孩子啊。”说完这些,他似有觉得不妥,补充道,“贞酱比较顽皮,他要欺负你家弟弟了,一定要和我说啊,看我不告诉光忠和他哥哥们。”

说着,他假装恶狠狠地朝太鼓钟龇了龇牙,搞得后者一脸莫名。倒是一期一振被鹤丸逗乐了:“鹤丸大人真是有意思。”

“叫我鹤丸就好啦。”

“一期哥!”乱藤四郎叫了起来,“我们要开始了哦!”

“好了,”鹤丸双手叉腰,“你快去吧。”他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口,“我……”

“那个……”一期一振突然打断了鹤丸国永,他的脸比刚刚更红了几分,仿佛在思考什么。

“嗯?”

“那个,”一期一振下定决心,“您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

 

捉迷藏这件事本身,对鹤丸来说当是得心应手的。作为一个恶作剧狂魔,比起担任抓人的工作,鹤丸更期待躲在暗处悄悄等待,思索着对方因为找不到自己而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只有这样,被抓住的那一刻,才会得到期待已久的惊喜。

他并不十分在乎所谓的输赢,只求玩得尽兴,因此,被谁抓到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重要的在于,自己可以躲在怎样的犄角旮旯里,让对方为此苦思冥想。

这也像极了鹤丸本人对于世界的态度。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的啊,如果尽是些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他一直这般认为,甚至身为刀灵,他无疑是热爱战场的,可与其是毫无章法地奋勇杀敌,他更所欣赏的战术是出其不意。

可是直到一期一振被蒙上双眼的那一刻,鹤丸国永才不知所措了起来。所有的“鹤氏哲学”被抛弃得一干二净,因为那些只属于身为刀剑的鹤丸国永。鹤丸听着胸腔内心脏愈加激烈的跳动,伴随着枝丫上滑落的白雪。

“你们都藏好了吗?”一期一振伸出手扯下蒙眼布,四周鸦雀无声。

鹤丸坐在树上,白雪遮掩了他白色的身形。他托着腮,看着一期一振茫然的模样,忽然有点看不懂自己。

想要被一期一振抓住,但是又怕他找不到自己。这种想法,完全违背了自己一贯以来的所思所想,以至于他是越想越是后怕起来,怕的是数百年前,自己的流浪未曾停止,未曾遇到过一期一振,也就不会再有如今的一切。

没有一期一振的光阴,鹤丸国永曾经行走过。可是遇到了一期一振之后,他忽然忘记自己是怎样度过没有一期的那段日子的。

是那时候啊。是那时候。鹤丸恍然地轻叹。根本不是来到这里才开始的,是从几百年前,见到对方的那一刻,自己的世界就开始漫天樱花和冰雪初融。

一期一振站在树下,水色的头发映出阳光的金,落入了鹤丸眼中,荡起阵阵涟漪。鹤丸下意识地动了动身子,想调整个姿势,却不料抖动了树杈上的白雪,哗啦一下,随着树枝的交缠,一块雪下落而去,碎在了一期一振的跟前。

糟糕——!

鹤丸一惊,率先冲上脑海的竟不是自己即将被一期发现这件事,而是那块雪有没有砸到一期。他堪堪地扒着树枝,吊在一期身后的枝头,小心翼翼地想要把脑袋凑过去看个清楚,可是一期一振已产生了警惕,察觉到了附近有人,猛地一转身,一把捂住了鹤丸的双颊。

“啊啊啊——”鹤丸大叫起来。

“嗯?鹤丸?”一期显然也是倍感惊讶。他本觉得最难抓的应该就是鹤丸,毕竟他鬼点子多,谁知道会藏在哪里。可是现在,他的手贴着鹤丸的脸,眼中写满了震惊,仿佛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恢复过来。

“哦呀。”倒是鹤丸先结束石化,“吓到我了呢。”

不得不承认,他说这话是心虚的。鹤丸虽然具有冒险精神,但还不至于做出那么容易被发现的事情来。可是刚刚,直到是自己倒吊在枝头,看着眼前那个挺拔又清爽的背影时,他才猛的回过神。

是被诱惑了吧。

被一期一振诱惑了。

鹤丸国永读不懂自己那一刻失神的心情,想要看清一期一振有没有被雪块砸伤的急切占据了他整颗心,以至于都快忘了正在捉迷藏这件事,才做出那么惊人的举动。可当一期抓住自己时,鹤丸如此作死的行为,怎么看都像是故意在让着一期,为了防止一期乱想,他又只得小心翼翼地遮掩,像是捧着一碗满溢到碗口的清水。

真是没用。鹤丸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

 

所以,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面对面地躲在一个高大的雪人后——这个雪人还是昨天鹤丸堆了给自己看的,吵吵嚷嚷地说着“要抓紧冬天的尾巴”,怕不是哪天审神者想起来换了景趣,再次看到雪人可就得再过一整年了。

一期一振想着这件事,想着鹤丸国永说“再过一整年”这个瞬间,心绪忽地就像是被风吹过,乱了阵脚。和鹤丸国永曾经的数百年也好,在这个本丸生活的这些年也好,都仿佛是弹指一挥之间,那些记忆分明如此深刻地印刻在脑海里,可是时光却跑得飞快,连回声都不曾留下。

人人皆知鹤丸国永是个老顽童,可他却很少对一期一振恶作剧,每每见了自己,不是客套地打招呼,就是有些拘谨地尬聊。一期一振很想说些什么,可是望着那双金色的眼眸,就宛如温暖的海水淹没了自己,瞬间失了言语,不知说什么为好。

一期一振不傻,他知道这种心情的意思。

这叫做“喜欢”。

所以眼下,他和鹤丸国永面对面站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后者为了防止自己被发现,还时不时往里靠。

哦天哪,怎么会是这种发展?

之前那一局,鹤丸国永肌0肤的触感还缠绕在指尖。根据规则,鹤丸第一个被抓到,就应该充当下一个找人的玩家,可谁料,鹤丸同寝室那个孩子太鼓钟贞宗用玻璃弹珠“收买”了藤四郎们,便“理所当然”地修改了游戏规则,成为了这一轮的找人者。而作为哥哥,鹤丸和一期当然不好意思和弟弟们计较,只得应允了下来。

关于捉迷藏,虽然一期心眼不多,但和藤四郎们一起玩了那么多次,多少是有些藏身技巧的。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太鼓钟怕是深得鹤丸真传,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专门卯准犄角旮旯下手,眼看着包括孩子们中最机灵的乱藤四郎都被他抓住,一期一振终于慌了。

“鹤丸~~”太鼓钟拖长了尾音,带着恶劣的笑容,“还有一期一振大人~~不要躲了哦~~”

太鼓钟愈加靠近一期躲避的树丛,一期的心脏也随着对方的脚步砰砰狂跳起来。

忽然,一期看到一个石子打在了太鼓钟身后的树枝上,只听“啪”地一声,一团本就摇摇欲坠的白雪应声而落。太鼓钟迅速转过头,停顿了几秒,转身朝着那棵树的方向走去。

一期一振刚想松一口气,却被捂住了嘴。他吓得睁大眼睛,转头却看见鹤丸正疯狂对自己比着“嘘”的手势。

“一期,”鹤丸压低了声线,凑近一期的耳朵,“快跟我来,刚刚是迷惑贞酱的,他很快会发现你躲这。”

他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一期,蹑手蹑脚地往墙角躲去,一期一振还没来得及捂住发烫的耳朵,就看到了那个高大的雪人。

“这个是我哦!”一期想起鹤丸昨天是这样说的。

真丑。一期一振悄悄评价道。和鹤丸哪里能比。

“诶?你说啥?”鹤丸回过头。

糟糕!是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吗?一期一振愣住,正想扭转乾坤说些什么,却不想太鼓钟的脚步正由远及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鹤丸便一把将一期塞进雪人和围墙的间隙里。

“我知道我很帅,这雪人哪有我好看?”鹤丸轻声说,满脸都是笑,“好在这雪人和我一样是白色,贞酱应该看不出,你快站进去!”

虽然他的动作很急,可是对一期一振还是很温柔。指尖触碰彼此的时候,一期一振明显地一抖,随即便抬起头,对上了鹤丸那双仿佛落满星光的眼睛。

他真好看啊。一期想,耳边还有对方压低声线说话的回响。声音也很好听,似乎哪里都好。

太鼓钟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似乎还有他和被抓住的藤四郎们的说笑声。一期一振下意识地抓紧了鹤丸的衣襟,而鹤丸也往里躲了一些,轻轻搂住了一期一振的腰。

从来没有哪一次捉迷藏,落入现下这样如此紧张的境地。都说融雪最冷,可明明这周围的空气都像是泛着热,一期一振有些尴尬,越是紧张,便越是觉得不知所措,心跳不知是因为这游戏还是因为鹤丸,蹦跶得像是被抓住了耳朵的兔子。

一期尴尬极了,不由偏了下脸,却没有想到蹭过一个温热的物体。

是鹤丸的嘴唇。而鹤丸也很意外,一瞬之间愣在当场。

“鹤——丸——酱!”

“一哥哥?”

是太鼓钟和包丁!鹤丸的脸上划过一丝警惕,他用手臂锢住一期一振,微微低下头,手指柔柔地掠过一期的发丝,似是在安抚。

“诶,不在这里吗?”太鼓钟在雪人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才冲着包丁道,“走吧,我们去另一头看看吧!”

一期一振屏住呼吸,显然是吓到了。阳光顺着头顶小小的缝隙跳入眼帘,他缩了缩脖子,想要避开这顽皮的光线,可是一动脑袋,脸颊再一次蹭过鹤丸的唇。

“鹤……”

解释的话语就在这一刻被堵回了嘴里。鹤丸国永抬手托了托一期一振的下巴,轻柔的吻落了下来。他一手环着一期的腰肢,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背脊。

一期一振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弄得不知所措,可他抓着鹤丸的手臂,终究是闭上了双眼,没有反抗。鹤丸的吻似乎是有着令人沉迷的魔力,一期调整了一下动作,张开嘴,让鹤丸的舌头深入自己的口腔。

唇齿的纠缠持续了一会儿,鹤丸放开了一期的双唇,温柔的吻游走到了一期一振的耳边,一下一下轻啄,仿佛珍惜着世间唯一的珍宝。一期一振攀附着鹤丸的脖子,感受到鹤丸将手探进了自己的衣服内,他的嗓子里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嘤咛。

是被彼此的气息诱0惑了吗?但是他们已经不想去思考那么多所谓的原因了。从第一次唇齿相接开始,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唯独是两人眼底的彼此,充盈了整颗心和整个世界,之前所有的悲伤和孤独,全在这一瞬之间消失殆尽了。

鹤丸停下了动作,轻笑了声,舔了一下一期的耳垂,呢喃道:“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吉光……”

一期一振羞红了脸。远处还有弟弟们的笑声和打闹,在这样危险的地方,和暗恋着的人做这种事,让本就脸皮子薄的他根本不知如何是好。鹤丸见状,贴过去亲了亲一期的脸颊,随即再次吻上了对方的双唇……

就在这一顷刻之间,阳光瞬间倾落,照满了这对爱人的全身,伴随着满院纷飞的樱花。那个巨大的雪人不见了,化为了散发着幽香的粉白花瓣,化为了春日的暖风,化为了阳光下的第一声莺啼。

是春天。

 

“啊呀,主人换景趣啦……诶?”包丁藤四郎和药研藤四郎拉着太鼓钟贞宗跑过来,一脸错愕,“一哥哥……”

“怎么了?”药研跟上前,看到发生的一切,石化了几秒后,却没多说什么,只意味深长地推了一下眼镜,“哦哟?”

“跟你们说别过来了……”太鼓钟贞宗追上两人,皱着眉头埋怨道,但一见到鹤丸,他又立刻学着电视里的语气说,“春天到了,万物都到了复苏的季节……”

听到太鼓钟的调侃,鹤丸国永才算是如梦初醒。他迅速明白了来龙去脉,想必刚刚这太鼓钟就已经发现了自己和一期。鹤丸松开怀抱,将涨红了脸的一期一振护在身后,嚷嚷着:“主人换景趣了,这局不能算我们输。”

“我们?”乱藤四郎眯着眼睛走过来,“您和谁?”

“鹤姥爷你这是偷换概念!”包丁藤四郎跳起来,“重点是捉迷藏吗?”

鹤丸瞪了太鼓钟一眼,似是在指责其“办事不利”,后者却耸了耸肩,意思便是“我帮不了你”。

“所以,”厚藤四郎捏着拳头,“鹤丸大人准备好接受我们的挑战了吗?”

“我……”

“行了!”

这一声,所有人都愣住了。

鹤丸惊讶地回过头,却见一期一振从后方慢悠悠地走出来。他的脸还有些泛红,可是眼神中却全是坚定。

“是我。”他说道,“我喜欢鹤丸大人,都怪我没告诉你们。”

“嗯……诶诶诶诶?”鹤丸大惊失色,“不不不不对!是我先亲的你吧?”

“可是是我先喜欢鹤丸你的!”一期一振难得较起劲来。

“那可说不定啊!”鹤丸掰着手指头,“你说说看你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我哪算得清?应该是比你早吧?”

“怎么就比我早?我可是在过去就喜欢你啊!”

一期一振皱起眉头:“不,你来这之前我就已经开始等你了,那就是在皇室的时候,我就喜欢你很久……”

“噗!”

听见鹤丸的笑声,一期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瞬间止了声。他的脸涨得通红,真真就像一个草莓。

“鹤丸国永!”

“放心吧,你弟弟们都跑了。”鹤丸温和地拢了拢一期一振的肩膀,漫天飞舞的樱花映入他金色的眼眸里,像是漂浮在梦境中的南方湖面,“所以,一期一振,你可愿,成为我的春天呢?”

一期一振扭过头,不回答。

“一期?”

“春天,离开过吗?”一期一振忽然把头埋在鹤丸的肩膀上,“你不是一直在这里吗?”

鹤丸一愣,稍稍扭头便看见一期绯红的耳朵。半晌,他笑了起来。

“真是吓到我了呢,一期。”鹤丸收紧手臂,牢牢地抱住对方,“我也不会再让我的春天,离开我了。”

 

不远处。

“这就是你的要求?”审神者望着樱花树下相拥的二人,悠悠地修着指甲,“怪不得昨天那么乖,主动帮我整理文件。”

“那是,我一直都很乖的,何况总得帮好兄弟一把。”太鼓钟嬉皮笑脸,“谢谢您及时换景趣。”

少女摇摇头,站起身来:“罢了。我早就知道会这样。去万屋吗?”

“去的!”太鼓钟贞宗立刻跟上,“那我要波子汽水!”

 

====THE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1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