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12)

-意识流的诡异故事。安清安无差。

-前篇【11一次大更。之后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忙开学orz

-前景提要:加州清光的行踪变得难以捉摸,而大和守安定原本消失的记忆却愈发清晰起来,同时清晰的,还有自己对于清光的感情。镜中的那双红眸,却也他忐忑不已……

 

在那之后,大和守安定再没有见过加州清光。

他躺在病床上,注视着天花板壁角处的一个小小的黑点。随着视线的平移,那个小黑点像是长了腿,顺着交界处平移过去,而到他的视线停止时,那个黑点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人的眼睛带来的欺骗。安定想。你永远不知道这是你所见到的一切带来的错觉,还是说从一开始,就一切都是虚幻。

可它就在那里。那个黑点。像是人心上的一根刺,直直地戳在了安定的眼底。不管怎样去思考,都无法将这个黑点磨灭掉。它常在,却断断续续让你想起,如同站在人群里,你穿反了衣服,过高的后领蒙了你的脸。

安定叹了口气,他想起了加州清光。那日后,加州清光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手机也一直是无法接通状态,这个人像是一片凋零的叶,从整个世界里消失殆尽。

大和守安定捂住双眼。近来,医生总说安定恢复得好,双目的适应速度也很快,再没过多久,就可以出院了,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人人都说安定性格好,在医院的时候即便没有人陪着,也非常安静,还会帮助其他年纪小的病员,一定会有好报。

至于视力,则可以慢慢恢复,这双移植来的双眼,也会渐渐和安定愈加契合,只需定期随访,注意保护,别的便和普通人一样。

“你只要习惯红色就好了。”医生朝着安定开了个玩笑,“毕竟与你原本的瞳色不同。”

安定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医生见其没有其他的问题,寒暄了几句便转身出了病房。

直到是医生的脚步渐渐远去,安定也依然坐在原地,没有挪动一步。他望向窗外的天空。时间像云一样飘过,离去后就再也不会变成原来的样子了。他曾经一日一日计算自己来到这里的天数,每过一次复健,每过一次心理疏导,他都会悄悄算上一笔。可是他忽然忘记了,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再也没有算过时间的流逝。以至于即将出院的自由变得是如此的突如其来,像一场夏日的雨。

安定捂住双目——最近他似乎习惯做这个动作,一如加州清光临别前的那次一样——他不想承认,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镜中的自己对视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愿去细想。只是那双与那个人相似的血红双眸,长在自己的脸上,如此深刻地贴合着自己,每一次看到,都会想起那个霸占了自己大部分人生,如今却突然消失不见的加州清光。

不该是这样的。安定想,却怎样也想不明白加州清光突然不告而别的理由。他站在窗前,与蓝天截然不同的红色是如此突兀地印刻在不被改变的玻璃上,安定来不及转开视线,便于玻璃中自己的映像对视个正着。

他看到过无数双眼睛。带着悲伤、快乐,带着对未来的希望绝望。可是,却都没有哪一双眼睛让他觉得像那双血红的双瞳一样难忘。安定张了张嘴,加州清光的名字像一条酸涩而带着哽咽的河流,无声地流过了他的喉咙。

可是他哭不出来,也很难对任何人开口。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了。大家收拾一下放学吧。”

伴随着快乐的下课铃,老师合上书本,推了推眼镜,一边和同学们告别,一边走出了教室。大和守安定看了看手机的日历提醒,想起昨天思来想去才准备好的语气和说辞,悄悄安抚了一下略有忐忑的心绪,才假装平常地站起身,拎了书包,朝清光的座位走去。

——周五了呢,你要不要去我家蹭吃?

这句话,其实再简单不过了,卷一卷舌头,说出来也不过眨一眨眼。然而,安定却为此思来想去,思考了几千几百种可以的问句和对方可能给予的回应,才最终决定简单至上。他想得太多了,以至于都开始对这样迟疑而不自然的自己感到头疼,连原本让人兴奋的下课铃声都显得吵闹了起来。

和清光一起走过那么多年,这种问话发生过无数回,可是这一次就是不一样。他隐隐约约明白自己的感情,不敢点破的同时,却又无法自控地听了清光的无心之语,特地去学了制作巧克力布朗尼的做法。

这是安定作为一个不擅厨艺的人,第一次如此下定决心要为一个人做想吃的点心。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曾告诉清光自己练习过很多遍,被烤箱烫到过多少次,也有向堀川国广偷偷求教,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执着于清光笑起来时候,用熟悉而温柔地声音,说一句称赞的话。他像一个执着于沉船宝藏的盲目航海者,抱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那个秘密是一张地图,引领他不受自控地被吸引着冲向未知。

爱是盲目的。也许在吃这一方面,也会有某种程度的共通性。

不就是走到清光的面前吗?安定的手撑在桌子上。

不就是张开嘴问句话吗?安定拱了拱肩上的包。

不就是表现得平常一点吗?安定擦了擦鼻子上的汗珠。

“清光……”

“加州君?文化节就是下周了哦,今天,你要不要去看看我们的排练?”

安定愣住。他看着清光的桌位被几个女孩团团围住,遮挡住了他的视线。是自己太在乎加州清光了吧?少女脸上的笑容和特有的红霞是如此的刺眼,渐渐地成了一根根细针,刺在安定的心上。

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实在太熟悉了,像是两个世界的倒映,彼此站在深水里对望,安定就这样注视对方,但愿清光,有朝一日可以爱上一个名为自己的侧写。然而,这个世界上,人们最容易忽视的,便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人。

是啊,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即便和清光再亲密,自己都无法取代那些女孩的。

清光是受欢迎的。这件事情毋庸置疑。而最近文化节将至,像清光这样性格活跃又长相精致的男孩子自然是成了“香饽饽”,他也的确适合这样的氛围。可是,明明知道这一事实,在认清自我后,当看到眼前这样的场景,他想起了清光近来因为忙于文化节,已经将近两周没有和自己一起回家了。这不是清光的错,也不是清光愿意这样做,可是每次念及清光对自己的那一丝并非故意的冷落,安定心中还是空落落的,仿佛航海者义无反顾地冲向大海,千辛万苦找到沉船,打开宝箱,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他宁愿看到一只疯狂的章鱼,看到一个老船长的破帽子,看到一堆破碎的旧物,这都比空无一物要好接受,至少自己总有个断送的念想曾经存在过。而什么都没有才是最残忍的,因为似乎自己向来都是在自作多情。

安定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中过了那么多画面,也忘了自己从来没有对清光正面表达过自己的心情。而准备好的那句话,忽然就从脑海里消失了,化作一缕看不见的灰烬。安定站在原地,透过女孩之间的细缝,看见了清光恰到好处的笑意。他的眉目,第一次让安定觉得那么遥远。

他不会属于我。

这个念头飘过安定的脑海,在那一瞬间,也让安定心中升腾起对自己的厌恶。他厌恶这样唯唯诺诺又想法极多的自我,也厌恶对清光这般猜疑和埋怨的自我。

可他做不到将清光拱手相让。

“清光……”

不。

“清光。”

不要说话……

安定看着清光慢慢转过头,对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是这样真实而难忘地落在了他的视野里。

“诶?怎么了安定?”

清光笑了起来。血红的眼睛映衬了窗外虚幻似火的晚霞,仿佛这般注视他,就可以安心做上一整天的白日梦。他是热烈又疏远啊,扬起的嘴角总带着这样得体的笑容。可是这样的得体却让安定自觉心上一阵酸疼。

他想他不要这般熨帖似乎更好。安定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