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冲田组 | 眼球(13)

-意识流的诡异故事。安清安无差。

-前篇【12】终于忙完开学的事情,回来更新了orz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前景提要:大和守安定的病情愈加稳定,可加州清光却再也没有回来。安定在想念对方时回忆起曾经的事,那个事发的傍晚的记忆,却也在此刻悄悄复苏了……

 

“hello?大家都在吗?”堀川拿着相机走过来,“哇哦,清光是要去排练?”

“哦不,”清光耸了耸肩,“并不是我排练……”

“诶~”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叫起来,“堀川君也来嘛,帮我们拍拍照好吧?”

堀川听后,轻轻瞄了一眼一旁沉默的安定,视线在清光和安定之间游移了几秒,才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难得美少女们这般邀请我,可不巧,今日我可有任务在身。”

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女孩跳起来:“又要给和泉守君拍照了吗?”

堀川眯了眯眼:“今天不是哦……话说,你们要拍吗?我在这给你们来几张?”

 

本就懒得照相的安定并不想看清光和其他女孩的合影,刚刚想邀请的话到了嘴边也被生生噎了回去。他的手在书包上空空抓了几下,伴随着堀川的快门声和桌椅的碰撞声,他直起身,用一种生硬的语气说:“我不拍了吧……”

“安定?”清光愣了几秒,同样跟着站起来,直接避开那些女孩,朝着安定走来,“要回去吗?”

安定没有回答。过了半晌,见清光没有说话催他的意思,他才慢慢抬起头,与清光的视线重叠,却没想到清光正用一种温柔体贴,却带着一点点可怜的眼光看着自己,心中不由悄然一动,随即便触电般移开了目光。

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魔怔而产生了错觉,以为清光是不是也和自己有着一样的心情。安定是喜欢清光的双眼的,他的红眸如若夕阳带来的礼物,又融了海洋般清凛的气息,只要见到便生欢喜心。

清光真是……

安定嘴角动了两下:“我……”

“来,清光!”堀川拿着相机冲过来,“两位帅哥来个抓拍!”

安定没想到堀川来这出,一下措手不及,脸上的表情都来不及调整,就被快门关了去;可清光倒是毫不介意,迅速搂过安定,一手比了个V。

然而,没有人看到,当他的视线从安定身上移开的那一瞬间,眼里的温柔,一下子就消失了。

堀川拍了拍清光的肩膀:“不愧是兼先生说的‘最上镜男演员奖’哦!”他嬉皮笑脸地做了个wink,随即对大家说,“我先去学生会了,照片印好会带给大家哒!明天见啦!”

目送着堀川转角下了楼梯,清光抬手捋了捋安定的头发:“怎么?闹什么呢?要回去吗?”

“诶?加州君不来看排练吗?”

一听此言,一个女孩立马噘着嘴上前,拉着清光的胳膊,发出娇嗔的声音来,“来嘛,班长和和泉守君他们都来哦。”

“那个……”清光微微有些为难,却没有拒绝。他不着痕迹地抚下女孩的手,看向安定,“安定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女孩眨了眨眼,瞥向站在原地的安定:“那要么大和守君也一起来?反正多一个人也没关系呀……”

多一个人……也没关系。

那个女孩明显是无心之语,可安定心中莫名怒意更甚。

是啊,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人吧。

“不,不是,”清光敏锐地发现了什么,猛地打断女孩的话,转向安定,下意识解释道,“安定你听我说……”

安定却直接拍开了清光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看都没再看清光一眼,拎起包转身跑出了教室。

 

这日的傍晚漫长地令安定感到惊恐。像是一场永无宁日的告别,每一束光都是这样刺眼,让安定觉得心烦意乱。

这个城镇的傍晚蒸发着散射出诡异而令人感到茫然的闷气。那块巧克力布朗尼在大和守安定的心中悄悄地随着怒意和这刺眼的落日在渐渐消融,黑色的馅料如若黑色的血液般流淌而出,沾染并慢慢溢满了安定整颗心。

那块曾经被精心地为特别的人准备的蛋糕,最后终于是在某个看似平凡的夕阳里,再也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安定一口气跑出了学校。他的双腿脱离了大脑的掌控,只为了能一次都不会回头地离开这个令他不知所措的地方。他大步大步地往前跑,四肢泛着虚无的冷意,他的心脏在胸口突突直跳,甚至合上眼都能听到它拼命想要引起主人注意的震动感,也是为了掩去身后,加州清光一路追来,一边唤着自己的名字的呼喊。

大和守安定。

他究竟有多少次这样叫过自己的名字?

每一次又饱含着怎样的感情呢?

从相识以来,数也数不清,可是安定却一次都没有敢认认真真坐下来,闭上眼去细想过清光对自己的心情。潜意识在他的大脑皮层里疯狂呐喊,他分明知道,今天的自己是在莫名其妙,加州清光追赶自己想要问清楚也是正常的,可安定就是不愿意停下躲避的脚步。是在拒绝吗?是没做好准备去面对吗?是害怕吗?亦或者是逃避现实?也许都是的。安定看着河边飘扬的细柳,看着它们的影子落在了被残阳染得如若鲜血般的河水里,他忽地觉得前方的马路漫长而寂寥得可怕,像是在预示着某种他看不清楚也不愿直面的未来。

他下意识地回过头,看见那个黑发的男孩还跟在自己的身后。那双血红的双眸里,伴随着湿热的水汽,远远地,安定看不分明对方的眼神。只是他不再喊自己的名字,只是沉默着跑着。

一瞬之间,那个令人不安的夏夜再次在安定的脑海里冒出了个头,这让他下意识打了个寒噤。也就是这样的一个短短的迟疑,让加州清光迅速占领了优势。只见他突然加快了步子,朝着安定大踏步地靠近。他的双唇翕动着,仿佛在说什么,可声音混杂入了前方大马路来往的车水马龙,变得微不足道的“未完待续”。

那一切的“未完待续”都是这样让人念念不忘啊。安定想。就像看不到尽头的路,就像一段被折叠的记忆,就像自己说不出的那些话,就像现在听不清的那些话,就像那个在他的心里悄悄融化的巧克力布朗尼,就像所有所有你看到了却没有办法抓住的一切可能。即便是一次又一次地问一句“你说什么”,可是第一次开端带来的最新鲜的决心已经悄然变质,如若电影里说那一个个过期的罐头。

可是他已经没有再想那么多了。

加州清光的手朝着自己伸来,可是自己还没有做好任何回答对方的准备和说辞。大和守安定转过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车站。从来没有哪一天的残阳如同今日一般鲜血淋漓,又刺眼到让他挣不开双目。清光略带凉意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肌肤,安定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忽然觉得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这辆车上,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比如太阳怎么就变得越来越大,像一只巨大的眼睛,直直地望着自己。

比如加州清光的手,怎么会……

怎么会……

怎么会那么温暖……温暖得像是一个真实的人。

等等。

真实的……人?

一时间,有什么消失的东西在安定的脑海里爆裂开去。他惊愕地转身,看向加州清光。也就在那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清光的双眼。

那双曾经会流露出笑意的红眸不见了,那双温柔会说话的红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蓝色的眼睛,死寂地,沉默地,没有任何光彩。

“不……清光……”

还没等他说完,只觉脚下一空,整个人便往深渊坠落。安定的呼喊散发在不存在的空气中,而他身后的那一片黑暗里,猛地张开一只巨大的眼睛,空洞地注视着,把安定朝未知吸去。

唯独残留在安定灵魂上的,只有加州清光那双手的触感。那双熟悉的手来自于记忆的冰雪暴,来自岁月里的炼狱火,却依旧保持着清醒的温柔,让安定觉得,似乎这一切,都不是一场梦。

这的确不是梦。

加州清光的脸色青白,整张脸忽地如此清晰地印刻在大和守安定的面前,他唇齿翕动,似在说什么,可是安定听不清。安定很想问问他,可是对方眼底的灰暗和陌生让他的话被卡在了喉咙口。

然而,在那一瞬间,他似乎听明白清光的意思了。

真相宛如利剑,直直刺入安定的胸口,看不见的鲜血喷发而出,烈火般烧碎了整个梦。安定猛地睁开眼,也是那一刻,清光的手忽然变得如死人一样冰冷。

“清光!?”

是清光啊。

 

【TBC】

评论
热度 ( 26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