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Moonlight Battle(上)

- 教师鹤丸 X 能打架的好学生一期

- 大家中秋快乐!这是一个和中秋无关的小短篇哈哈哈~

- 分上下两次。想写一个能打会打架的哥哥,然后到了鹤丸的怀抱里又会露出软肋。写得有些仓促,给发发糖。非常甜的,不甜包换!

- 一个小光告。SF本只剩下最后一本啦!不要错过(x. 【通饭点我

 

一期一振一出教学楼就知道哪里不对劲。

他暗自叹了口气,心说这种事情一次两次就可以了,三番五次找上门真是太让人不省心了。

话虽这样说,他还是随手撂了书包,随后小心地把一个精致的袋子塞进包里,才挽起制服衬衫的袖管。太阳还没落山,可天边的圆月已迫不及待升起了。今日是十五夜,虽是早秋,但这天气热得不行,空气中的水分被蒸干,一切光都猛烈到刺目而发白,掩盖掉了所有美丽的和丑陋的。他听着书包落在地上发出软趴趴的声响,伴随着放课后夕阳的映衬,倒是有了几分西部牛仔沙场的味道。

一期一振的脑子里跑着这些有的没的,注意力却没有停歇,细细观察着来人。只见来者是隔壁班的,虽然穿着同校制服,却是个混混模样的壮汉,身边还绕了两三个一看便是无脑笨蛋的跟班。一期一振心中好笑,想着现在打架的门槛这样低吗?什么人都可以出来担任美丽又迷人的反派角色,难怪穿越银河的火箭队要消失在外太空了。

“喂优等生!”为首的那人朝着一期道,“怎么?今天一个人?”

那这话没说错,一期一振的确是保持年纪前三的优等生神话,可老虎不发威,真当他是面瘫猫吗?学生会长江雪左文字曾经说过:“Love And Peace是人类的永恒追求,‘追求’二字正说明人类还没到达那个高级境界。”对此,一期一振颇为认同,虽然自己平日里性格温和,崇尚君子动口不动手,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动手我就不留活口。一切不能对恶意给予有效反击的所谓的“宽容”,就是美其名曰的懦弱。咋地啊,哪来的规定说优等生不允许正当防卫,就该躺在地上挺打不误事?是不是还得弄个一副被踩碎的眼镜来配合“好学生被揍”这一永恒的桥段?

于是,一期一振耸了耸肩,柔柔地笑了笑,眼中却满是蔑视和不以为意:“今天挨到你们吗?所以,我又哪里让你们看不顺眼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歪过头扯松了领带,捏了捏拳头松动筋骨。作为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和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像今天这样被找麻烦不止一次,可一期一振并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他心中烦恼不已,今天可是十五夜,他想着和某人的Date说不定得迟到,可至今为止,他还没有哪次打架会失了手去,毕竟自己从小的跆拳道和剑术并不是瞎忽悠,不好好招待招待不善的来者,还真对不起家中长辈对自己武力方面的栽培。

不料,那壮汉竟与其他挑衅者略有不同,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一期一振心中警铃大作,暗道这人似乎不按套路出牌,便更是提高警觉,看着对方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

“不,你不是让我们看不顺眼。”那壮汉走到一期跟前,忽地伸手摸了一把一期一振的脸,“是哪里都很顺眼。”

一期一振的眉头瞬间拧起,整个人向后一避,抬手就甩开了那混混的爪子。不料对方不怒反笑,轻轻“啧”了声,凑到一期的耳边,暧昧道:“别装了,我们知道你喜欢谁。”

他看似耳语,实则声音响得能够传到跟班的耳朵里。那几个杀马特跟班立马跟着起哄了起来,一边围了过来。一期一振没有说话,脸色却稍稍苍白了几分,一手悄悄握拳,默默挺直了身板。

“你们想干什么?”

他的声音波澜不惊,却暗藏凶意。可杀马特老大并不回答他,转头看向了跟班们,又冷笑起来:“怎么了?小白脸,是觉得我们比不过你们班主任,白头发的……叫什么来着?”

“老大,叫鹤丸国永。”

“哦对对,”那壮汉假模假式地一拍脑袋,嘲讽道,“鹤丸老师……”

听到这个名字,刚刚还只处于防卫状态的一期一振猛地瞪大了眼睛,金色的双瞳里冒出火来,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闭嘴。”

“哟,还生上气了。”那混混凑到一期一振跟前,语气极其猥琐,一期一振甚至觉得对方的口臭都熏了自己满脸,“我们想看看,是他能让你舒服,还是我们更厉害……哎哟!”

他话还没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朝后倒退了好几步。杀马特们迅速围了上去,一口一个“老大”,就像是电影中常演的路人炮灰。一期一振心中好笑,却又为对方刚刚对自己的不敬而愤怒。他沉默地擦着手,冷眼注视着这几个人,像是在看一堆蝼蚁。

“我说了,”一期一振擦掉了残留在手上的血迹,作为好学生好公民,他习惯地将纸巾揉成团塞进裤兜,眼神却依然凌厉,伴随着如血残阳,似乎更显出几分平日看不着的戾气和寒意,“闭嘴。”

那混混在跟班面前丢了脸,自然不服气,夺过跟班手里的球棒,一个跨步冲到了一期一振面前,抬手就朝一期招呼过去。一期一振却不以为意,微微叹了口气,心说自己虽不愿动手,可之前基本都是为些鸡毛狗皮整些小打小闹,这下居然要为这种事情动手,也都怪某位毫无自控力的班主任老师课后不自重,定是做了些什么不该做的被人看了去,之后可好好得问他讨要些“回馈”来。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轻巧避开迎头而来的棍棒,一边一把抓住对方的右手腕,用力一扭,随即便传来对手的惨叫。

杀马特们一看老大二度中招,个个吆喝着如小妖般招呼过来。眼看着一人迎面猛冲过来,一期一振直接抬脚,对准对方的命根,狠狠一踹,瞬间将其撂倒在地,嗷嗷直叫唤。

谁知,刚刚被拧了手腕的老大突然炸起,趁着一期一振不备,从后方用手臂扼住了他的脖子。

“鹤丸那疯子平日给我们的处分不少,今天我们就来玩玩他的小宝贝。”老大咬牙切齿,靠在一期一振的耳朵边,另一只手带着情色地顺着一期的身体摩挲而下,“配合一下?小白脸?”

一期一惊,暗道不妙。剩下两人一看老大占了上风,也迅速上前,拔出拳头拎起棍棒就围攻上来。那壮汉虽然之前输了一茬,但依旧力大无比,一期一振挣扎几下都无法甩开他的桎梏,嘴角处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他被打得脑袋一偏,只觉头部发胀,好在敌人的手臂也因此稍稍松弛,眼瞧着第二个人的攻击将至,一期一振猛地一转身,接着缩下身子。然而,他即便能打,这情况也是单枪匹马赤手空拳,多少还是处于弱势。攻击者见老大反而成了人肉盾牌,来不及变力,只得快速偏了角度,一时间,一期只觉厉风迎门,尽管避了那铁拳,也趁机摆脱控制,却还略有躲闪不及,脸侧被那杀马特手套上的金属扣狠狠地拉了几道血痕。

“嘶——”一期抹了抹唇边的血迹,抬手对着弄伤自己的敌人的脸就是一拳。作为一个优雅的少爷,他当然知道打人不打脸是一种温柔,可是都打架了,干啥还要对对方那么温柔,骂人是不是还得用敬语了?他看着对方被自己揍得一个趔趄,便也稍稍退避几步,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伤痕。

他是个对痛感较为敏锐的人,脸上传来火辣辣的钝疼让他的大脑随之慢了几拍,身上刚刚被那混混摸过的地方还在泛着令人作呕的触感。一期一振看了看白衬衫上的血迹,还没等他想好接下来该如何反击,却见那老大拔出一把蝴蝶刀,直直地朝一期一振冲来。

完了完了。一期想。这几个人看来是真的要搞事。难道自己就这样交代在这几个无脑白痴手上了?

“哦哟,不去做值日,在这里欺负人?”

一期愣住,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混混猛地被截停在半路,像是有人关掉了他暴戾的开关。时间变得很慢,每一帧都如此清晰地在一期一振的眼中定格,却又在改变的那一刻全部消失殆尽。唯独剩下那个穿着黑衬衫的人,以一种从天而降的超级英雄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他那副腔调,和“老师”这个名字似乎根本沾不上边,只见他一脚踹开了那个壮汉,身材明明又高又瘦,可揍起人来却毫不含糊。一头酷炫的白发并没有融合在夕阳里,反而突兀地衬托而出,扫过一期一振双瞳的神经末节,如千万白羽,洒在他的心上。

“鹤丸……老师……?”

“好了好了,没事了。真是吓到我了啊,你可是差点被他噗呲噗呲给捅了。”鹤丸国永比划着,看似在担心,其实说得毫不气喘。他不知道何时已经把混混的蝴蝶刀夺了过来,正放在手上把玩。很快他收了刀,不着痕迹地把一期一振拉到身后,指尖拂过他的手心,带着令人安心的温柔。

“鹤丸……”

那混混头头被踢得够呛,挥开凑过来关心老大的跟班,挣扎着爬起来。鹤丸转头见了,故作紧张道:“哎呀,不好意思,我是不是下手重了……”他的眼神忽地一黯,猛地拎起了那人的衣领,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连一期一振都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你可别怪老师弄伤你了哦。”

 

办公室里,年级组长脸色比老巫师藏了200年的臭内裤还臭,打电话把几个混混的班主任给叫了过来,那娇小的女班主任把杀马特们骂得狗血淋头,组长见有女老师帮着教训,便转头指着一期一振一通指责。

“你这孩子,这学期第几次了你自己说说?虽然每次都是别人找你茬,可是你总不能动不动就打架吧?你现在这个学习成绩,是优等生,尖子生,以后是可以有推优名额的,打架的话就会有处分,到时候就麻烦了……”

一期一振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悄悄瞄了一眼年级组长喋喋不休的样子,心里好笑,却又有点为处分感到烦心。

这他就不明白了,正当防卫还得处分,这个地球啥时候要倒着转了?

“依我看,那要不……就不处分了。”

还没等一期开口,鹤丸国永倒是先一步说话了。他一手摸了把一期的头,随即不着痕迹地用指尖划过一期一振的屁股。一期心下一惊,心说在年级组长面前还敢发情,不要命了吗?先不说自己会不会被处分,如果被发现两人的关系,一起被扔出学校都有可能。于是,他稍稍往外侧移了移,尽管动作幅度不大,可鹤丸敏锐地发觉了,也不说话,朝一期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年级组长瞪大了眼睛,“不处分?”

“是的。”鹤丸无所谓地耸耸肩,补充道,“啊,当然我是说粟田口同学。”

年级组长听后皱了眉头:“可他是这个学期第几次了?鹤丸老师,我知道你要为自己班上的学生说话,但你也太放任学生了。”

鹤丸不以为意,他再一次伸手,想要去拍一期一振的肩膀,却听一期干咳一声,才假装配合地放下手,又很快拍了一把他的后背,看到一期略有惊愕的眼神后,鹤丸终于龇牙一乐,转头回应道:“您是不了解。我看这几个找茬的对粟田口同学又是殴打又是摸脸的,还性骚扰,不控告他们已经不错了。我们班这孩子虽然长得清秀点,但到底是男孩子。而且,不管男女,任何人受到性骚扰,都应该进行制止和反击。组长,这一点您难道不知道吗?”

“这……”年级组长有些犹豫。

一旁的女班主任倒是先发怒了,指着那几个混混的鼻子就骂:“看什么看!回去看我不要你们好看!”

鹤丸微微一笑,继续道:“您可别和我说都是孩子闹着玩,这种事情没有什么闹着玩的。错了就是错了。所以,我觉得,粟田口是受害人,他这是正当防卫,学生应该学会自我保护,我若不管,才更是放任恶果了。”

言毕,他的眼神猛地一凛,朝着那几个不良少年横扫过去,起初那几人还想说些什么来给自己辩护,被鹤丸这一眼,统统吓得缩着脖子禁了声。鹤丸满意地眯了眯眼,转头又看向一期一振,却也是在与彼此视线交融的这一刻,他双眸里那些戾气,一瞬之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维护的温柔,也带有一些小小的炫耀。

一期一振小的时候,曾经和家人一起看过海。那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夕阳西下,大海不再是蓝色的,金灿灿一片,温柔而霸道,独占而包容。后来,他渐渐长大,又在某一个温暖的春天,在某一个路边,看到一朵花。那是一朵白金色的鸢尾花。在茂盛的花丛里显得特立独行,让一期一瞬间就想起了梵高那张名作。可是在那一刻,他一点都不觉得突兀,反倒是心生向往,让他回忆起儿时的那个夏天,看过的那片金色的海。

他看着鹤丸国永的双眼,忽然觉得,这双金瞳,带给他的心情,和之前的那两个瞬间是一样的。

鹤丸国永俯下身,两手撑在年级主任的桌前。

“怎么样?粟田口同学可是我班上难得的好苗子,今天十五夜,您看着月亮的份上就网开一面?”他找了个奇怪的理由,却满脸一本正经,“我可不想这样的人才被扼杀在这种地方。”

 

【TBC】

评论 ( 1 )
热度 ( 73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