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Moonlight Battle(下)

- 能打架的教师鹤丸 X 能打架的好学生一期

- 这次不干架了,这次秀恩爱(有机会让他们干(重音)架(x

- 前篇【

 

从学校出来,一期一振一言不发。

鹤丸国永到也不强求他,领着一期一振去了停车场。他解了锁,拉开车门,比了个“请”的手势。不料一期一振愣了下,微微皱了皱眉,转头看了看四周,有些抗拒地没有任何下一步动作。

鹤丸笑了起来:“怎么?不敢上去?”

一期摇摇头:“……不是。”

“怕我吃了你?”

一期的脸红了几分,侧头睨了鹤丸一眼,心说吃没吃过你自己心里还没点那什么数吗?

“那是怎么?”

一期呼了口气:“小心被人看到,我是没什么,你……”他没说下去,注视了鹤丸几秒,又低下头去了。这幅乖乖的样子,和刚刚在学校里和人打架时候凶巴巴的优等生全然不同。鹤丸看着一期精致的小脸上贴着胶布的伤痕,又听了对方这样的话,心间不由一动,绽放出一朵独一无二的水色花朵。那细小的花瓣轻轻摇动,却丝毫不显软弱,略过鹤丸的心壁,痒痒的,是心疼的,又有些让人无可自拔。

他的确有为一期一振打架还弄伤自己感到生气,也更想要把所有伤害到一期的人碎尸万段,可是即使是这样,一期一振心里想的居然还是鹤丸国永,这让鹤丸忽地微微无措起来。

作为老师,鹤丸还是深谙这个时期少年的心理的,当然知道一期心中所想,也为对方对这段感情的小心翼翼感到心疼和感动。可一码归一码,教育还得教育,他摸了摸一期一振的脑袋,用一种轻松的口气说:“安心吧,你还信不过我吗?”

谁知一期一振很严肃很认真地回答了一句:“信不过。”

“……”鹤丸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自知对方是在为那几个混混找茬的事儿生气。行吧,毕竟也的确是因为自己在学校里忍不住亲吻了一期一振才惹出这次麻烦。他想了想,试探道,“那信一次?”

一期一振盯着鹤丸故作委屈的表情看了好半天,才叹了口气,一低头钻进车里。

 

鹤丸住得离学校不远,他把车先驶离了“案发现场”,停在了距离住处一个路口外的街边。一期一振看着鹤丸停了车,拿出一个浅蓝色的盒子,便下意识地往后躲。

每次打架被发现,鹤丸都会给他涂这个药膏。虽然这药的效果非常好,也不会留疤什么的,但他怎么会不知道它带来的疼痛感,这对于痛觉敏感者来说,更是一种大折腾。

鹤丸国永长手一伸把缩成一团的一期一振给捞了回来,眼底划过一丝诡谲,他凑近一期一振道:“怎么,我们连拿刀的流氓都不怕的粟田口君,居然怕了这个小小的药膏?”

一期一振眉头微蹙:“……没有。”

“那你躲什么?”

“……”

打架只要有班主任鹤丸国永护着就不用受处分,受了皮肉伤还会有他帮忙收拾和包扎,一期一振当然清楚自己是被鹤丸呵护着的,对此,他一直深感感激。可他也知道,鹤丸选用这药膏还有一层警告的含义在,作为鹤丸的学生兼情人,敏感如他,多少还是能够察觉鹤丸身上散发出的几分冷意。

“我……”

鹤丸却打断了一期:“说吧,这次打架是临时兴起还是有备而来?”

“……对方有备,我是临时。”

一期一振看着鹤丸把药膏挤出来,不由又缩了缩脖子,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严刑逼供,可鹤丸听后却轻笑了一声,又开口了:“你倒是说得幽默。我上次怎么和你说的?”

一期一振认命地让鹤丸一把撕了脸上的创可贴,眼看着那代表了疼痛的膏药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看到危险就避开,能不打架就不打……哎呀。”

鹤丸轻轻拧了一把一期的脸:“疼吗?知道疼?和人打架怎么不觉得疼了?”

“我……”一期有些委屈,“我……还不因为……”

他忽然说不下去,不知道如何继续。是啊,说什么呢?因为对方说了你的坏话?因为对方拿你开唰我听不下去所以拔拳头揍人?怎么听怎么奇怪,一期一振别扭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憋出来。

鹤丸一边给一期擦药,一边道:“听说这次是你先动手的,人家都拔刀了,如果我不过来,你岂不是要出事?”

“……我这不没事吗?”

然而,一期一振话音还没落地,鹤丸国永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以一种一期读不懂的眼光看着他。

“鹤丸老师……?”

“你没事。”鹤丸难得冷下了声音,“你可以保证每次都没事吗?所以如果我不过来,你会怎么样?”

“我……”

“不要率先动手,如果必须以拳脚解决问题,也尽量不要弄伤你自己。我是不是说过这句话?”

“可是……”

鹤丸拍了一把一期的掌心:“还有什么可是?能不能让我省省心?”

他这般的态度,让一期心中委屈更甚。一期向来是个硬气又隐忍的孩子,可相比起闷热的斗殴,相比起烦心的处分,相比起疼痛的伤口,都统统比不过鹤丸国永的一句重话。本来被莫名挑衅的恼火压制了那么久,药膏带来灼热的剧痛忍耐了这么久,却因为鹤丸这句话统统都被卸了口。

他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也知道鹤丸国永的说教也是因为担心他,是为他好,可一期一振还是不说话了。他只觉得眼眶难得地发了热,眼泪虽然没掉下来,却一个字都没有再说了。

“一期……”鹤丸自觉有些言重了,也并不想惹一期生气,他轻轻捏了捏一期的手,“对不……”

“我错了。”倒是一期一振猛地打断了对方,三个字脱口而出,他似乎也有点为自己不经大脑思考说出的话而感到有些惊愕,明明心里赌气,可下意识的害怕对方生气和对对方的体谅,让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鹤丸老师……”

鹤丸叹了口气,多少还是心疼起来了,便摸了摸一期一振的头:“抱歉,是我言重了。”又比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一期一振继续。

可一期一振低着头,就是不说话。

“抱歉,”鹤丸继续示好,“是我不好,没问清楚就责备你。”

一期不回答,微微抬眼瞥了鹤丸一眼,半晌才闷声道:“他们……他们这次骚扰我,还不是因为看到你……看到你……”

“看到什么?”

“看到你对我……做那种事。”

“……”

唇齿间传来温润的触感,一期一振睁大了眼睛,却被鹤丸的大手蒙住。对方熟悉而强大的气息如此真实地环绕着自己,这让一期又是安心又是紧张。这是走遍全世界都不会再遇见第二次的感觉。每一次和鹤丸国永的亲吻,都会让一期一振这样想。

鹤丸慢慢地直起身,用手指抵着一期的唇间:“是这样的事情吗?”

“……”一期一振红着脸,轻轻推了鹤丸一把,点点头。

“所以你就打他们了?”

一期一振停顿了几秒,把头靠在鹤丸的肩膀上——鹤丸心头一跳,一期是个很少示弱的孩子,每次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柔软的模样,定是有什么难以开口的话,便摸了摸他的脸,没有追问,等待他的开口。

过了好久,一期才缓缓继续:“他们说了你一些不好的话,我……一下子……没忍住……”

鹤丸愣住,接嘴道:“所以你就出手揍人了?”

“……”

“吓到我了,”鹤丸笑起来,“原来你是给我出气啊。我们优等生真是能打啊!”

一期一振以为鹤丸在嘲笑自己,好不容易被顺平的毛又炸起来:“什么能打?能打的不是你吗?你看我嘴角都是被他们打的……”

可是他话没说完,一个接续而来的吻就把他后半句话堵了回去。鹤丸的舌头舔过伤口,轻微的疼痛又带着充满爱意的温度,让一期一振又是不舍又是为难,一时间不知道该躲还是该继续。鹤丸捏住了一期的下巴,稍稍离开说了句“张嘴宝贝”,再一次亲吻便使得一期以一种臣服对方的姿态被压制在车门上。一期迟疑了片刻,还是张开嘴接受对方,同时伸手抱住了眼前这个男人宽厚的背脊。

是鹤丸国永的气息,是鹤丸国永的温度,是鹤丸国永的声音,是鹤丸国永的一切。

是全部的安全感。

鹤丸国永太温柔了,又太过于强大和耀眼,从高一那个夏末,初次见面的一瞬间就让他想起了粼粼的大海和金色的鸢尾。夜色中的路灯光落入了车窗,昏黄又灿烂,给鹤丸国永的身形描了一层金纱。

真是一个让人进退两难的男人。一期想。这一生都不会遇到第二个这样的人。

“消毒完毕。”鹤丸国永摸了摸一期的唇角,把他抱在怀里,“那些人,我会继续处理的。任何一个伤害到你的人,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放过。”

一期的脸红了几分,即便交往了那么些日子,对于鹤丸动不动就来的情话还有些招架不住,便转移话题道:“话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鹤丸牵起一期的手,和他十指相握:“我等你不来。亲爱的。可若是让你等就一定是我的错,我怕你在别的地方等我,还是我来找你,让我来等为好。结果一返回学校就看到你了。心有灵犀,真是一场惊吓的惊喜。”

明明只是在解释,可鹤丸国永言语里的深情,却把简单的话变成了一次直接而深刻的告白,这让一期一振有些羞赧。一期低着头想了几秒,忽地想起了什么,迅速从车座后挖出书包。

“对了!”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今天……本来说好……一起过十五夜……”他打开看了看,确保东西没坏,总算是松了口气,才往前抵了抵,“这是给你的。”

鹤丸拿过盒子,里面是一个领带夹,白金色的勾勒,上面有一只展翅的白鹤。

“谢谢你的惊喜。我很喜欢。可是,”鹤丸把盒子放到一边,“我收到了更好的礼物。”

“诶?什么?”一期一振一听,立刻警惕起来,少年脸上无所遮掩的小表情落在鹤丸的眼中,如若一只可爱的兔子竖起了耳朵,这让鹤丸不由得笑了。

“是你。亲爱的。是你。”鹤丸温柔地吻了一期一振的额头,“谢谢你维护我。我们一期长大了。你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十五夜的圆月洒落了一地的月光,而他们两人的世界,是这个温柔的夜晚里一湾浅浅的美梦。


The end

评论 ( 1 )
热度 ( 51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