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冲田组 | 眼球(14)

-意识流的诡异故事。安清安无差。

-前篇【13】祝大家国庆快乐!

-前景提要:事发当日下午,安定曾因为一件小事而甩包离清光而去,可是当一切记忆戛然而止,留下的是什么?

 

大和守安定整个人如同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雷电击到了一样,瞬间弹坐起来。借着在窗帘后偷窥的月光,安定残存的昏沉睡意全部被坐在床边的那个人影驱散殆尽。

熟悉又不熟悉。黑暗的余色里,对方精瘦的轮廓是那样真实而清晰,他的腰板挺得很直,侧着头,那双红目映射着窗外的浅光,显得无比诡谲,仿佛随时回落下鲜血。

似乎有什么冰冷的东西顺着安定的指尖流向了他的心脏。太冷了。安定想。窗帘一动不动,窗户和冷气都并没有打开。可是太冷了。仿佛置身于一个深沉的梦,他在下沉,身体如若中弹后血液流失殆尽,体内的细胞面对着一片荒芜雪原。

他是……

他是……

安定慢慢地低下头。那人拉着自己的手,分明是在黑暗里,可安定却像是有了夜视能力一般,觉得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是那样的苍白。这是一双熟悉的手,曾经多少个岁月拉扯着彼此一路走来的手,曾经会在指甲上抹上一缕朱红的手,曾经无数次拥抱中,轻抚自己背脊的手。

是梦吗?

可刚才的自己,明明在一辆空无一人的汽车上,明明清光也在那里,和自己在一起。这一切太真实了,明明那里才是真相……

究竟哪里才是梦境?

是发生车祸的那个傍晚,是落入深渊的那几秒钟,还是现在这个支离破碎的现实?

一丝久违的温暖随着安定睁得越来越大的双眼席卷了他整颗心,伴随着先前梦中复苏的惊恐。大和守安定的眼前再次出现了梦中那双死寂的蓝色双眸,加州清光的脸在黑暗里变得愈加清明而熟稔……

“清光?是你吗?”

就像在梦里的十年不过是现实的一小时,安定根本没有意识到之前那么多的心绪统统来源于意识的弹指一挥间,在一瞬的惊恐和难以置信后,他猛地大叫起来。

也就是在那一刻,加州清光松开了手。整个人隐向了黑暗里。指间那一丝不着痕迹的温暖消失得迅速而彻底。

安定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想看清到底是不是清光。整个人的意思混乱而不容看透,他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也分不清清光的存在与否,这让他不得不追赶而去,可清光一转眼却没了身形。

安定的心脏从未像现在这样疯狂乱跳。他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全部冲向了头顶,像是要证明一件被遗忘许久,却在此刻即将从记忆里呼之欲出的事。他忽然非常想要对清光说出自己的心情,前所未有。似乎这已经是生命的最后一秒,也是整个世界崩塌前的那一个刹那,再不言不语,他们就会是两条相交后背道而驰的线,一切就都没有时间了。

“清光?你听我说啊清光……”

大和守安定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不断地对着空气大声询问。窗帘忽地飘动了几下,以一种难以理解的姿态停靠在窗边。安定看着深沉的黑暗,和那只看不见的巨大眼睛对视。他停顿了几秒,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清光一路追赶安定上了公交车。

可是直到刷了卡他们才发现坐错了车。

这是一路往山间开的大站车,它的路线弯弯绕绕,路边的广告牌在风中都显得有些寂寥。清光跟着安定在最后一排的空位上坐下,听着车轮碾过略有不平的路面,发出如若时光才能产生的轰鸣,又渐渐消失在令人晕眩的暮色里。

安定不理清光,微微侧过头靠在椅背上。夕阳的光落在窗外的枝叶间,洒在他的脸上,那是人鱼化成的泡沫。他的余光间,却不受自控地偷瞄清光的神态。清光叹了口气,讪讪地笑了笑,轻轻咳了一声。安定的眉间翕动了一下,却没有什么下一步行动,清光见对方并无拒绝之意,终于开口了。

“抱歉。”

他开始就说的这两个字,偏偏是安定最不想又最想听到的。他想要说些什么反驳,可是声音却在嗓子里躲躲藏藏,谁也不愿意成为第一个字。那种读不懂自我的心情再次浮现出来,安定挺了挺腰,微微摇了摇头。

“你不用道歉。”

这是安定的原意,话音明明好不容易才脱口而出,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用这样冷淡而疏离的语气,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语气。安定有些后悔,他下意识转头看向清光,对方红色的眼眸里刺向自己的视线,让安定的心生生疼痛了起来。

不是的。

他很想告诉清光。

我是因为太在乎你,才会突然跑走的。

不是你的错,我只是在生那些女孩的气。

又或者是……

我在生我自己的气。

安定的眼睛阖了一下,整颗心随着汽车的颠簸在忽上忽下。他郁郁地闭了嘴,思绪和树间错落的橙红色阳光般乱作一团。

他好似被打倒了。

清光抿了抿嘴,脸上的歉意更深。他的指尖悄悄触及安定的肌肤,他难得没有画指甲油,微微泛冷的触感却让安定的心绪忽地感受到一种令人安心的温暖,渐渐融化了他被凝固的语言,以至于……

以至于什么?

安定猛地抬头,身边空无一人,唯独自己在深渊里不断下坠。一切都消失了,耳边嗡嗡作响,眼前的色彩轮番变换,最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黑暗……

模糊不清的视野最终变成了清晰的惨白。安定睁开眼,和每一场找不到开端的梦境一样,他也看不到这个梦境的结尾。

他揉着头坐起身来,依稀记得昨夜自己似乎是追着清光出去了。但是眼前蒙着的纱布却在提醒他,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隐约间,他听见一阵脚步声,随即而来便是护士的惊呼。

“你醒了啊,快先躺一会儿,医生很快就来了哦。”

安定点点头,正想要去摸眼睛,可是却在动作的一瞬间,有一个微凉却熟悉的触感缠绕在他的手腕,阻挠了他的动作,让他差一点点就要尖叫出声。而那个感觉,却如同一股看不见的气流流转而过,也仿佛一只透明的蝴蝶,伴随着医生的声音消亡而去。

“孩子,别碰纱布。昨天夜里,你在走廊上晕倒了,眼睛里都是血。”

 

【TBC】

评论
热度 ( 25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