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没有糖果的万圣节(上)

- 万圣节快乐!虽然标题没有糖果,但这个故事是万圣节“真 · 发糖”!

- 万圣节就是糖和恶作剧组成的。想看看失去了恶作剧和糖果的鹤丸,和难得主动的一期哥哥,会度过一个怎样的万圣节呢?

- 由于最近沉迷学习(x)好久没写故事啦。上下篇,两次更完!

 

鹤丸国永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牙疼。

虽然一个人可爱到被形容为“甜得牙疼”是件好事,虽然鹤丸总把得个人类的小毛小病当做惊吓的一种,可是实打实的牙疼真真是落到自己头上,他还是为此深感烦闷。

尤其在万圣节到来之际,甜食和恶作剧向来都是鹤丸的最爱,可牙一疼,恶作剧没精神了,连吃甜食的权利都剥夺了去!鹤丸国永由衷叹息,没有糖和恶作剧的万圣节,还能不能算作自己一年一度的狂欢节了?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这话还真不是说说而已。老顽童鹤丸国永喜爱甜食人尽皆知,可不就是大半夜憋不住,去厨房偷吃了点甜品吗?不给老人吃甜食那就是虐待!鹤丸国永眯着眼睛倚老卖老地想着,下意识伸手去扒桌上刚刚出炉的巧克力麦芬,却被烛台切光忠一巴掌打掉了手。

鹤丸馋得眼冒金星,心中大喊欺负老人了!

不过他是谁?鬼点子大王鹤丸国永!牙疼这种事情可难不倒他。只见他灰溜溜地溜出厨房,蹑手蹑脚地钻进了本丸一个平日鲜有人去的小角落,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才从口袋里挖出两颗亮晶晶的糖果来。

这可不是一般的糖果。在困难时期,这可是千金不换的珍宝。鹤丸甚至脑补了自己坐在破败的屋子前,衣衫褴褛,直到眼前那个善良的孩子,施舍给了自己这两颗糖。

那么问题来了,善良的孩子是谁呢?

包丁藤四郎。

鹤丸心说自己平时还跟着一期一振,巴巴地给人包丁藤四郎说教,普及护牙卫生呢,想不到搞到最后,自己居然还要靠从包丁那没收的糖来救急,你说自己牙疼这事要是传出去,且不说包丁一到万圣节就趁机吃糖变本加厉的事儿,也不说成为众人恶作剧报复的对象,光是到了一期耳朵里,自己就不一定能够躲过成为烤鹤的命运。

想到这茬,鹤丸国永脑仁更疼了。作为一个爱岗护妻的刀剑男士,去年自己可是被颁发过劳模锦旗的,怎么可以死在牙疼这种事情上?在他心中,牙疼影响的不仅仅是出阵,平时自己常常在藤四郎中跟着一期一振“鹤假莓威”,自己牙疼简直会影响男朋友一期一振在弟弟中树立的好哥哥形象……

NO,no,no……这样不行。

直接去找药研肯定是没可能的啦,这不等于现场自爆吗?要是牙疼能和战斗伤一样直接手入治疗就好了啊!他翻了翻白眼,心说自己幸好头子活络,刚刚偷偷摸摸找了之前得过牙病的和泉守兼定拿了几颗用剩下的止痛药,尽管牙根还在隐隐作痛,但药效多少让鹤丸清醒了些许。

既然清醒了,那就想想办法吧……

才不!

鹤丸剥开糖纸,把两颗糖塞进了嘴里。

真香。

 

真香的后果是鹤丸国永牙疼到难以入眠。

鹤丸国永翻来覆去,躺在被子里哼哼唧唧,两个眼睛睁得比数珠丸的珠子还大。

他自知恶作剧害人不浅,可是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位天使大姐给受害人们出的这口气,让自己患上牙病的啊!鹤丸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在没有肿,但说话老瘪着嘴也不是个事儿,多少还会影响自己在本丸,更重要是在一期一振眼中的帅气形象,无论如何得想个办法才是。

想到这里,他侧过身,看了看一旁睡着的一期一振。哇他真甜。鹤丸想。如果自己一期一振的气息会让自己牙疼,那疼一辈子都无所谓。他不由得伸出手摸了摸一期一振的头发,指尖划过对方的脸,鹤丸心下忽地有些不齿自己的做法,便缩了手去,一骨碌爬起身,踮着脚尖溜到橱边,正准备挖出藏在抽屉底下的那两颗牙药,不料……

“鹤丸,大半夜不睡觉的干什么呢?”

 

露馅了。

鹤丸垂头丧气地坐在一期一振对面。已经是秋天了。前几天还能戴着草帽卷着裤管做农活儿,这几天就得穿上厚些的羽织看落叶了,再过一阵子,本丸里就会飘起烤红薯的暖暖的香气,想起那甜味,鹤丸觉得……

牙疼。

这事儿简直就是在打一期一振的脸,天天教导弟弟少吃糖防蛀牙,自己的男朋友却因为牙疼睡不着?这不是打脸是什么?鹤丸叹了口气,默默地做好心理准备,面对一场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谁知一期一振不按套路出牌,语气关切地软声软语:“疼吗?”

“疼。”鹤丸国永如实回答,“疼得话都说不了。”

一期一振拧了眉头,轻轻摸了摸鹤丸的脸:“是这边?”

鹤丸点头。他看着一期一振因为天气干燥而略有干裂的嘴唇,正准备开口提醒他,不料牵动痛处,疼得龇牙咧嘴。一期被吓到,以为是自己的动作导致对方疼痛,立刻缩回了手。以柔克刚果然是高招,他并没有责备鹤丸的意思,却反倒让鹤丸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那个……还好,”鹤丸瘪着嘴说,“能……能忍。”

一期一振却不乐意了:“不是疼得不能说话吗?我看你话挺多,还有力气瞒我。还有,谁让你吃那么多甜食的?”

“是光忠叫我做甜点试吃员……”鹤丸下意识甩锅,但看到一期一振的眼神,又略有愧怍地别开脸,“嘶——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吗?”

恼火归恼火,可一期一振多少还是心疼鹤丸的,见鹤丸疼得眯着眼睛,便急急忙忙站起来:“我问问审神者,去拿点冰……”

偏偏鹤丸就怕被别人知道自己牙疼的事,一把拉住他:“别别……别告诉主人!她一知道,全本丸……嘶——全知道了。还有大晚上的别忙活了,不……嘶——不用打扰药研了吧。我刚吃了点止痛药,一会儿就没事了。”

一期一振见鹤丸这几句话都说得像蛇在吐信子,皱了眉头将信将疑:“真的假的?”

“真的,我从和泉守那拿的药,他上次不也牙疼吗?”

“……算了我还是去拿冰块吧。”

我去,和泉守兼定那么不可信?鹤丸心里犯着嘀咕。而远在本丸另一头,偷偷摸摸躲在被子里准备偷吃藏在枕头里的糖果的和泉守打了个大喷嚏,堀川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下意识给他掖了掖被角。

鹤丸国永尬笑,把一期一振拉回来,指着自己的脸说:“你要真想给我缓解疼痛,我,嘶——有个办法。”

见一期一振睁大了眼睛,鹤丸贼兮兮地笑了起来:“要不,你亲我一下,就是良药了。顺便给你润润唇。”

 

“哎呀鹤姥爷,精神不好,还有黑眼圈啊。”加州清光嬉皮笑脸地倚在廊下,一边挂南瓜灯和装饰串,一边寻鹤丸国永开心,“怎么?万圣节忙着吃糖恶作剧,欲求不满了?”

“去去去。”鹤丸戴着个口罩,用拖把往清光的脚下直杵。这家伙,明明知道自己牙疼还来找麻烦,“别瞎说,熊孩子好好做……嘶——做内番!”

这能把实话全都往外唠吗?当然不能啦!鹤丸叹了口气,都怪这该死的牙疼,自己本想借病和润唇为由和一期一振亲亲,它这不合时宜地一疼,完美之夜全被搅和了。一清早就被一期一振扭送至手入室门口,虽然药研保证会尽量保守这个秘密来继续遏制短刀乱吃糖,但面对着药研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再加上听说蛀牙还会传染,鹤丸恼火得把气全撒在手里的拖把上,暗暗下决心,心说要不找到个治牙良方,绝对不能和一期一振打啵儿。

“我说你,”清光叹了口气,“阿兼说你这不就是吃甜食太多了牙疼吗?阿兼之前也有过啊,一期一振大人又不像国广,多少不会使用一些极端手段来给你喂药,你也不会像阿兼那幼稚鬼一样怕吃药,你担心个啥?”

鹤丸唔哩嘛哩了半天没说出个字儿来,心里嘀嘀咕咕说着阿兼这快嘴,怎么就把事情捅给了本丸小灵通加州清光?

清光却不以为然地点点头:“我知道你怕一期一振丢了面子,毕竟你整天跟着他给短刀普及爱牙护牙,可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啊!”清光幸灾乐祸,“怎么样,和零食甜品说拜拜了?今天可有主人亲手制作的南瓜饼哦!”

鹤丸被对方贱兮兮的表情气得火冒三丈,抄起拖把追着清光跑:“你这家伙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从此告别牙疼烦恼!”

 

牙疼归牙疼,恋爱还是要谈的。

鹤丸国永的“零食禁止令”已经下来了,在全本丸的见证下,由药研藤四郎亲手颁布,“不许吃甜品,饭后也刷牙,一期哥监督”的约法三章被贴在了寝室的墙上抠都抠不下来。每每亲眼看到各色美味小点心的两人份被送到一期一振手中,然后又眼巴巴看着被前来巡访的药研藤四郎满脸笑意地拿走其中一份……

都说拥有时不珍惜,现在的鹤丸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热爱甜品。、

就像此刻,他看着一期一振一小叉一小叉地吃着盘子里的草莓蛋糕,口水流下三千尺。曾经可以大快朵颐的时候怎么就没发觉蛋糕的美味。

“那个……”

“想吃吗?”一期放下叉子,满脸笑容。

“想。”鹤丸实诚回答。

一期一振笑了起来,咬了一下叉子:“你不能吃哦。”

今日阳光正好,金灿灿的光束倾泻而下。鹤丸忽地闻到一股淡淡的甜香,仿佛是草莓味的奶糖,它淡淡地飘散在鹤丸的鼻息,却又稍纵即逝。鹤丸正准备寻香而去,可迅速又见一束调皮的日光落在一期的发际。他抬起手,想要为接住那束有着香气的光,以免它阻碍一期一振的品尝,可是那光却引着鹤丸的视线,落在了一期的唇上。

在两人许许多多次的亲吻里,鹤丸都觉得一期一振的双唇带着一种细致的温柔。那不是普通的亲吻的感觉,和任何感觉都不一样。在亲吻中柔和而青涩,却又表达过勇气,表达过信念,表达过鼓励人心的力量。而此刻,许是这阳光的加持,鹤丸觉得一期一振的双唇格外吸引人,完全看不出前几夜出现过的那一丝丝干裂。

比蛋糕更具有甜美的诱惑力。鹤丸忽地觉得,口干舌燥,需要润唇的是自己。

他的手迟疑片刻,轻轻摸了摸一期的头发,一期一振愣了一下,缓缓回过头:“鹤丸……?”

他舔了舔唇上的奶油,用指尖划过如琉璃般的双唇。

“鹤丸。”他又叫了一声,竟是朝着自己凑了过来。

一期一振少有的主动,让鹤丸国永心头一动,下意识地要顺着一期的意思走时,他脑内忽然警铃大作。不不不!!不可以亲吻一期一振!小心传染!可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注视着对方,也无法对一期的疑问给出回答。直到在一期的双眸里除了自己再没有其他任何事物,彼此之间的距离也随着阳光的躲避而渐渐变小……

“哦哟,吃点心呢!鹤姥爷牙口好些了?哦对,主人叫你去拿材料!”

和泉守兼定拎着一包零食咋咋呼呼地打招呼。

所有暧昧的氛围在一瞬间被驱散得一干二净,即将吻上的两人立刻像触电似的弹开了。枯黄的叶落在了鹤丸的膝盖上,鹤丸不着痕迹地瞄过一期泛红的脸,虽然和泉守给过自己牙药,可他还是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没眼见力的和泉守,换来了对方莫名其妙的表情。

……这个熊孩子!

鹤丸叹了口气,拍拍衣服站起来:“那我先去主人那了。”说着,他摸了摸一期的头,听见对方的发出轻不可闻的一声回应。

一期一振并不任性之人,也足够腼腆,可这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情不愿,迅速被鹤丸的耳朵抓了个正着。鹤丸回过头,却看到一期正朝自己柔和地笑了笑,又把注意力放回了蛋糕上。他皱了皱眉,心说自己是多想了?便甩甩头,打了招呼往另一头大步走去了。

“唉,鹤丸还吃甜食呢!”和泉守站在一旁,嚼着零食。

“你怎么还在这?”

和泉守一愣,转头看到一期一振满面笑容。

“今天不是你洗衣服?”

“……我这就去!”

和泉守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心说今天一期一振怎么管那么多?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