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 (2)

- 安清安无差,但有冲田组二人CP向。本文要素较多,世界架空于一个可以进行眼球移植的时代,关于该移植术相关,一切均为本文无理由私设。

-前篇【1

 

两天来,两人习惯了这样的对话。在经历了劫难后,孤独的人心总是动荡的,会下意识地想要抓住自己最重要的人或事,只要他找到了,那将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索求。清光听了安定的话,笑了起来。他一下一下地摸着安定的头发,随即趴坐在安定身边,把脸贴在对方的被褥上。

“是世界上最讨厌的安定没事才好。”他的脸沉在被子里,声音传入安定的耳朵,“让安定能够再看到这个讨厌的世界,我就安心了。”

安定被对方带着别扭的回应逗乐了,推了推护目镜,长舒一口气。

这个清光,还是那么不讨人喜欢啊。安定心想。还有人比加州清光更讨厌吗?绝对不会有了!

“清光没有受伤吗?”

“身体的话,是擦掉了点皮吧。不过,”清光用手指点着下巴,稍稍回忆了一下,“安定当时晕了,没看到我吧?一晕还晕那么久……”

“啊啊,”安定自顾自地点点头,“也是呢,加州清光这个大笨蛋,傻人傻福,命大得不得了呢!”

清光瞥了安定一眼,又保持回原本的姿势,再没说什么。两人都一言不发,对这样的互怼习以为常,但好像又都知道彼此的心思。一切都和鲸鱼在映入白云的海水里一样自然。病房里的那一片沉寂,接续着同样静默的惨白色天空,连鸟雀的飞过都没有。

“你要一直在这里陪我吗?叔叔阿姨不会着急吗?不回去上课吗?”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清光都以为安定已经睡着了,安定却开口打破了静谧。

清光一愣,仿佛是被这一串问题问懵了,静默了半晌才抬起头来:“我爸妈让我好好照顾你。学校那里我也请……请假了。”

“可是……你的功课呢?”

见安定皱眉,显然是有些愧疚和不安,清光便叉着腰站起来:“哎呀,哪有那么要紧?我也算是事故的受害者吧?我多少得去做点应激反应的治疗啊,心理问题的调节什么吧?这么好的机会,我才不会那么快去学校,巴不得休学一年呢!”清光的声音软了些,“好啦好啦,而且我爸妈都是老师,我的功课他们会帮我的。放心啦。还是说,你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

安定听后,虽说仍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不安到底是消去了大半:“那倒是没有。虽然清光真的很烦很吵。”他想了想,又道:“不过你……真是任性。话说,和我说说那次事故吧。后来怎样了?”

清光睁大了眼:“诶?没人和你说吗……”

大和守安定伸手轻轻按压着自己的膝盖骨——因为事故,他的膝盖骨受了损伤——略略迟疑了一下,才小心地回答道:“不,并没有人和我说。而且我……我总觉得,大家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瞒着你?”

“嗯。他们好像都不太愿意在我面前说起这件事情。”安定点点头,他看着清光,对上对方那双如同红色烈火般的眼眸,“但那也许只是我的错觉……”

可是清光打断了他:“对于那次事故,你还记得什么?”

“我们回家的路上,遭遇了车祸。我只记得,车翻下山坡的时候,窗玻璃被震碎了,我……我的眼睛……”

“行了。”

“……清光?”

加州清光站起身来,盘着手臂。他低着头,安定看不清他的神情。可是当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仿佛是水滴落入水里。

“抱歉,安定。不用再勉强自己回忆了。”清光抬手点了一下安定的额头,“毕竟你脑子也不太好,叫你想那么重要的事真是为难你了。”

他又开始嬉皮笑脸地寻开心。大和守安定立刻伶牙俐齿地反击:“你脑子好,那你给我回忆回忆那天放学前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

“抄写单词10遍,准备第二天小测验。”

“……”

“怎么样?”加州清光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和我斗?我可是记得很牢的。”

安定不为所动:“所以你抄了吗?背熟了吗?背不出你爸又该骂你了吧?”

清光噎住。夕阳透过窗帘勉强挤入屋内,在清光的眼底洒了一层昏暗的光。他眯着眼看了安定一会儿,很快,又和过去一样扬起脑袋,拉长了音说:“背——熟——了——哟!”

“那你背一遍我听……”

咚咚咚。

安定呼了口气:“请进!”

门打开了,一个相貌可爱的黑发少年背着书包走进来。他是在清光之外的第二个常见访客,圆圆的眼睛里,总是透着股认真和书卷气。他一看见安定,就笑了。

“我来啦!”他说,“你没在休息吧!”

“没呢。”安定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你快坐下歇歇。”

“哼,安定真是的,对我就一点不客气。”

安定听见清光自言自语,转头看向他,不料对方却朝自己比了个箭头的手势,朝着房门外走去了。

这似是清光的习惯。也不知是不是车祸后的应激反应,自从安定醒来,平时性格热烈的清光,每次见到有其他访客,便不太乐意见人,很少与访客甚至医护同时在场,不是去厕所,就是出去遛弯。尽管安定之前劝说清光别老是出去,清光却不以为然,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

“我每天都在陪你啊,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现在总该给其他同学留点和你相处的机会吧?毕竟你人缘一般,至少没我好。”

这是清光对此的普遍回复。可莫名其妙被冠上“人缘一般”名头的大和守安定同学听后,当然就不开心了,闭着眼睛就开始反击:“是啊,我哪有学习委员加‘级草’——可爱的加州清光名字响亮?多少还有人来看我,我怎么没听到有人问你怎么样?”

清光气得瞪大了眼睛,懵了半天,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哼哼唧唧了几下后,便不再提这茬。

毕竟从小都是这样的。安定想。每天的打打闹闹也好,吵架斗嘴也好,加州清光虽比自己年长,却总是斗不过自己。也有玩得好的小伙伴们说,这是清光让着安定,可是清光每次听后都摆摆手,嘴上说着“我可没让他,不过就是野猫挠人,谁怕他呀”,但是下一次,清光总是重蹈覆辙,一次一次地不和自己计较。

安定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小伙伴们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可他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不会有第二个加州清光了,再也不会有人和他一样,可以让自己自由自在地张开利爪,扑入他的怀中。

不会有这样的人了。

他并不是不记得,在事故发生的那一瞬间,随着车辆翻倒带来的天翻地覆,自己太过惊恐,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僵直,做不出任何反应来,是加州清光伸出双臂,死死地把安定护住,一手保护着安定的头。而在玻璃刺入眼球之前,安定记忆里最后的画面,就是清光用肩膀抵住了翻落的椅背,努力摆出笑容安抚自己的模样。

耳边尽是碎裂的声音。那一刻,加州清光的唇形微动,似是在说什么。他的话语融进灾难的巨响里,是那样微不足道。大和守安定想回答他,然而刹那间,震荡带来玻璃的破碎让安定的瞳孔急剧缩小,他下意识地推开了清光,松开了抓在清光肩上的手,随即迎来的,便和此刻夕阳同样刺眼的反光,以及之后堕入黑暗的刺痛。

加州清光究竟说了什么呢?大和守安定一点也不明白。

安定很想问问他,可是为什么之前就一点没有想起这件事情呢?

“安定?想什么呢?”

大和守安定猛地回过神来。他看向门口——清光已经不在那里了——他朝着身边的少年笑了笑:“没事。国广,我没事。”

那个叫堀川国广的学生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太好了。你刚刚脸色好难看啊。”他指了指安定,又对着自己的双眼勾了勾手指,“你……好些了吗?”

安定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堀川问的是什么事。说实话,若不是父亲给予的一大笔财富,安定并不会有移植眼球重见光明的机会,尽管还是在不满对方从不来探望自己,可就这件事上,他还是感谢父亲的。这双眼球非常契合,并没有什么排异或者无法让神经适应的反应出现,似是天生是为他而打造。大和守安定试着转了转眼珠,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最近常做的一个梦境。

梦里,一双眼球浸在保护液里,不断不断地翻滚,上上下下浮沉。它死了。没有灵魂。瞳的颜色模糊不清,却能感受到它反射出的诡异光彩。瓶子掉落在地上,打得粉碎,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安定只觉双目刺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却是化为鲜血的保护液,而自己那双瞳色为蓝的眼球,随着洒落一地的液体滚出很远,渐渐沾染为血红……

 “安定?”

“啊?哦哦。”安定甩了甩头,他看向堀川,摸着眼镜笑了起来,“好多啦。视野越来越清楚了呢。”

堀川直视着安定的双眸,视线穿过镜片,落入安定眼底。堀川停滞了半晌,才摇着头苦笑说:“清光那家伙,也真是的……”

忽然点名了清光,安定下意识地看了看门口。清光还没回来,不知道去哪里遛弯了。外面传来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的脚步,显得又是模糊又是虚幻,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安定抿了抿嘴,叹了口气:“他就是这样的,你别见怪了。”

堀川一愣,终于是撇开了话题,慢悠悠地从包里拿出课本和作业。安定闻到了书本和纸的香气,一瞬间就像是来到了学校。好几次了。分明才没多久的时间,可是教室却仿佛越来越远了。远到都快从他的脑海里消失了,以至于才会对这些东西那么敏感,都可以用嗅觉来拉扯起回忆来。

“这是这几天给你复印的笔记和作业。”堀川把东西放在安定身前的小桌子上,“老师说你可以慢慢看的,等眼睛好些了再说,毕竟……”他沉默了几秒,斟酌着词句,“你可以休学一年,好好休养。”

安定心下也是有此意的,可他并没有做好决定。他翻看着笔记本,心里想着清光,想着清光提及“休学”时的神情。他忽地觉得心头升腾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轻飘飘的,摸不踏实,躲进了精神深处,消失不见了。

“再说吧。”安定笑了笑,把资料放在一边,“我还是先让眼睛慢慢恢复到正常吧。”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