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没有糖果的万圣节(下)

- 万圣节快乐……的下篇!虽然标题没有糖果,但这个故事是万圣节“真 · 发糖”!

- 鹤丸因牙病失去了糖和恶作剧,也失去了万圣节的乐趣……等等,一期似乎准备了大惊喜?

- 上篇【点这里

 

万圣之夜好月色。虽然不是什么月圆,但并不代表优雅的上弦月就不是什么良辰美景了。

……好吧,虽然会让人想起三日月宗近那个麻烦的老头。

想起三日月,鹤丸眉头紧锁。脑子里想着傍晚的时候,自己出阵归来,好不容易得了个手入时和一期一振独处的机会,好不容易可以让一期一振帮忙给自己包扎了,好不容易可以得到一期一振的香吻一枚,却统统被突然嬉皮笑脸冲进来寻自己开心的三日月打断了。

今天是万圣节,作为女主人最爱的节日,本丸大家伙们尤其是短刀们特别特别期待今日。晚餐时,审神者亲自下厨,做了不少平日吃不着的点心,鹤丸本就热爱甜食,对于这场大快朵颐自然也是翘首以盼。虽说是牙疼,可明明药研给了提示,表示今天的甜品特地减轻了糖度,可以稍稍吃上几口过把瘾,毕竟今年因为牙疼导致自己没精神去大搞恶作剧,吃点甜品总该给个安慰吧!然而,他正准备下手,不料却被三日月抢了先,也不知道对于鹤丸的牙疼,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以至于鹤丸只能看着他得意洋洋地把最后一个骷髅小蛋糕塞进了嘴里。

想起那老头的挤眉弄眼,鹤丸气得牙又疼又痒,捂也不得挠也不得,暗自把三日月骂了好几百遍。尽管今天牙疼好了些许,但是一期一振身上似有似无的那股莓糖香气,又让他差点忍不住。

不过话说回来,鹤丸拧着眉头,一期一振这小子,这几天似乎主动了不少。

人们常说什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时光长河漫漫,过去那些流离的记忆让鹤丸无数次想起又无数次忘记,数不清的日夜更替,在鹤丸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如同人类的牙疼,不经意间就刺痛着神经。好在这漫长的无趣的煎熬里总有一缕灵气,鹤丸国永第一次见到一期一振的时候,便知“一期一振”这个名字从此会在他的精神里念念不忘。那时候,他们能看见彼此却无法交谈,也正是如此,当在本丸再见的时候,向来能言善道的鹤丸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拉着对方的手,注视着对方蜜金色的双眸。

他自知一期一振那句“喜欢你””是那一场长达数百年的暗恋的回响,却也变成新一轮的“念念不忘”。化为人形以来便也得了人类惯有的坏思想,鹤丸有时候的确希望腼腆的一期可以更主动一些,他知晓,当然知晓,那是自己一丝丝不着痕迹的贪婪。

然而这几天,贪婪有了被满足的机会了。

比如一期一振会在拥抱时主动给予亲吻;比如自己说口渴时一期会低着头表示亲吻一下就不干了;比如自己出阵回来一期也会想以亲吻来作为迎接……

鹤丸国永抓耳挠腮。这可从没有过啊!万圣节大惊喜吗?最让人在意的是,自从鹤丸下定决心要等牙疼好了之后才可以亲吻一期,一期一振的嘴唇似乎比往日更具有诱惑力,显得更为精致和吸引人……不不,绝不可以把牙疼传染给对方……可是,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一期一振身上居然有一种似有似无的莓糖香?远了没有,只有亲近对方才能闻到,就像是飘花一般,却又如同为鹤丸量身打造。难道说真的人如其名?还是和主人那一柜子奇奇怪怪漫画里写的一样,有的……受方会有……那个叫什么?……“信息素”?……不不不,别胡思乱想了!

这可吓到我了呢!鹤丸喝了口茶,一边吐槽失去了吃糖的权利就是失去了一半的人生趣味,一边看着月亮暗想一期一振最近的变化。你说,这么好的机会,要不是这该死的牙疼搅局……他连连叹气。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个问题,伴随着牙疼,以及一期一振那甜美的莓糖香,和那个被看成南瓜的月亮一道,在鹤丸脑子里嗡嗡作响。

“鹤丸?您在这儿?等等记得去给短刀们送糖哦!”

一期一振的声音打破了脑子里的嗡嗡声。鹤丸一惊,差点打翻了茶杯,牙又不识时务地疼了起来,鹤丸一手扶着杯子,一手捂着脸,蹲在廊下龇牙咧嘴。

“您没事吧?”一期一振凑到鹤丸身边。鹤丸鼻息微动,那似有似无的甜香萦绕在空气里,明明牙疼得不行,却又惹得他心都痒了起来。

“我……还行!”鹤丸深呼吸一口气——哦老天,难道一期一振就是糖做的吗?这是什么奇妙的Trick or Treat?香气着实诱人!

一期在鹤丸身边坐下,倒了杯茶递给他:“先喝口茶?”

那气息愈加清明起来。换做是他人,或许只会觉得香,而对于平日热爱甜点,此刻又不得不戒了甜瘾的鹤丸来说,一期一振的香味正如沙漠甘霖。鹤丸接过杯子。他看着一期一振的眼睛。一期一振见对方没有喝的意思,便眨了眨眼,又朝鹤丸靠近了几分。

“怎么了?”他问道。声音里却带了一层淡淡的暧昧。

鹤丸眉头微挑。他看着杯子,那无味的茶水忽地就令他失去了饮用的兴致。他摇了摇杯子,浅抿一口,让牙疼缓解后,便放回原处。

月色似夜的面纱,薄薄的披洒而下,落在了一期的眼眸里。一期一振看着鹤丸的动作,也没再说什么,同样喝了口茶水,舌尖随即轻轻略过嘴唇。

他的嘴唇晶晶亮的,在月色下如若珍宝。

他的眉眼里,有惯有的笑意,有对爱人的温柔,有对月色的赞叹,也有对鹤丸牙疼的担心。

他整个人都像在发光。

鹤丸的眼神在那一刹那就滞住了。

一期一振似乎没有发现,唇边的水被抹开,使他的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抿了嘴,同时用舌尖迅速划过上唇。他见鹤丸盯着自己看,便笑了起来:“看什么?”

什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下子,鹤丸国永的脑子里响得更大声,却也什么都听不见了。

哦老天。什么要等牙疼好了才可以Kiss?那是什么?

等鹤丸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抓着一期一振的肩膀,看着自己的模样映在一期的双眸里。

鹤丸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的警铃才又响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松了手,整个人向后退了开去。

“抱歉。”鹤丸急急忙忙解释,“一期……嗯?”

虽然他平日老把“吓到我了”挂在嘴边,可到底哪次是有真的被吓到呢?直到是现在,他看着一期一振毫无掩饰写满失望的脸,才终于在数秒钟的迟疑和惊讶后,终于手忙脚乱起来。

“喂一期,你……”

“我想……”一期一振却打断了鹤丸,声音里带着迟疑和揣测,“您……是厌了我?”

“说什么呢?怎么会啊!”这话一进耳朵,鹤丸便脑子都不动直接反驳,“我……怎么可能厌了你?”

“那你怎么……”那浅浅的莓香都变得有些伤心,声调起伏而落“你怎么……”

他的声音小了下去。鹤丸慢慢地靠近一期,任由那香味萦绕在鼻尖。他拉住了一期的手,一个劲地说着:“怎么会呢?想什么你……”

一期一振缩回了手,摸了摸鹤丸的脸:“那你怎么……”

“什么?”鹤丸见他不说下去,不由追问道,“嘶——我怎么?”

他的牙齿又毫无眼色地疼痛起来,整个牙根突突直跳,但他还是又喊了一次对方的名字:“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沉默了片刻,才慢慢直起身,他的视线和鹤丸交汇,鹤丸看着他一点一点靠近自己。

“吻我。”他说。

鹤丸的脑子在飞快的一次嗡嗡后,开始自动播放平假名发音表。

“不……不是,一期……你……”

鹤丸国永语无伦次,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期一振。他狠狠咬了咬牙,刹那间,变本加厉的牙疼席卷而上,惹得他整张脸都抽筋了起来,却也在提示他,并没有听错。

“您果然在拒绝我吗?”

“不不不!!”牙根里传来的疼痛让鹤丸无法把话说利索,“我……嘶——你怎么……嘶——”

一期一振忧虑的脸上又染了层担心。他给鹤丸倒了茶,不料鹤丸却无心饮用,直接拉过一期:“我怎么会拒绝你?”

他压抑着牙疼,一字一词都带着一丝一缕的咬牙音,可这却是他这些天来说的最流利最直接的一句话了。鹤丸望着一期的双眼,直到其中不再是悲伤,而是泛起了一些疑虑的涟漪,才终于是叹了口气,摸了摸一期一振的头。

“并不是拒绝你……”鹤丸的脸抽搐了一下,“是怕……嘶——传给你……”

可是话还没说完,唇齿间便传来比糖果甜点还要浓郁的莓香。那醉人的味道顺着鹤丸的感官淌入脑海,让他的心神在惊愕的一瞬间,荡漾起温柔而甜美的幸福感。他的眼前,是一期一振清秀的脸,那双常融着坚毅,带着忧心,写着温柔,染着可爱的双眸,和他的双唇一样,在鹤丸的眼底,全部都是比世界上一切甜品都要令人难以放手的甜蜜。

“一期,我自觉不治好牙疼就不亲吻你……”鹤丸抱住眼前的人,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的头发,开口道,“不考虑你心情……嘶……自作主张的是我,让你困扰,我很抱……”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个安静却带着急切的吻。

“不要说了。”一期一振离开鹤丸国永,微微扭过头,脸色泛红,“你牙疼。”

之前的忧郁消失了,变成了静谧温柔的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一期一振靠在鹤丸国永的胸口:“还是我说吧。是我操之过急,让你对……我的行为,感到困扰。我才抱歉。”

抱歉什么哦!!鹤丸心里大喊大叫。多主动一些才好啊!毕竟很多时候,比起所谓的言语,行为的主动,的确更能表达真实的心情。

何况人说小别胜新婚,这几日缺失的亲吻,都让鹤丸觉得心间痒痒,舌尖甜滋滋的。

等等……甜滋滋?

“一期……”他看着一期一振的嘴唇。

一期一振摸了摸鹤丸国永的脸:“怎么?”

“那个……我……”鹤丸突然有些迟疑,他转头看了看廊下亮起的一大片南瓜灯,看着女主人戴着魔女的尖顶帽,带着一大波短刀跑过院落。

今年,是不可能成为恶作剧者了。他想。

“我想……或许你可以……”鹤丸缓缓转过头,注视一期一振,“Trick or Treat?”

他本以为一期一振会不知所措,却不料对方听后,只是微微一愣,很快暧昧一笑,随即而来的,便是那熟悉的莓香。

“你猜猜呢?”

这是他们这个夜晚最漫长的一次亲吻。那甜甜的莓香随着一期的吻,染上了鹤丸的双唇,比万圣节每一颗糖都要甜得多。

鹤丸睁大了眼睛,惊讶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又将指尖抵在一期的唇间。

“吓到了吗?”一期一振扬起嘴角,学着鹤丸的语气,“是草莓糖果味的唇膏。”他的声音小了下去,似乎是对接下来的解释感到羞涩,却又鼓起勇气,“我想,你喜欢甜食,或许,你可以……一边亲吻我,一边吃到糖果……”

这次,真的轮到鹤丸愣在当场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一期一振主动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自己的牙疼。比起勉为其难算得上的因祸得福,更让鹤丸感到心动的,是一期一振可爱而内敛的关心。

“谢谢。”鹤丸轻轻吻了一下一期的额头,“谢谢你。”

 

不远处的大殿里传来短刀们的嬉闹,笑声里全是对万圣节的期待。他们拿着篮子穿着各色可爱的小怪物衣服,跑来问大家要糖果了。这本该是属于鹤丸国永的大节日,他本可以趁机放肆吃糖,理所当然恶作剧,可是今年明明不能吃糖也没有精力恶作剧了,鹤丸却觉得,比往年都要甜蜜和开心个好多好多Level。

“鹤姥爷,一哥哥?”不知是否是知道今年鹤丸国永没有战斗力,包丁藤四郎便自告奋勇打头阵,“Trick or Treat?怎么样?今年不和我们一起要糖果了?”

“哦你这个笨小孩。”牙齿不知在什么时候停止了疼痛,鹤丸眯着眼,闪出几分精怪来,“我可是有着全世界最甜的糖果的人。”

包丁傻兮兮地眨眼,立刻上钩:“在哪?我看看?”

鹤丸贼兮兮龇牙,指着一期一振:“你一哥哥呀!不过这么甜的莓糖,我可不能给你们哦!”

“喂……鹤丸……”一期拉了拉鹤丸的衣袖。

“……鹤丸你好意思在我面前秀吗?”包丁鼓起脸,凑到鹤丸耳边低声道,“一哥哥的唇膏都是我给的,没有我你能那么快‘吃到’?”

得意洋洋的神态僵在鹤丸脸上:“什么?……”

没等鹤丸给出回答,包丁便大叫起来:“鹤姥爷今年选Trick哦!弟兄们!上!”

“不不,我牙疼!你们放了我!救命啊,一期——”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