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关于丸子的正确搜捕方式【鹤一期】【刀剑乱舞】

- 醉酒梗。给大家的大雪节气小糖。本来以为小段子搞定,想不到又写了4000字(ry

- 设定又是瞎搞,就为发糖。总之就是鹤丸时常远征还受伤,导致一期有点小难过,却又说不出口的故事。醉酒撒娇发疯的一期一振整个坏掉了。

- 日常为鹤一期小说合集打个小广,CP19【DAY2】寄卖于摊位【蜜柑汁】摊位号【J04】与你不见不散,CPP收藏点击【这里】通贩甩个链接:http://t.cn/Rc2wfp3 

 

一期一振喝醉了。
向来温柔优雅的王子殿下面部绯红,举着个酒瓶子手舞足蹈,含糊不清地嚷嚷着还要。
这种场面并不常见,吓得几把从未见过兄长如此失态的小短刀们瑟瑟发抖不说,连带着平日镇定有加的压切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等人都面露诧异。
今日是大雪,时值霜月,气温骤降,鹖鴠不鸣,至此而雪盛。转眼竟又是一年,审神者斟酌了一番,便吩咐了下去,决定亲自下厨,来一顿人间常有的火锅料理,给大家暖暖身子,顺便慰劳这阵子连续出门远征捞材料的几名部队长。
少女的手艺当真是不错,何况又有颇擅厨艺的光忠与歌仙助力,尽管食材的品种不算多,却在创新和融合之下,做出了各具风味的料理。不参与做饭的刀剑则打扫布置起了本丸的大厅,在一片其乐融融之下迎接银装素裹的到来。
晚饭的时候,看着满桌子的好菜和冒着滚滚暖意的火锅,大家兴奋不已,馋虫早已抢先一步占领了大家的意识。在所有菜品中最热门的,当属女主人亲手所做的各类丸物,无论是鲜美的鱼丸还是Q弹的虾肉丸,都广受欢迎。刀剑们经历岁月洗礼,难得拥有人类一般的肉体,自是对这样的美食好奇非常,纷纷动筷大快朵颐。
于是,小孩子打着“冬日未至”的理由以及火锅的加持,趁机大食冰饮果汁,而热爱美酒的刀剑更是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喊着“今朝有酒今朝醉”。
然而,酒过三巡,有的刀剑男士便开始放飞自我起来。
“大家等等,一会儿再玩一会儿再玩!”昨天出阵受了个伤,一手还缠着绷带的鹤丸国永扔下骰子,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提着裤子跳起来,“我先去个厕所!”
三日月宗近见鹤丸国永摸了一把一期的头,蹦跶着跑出门去,眼里不易察觉地露出一丝精光,便凑向一直和鹤丸形影不离的一期一振。三日月的手中端着满斟,尽管面露醉态,可是手腕纹丝不动,其内力丰厚可见一斑。
“来吧一期!咱们也算故交,喝一杯如何?”
一期一振一愣。三日月宗近的不擅饮酒众人皆知,可是此刻他直截了当下了这等邀约,一期一振也不好拒绝,便微微一笑接过酒杯,脖子一扬,酣然饮下。
此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三日月见对方如此爽快,再加上微醺状态的迷迷糊糊,老顽童玩心大起,便叫来老酒鬼次郎太刀做裁判,大喊着要和一期一振拼酒。次郎太刀喜欢热闹,此刻见两人以后可能发展成“酒友”,更是来了劲头,嬉皮笑脸地说以后主人兼职去做阴阳师的时候,就用不着天天哭着闹着要茨木去勾引酒吞童子了。
尽管日本号勉强劝解,可是谁知这几个都是难缠的主儿,三日月和次郎暂且不谈,一期一振却因为次郎的一句“粟田口你该不是不会喝酒吧”而激发了斗志,连着怒饮三杯。三日月他们更乐了,疯狂给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一期一振戴高帽子,随即你一杯我一杯,一口气将几坛酒喝得底朝天。
于是,鹤丸国永解决完大自然的Calling,回来就看到一群人嘻嘻哈哈地围着自己的相好儿,正眯着眼睛往他的酒杯里倒酒。
而一期一振的画风则是一反常态,完全没有往日的矜持和优雅,勾着同样醉成烂泥的三日月宗近,唱着谁都听不懂的瞎七八搭歌谣。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鹤丸国永跑过去,一把抓住在旁边嘿嘿嘿围观的烛台切光忠,指着醉醺醺的一期道:“不是让你看好他的吗?这是在搞啥?”
光忠摊手满脸无辜:“我也不知道他那么一喝酒就会醉啊,而且刚刚主人让我去端菜了,我没顾得上。”
鹤丸纠结地捋了捋头发,只好挤开狂欢,扑到一期一振身边,搂着一期的肩膀,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喂,一期?一期?”
次郎太刀见后笑得满脸猥琐:“鹤丸殿下,这你可得看好咯,粟田口君这般不胜酒力,可别让他乱跑啊。”
鹤丸没心思管他语气里的调侃与揶揄。一期一振原本白皙的脸蛋此刻飞起两朵红云,他微微睁开眼,双目迷离飘渺,原本服贴整齐的刘海沾了汗水,显得有点凌乱。他不再像平时那样干净无害,此刻的一期一振带着点无从而来的风情,让鹤丸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红云浅浅,风情万种。
鹤丸国永的脑子里忽地冒出这句话。
……不对,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
鹤丸国永悄悄鄙视了一下自己。正当他想来个什么恶作剧把一期一振叫醒时,只见一期一振猛然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体。鹤丸国永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够呛,双手停在半空中,一脸傻相惹得一旁的迷迷糊糊傻笑着的三日月笑得更傻了。
“我是警察。”一期一振一本正经地说。
“哈?”
“我说我是警察。”
一期一振非常严肃,如果不是满脸通红的醉态出卖了他,这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都说不要去和醉酒的人一般见识,鹤丸国永的思路却异于常人,他笑了笑,便顺着一期的意思玩了下去。
“你可真是吓到我了,一期。”
“叫我粟田口警官。”
此言一出,满座寂静,周围大多数清醒着的人的视线全部涌向这边厢,包括女主人都停下了小口小口喝着热可可的动作,饶有兴致地看了过来。
鹤丸毫不介意地耸耸肩:“那OK,粟田口警官,您这是要逮捕谁?”
他想伸手去摸一期一振的头,不料却被对方躲开。
只见一期一振环顾桌面,最后视线定格在那几盘丸子上:“我……我是扫丸子大队的队长!我怀、怀疑除了这些自首的,还有丸子躲在我们中间。不过没关系,我会将他们一一逮、逮捕!”
所有人傻了眼。
鹤丸国永目瞪口呆,看着人格崩塌的一期一振像坏掉一样,准备摇摇晃晃站起来,朝着那边的丸子走去。
然而鹤丸毕竟骨骼清奇敏捷过人,他只愣了一秒,一把抓过自己的盘子,拿起勺子从锅里突突突舀了好几个丸子,搂过还在挥舞着手脚的一期一振:“行行行,你看啊警官,我这可是良好公民,帮助你找出了一堆犯罪嫌疑‘丸’,你看可以给我点奖励不?”
不料,一期一振扭过头,朝着鹤丸挑挑眉,非常认真地回答道:“协助破案是公民应尽的责任,又不是通缉悬赏,怎么可以要求奖励?”
鹤丸国永懵掉。
这个一期一振!这种时候脑子怎么出奇地清醒???
鹤丸嘴角抽搐,他环顾四周,见在场人员中,只有压切长谷部、大俱利伽罗、加州清光、莺丸、今剑以及女主人的碗里还有几个丸子。他眼珠子一转,便对这几个人道:“听到没有,携带丸子的朋友们,协助破案是应尽的责任,还不快点把丸子交给粟田口警官!”
此言一出,长谷部首先不乐意了:“嘿你这家伙,竟然敢要主人交出丸子……”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女主人柔声制止了。少女端起盘子,一旁的近侍加州清光立刻跟从。
“行吧粟田口警官,”审神者笑着道,“都交给你了。”
其他的刀剑见状,也立刻把盘子里的丸子往一期的方向递去。
长谷部只得无奈地摇头:“主人啊,你真是爱玩。”
“喏,”鹤丸拍了拍一期的肩膀,“现在满意了吗?”
看着眼前快要堆成小山的各类虾丸鱼丸,一期一振红扑扑的脸上却流露出一丝疑惑。他趴在桌边上上下下打量着那堆丸子,忽然抬起头,对着鹤丸大声道:“这……这不是我要的丸子。”
“哈?”鹤丸捏了捏一期的脸,“那你要什么?不都在这儿了嘛?”
“不、不~~对~~”一期一振眯着眼睛,显然是有些困顿了,“不是这个……不是……”
鹤丸国永皱起眉头:“不听话了啊一期,大家把丸子都交给你了,你还这样。”
见一期一振摆出不找到那个丸子就不回寝室的架势,鹤丸非常无语,只得转头盯着给一期灌酒的次郎太刀,顺便用眼刀轮番扫射准备被小狐丸和石切丸抬回寝室,自己却呼呼大睡的三日月宗近。
“我……我不管!反正还有最大的那个,漏……漏了!”一期一振见鹤丸不理他,就开始耍泼撒娇,拉着鹤丸的袖子不放,搞得在场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发出了yooooo的一声喟叹。
鹤丸国永却不以为然。
因为他听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最大的一个?
鹤丸国永想了想,突然,他抓住一期一振的手,语气带着试探,却又认真非常:“粟田口警官,我跟你讲件事。”
“嗯?”
“你……要不要把我也逮捕了?因为,我也是丸。”
“哈?你是什么丸?我……我要逮捕一个这……这样的!”一期一振挥舞着手,在半空中画了个圆圈,说话有点大舌头,“这样的……”
“什么颜色的?”
“颜色?”一期一振凑到鹤丸跟前,上上下下打量着,“啊,白的。和你差不多。”
“哦那就是我。”
“你?你……你又不是丸!”
“我是啊!”
“你,你什么丸?”
“我是鹤丸啊!”
鹤丸的话音刚落,一期一振突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他的脸色虽然依旧绯红,可是眼神却略略清明起来。他伸出手,摸了摸鹤丸的脸,指尖划过鹤丸的眉骨、双眸、鼻梁,最后落在嘴唇上。
“怎么样?”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
“我是你要的丸不?”
一期一振回过头,发现所有人都停杯罢箸,带着一片喜从天降的表情望着自己。
他沉默了几秒,似在思考。忽然,他跳起来,一把抱住鹤丸:“找了半天,我要抓的就是你这家伙!我还当你良好公民!想不到就是你!!就是你在丸喊捉丸!!”
大家一听这么可爱的发言,统统都乐了,却全部都憋着笑,假装严肃地望着目瞪口呆的鹤丸国永。
“噗嗤——”
角落里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笑,但在这种敏感局面下,所有人都听见了。有一必有二,两秒过后,全场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想不到啊想不到,那么沉默寡言的大俱利伽罗居然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而当事人鹤丸显然被突然主动的一期一振吓得不轻,他试着推了推一期一振:“喂喂喂,亲爱的你这样光明正大抱着我,真是吓到我了哦!”
谁知一期一振死活不撒手:“我抓……我抓住你,你就是我的了!就是我的‘丸’了!不许扔下我走了!懂吗!”
如此劲爆的发言,一期一振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这让刚刚还在嘻嘻哈哈的家长们警铃大作,瞬间担心接下来会有什么更劲爆的内容,立刻急急忙忙地捂起了自家小孩子们的耳朵,而自己则是伸长耳朵,唯恐漏掉了什么重要的八卦声波。
可这下子,粟田口家就尴尬了。平时负责捂耳朵的长兄一期一振成了当事人,无奈之下,药研、黑白双子和鸣狐只得亲自上阵,以小布丁为诱饵,带领未成年儿童们有序退场。
只是出门前,活泼精怪的乱藤四郎转过头,朝着鹤丸悄悄咧嘴一笑。
鹤丸脸上挂着抱歉又开心的笑意,心下却是潮湿一片。若不是身为部队长的自己这阵子经常远征,状态不好还动不动就受伤,一期一振定是不会说出这般梦话的。
不过也好,酒后吐真言,能够看到一期这般粘人模样,说什么都值了。
一期醉酒实在太可爱,也让众人大开眼界,虽然莺丸和萤丸嘻嘻哈哈地逗弄稀里糊涂的一期一振,表示他俩也是“丸”。然而,还没等鹤丸出言帮忙,一期一振就抢先回答道:“我……我不要,你们都是良好公民,我……我要抓,抓坏丸子!就是这个鹤丸!”说着,他死死搂住鹤丸的手臂,“我就要这个!”
“行行行,”鹤丸摸了摸一期一振软软的头发,眼神里尽是温柔和宠溺,“我这颗丸子,就愿意为你一人服刑,你判我个终身为你监禁,我也甘之若饴。如何?”

 

第二日。
不少兄长刀向审神者投诉,表示鹤丸一期昨晚动静实在太大,搞得自家小盆友一口一句问十万个为什么,耳朵捂不过来不说,嘴巴都管不住了。
一期一振得知此事,尴尬地拉了拉毛衣的高领,什么都没说。
只是那天下午,好不容易养好手臂的鹤丸国永再次被打成重伤,大喊着“谋杀亲夫”,被一期一振塞进了手入室。
但那统统都是后话了。

 

评论 ( 15 )
热度 ( 168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