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Limerence【鹤一期】【情人节·HP Paro】(1)

※ 情人节中篇,分几天连续日更。

※HP Paro。格兰芬多捣蛋鬼X拉文克劳小级长,情人节快乐!

※此篇会有小本。


“不是我爱上了你,是你终结了我的理智。”

                                                       ——奥尔罕·帕慕克《寂静的房子》


霍格沃茨的情人节似乎总是能够让人颇为期待。

被即将融化的白雪覆盖的老城堡,少年和少女们元气满满的声音,夹杂着幽灵们的欢声笑语,魔杖的尖端会悄悄冒出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戏法,似乎连黑袍之间衣炔的擦碰都染上了粉红色的欣喜。

最关键的是,如今学校制度愈加宽松,每个学院都会举行情人节联谊舞会,虽然不比圣诞节盛大,却别有一番特色。

所以,这也是一年中脱团率最高的日子。

情人节的早上,一期一振蹑手蹑脚地走进大堂,他四周看了看,悄悄在拉文克劳长桌的一角坐了下来。身为才貌双全的级长,三天来,他不断受到各种女生写来的情书、贺卡乃至礼物,大都为亲手所做,无论哪个学院的都有,大胆些的会直接跑到他面前塞给他,腼腆些的则是委托弟弟们来传达或者转交,甚至连个别男生都会为之拜倒,别出心裁地堵在拉文克劳塔楼之下,等到一期一振出现后,亲自表白。

毕竟,对于情人节来说,单纯地送送巧克力早已在学生中不那么流行,反而是那些亲手制作的饱含着自己爱意的东西更能夺得爱慕之人的心。

为此,一期一振颇为头疼。倒不是说他眼界高,看不上人家,只是他从小家教甚严,习惯于精英教育的他自知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另一方面他也不知道“喜欢”的感觉,即便是书上读到过相关赞歌,爱情或如青鸟飞过,或如百花盛开,或如冬青木飘来清香,或如春雪初融的温柔,他都没有从任何人身上体会到过。与其和一个无法生起爱慕之心的人在一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来得痛快。想到这里,一期一振无奈地叹了口气,自顾自地吃起了早餐。

今天来得那么早,大家都没起,快些吃完早饭就去做级长早间巡查,然后立刻跑去魔药课地窖做准备。一期一振一边咀嚼着口中的煎蛋,一边做着打算。

他可不想上课迟到。

“哈哈哈我说的吧!今天又是我收得最多!愿赌服输!”

一期一振被吓了一跳,这声放肆的笑显然是从格兰芬多的长桌上传过来的。他皱起眉头,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六年级的鹤丸国永正指着他的室友笑得拍桌。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的长桌恰好挨在一起,此刻大厅又没几个人,一期一振只需轻轻转头,就能看到那个除了校服之外一片白的青年。

鹤丸国永年年有今日。

只见他嬉皮笑脸地拍着室友烛台切光忠的肩膀,一手吊儿郎当地接过光忠扔过来的几个银西可。他数了数,把钱放在一边,便开始努力地把一桌的情书和礼物推到一旁,准备享用自己的早餐。

鹤丸似乎从来都不会好好坐着。此刻他把一条腿盘在另一条腿下,侧对着一期的方向,嘴里嚼着新出炉的羊角面包。就像他热爱惊吓和意外的人生。一期一振比鹤丸小一届,可是在入学那年的特快上,他就已经听闻鹤丸学长的“丰功伟绩”:比如鹤丸在分院仪式上,本该被分到斯莱特林,毕竟他的远方叔叔——魔咒学教授三日月宗近和占卜学教授石切丸都来自斯莱特林,因此鹤丸也勉强能算纯血统斯莱特林世家三条家族八竿子打的着的亲戚,结果却被分到了格兰芬多。

听说鹤丸国永当时也是吓了一跳,分院帽感觉到这个少年对格兰芬多略有抵触,便对他说:“要不你还是去斯莱特林吧。”

谁知鹤丸国永听后立刻拒绝:“不,我就喜欢惊吓,谢谢你吓到我了,我就去格兰芬多了。没有惊吓的人生太无聊了。”

事实证明,格兰芬多非常适合勇敢好奇的鹤丸国永,但也因为他这种好动的个性,闯下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祸,导致三日月宗近扣起格兰芬多的分时笑得更黑更爽快了。

抱歉,扯远了。

一期一振望着霍格沃茨清晨的日光透过高处的玻璃,洒落在鹤丸国永的白发上,他竟是突然感到有些晃眼和心动。

鹤丸国永悄悄施了个悬浮咒,让叉子浮在空中,一手扯过一盒礼物,上下翻动了几下,却不打开。他盯着那个东西看了几秒,似乎是在猜测其中的内容物。鹤丸的侧颜非常好看,有些苍白的皮肤在阳光的映衬下,竟被赋予了精灵一样的细腻和温柔。一期一振愣愣地望着鹤丸,居然连咀嚼口中的培根都忘了。

就在他发呆之时,敏锐的鹤丸则像是意识到了这道来自拉文克劳的目光,猛地别过头,朝着一期一振龇牙一笑。

“早上好啊,拉文克劳级长大人!”

骤然而至的招呼扰乱了一期的思维,他难以招架,只好尴尬地笑了笑,随即扭过了头。

怎么回事?他向来不怎么喜欢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格兰芬多,天天被扣分不说,魁地奇比赛时不是撞到自己,就是抢在自己之前抓到金色飞贼,鬼知道鹤丸的视力怎么会好成这样。

最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弟弟们有好几个是今年刚刚入学的,却没有一个逃掉过鹤丸的恶作剧。为此,一期不知道冲到格兰芬多塔楼理论过多少次,可每次不是被鹤丸趁机揉头摸脸,就是装疯卖傻挤眉弄眼地糊弄过去。

关键是自己居然还完全无法生起气来!

天哪!他怎么有脸那么若无其事地跟自己打招呼!

Why!!

“真好呢。”一个有些细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说鹤丸学长从三年级时候的情人节开始,就已经是情书收割者了。”

一期一振转过头,看见自己的弟弟——来自斯莱特林的乱藤四郎扎了个圆圆的丸子头,正浅笑着望着自己。一期一振所在的粟田口家只有两个孩子被分到了斯莱特林:一个是眼前虽然是男孩,却穿着女生制服的三年级学生乱藤四郎,另一个则是被誉为魔药学天才的药研藤四郎(嗯,现在这种时候肯定是去医疗翼或者魔药学教授的地下室帮忙了)。

虽然乱藤四郎这样说,可是他的语气里似乎还隐隐约约透了些不知名的调侃,他精怪的视线透过微微眯起的双眸射向一期,使得一期没由来地忐忑起来。

“怎么了拉文克劳?”鹤丸嚣张的声音再次响起,“哟!乱酱也在,来来来,哥哥给你吃好东西!”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流氓!一期一振在内心臭骂刚刚被鹤丸的“美色”迷住的自己,却不料本就是鹤丸的好基友之一的乱藤四郎已经早先一步朝着鹤丸跑了过去,一期一振拉都拉不住,只好勉勉强强地紧随其后,拿了一块面包,在格兰芬多的长桌旁坐了下来。

他看到桌上有一个记忆球,便无所事事地拿过来把玩,不料整个球体瞬间变成了红色,吓得一期赶紧把它扔到了一边。

“哟,看来粟田口级长今天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嗯?”鹤丸国永见状,朝着一期一振挑挑眉。这表情向来被评为鹤丸国永的魅力之一,一期一振竟然也红了红脸。

该死,与其对付鹤丸国永,还不如去对付那帮女生呢!

一期一振愤愤地咬着面包。

“不错啊鹤丸学长,”乱藤四郎把鹤丸递过来的怪味豆扔进嘴里,随手拿起后者的礼物掂量着,“今年来自追求者的第24份礼物,嗯?”

“喂喂,你拿的是我的!”鹤丸的学弟——同为格兰芬多的混世小魔王太鼓钟贞宗皱起眉头反驳。他的个性和鹤丸有些相似,最多比鹤丸收敛一点点。太鼓钟是烛台切的表弟,爸爸是个有钱的麻瓜,妈妈却在魔法部工作,因此多多少少带着些大少爷的习气。一期一振并不是很喜欢这群人,他觉得这群以鹤丸国永为首的人里,只有那个性格相对稳重的烛台切光忠还算靠谱。

因此,他拉了拉弟弟的衣服,示意对方少说话。

“哟!你小子也有人送你礼物?骗谁呢?我才不信呢!”乱藤四郎安抚地拍了拍一期的背,随即挑起一边的眉毛,朝着太鼓钟挑衅道,“可别打开是封吼叫信!”

太鼓钟一点就炸:“你说什么?你自己呢?”

“喜欢我的人才不会就送礼物,直接约我去舞会了!”乱藤四郎走到太鼓钟边上,凑到他耳边,“怎么样,要不要约我去舞会?我不介意穿女装哦!”

太鼓钟捂着耳朵跳起来:“你你你……”

一期一振没心思去听两个小孩的吵吵闹闹,因为他觉得如果再不快点离开这个大厅,首先会来不及做级长巡逻,其次就会被那些女孩发现踪迹而围攻。

他用桌上的餐巾擦了擦手,正准备离开,却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斯莱特林袍子的女孩面色通红,在另外两个女孩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哦不,不是被发现了吧!

一期一振不由哀叹。他似乎见过这个女生,在之前的魔药课上他记得她把苦艾浸液和双角兽的角粉混在了一起,造出了一种味道极其怪异而浓厚的药水,导致被魔药学的教授冷嘲热讽了一通还扣了30分。

“Hi~ 早上好啊。”她笑了笑,眼神中略带羞赧,“我叫杰莎,来自斯莱特林。”她拱了拱肩膀,露出胸口的斯莱特林标记。

“你好啊。”还没等一期反应过来,鹤丸抢先一步回应道。

许是没有被拒绝,少女笑得更开心:“你们也知道……嗯,情人节快乐。所以,这些,”她把手中的盒子塞给鹤丸,“听说鹤丸学长喜欢甜点,我特地做了这个。”

鹤丸眼神上瞟,那女生有些局促地握着手。浅粉色的丝带滑落,露出盒子里一团白白的糕点。

“是草莓大福。”杰莎旁边的女孩补充道,“之前看到鹤丸学长在圣诞节时吃过,不知我们杰莎做的,能否满足您的口味。”

听到这话,一期一振正在整理课本的手停了下来。

草莓大福?圣诞节?

那不是自己做了给弟弟们吃的吗?为什么会落到鹤丸的手里?一期一振皱着眉头思考。被分到格兰芬多的弟弟只有二年级的信浓藤四郎一人,那孩子是今年刚刚被选入魁地奇队伍里的,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他把那一大盒大福分给了队里的学长学姐。

那其中肯定就包含了鹤丸国永。

他悄悄斜了眼观察着鹤丸的表情,一想起鹤丸吃过自己做的草莓大福,心中居然莫名其妙地忐忑起来。

也不知他是否喜欢。

“粟田口学长?”

“啊?嗯?不好意思您说什么?”一期一振回过神来,只见那个躲在最后的矮个子女孩,正涨红了脸看着自己。

“那个……”她扭捏了一下,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一期,“我知道给粟田口学长礼物的人一定很多,如果学长能吃上一口……”她缩了缩脑袋,回头看了看其他人——大家的注意力全在鹤丸身上,连乱藤四郎也在围观鹤丸吃杰莎送的点心——少女似是放松了些许,抿了抿唇,眼神闪烁,“一口就行。”

那是一个颜色发蓝的翻糖蛋糕,隐隐约约透出一股有些熟悉的味道……

等等,这是什么?

没等一期的大脑反应过来,女孩的手就往一期跟前又抵了抵,打断了他的思考。

这让一期一振非常尴尬。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后面还有一个女孩等着给自己投食呢。

大意了大意了。都怪该死的鹤丸国永。

可他向来都不擅长拒绝他人,尤其是这个斯莱特林的小学妹如此期待的眼神。

更何况鹤丸能吃,自己凭什么不吃!?

念及此处,一期一振没由来地一阵火大,便接过来,张开了嘴,一口咬了下去。

“Mobiliarbus Shade!!!”(注释①)

一期一振刚刚把那一块点心吞入腹中,眼前便瞬间一片漆黑,随即耳边传来和刚刚那声魔咒统一的声音。

“喂一期一振,你疯了吗?!”

鹤丸国永抓着他的手腕问道。

 

(TBC)


注:①改编自HP4火焰杯中,三强争霸赛第二场斗龙之“火弩箭飞来”。



评论 ( 11 )
热度 ( 152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