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Limerence【鹤一期】【情人节·HP Paro】(3)

※ 今天份的日更!

※HP Paro。格兰芬多捣蛋鬼X拉文克劳小级长!

※ 前篇【1】【2】之前的小本好像还有几个余本→【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DFAF5j&id=537978526645

 

一期一振一路头也不回地狂奔,仿佛奔跑能让他忘记早上发生的这荒唐的一切。他的脑海里早就没有了要去上课的念头,取而代之的满满的全是鹤丸国永的脸。他怎样都没想到会演变成这种结果,更是万万没想到那一眼看到的不是别人,居然是鹤丸国永。

哪怕是看到乱藤四郎,或者药研藤四郎都行啊!

他感到自己的耳际呼呼生风,刮得脸颊都有点生疼发红,一想起鹤丸国永,羞赧使得他的耳根都瞬间红了起来。似乎是为了驱赶掉脑海里不断盘旋的那人的容颜,一期总算是停下脚步,把手撑在膝盖上,微微弯下身子,大口大口地喘息。

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怎么这一路跑来,没有听见人们说话的声音……?

一期一振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走到了不该走的地方。霍格沃茨规模宏大,内里自然也藏了不少秘密,每一年开学的时候,校长都会说清楚哪些地方是禁区,除了老生常谈的禁林,时不时还会新增不少不许踏足之处。而今年,学校四楼右边走廊后的平台就是……

很显然,这里就是。

此处空气冰冷,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分明是早上,却宛如夜晚,唯独是远处正常走廊的窗口处稀稀拉拉落下几道暗黄的阳光。就算一期一振的黑魔法防御术年年是A级,但突然落到了这个境地,他还是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他想了想,从口袋里抽出魔杖,却没有使用“荧光闪烁”。孤身无靠的恐惧占了上风,他感到自己的掌心里全是汗,甚至连魔杖都无法捏住。然而,一期一振还是仔细回忆着刚刚来时的路线,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

世界上多得是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只觉背后阵阵发寒,头脑里的恐惧愈加沉重。

恐怖……深层的恐怖……

为什么眼前的世界越来越黑……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

就在一期一振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漂浮身影时,一道白光一闪而过。那是一只半透明的白鹤,拍打着巨大的翅膀一跃而起,将一期一振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而那只正准备吸食一期灵魂的摄魂怪则瞬间被弹出数十米远,消失在禁区走廊平台的尽头。

“一期一振!”鹤丸国永匆匆忙忙跑了过来,一把抱住还在迷迷糊糊揉着脑袋的一期,“没事吧?你有受伤吗?”

一期显然是有点被吓到,他茫茫然地看着眼前这张让他应该感到心动的脸,张了张嘴,却迟迟说不出一句话。半晌,他才扶着鹤丸的手站起身来:“我这是……”

“你这情人节可真是多灾多难。”鹤丸四周望了望,明显感觉那种不祥的寒意又开始逼近,他蹲下身子,“行了没时间多说,我们先离开这。私闯禁区被发现,可不是扣学院50分那么简单了。”

“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背你啊?难不成你还要我抱你?快上来!摄魂怪要来了!”

一期一振又气又羞,脸涨得通红,无奈现在没有精神和鹤丸多纠缠,只得乖乖从命。鹤丸的力气倒是挺大,尽管一期一振有些瘦弱,但怎么说也是个男孩子,鹤丸却背着他,毫不费力地一溜烟穿过无人的图书室,选了条鲜有人烟的走廊,直接跑到了可以通往魔药课地窖的楼梯口。

一期一振有些不好意思地拍了拍鹤丸的肩膀:“好了,你让我下来吧……”

鹤丸倒也没说什么,直接照做。

两人之间的空气变得非常安静,却谁也不看谁,自顾自地沉默。

半晌,一期才道:“要上课了吧?”

“已经上课了。不过没事,我让人去给你打招呼了,说你不舒服,晚点到。”

“哦,”一期摸了摸脑袋,脸色更红,“那个,药研和乱呢?”

“当然是上课去了啊。”

“……”一期一振简直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为自己问出那么蠢的问题。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一期摇了摇头:“没有了,幸好你来得及时。”他迟疑了几秒,还是轻不可闻地说了句,“谢谢你。”

鹤丸没有回答,他定定地注视了一期的双眸好一会儿——那双眼睛是浅浅的蜜金色,透出往日的温和和此刻微微的羞涩——才扬起一边的嘴角:“你客气了。”

“你怎么对学校的小路那么熟悉?那么快就找到了我?”想到这儿,一期一振不禁发问。

“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去禁区?校长很早就说了吧?摄魂怪看守着藏在那里的宝物,我们又不是救世主,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鹤丸不直面回答,反倒开始教训拉文克劳的小级长,“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不用一个人承担。”

一期一振心说还不是因为你,但若是这般回答,不就等于是变相承认自己喜欢鹤丸的事实了吗?就算是药物的作用,这种话一期一振还是说不出口的。

“我……”

“害羞也不至于乱跑吧?”鹤丸却没给一期解释的机会,直接点破了真相,“我听药研说解药是可以做出来的,大不了在那之前我做你男朋友呗?”

鹤丸国永说得轻描淡写,可是一期一振没由来地有些上火。

什么叫“大不了”?什么叫“在那之前”?你鹤丸国永答应得那么勉强,我一期一振还不乐意呢!

想到这里,一期一振怒意更深。他扭过头,狠狠地白了鹤丸一眼,从鹤丸手里夺过自己的书本,转身就往楼下跑去。

哦梅林啊。他边跑边想。一定是那该死的迷情剂,让自己一边生气,一边又觉得鹤丸国永的眼睛里有早春的樱花和小溪。

“喂你小子!”鹤丸站在楼梯口狂喊,“你喜怒无常啊你!!”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他本以为这节和温柔质朴的赫奇帕奇一起上的课,不会对自己产生多大影响,然而事实证明坏事总是不胫而走地一传千里,从走进教室的那一瞬间开始,迎接自己的就是同学们诡异的眼光。

魔药课教授江雪左文字是个性格静默的严肃之人,他毕业于拉文克劳,斗篷上总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药香,整日板着脸,一副“我不高兴”的样子。听曾经被他训过的学生说,江雪真正爆发起来是可以吓退一屋子的康沃尔郡小精灵的。想到这儿,一期一振有点担忧,他悄悄抬眼看了站在台上的江雪,不料却和对方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江雪拧了拧眉头,什么都没说,只是直接往一期的座位方向瞥了瞥。一期见状,急急忙忙跑过去坐下,果不其然听见身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小声议论。

一期一振浑身难受。偏偏自己的座位又是教室的第二排,背后被人戳脊梁骨的感觉真是令他煎熬。他低着头,压低自己的存在,尽可能想把注意力放在课本上一张张药方上,然而不断在脑海里蹦跶的鹤丸国永却让一期的努力瞬间化为泡影。

鹤丸现在在做什么?

怎么说鹤丸也救了自己,刚刚自己这样对他,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鹤丸会不会生气了?

但要不是鹤丸去和三日月打招呼,自己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

一期一振就这样坐在那里,一边在心里诅咒那该死的药效,一边看江雪做着演示,放空的双眼望着各个烧杯试管里窜出的光在教室里飞来飞去,他手中的羽毛笔不断在空白的羊皮纸上来回描摹,可是究竟写了什么,一期一振自己也不知道。

“喂,那个……粟田口?粟田口!!”

直到左手臂传来一阵轻轻的推搡,一期一振这才回过神来。他呆愣愣地朝着左侧看去,只见邻座坐了个皮肤偏黑的赫奇帕奇,脸上有一道细长的疤痕。那人一手遮着嘴,一手装模作样地翻着书,轻声轻气道:“刚刚江雪教授盯着你看了好久呢!”

“看来我们的同田贯先生很热衷于帮助同学。”江雪左文字慢悠悠地从讲台上走了下来,同田贯正国吓得把头埋到了书本里,“粟田口同学在魔药学方面,和弟弟真是没有一点相似。你把吐真剂的配方写在黑板上!”

一期一振涨红了脸,他有些火大地翻动着课本,却不料刚刚在写的纸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子飘落在地。

纸上的内容瞬间公之于众。

一期吓了一跳,因为在那张纸悄然落地的过程中,他猛然发现自己究竟在上面写了什么。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满满的全是“鹤丸国永”。

周围的视线全落在那张纸上,刹那间一片抽气声响起,立刻向后扩散,紧接而来的便是同学们大呼小叫的“Yooooo”。

没有一个人是傻子,早上发生的那么“精彩”的八卦早就在交头接耳之中口口相传。甚至连带了江雪左文字,一直面无表情的脸此刻也露出些许微妙的神情。

很显然,作为学校的魔药专家,学生中发生了迷情剂事件,他想不知道也难。

一期一振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随即开始发红发烫。他感觉自己已经听不到耳边的任何声音了,甚至周身的一切都再也不存在了。他站在原地,木木地看着那张纸,如同要把它盯穿一般,却忘记要把它捡起来。倒是一旁老老实实的同田贯颇为好心,战战兢兢地弯下腰去收拾起残局,鼓起勇气当着江雪的面拉了拉一期的外袍。

之后发生了什么,一期一振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下课铃声宛如血条快要归零时,突如其来的补血剂、绝望之中从天而降的福灵剂一样,在他觉得自己即将化作青烟蒸发的时候猛然响起。江雪左文字的面孔抽搐了一下,指着一期一振道:“你把吐真剂的配方抄写50遍,不许用魔法,明天带着它来换你的解药!下课!”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92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