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Limerence【鹤一期】【情人节·HP Paro】(4)

※ 今天份的日更!一个迷你更新,因为要欲扬先抑(x

※HP Paro。格兰芬多捣蛋鬼X拉文克劳小级长!

※ 前篇【1】【2】【3】之前的小本好像还有几个余本→【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DFAF5j&id=537978526645

 

鹤丸国永侧靠在楼梯口的石柱上,时值课间,身边来来往往不少人。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之一,再加上早上又成为了霍格沃茨今日头条的男二号,嗤笑的、议论的、爱慕的、失望的,甚至是嫉恨的……各种各样的眼神在他的身上交织成网,却没有一个让他有所不一样的反应。

过尽千帆皆不是。

他的眼光死死地盯着这个出魔药学地窖的必经之口,唯恐错过了那个水蓝色头发的人。

“你也真是执着。”一旁的烛台切光忠双手环胸,道。

“不愿意跟着你可以跑路。”鹤丸毫不留情。

烛台切听后直笑:“你这叫重色轻友。”

鹤丸说:“哪里轻友?刚刚借了你3个金加隆,没让你打欠条呢还。”

“此一事彼一事。”烛台切摇了摇头,伶牙俐齿,“不过这粟田口长得还是挺好看的,难怪你为他神魂颠倒。说真的,毕竟你也暗恋他挺久的,你要能泡到他,为父也放心了……”

鹤丸一听气得直笑:“你谁爸爸呢?还有论校民爸爸难道不是那三条老头家的石切丸?你能和他比?梅林的臭内裤,想起三条就想起三日月,想起三日月那搞事情的死老头就来气!要不是要追一期,我早就把他变成鼻涕虫或者护树罗锅了!不过一期一振也是很傻很天真,居然会把迷情剂吃下去,这真是吓到我了。”

“所以说白了还是粟田口比较重要对吧?”

鹤丸没理他,依旧继续自己的盯梢工作。烛台切刚想再调侃几句,却听鹤丸突然叫了起来:“喂小拉文克劳!喂!一期一振!是我!”

不料,一期一振听到后,转头朝鹤丸看了一眼,随后迅速戴上兜帽,像避瘟神一样转身就跑。

“别跑啊你!”鹤丸立刻抬腿直追,“一期一振!”

 

下午没有课,大家都在为晚上的舞会做准备。一期一振捂着鼻子穿过芬芳的女生和咋咋呼呼的男生,直奔拉文克劳塔楼。他低着头向前狂奔,因为他知道那个人一定在自己的身后紧追不舍。

根本不会停下来。

“哎哟!”

一期突然觉得自己额头一痛,伴随着整个人向后倒去的惯性,他怀里抱着的书本散落了一地。

“哟。”一个挑衅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不是可爱的级长大人吗?”

一期一振抬起头,眼前是个没见过的壮汉,看样子应该是六七年级的,他身材魁梧,借着微弱的光,隐隐约约能看出他胸前斯莱特林的院标。那人却没有给一期开口的机会,他一伸手提起一期一振的兜帽,一手从口袋里抽出魔杖,指着一期的鼻子。

“看看,”他对着他几个跟班说,“早上还对着鹤丸国永发情的小朋友现在主动对我投怀送抱了。既然级长那么热情,那我自然不能负了他的好意。”

“大哥,准备怎么办?”

那人戏谑地笑着:“啧啧啧啧。想不到艾丽卡喜欢这一款的。”他用魔杖划过一期的脸颊,挑了挑一期的下巴,“这小白脸有什么好。”

一期一振别过头,脑海里百转千回。

艾丽卡?应该就是早上送蛋糕给自己下药的那女孩没错。根据这汉子的意思,应该是他向艾丽卡表白被拒绝,于是迁怒于自己了。

一期不禁好笑,心说这家伙还真是个没脑子的笨蛋,难怪得不到女孩的芳心。不过被抓住的感觉真是不太好。于是他悄悄把手背到身后,捏住了自己刚刚随手插在腰间的魔杖。

幸好没有塞进袍子里,不然可全掉了。

“你笑什么?”似乎是察觉到了一期一振上扬的嘴角,那汉子狠狠地拎了拎一期的领子。

“我在笑……”

“什么?”那汉子凑近一期,“你这家伙有本事说响点。”

“我说我在笑你这无脑巨怪活该单身啊!”说着,一期猛地抽出魔杖,“Colloportus!(快快禁锢)”

那个蠢货没有想到一期一振会先发制人,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只见一道光一闪而过,那人被束缚住了手脚,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由于两人的距离太近,施展缴械咒不太方便,一期只得选择了将其禁锢,然而相对而言的,那汉子松开手的瞬间,一期一振也摔落在地上。

更不幸的是,一期只估计到了眼前的一个对手,却忽略了他还有两个跟班!看到老大被揍,那两个只比老大矮了几厘米的家伙也一前一后冲了过来。一期一振捏着魔杖,他知道大事不妙,但是身体却没来得及做出应有的反应来避开。

“Prote……”

“Expelliarmus!!Expelliarmus!!(除你武器)”

盔甲防御咒的咒语还没念完,一期就看见身后窜出两道光,直直地打向眼前两个壮汉。没等他反应过来,鹤丸国永那头白发便毫无忌惮地闯进了自己的视野,一把扶起自己,一手拿着魔杖,指着地上躺着的那几个人。

“看来今天斯莱特林学院的三日月院长要处理的事情挺多的,嗯?”鹤丸国永嘲讽道,他慢悠悠地走到几个混混身边,“不好好学习,自己没有魅力泡妞,就把锅甩给其他同学,还公然在走廊里进行报复。我要看看这几条,会让你们扣多少分?”

那几个人还躺在地上哼哼,有一个扭动着身子爬过来,想要捡起自己的魔杖,却不料被鹤丸发现,一脚踢得更远:“你这种货色的魔杖我连碰都不要。当年我要进了斯莱特林,你们这种人给我洗脚我都不要。”

他说得咬牙切齿:“哦对,不止这几条。早上那个小丫头下药的帐还没算呢。”果不其然看到为首的那个学生脸色瞬间煞白,鹤丸嗤笑着蹲下去,“哟,看不出来很痴情,这真是吓到我了哦。可是胆子倒是不小,你们院长侄子的人都敢碰?”

起初一期只是站在一旁看着鹤丸教训人,可是一听这话,他瞬间汗毛直竖。

什么叫……院长侄子的人??

院长是三日月宗近没错,侄子就是鹤丸国永,那么这个定语描述的主语,也就是最后这个“的人”,指的就是……

没跑了,就是自己。

想到这儿,一期心中火冒三丈。这个鹤丸国永,口无遮拦瞎说不说,如此拿自己被下了迷情剂的事情没边地开玩笑,就算是想帮自己教训人也不行!一期一振心里升腾起一股莫名其妙的酸涩,他立刻上前,对着地上三个还在垂死挣扎的蠕虫举起了魔杖:“Stupefy!(昏迷咒)”

确定那三个家伙失去了意识,一期转头看向目瞪口呆的鹤丸国永。

“一期,想不到你那么厉害。不过,我已经叫光忠去通知三日月老头了。”鹤丸毫无自知,说着抬手想要触摸一期,“你有哪里伤到……”

“别碰我!”

“一期……?”

“谁允许你叫我一期的?”一期一振恶狠狠道,“我吃了迷情剂很好笑是不是?对你来说,今天的我就是一个玩笑吧?哦你还可以亲自加入,体验一下这个玩笑的乐趣。你想过没有,一大清早因为这件事情我遇到多少倒霉茬?是呀,我是‘很傻很天真,’一不小心吃了迷情剂,很有趣吧?吓到你了是不是?你还‘大不了做你男朋友’,谁要?!如果不是你吃了那女生的糕点,谁会去碰那该死的蛋糕?”

鹤丸愣了几秒,金色眼眸里的光芒缓缓暗淡,乃至尽数褪去。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他垂下手,注视着一期一振。一期努力让自己忽视掉鹤丸眼里的落寞和悲伤,捡起地上的课本,转身离去。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101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