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Limerence【鹤一期】【情人节·HP Paro】(5)

※ 今天份的日更!鹤老板发飙咯!!明老板助攻咯!!一期宝宝打人咯!夭寿咯!!(滚

※HP Paro。格兰芬多捣蛋鬼X拉文克劳小级长。

※ 前篇【1】【2】【3】【4】之前的小本好像还有几个余本→【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DFAF5j&id=537978526645

 

直到夜间舞会快要开始,鹤丸都没来找一期。

鹤丸国永像是咒语,他在一期面前飞来飞去,但是现在他听了自己的话,默默地停了下来,跳下了扫帚不飞了,自己又突然会很生气。

一期一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寝室里,窗外飘进来的袅袅甜香与缓缓笼罩的黑夜下的粉色喧闹源源不断地流淌进他的耳朵,可是他却无心参与,连欣赏都不乐意。他站起身来,啪地关了窗户,倒在床上,抱着枕头滚来滚去。

他看着晃动的白色天花板,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鹤丸国永的脸。

一期一振烦躁地捋头发。自己从一开始对鹤丸就没有好印象,虽然谈不上讨厌,毕竟他也经常在魔药补习课上帮自己,而且魁地奇比赛时,尽管鹤丸的动作是出了名的“下手极狠”,但每次看到自己他还算是比较绅士,有时候还会朝自己笑一笑。要是这样说的话,他今天也几次都在自己危难时跳出来解围,只是方式方法让人有点恼火……不不不鹤丸经常会欺负弟弟们,可好像弟弟们也不怎么生气啊,药研和乱还经常去找鹤丸玩,几乎可以说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友情纽带……不不不,鹤丸还不经同意捏过自己的脸!然而鹤丸也经常帮助一个人在格兰芬多的信浓藤四郎啊,好吧勉强可以抵消了,而且平时鹤丸看到自己也是会笑嘻嘻打招呼的……

对方的一切在一期一振的世界里翻起涌现,伴随着他变得跳动得愈加厉害的心,惹得他想把自己的脑袋塞进枕头里。他一点也不想去思考“鹤丸国永”四个大字,然而他自己骗不了他自己,下午自己出口骂了鹤丸之后,对方的眼神仿佛一直印在一期一振的双眸里,无论睁眼闭眼,都能浮现而出。

他思来想去,突然觉得鹤丸并不如想象的那么讨厌,似乎如果真的和他交往也并非不可……

不不一期一振,你疯了吧怎么会这样想呢!!这一定是迷情剂的药效一定是的!

等等……迷情剂……

一期一振猛地坐起身来。

他感到自己的胸腔里仿佛遭遇了雷劈,突如其来的麻木让他有些透不过气,随即疼痛开始扩散,逐渐变得明显起来。

一期一振意识到,自己和鹤丸国永变成今天这幅样子,全部是因为那个迷情剂的关系。

那么如果,明天或者后天,解药配了出来,两人是不是就会恢复到之前点头之交,甚至连这样都谈不上,偶遇都可以擦肩而过,只是有事才会就事论事地找对方的关系呢?

一期一振没由来地心慌。他的手指下意识地拽住了床单,白色布料上皱起的纹路可见他用力有多重。

之前种种,他都可以归结为迷情剂的药效,但是如今自主意识不想让药效失灵,这是一期万万没有想到的发展。

“哟一期,你怎么还在这呢?我们学院的舞会就要开始了,今年四个学院有联谊环节……额你怎么了?”

沉浸在慌乱思考里的一期一振没有意识到室友的靠近,因而被对方突然上手拍肩吓到了。

让一期更惊吓的是,这个平时出了名的懒汉,今天居然穿得非常正式。

看来春天到了,懒汉也到了想要脱团的时节。

那个戴着眼镜的室友也一脸懵逼,但很快反应过来。他推了推反光的眼镜,嬉皮笑脸地凑到一期一振耳边,声音懒散:“哎呀这是在想哪家姑娘了?虽然我明石国行是懒,但为室友把妹我还是能教上几招的。”

一期的脸刷地通红。他当然知道明石国行这种懒散的风度在女生中的人气,吓得他连忙推开室友:“闭嘴你这懒汉。有时间在这儿给我牵红线,还不如让你那两个弟弟少操点心吧。”

明石满不在乎地耸耸肩,继续探听消息:“行吧你不说是谁的话……我来猜猜……”

这个明石,平时寝室内务做得差,常常旷课不说,上课还总打瞌睡,天天被两个同院的弟弟追在屁股后面教训,八卦起来倒是“勤劳”得不得了。

一期一振火大:“行行行您可别瞎猜。”

不料明石龇牙一乐:“不用猜我也知道。就算我今天睡了一天,这点消息还是灵通的,”他的镜片里反射出窗外的绚丽灯火,“拉文克劳级长吃了迷情剂,爱上格兰芬多整蛊小王子的事情早就传遍全校了。”

被戳中心事的一期一振心里一抖,他默默祈祷昏暗的灯光可以掩盖掉自己发红的耳根:“你这神经病,你再乱说我就不借你抄笔记!”

“你知道你一害羞就会骂人吗?”明石笑得一脸猥琐,“我们暂且不提迷情剂,鹤丸国永那么好的条件上哪儿找去?看得出来他对你也很上心。”

“……敢问你从哪里看的?”

“我自有我的渠道。”

“……我俩都是男的!”

“霍格沃茨海纳百川,学校里同性的CP还少吗?”

“……”

见一期一振沉默,明石知道有戏,于是更加来劲了。他一屁股坐在一期的床上,和一期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你这样想想啊,平时你是不是和他说话会有点不自然?”

“那是因为他天天闯祸。”

“我说了你一害羞就会骂人,你是不是看到他就想骂他?”

“那是因为他一直欺负我弟弟!”

“那他怎么不敢欺负我弟弟?”

一期吐槽:“……您那俩弟弟是出了名的天使脸蛋恶魔心,你自己见了都怕!”

“我看你这就是找理由,鹤丸国永明明就是喜欢你……喂喂你别动手!有话好说!”明石抓了抓头发,“那魁地奇球赛时他朝女孩子飞媚眼你是不是想揍他?”

“我那是不希望有女生被他蒙蔽!”

“早上他吃别的女孩的草莓大福你是不是很气?我记得你也会做那种点心!”

“我气个屁!我那时急着要去上课!”

明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你看看你这小暴脾气你又对我发火你。那你为什么去吃那个什么蛋糕?不是赌气是什么?”

见一期一振沉默,明石继续不怕死地说道:“好了吧兄弟,认了吧!别言不由衷了,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一把?喂喂喂……说了不许打人!级长打人!王子殿下动手了!!夭寿咯!”

一期一边狂揍明石,一边掏出魔杖:“你再胡说我就把你变成鼻涕虫!然后挂在阳台上!让你别想撩妹!”

明石立刻跳起来窜到门口:“你想想看,改天你那迷情剂药效一过,他和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这榆木疙瘩琢磨去吧!今天是情人节,鹤丸国永肯定在泡妞,我也去了!拜拜!”

一期一振追到门口,却差点被明石一把关上的门撞到鼻子。他望着窗外彩色的灯光照射在黑漆漆的木门上,呆立在原地良久。半晌,才捡起掉在地上的魔杖,蹲坐在地。

因为刚刚明石问的那些问题,其实答案全都是肯定的。

自己真是疯了。一期一振心想。如果真是爱情,说好的鲜花春雪,怎会如此痛苦?

这个鹤丸国永,责他总是不期而至,无端相见,令人措手不及。

 

一走进舞会会场,一期一振就成了焦点。

虽然心情不好,但作为拉文克劳的级长,他还是穿得颇为得体。再加上不露破绽的笑容,让身边不少来往的女孩瞬间忘了早上发生的大八卦,一个个扑过来想和他牵手共舞。

但此外,还是免不了许多窃窃私语。人们扎堆围观,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却又勉强想用微笑来掩饰视线交错时的尴尬。一期一振内心煎熬,他低着头,向来都被冠以“优等生”、“拉文克劳王子殿下”、“精英”等名头的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那么讨厌被万众瞩目的感觉。 

一期一振穿着一袭银灰色的礼服,默然穿梭在人群里,周围觥筹交织与欢声笑语却似乎都与他无关。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要不受自控地来到这里,心底似乎有个声音一直在喊着“鹤丸国永”的名字,让他深感心烦意乱。

比起舞会,也许躺在寝室里抄完江雪布置的配方,然后睡大觉会更适合自己。

毕竟那样的话,到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就能得到迷情剂的解药,在那以后,和鹤丸国永划清界限,自己还是那个优雅的拉文克劳级长。

可是一想到他和鹤丸之间又将回到之前擦肩而过的点头之交,甚至还不如当初,他就感到心里像是席卷过一场海啸。从目前鹤丸一直都没来找自己的情况看,很明显,他应该也对自己下午说的那些话在感到生气吧?

哦不。自己为什么又在想他?

如果不是当庭广众,一期差不多要蹲下来抓着头发把自己拎起来。

“哟你看,那不是鹤丸国永吗?”

行了一期一振,别乱想了。一期闭着眼睛摇头。

“啊,他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看啊。想和他跳舞。”

不一期一振你不要瞎想……不对!不对!!

一期猛地抬起头,发现自己听到的并不是内心的声音,而是身边同学们的议论。

“跳什么舞?他肯定和粟田口级长一起……”一个女孩说,“等等!鹤丸牵着的女生是谁啊?”

“那个女孩……应该是低年级的?没见过啊!”

一期一振终于忍不住四下张望起来,他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可是人头攒动,他没有发现鹤丸的身影。

一期一振为这样被动的自己感到非常耻辱,他扭开头,试着离开这个地方。

“快看啊!那个女孩好可爱!听说是斯莱特林的吧!”

“难道是早上给鹤丸学长送点心的杰莎?”

“是她吗?真是好命!”

那些话语如同尖利的刀子一样,一下一下地戳着一期一振的胸口,他只觉自己自己的心疼痛到宛如烈火燎原,逼着自己的眼睛要落下泪水。脑海里的小声音全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鹤丸国永的一切。

——大不了在那之前我做你男朋友呗?

——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不用一个人承担。

——你们院长侄子的人都敢碰?

……

那些话语缓缓地归结,穿过鲜花与春雪,最后凝在一起,变成了鹤丸国永双眸里的落寞与悲伤。

鹤丸国永真是个疯狂的骗子。

再者,说到底,今天发生的一切,全是因为那个该死的迷情剂。

一期一振没有再回头去看人群里的那个白色的焦点,更不想知道对方身边站着的是谁。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逆流挤开了身边的人,向着灯火阑珊之处,躲避而去。

他随手从空中接过一杯漂浮着的南瓜汁,望着杯中倒映着的天花板。礼堂天花板总在不断变换,无论是春秋冬夏亦或是大海星空,都能在此更替流转。

真好。他想。如果魔法能够把早上发生的一切全部都变走,消除得一干二净就好了。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不用。”一期一振摇头。

“真的不用吗?”

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香味,让一期的脑子有些泛起迷糊。他努力想抬头看看来者是谁……

“一期一振!”

一股强大的力量冲散了鼻腔里的异香,随即而来的一声“Enervate!(快快复苏)”让意识刹那间回归了一期一振的头脑。他猛地睁开眼,发现眼前站着的,正是那个让他陷入迷茫和揪心深渊的白色身影。

鹤丸国永。

没等一期一振开口,鹤丸便一把拉起他,无视周围瞬间而起的惊叫和起哄,硬生生地穿过喧闹的人群,朝着大门走去。一期一振感觉到钳制在手腕上的力量大得难以置信,他看不到鹤丸的表情,但是,仅从鹤丸一路向前的背影都能感觉到对方愤怒的气场。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17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