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Limerence【鹤一期】【情人节·HP Paro】(6)完结篇

※ 今天完结啦!之后一周内会出本子预售,其中包括一篇未公开的番外,嗯…有车有肉来着,有喜欢的朋友可以持续关注哟,谢谢支持(比心

※HP Paro。格兰芬多捣蛋鬼X拉文克劳小级长。

※ 前篇【1】【2】【3】【4】【5】之前的小合集余本→【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DFAF5j&id=537978526645

 

 

鹤丸一语不发,他拉着一期走出大门,情人节的舞曲渐行渐远,两人一路朝着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方向走去。一期隐隐约约察觉出情况不妙,数次想要抽手逃走。然而,每每此时,他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鹤丸的眼睛,让自己一点也使不上力,加之鹤丸死死地掐着一期的手,完全没有给他挣脱的可能与机会。直到快要靠近目的地时,一期一振才忍无可忍地叫了起来:“鹤丸国永你放开我!放开!你抓疼我了!”

鹤丸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子,一期一振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一出,一头朝着前方撞了上去。

“怎么?”鹤丸戏谑道,“你这样积极,我可真是被吓到了。”

一期一振抬起脑袋,发现自己正靠在对方的怀里,吓得他连忙推开鹤丸:“你胡说什么?谁积极了?!”

“是呀拉文克劳,你当然不积极。”鹤丸双手环胸,“我连你的名字都不能叫呢。”

看到一期一振沉默,鹤丸虽然心有不忍,却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只是眼前这个人,让鹤丸的声音怎样都无法强硬起来:“情愿再尝一口其他人给的迷魂剂来摆脱我吗?真是狠心!”

一期一振听后愣住。他迷惑地注视着鹤丸:“什么?你说什么迷魂剂?”

“看不出来吗?”鹤丸勉强扬了扬嘴角,眼中流出一丝自嘲,“喝得那么积极,你见过哪次宴会有过漂浮在空中的饮料吗?”

“……”

“那人在你喝下之后,又靠近你问你要不要帮助,你可倒下得真快。”鹤丸摇了摇头,“这样安心……和见到我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一期一振感到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叫嚣,被枉说的酸涩感不断涌出,压得他透不过气:“鹤丸国永你在胡说什么东西!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吗?”

“难道不是吗?!”鹤丸反驳道,“刚刚那个迷魂剂虽然不如迷情剂来得力道大,但要控制你一个晚上绝对绰绰有余!你可真是没有防备呢,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肯定躺在那个人的床上!”

一期一振呆立在原地。他看着鹤丸国永,看着这个让他一天内悲喜交加的人,看着这个让他看不清自己的人。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凝固,谁也不开口打破静默。

也许的确需要这样的时间,让彼此都有个安静思考的间歇。

“都怪你……”

“什么?”鹤丸问。

“都怪你……”

“什么怪我?”

“都怪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吃了那个女孩送的草莓大福,我怎么会生气去吃那该死的蛋糕!草莓大福那种东西,明明只有我才能……说什么在拿到解药之前可以和我交往,怎么?你就这样嫌弃我?三番五次一副英雄的样子来救我,好像我没了你就不能活一样。明明是你在侵袭我的心,刚刚却又去和其他人跳舞,你看我出丑那么有趣吗?”一期一振的声音里渐渐带上了哭腔,“我……我一想起你就生气,想起你胸口就闷得慌,但你总是让我控制不住要想你……都怪你!都怪你让我吃下了那种药!你怎么那么讨人厌?怎么就……”

他喋喋不休的话被终止在一个绵长的亲吻里。一期一振的眼前是鹤丸国永放大的脸,和头发一样雪白的睫毛轻轻翕动,微微蹙起的眉头让一期一振莫名心跳不已。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哭泣被化解于此。鹤丸国永收紧了自己的手臂,放开一期一振的嘴唇,一手按住对方的头,将一期拥抱在自己的怀抱里。

“不是药效,亲爱的。不是药效。”鹤丸抚摸着对方因为抽泣而不断晃动的脑袋,“我喜欢你。我那么喜欢你。”

感受到怀里那个人的呼吸明显一窒,鹤丸松开了他,两人沉默对视。

“别开玩笑了!”一期挣扎道,“要是我说‘是啊我也喜欢你’,你是不是再对我说‘刚刚是骗你的,吓到了吗?’是不是又想看我出丑?”

“你天天想什么呢?我哪里会这样。”鹤丸捏了捏一期的脸。出乎意料地,一期一振没有躲开。鹤丸笑意更深,“如果不是喜欢你,只是想看你出丑,我何必一次次来救你?”

“你只是想要参与到这次玩笑里来不是吗?”

鹤丸皱了皱眉:“哦梅林啊,我有那么不可信?我承认我是欺负过你的弟弟们,但该道歉我都道歉了,况且我的玩笑都是有度的,你见过藤四郎们哪个对我有看法?”

看到一期一振垂着手,似乎是在思考,鹤丸再接再厉:“我爱你,是我自己的感情。我来救你,都是我的意愿。我不愿让别人欺负你,不愿让别人靠近你,刚刚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一想起你会对他笑,我嫉妒得都快发疯了。我从不会拿感情当做玩笑,尤其是对你。如果你再不信,我愿意你给我下牢不可破咒,一旦违反,我鹤丸国永死无……”

“够了!”一期一振走近鹤丸国永,他停顿了一下,还是抬手捂住了鹤丸的嘴,“够了,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了。我……”他想了想,视线四下游移,却不敢看向鹤丸,最终,他还是红着脸凑到对方眼前,“我……”

一个清甜的吻落在鹤丸国永的脸颊上,如同情人节之夜的一个小小音符,它渐渐扩散,带着一期一振独有的草莓香气,瞬间充斥满了鹤丸的全部身心。

鹤丸愣了愣,很快笑了起来,立刻夺回了主动权。他张开双臂,抱住了眼前这个比他小一岁的拉文克劳。鹤丸一手托起一期的下巴,感受到对方因为紧张而颤动的身体,他扬起嘴角,欺身而上,吻住了对方的双唇。

不如最初的那般强烈,也不如刚刚的浅显,这个吻带着两人对彼此的深情,不带任何其他原因和欲望,在空无一人的廊道里悄悄然绽放。一期一振搂着鹤丸国永的脖子,主动献上自己的爱意,鹤丸也欣然接受,似乎要把所有的心情都融入在这个悠长的亲吻里。他们的身影在月色之下显得无比温情,檐下早春的绿藤带着圣瓦伦丁的祝福,在一旁的石柱上盘卷生长,槲寄生竟是脱离了圣诞的桎梏,在这个情人节里,肆意盛开于鹤丸与一期的头顶。

是青鸟飞过,是百花盛开,是冰雪初融,是冬青飘香。

是爱情。

“可是我……”一期一振把脸埋在鹤丸的胸口,“我话还没说完……”

“没关系,好东西总得留着欣赏。我还会听到的。”

“什么?你准备听多久?”

“一生的时间。”

 

再回到大厅的时候,舞会已经快要接近尾声,现场只剩没几个人还随着最后的慢曲悠悠地摇晃着身体。这对刚刚确认心意的两人而言,却不失为一件好事。

“请问粟田口先生,可愿与我共舞?”

“乐意之极。”

在一片淡然而悠扬舞曲中,两人紧紧握着彼此的手。鹤丸吻了吻一期的额头,金色的眼眸中像是卷过一场樱花吹落:“为了你,我甚至想要创造一个新的咒语,把你禁锢在我的身边。可以叫它‘Limerence’(神魂颠倒),我为你神魂颠倒。”

“……你又瞎说。”

“不,我没有。”看到一期一振双颊飞起的红云,鹤丸笑了笑,“我对你不会说谎。”

“那为什么没有创造?”

“因为我想了想,还是你的名字最好。”鹤丸凑到一期一振的耳边,火热的鼻息灼得一期一振的瞬间耳朵通红。他浅嗅着一期头发上好闻的香气,“一期一振,粟田口一期一振吉光。所以,我可以叫你‘一期一振’了吗?”

 

斯莱特林男生寝室。

“什么?!!”乱藤四郎听了药研藤四郎的话,没来得及换下身上那套粉红色的公主裙,直接就抓着兄长的肩膀,站在床上就跳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药研藤四郎安抚地拍了拍弟弟的背:“大哥和鹤丸交往了,刚刚得来的消息,接受现实吧。”

“刚刚的事?”

药研莫名其妙地点点头:“对啊!”

“好家伙!”乱藤四郎咬牙切齿,“你知道吗?鹤老头玩我啊!他让我穿女装和他去舞会,理由是‘不想让一期一振生气’,意思就是怕大哥吃醋咯,那我以为他俩早交往了呢。这他妈原来是拿我当枪使,还让我画个浓妆,说‘别让别人认出来’,敢情他用我来激大哥呢!”

尽管药研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这个弟弟似乎一开始就默认了什么,但乱说得也有道理,于是他点点头:“嗯,利用你是不对。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什么?”

“你先消消气,这件事更可怕。”药研推了推眼镜,“你准备好了吗?”

“你快说!”

药研凑到乱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通。乱藤四郎的脸色红转白白转青,最终一巴掌拍在枕头上,“梅林啊!这什么神展开啊!!!”

 

次日。

“江雪教授。”一期一振小心翼翼道,递上一叠羊皮纸,“您昨天让我罚抄的吐真剂药方,我……”

江雪左文字点点头,接过来,随意地翻看了一下,便将这份作业塞在了外袍的口袋里:“你是个好学生,对魔药学是该好好长进长进。”

一期的头埋得更低:“您说得是。”

“还有鹤丸先生,”江雪突然转头看向一旁不说话的鹤丸,“想不到你的魔药也不过关,不然不该误以为这种东西是迷情剂。”

一期和鹤丸愣住,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江雪把那块蓝色的翻糖蛋糕摆在了桌子上。那蛋糕被切掉了一半,很显然是拿去化验过了。

“如果是迷情剂,你们应该会闻到喜欢的味道,而不是苦艾浸液和迷迭香。当然,我不会禁止你们同时喜欢这两种东西……”

鹤丸皱起眉头:“不是……教授,这是怎么回事?”

江雪拍了拍桌子:“我看,还是粟田口先生的弟弟给你们解释比较好。”

“没错一期哥,”药研从后方的小门里走了出来,“你并没有服用迷情剂。也许那时候你们都被那个女孩为了掩盖药剂放多了的迷迭香给蒙蔽了,她有下药的胆子却没有下药的能力和手段。她的配方是错误的,如果是迷情剂,你们闻到的味道应该是不一样的。”

“所以,也就是说……”

“你知道的。”药研嘴角抽搐,“迷情剂哪有那么容易解开,何况你吃了一大口。亲爱的哥哥,你根本没有被下药,昨天发生的一切,”他耸了耸肩,声音里透出一丝坏笑,“和迷情剂没有任何关系。”

“……”

半晌的死寂后。

“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吓到我了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啊!!”一期一振又羞又恼,却又不能在江雪面前发作,便脱口而出道,“那就当昨天都没发生吧!”

“哦?昨天发生了什么?”鹤丸笑嘻嘻道,“你给我仔细说说?”

“你你你……”一期涨红了脸,见没人帮他,更是气得耳朵都要冒烟。他跺了跺脚,转身朝着大门跑去。

鹤丸赶紧追了过去:“喂一期!你别跑啊!现在你可是我的人了……额,乱酱?”

乱藤四郎带着一群藤四郎,撸着袖子站在地窖门口,看到鹤丸便摆出可爱的笑容:“别怕啊鹤姥爷,躲什么?”

“乱酱啊,没事我先走了,我还得追你哥呢。”鹤丸看着乱的表情毛骨悚然,他自知心虚,便想脚底抹油。

“追我哥?我俩的帐还没算清呢!喂你别逃!”

霍格沃茨的早晨依然如此充满生机,学生们在廊道上交谈奔走,黑色的衣袍交错擦碰,带着青春独有的芬芳。而这个平凡的情人节发生的不平凡的事,也只是日常生活的一段小小插曲。

只是,它看似没有改变,也改变了许许多多。

“一期!快救我!”

“我才不救你!你这个变态!活该!乱酱,打他!”

“是的大哥!弟兄们!揍他!”

三日月宗近从一旁走过,听着鹤丸国永的惨叫和粟田口们的笑声,意味深长地旋转着手中那个蓝色翻糖蛋糕。他的眼底不着痕迹地划过一丝精光,唇角微微上扬:“哟,年轻人。”

 

====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62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