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莫比乌斯。14

※ 现代阴阳师AU。阴阳师安定 & 通灵人清光。

※ 前篇【13】注意,本次更新有少量兼堀兼。

※都快成月更了orz无论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写的东西太多了2333但是爱诚刀们!写他们总让我非常非常开心!!

 

果不其然,烹饪课学校方面表示不方便提供烛台切的住址,但他们还是很给面子地给出了烛台切的电子邮箱。清光立刻让歌仙给烛台切发了一封很普通的问候邮件,特地设置了阅读提醒,然而,在投递之后的几小时里,这份邮件始终显示“已到达对方邮箱”,却没有任何已读回执。

歌仙被派去附近的市场买红绳,并被告知任何电话都不要接听,为了以防万一,短信都被清光他们禁止了,因此通讯基本靠聊天软件。

虽说歌仙下定决心要涉足这件事,但说到底心里还是没有底的,况且刚刚又直面了撞鬼现场,他的脸色始终没有好看过。没有谁生来就会抓鬼,人最害怕的总归还是那些未知而突如其来的恐惧。歌仙兼定接过被安定检查过的手机,手微微颤抖,抓了几次才把那平时一直与他形影不离的通讯终端抓在手上。

好不容易送走了半是害怕半是担心的歌仙,清光摸着下巴,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步。安定则脱了袜子,蜷起腿来坐在椅子上,看着清光在眼前晃悠颇为心烦:“行了大哥,别走了,坐下歇歇吧。”

“不行,那样我没办法思考。”

“你思考啥玩意儿?计划都定好了……”

“不不不,还没有,说定好是安慰歌仙那小子的。我总觉得刚刚那个电话里发生的事,我在哪里见过。”清光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暗红的眼睛里透出些许怀疑,“我之前接到过个奇怪的电话,我应该和你说过的……”

安定听后,眼睛转了转,随即点点头:“你的确和我提过,可是,你觉得有关系吗?”

“这个无法确定,关键是,我一点也不记得我当时听到什么了。”清光苦恼得用手指按摩着太阳穴,“啊……好烦人啊。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这个烛台切光忠住在哪里吗?”

堀川沉默着坐在电视机上,小小的手托着下巴,大眼睛呆呆愣愣地望着前方——出神思考的时候,他原本蓝色的眼珠会渐渐变暗,最后双目会变成两团黑漆漆的眼窝,可能是鬼怪的特色,大家第一次发现这一点时,连带堀川自己都被吓得半死。

堀川一下一下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突然,他一拳打在自己的掌心上:“啊!”

清光和安定都被惊到了:“怎么了怎么了?”

堀川蹦下来:“你们忘了吗?阿兼!!!阿兼!!!”

“干什么?怎么又是阿兼?”清光过去捏了一把堀川的脸,“现在没时间听你表达对你偶像的赞美。”

堀川急得直跺脚:“阿兼啊!他以前就是计算机高手啊!”

“是这样没错,还黑了班主任的MSN……等等你是说?!”

堀川飘起来,抓着清光的衣服,双眸瞬间亮了起来,脸上满是兴奋的光采:“我们可以通过IP地址追踪啊!如果这再不行,不是有邮箱地址了吗?让阿兼试试看破它,看看登录的地址是哪里,不就有可能找到烛台切先生了吗?”

 

“什么?去盗这人的邮箱?”

接到电话的时候,和泉守兼定正在上体育课。他穿着黑色的篮球衫,手臂里夹着个篮球,一手捏着手机,话筒那头的声音把周边少女们的尖叫全部掩去了。听到这句话,和泉守将手中的球抛给同伴,快步走到一边,一手捂住嘴,压低了声音,“你说什么?这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去调查那个什么医生吗?”

“别废话了。”清光有点着急,“有时间会和你解释,你能不能破这个邮箱?”

和泉守想了想,道:“我看了你给我发的信息,那是一个内部邮箱,应该是他们医院的,我试试看吧,但是我话说前头,破不出来别怪我。”

和泉守虽然把话摆在那里,加州清光却知道这货根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闭着眼睛满口答应,随后又道:“你多久能破出来?今晚OK?”

“OK。”

“好的那我等你好消息。”

说着,清光准备挂掉电话,却不料对方突然道:“等等!”

“怎么的?有什么问题?”

话筒那头迟疑了几秒:“我是想说,嗯……堀川……好吗?”

和泉守的声音竟有些不自然,惹得清光不由笑出了声:“我说不好你信吗?”

“信。”

“……”

堀川在一旁急得大叫:“阿兼!我好的!我很好的!别听清光哥瞎说!”

只是他的声音无法穿过话筒,只化作微弱的电流,传到了和泉守的耳膜里。

然而,和泉守沉默了片刻,忽然自顾自地说道:“嗯我知道了,堀川你好好跟着他们学习,邮箱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仿佛听见了堀川的大喊一般,和泉守的声音里都带上了温暖的笑意。堀川听后愣了愣,小小的灵体猛地别过身去,迅速窜到了窗口,背对着清光和安定,上上下下地漂浮着。

电话挂断后,清光双手抱胸,安定满脸憋笑,两人的目光在堀川身上来回扫射,搞得堀川非常不自然,终于忍不住问:“你们干吗?笑得那么猥琐?”

一听这话,两人爆发出一阵狂笑。

堀川更不自在,便拍着桌子说:“喂!!不要笑了!!”

清光和安定终于是笑够了,立马收住,安定还跑到床头柜前拿来了纸巾擦眼泪。

“想不到你和阿兼是这种相处模式。”清光龇牙一乐。

“打个电话都如此缠绵。”安定立刻补充说明。

堀川瞪大了眼睛,随即刷地红了脸。他瘦瘦的身体飘在半空中,半晌才降落而下,盘着腿坐在床上。

“瞎说什么呢。”堀川的语气有点尴尬,“信不信我打你们。”

说着,他的眼球又消失了,黑漆漆的眼窝显示着他正在思考“反驳的对策”。只是这外人看来应该会感到恐怖的画面,此刻竟显得有几分迷之萌感,完全把他的内心所想表露在外,搞得清光和安定的脸上又露出了笑意。

堀川抬头看到两个人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羞赧更甚。他知晓对方只是在开玩笑,但是他到底是个面皮子比较薄的,担待不起,便放弃了反击,“蹭”地一下飞起,蹿进了壁橱。

“不和你们玩了!”黑漆漆的橱门后传来少年恼羞成怒的声音。

随即,赌气般地,橱门被啪嗒地关上,没了后续。

外面两个人对视一秒,只当是堀川在闹脾气。安定便故作高深地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听话,快点出来,我们继续讨论正题。”

“哼!”橱门动了动。

“堀川,好了,是我们不好,我们不笑了可好?”清光紧接着说好话。

堀川没有动静。

堀川国广向来深得饲主安定真传,活脱脱一个笑面虎。之前趁着清光去拍写真出外景,躲在床底下吓得安定和阿兼三天不敢回寝室,结果被清光回来前去捉拿归案,罚了一个礼拜的公寓卫生工作。

而大和守安定不愧是堀川国广的主人,猜测堀川又想搞什么小鬼主意,便按了清光的肩膀,示意其不动声色,自己则小步小步地朝着壁橱走去。

“堀川,”清光坐在原地,若无其事地喊道,“再不出来我要安排你做卫生……等等!别开门,安定!”

他猛地跳起来,而安定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柄上,正准备拉开那扇橱门,说时迟那时快,清光一个健步跳过去,把安定推开。

安定倒在旁边的床铺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清光已经将双手指尖相碰,拇指扣起,大喊道:“乏其身,束其骨,急急如律令!”

一阵没有由来的风瞬间扬起,从床铺到壁橱这一小块地方周围亮起了一道浅浅的金光,四周的视觉渐渐模糊,好似被笼罩了一层细雾。

“结界……术?”

大和守安定非常惊讶,他不知道加州清光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咒术的。但是现在并不是好奇这些的时候,安定一骨碌爬起来,凑到清光身边:“怎么了?堀川呢?”

清光沉默。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安定着急了,他不停地摇着清光的手臂:“怎么了你说话呀!”

清光却示意安定不要说话,他伸出手,搭在了壁橱的门柄上,一手将失去了阴阳眼的安定护在身后,猛地将橱门一拉。

一股阴冷的气息刹那间扑面而来,还伴着壁橱里淡淡的怪味。那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家伙,勉强还能看出人形,只是它抱着自己的脑袋,正拼了命地往清光所下的结界上瞎撞。每撞一次,它的身形便清晰一分。

安定揉了揉眼,确定能够看到鬼怪后,迅速拿出晃金绳,一甩手朝着那鬼怪打去,不料那家伙动了动,轻而易举地便躲开了攻击。安定有些恼火,他刚想冲上前去,却被清光一把拉住。

“不要用绳子。”

“什么?”

“用符!稳定这个结界,控制住那个家伙!”

已经没有时间去多加思考原因了。安定从口袋里抽出两张符贴:“五行术,雷缚!!”

空气中落下两道惊雷,两张符贴从安定的手中飞了出去,牢牢地黏在看不见的结界壁上。那个鬼愣了愣神,依然自顾自地往结界撞去,只听“呯”地一声,它被雷点打成了焦黑色,很快落到了地上。

几秒的静默之后。

“清光!”安定拉了拉清光的袖子,安定急急忙忙问道,“堀川呢?”

清光朝着地上还在微微动着的鬼怪呶了呶嘴道:“你先看着这家伙,别让它跑了。”

说着,他转向壁橱,将所有的门都拉了开来。

还没等清光伸出手去挖,只见角落里飘出一小团光球,缓缓地划过清光的鼻尖,最后落在床上。刚刚触及软软的被单,它便立刻疯狂地摇动起来。

加州清光叹了口气,他转头看向安定,指着那光球说:“那个……你对它念个现形咒。”

安定听后,有些难以置信:“这个,是堀川?”

清光点点头:“这小子估计刚刚进到壁橱里没发现里面有脏东西,发现的时候那家伙已经准备对我们发起攻击了。所以,”他挑了挑眉,盯着地上那个浑身冒着乌黑鬼气的东西,“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谁在一路跟踪,偷听我们说话?”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