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 (3)

- 之前去旅行了,隔了好久的更新qwq

-前篇【2安清安无差,但有冲田组二人CP向

 

大和守安定拄着拐杖,走在医院的走廊上。

他刚刚做完膝盖伤科检查,准备回病房,鼻腔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和窗外的雨声融化在一起,仿佛它们天生就是如此契合的。

安定以前是很不喜欢这个味道的,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就习惯了。

大概人真的是一种很容易习惯的生物。他想。习惯生,习惯死,习惯有,习惯无。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习惯。

就像自己对清光,似乎也是一种习惯。可这些天来,毫无理由地,大和守安定愈发地担心起来,担心清光有一天会厌倦了而离开自己。加州清光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再加上这次事故,也是清光无时不刻陪伴着他,照顾着他。尽管大家见了安定,总说“哎呀大和守君真是坚强”,只有安定知道,坚强的理由不是自己,而是清光。

自己对加州清光是不是也一样重要呢?安定很想知道,却没问过。他是了解清光的脾性的,和自己的随性不同,清光总是一副娇气兮兮的样子,喜欢打扮,喜欢可爱漂亮的小东西,认认真真地生活着。这样的他,又很少对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所想,而人们眼里,理解清光的,只有大和守安定一人而已。

知道加州清光那么多秘密,可加州清光关于大和守安定的秘密,大和守安定一点也不知道。

真是一只狡猾的黑猫。安定默默吐槽。又偷偷为能够成为清光的知己感到开心。

“嘿!”

正思考问题的安定被吓得一个激灵,转头见清光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时值午后,这个廊道并没有什么人,只留下苍白的灯光,洒落了一地的孤寂。安定恼火不已,想说吓到还不都是因为这小子,便伸手恶狠狠地拧了一把对方的脸。看着清光龇牙咧嘴的样子,安定心下出了口恶气,才慢悠悠地松开手。

“跑哪去了你?外面那么大雨!”

清光听后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他转过脑袋,看向窗外。雨水大肆冲刷着玻璃,黑压压的云沉沉地连城一大片,像是一座浮在半空的黑山,整个城市被笼罩在这片诡异的暗色之下。清光吸了口气,思索着泥泞昏暗的山路。他很快冲着安定笑了起来,挽起袖子:“你看我衣服干着呢,哪会有什么事情。”

他穿了件薄薄的白衬衫,袖口下露出青年男性特有的干净胳膊。安定向来觉得清光穿白衬衫很好看,他注视了清光几秒,撇撇嘴,没有追问下去,拄着拐一步步慢慢地往前挪动着。清光扬了扬嘴角,过去挽着安定的手臂。

“膝盖怎么样?”清光观察着安定的脸色,试着用随意的语气问道。

“一般,在康复。”

“眼睛恢复得好吗?”

“不知道,下午出报告。”安定冷冷地回答。

“干什么?”清光听后,小心翼翼地跟着安定的步子,“刚刚吓到了?”

“别烦我。”又提起刚刚被吓一跳的茬,安定略有不悦,“都是你不好。”

“是是是,是我不好。”清光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以后都不吓你了好吗?”

安定一听,停下动作:“你还想以后?还要以后再来?”

清光的手顿在半空,疑惑地看了安定一眼,半晌才试探地问道:“所以你是想什么呢那么入迷?”

被问中了要害,安定想起了之前的所思,不由得红了红脸。他看向清光,正想反驳什么,却不料耳边传来一声巨响。

“啊——!”

安定只觉肩上一沉,随即便看到清光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怀里乱蹭。

“喂喂喂你干嘛?”

安定的脸刷地就红了,他下意识地想推开清光,可是这个动作却让他似乎有了一瞬间的恍惚。他睁大了眼睛,耳边回荡的是惊雷的巨响。眼看着天花板上的灯渐渐进入自己的视野,意识似乎在和曾经发生的某一个瞬间渐渐重合……

——清光!

——不,安定……

脑海里的轰鸣让安定猛地意识到自己应该惊慌,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腰似乎被托住了。清光的放大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红色的双眸里流淌出的是惊慌和一种复杂的思绪。安定借势撑住拐杖,想努力直起身来,可还是一下子跌在地上。

“喂你没事吧!”

耳边是护士跑过来的脚步声。安定的心狂跳不已,他死死地拉着清光衣袖的手,却已经不知道何时松开了。

“你这孩子,”一个年长的护士温柔地扶起跌在地上的安定,嘴里满是关心和责备,“打个雷而已,瞧把你吓得。来来来,不怕不怕。腿脚不好的话我们慢点走,阿姨扶你回去吧。”

安定感激地看了一眼那个护士,转头却看到清光蹲在他身边,似乎是有些愧怍地望着自己。

“都是清光。”安定看着清光,脸红红的,“都是清光不好。”

清光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安定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来。明明从小到大,害怕打雷的,应该是自己才是。他这几日是自觉有哪里不对的。曾经那个被人称为“疯狗不安定”的人去哪里了呢?曾经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体力超人的大和守安定去哪里了呢?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过去只是看到清光才会安心,可现在却变成了没有清光就什么事也做不好,还会不停地想着对方。清光在干什么呢?清光在哪里?他有没有乖乖去做心理疏导?他是不是受了伤却瞒着自己?没有了安定的清光,会怎样生活呢?可每次想起这个,他都觉得害怕,就像他无法想象没有清光的人生那样,他也无法想象清光没有自己的样子。想象像一个深得不可见底的巨大黑洞,将他的恐惧变得无限大,变成怪兽,统统释放出来,咬得安定的心痛得要掉下眼泪来,然后,生生将其吞噬。

他站在清光身边,轻轻地拉了拉清光的小手指。清光的手凉凉的,似是因为恐惧和惊慌而变得异于常人。

“走吧,我们回去了。”安定轻声说。

 

【TBC】

评论 ( 1 )
热度 ( 52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