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小感冒(1)

- 一个没事找事的小故事。真的是很小很小的一件事。而这两人却因为太过在乎对方,各自怕对方担心,而惹出了一些小麻烦2333

- 终于又写了鹤一!文中鹤一是已交往状态。大概分两三次写完。

-捞一下大长篇SF的本子。通贩现货【点我

 

“阿嚏——!”

鹤丸国永揉了揉鼻子,抬头望向明晃晃的天空。春去夏至,气温上下浮动个不停,如孩儿脸似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他按了按脑袋上的草帽,似乎是有些惊讶地抬起手,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这些日子,本丸里感冒的人不少。小小的手入室挤得水泄不通,药研藤四郎更是忙得不可开交。而鹤丸作为粟田口勉勉强强能算是打得到的亲属,也为了拍小舅子马屁,亲临手入室多次,担任起了男护士一职。

好吧,虽然最后还是因忍不住玩起了绷带和试管而被扭送出门,直接送到了一期一振手里。

鹤丸叹了口气,垂下脑袋看着自己的双手。他自欺欺人地想,刀居然也会感冒吗?以前怎样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也会经历生病这种事,人类的身体如此奇妙,真是被吓到了。

他一边努力吸着鼻涕,一边装作没事人似的继续耕地。虽然鼻塞令他感到不适,但他心里莫名升腾起一股窃喜。

毕竟,这是化为人形以来,第一次感冒呢!

世间万物,在光阴长河奔腾不息,似乎悲欢离合也只是弹指一挥间。即使是经历了战争、离别、死亡、背叛等等各种原因带来的颠沛流离,可器物始终都在对历史冷眼旁观。因此,对于鹤丸而言,以武器之身拼搏了那么多年,上过战场,经历过盗墓,此刻能够得以化为人形,以人的姿态体会世间冷暖,拥有的一切都是馈赠,悲伤欢乐皆是惊喜,应该好好享受,又有什么足以让自己感到害怕的呢?

何惧这区区小感冒?

鹤丸国永这样想着,这些小毛小病带来的小难过并不能掩盖住他体会人世的快乐。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松了松有些酸疼的肩膀,望着眼前的花田。

到每年夏天的时候,这里总会绽放出大片大片的向日葵。鹤丸国永非常喜欢向日葵。总有人会因为害怕花朵的枯萎而拒绝种花,可鹤丸却觉得欣赏花开的瞬间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事。他的眼中仿佛映出了夏花绽放的时刻,便把手搭在直立的铲子上,兀自呆立在原地。

这些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和一期一振一起种下的呢。他想。

时间实在过得太快了,一眨眼居然已经过去了一年。这一年来,两人因为机缘巧合被调整到了同一个寝殿,同时成为本丸的主力,经历了合作共处、并肩战斗、小打小闹,最后在早春的某个夜晚,终于鼓起勇气,拉住了彼此的手。

想起这些,鹤丸很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却于此同时,鼻腔里一阵发痒。他试着忍了忍,却还是打了个喷嚏。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闯入耳膜。

“诶?鹤丸你怎么了?”

鹤丸惊愕地转过头,看到的是同样惊愕的一期一振。

他很想给一期一振打招呼,毕竟两人交往没多久,才刚刚把对彼此的称呼变得亲密些许,正是温存的时候。可是,当一期一振的身影落入鹤丸国永的眼眸,当一期一振的笑容在他眼底花开,在心里荡漾起一片花海时,初次感冒带来的惊奇也刹那间消失殆尽。鹤丸下意识伸出去的手,忽然静止在了半空中。

大脑没有做出合理的反应,可是身体却先一步行动了,自顾自地后退了几步。鹤丸国永在那一瞬间,忽然明白,自己是有恐惧和慌张的。

世界上并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让他感到无所谓,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让他觉得无所畏惧和满不在乎。

眼前这个人,可以打破鹤丸国永一切规矩和习惯,可以让鹤丸国永坚不可摧,也可以让鹤丸国永变得诚惶诚恐。

“鹤丸你怎么打喷嚏了?”一期一振追问道,“是感冒了吗?”

“不。”鹤丸吸了吸鼻子,急促地掩去自己因为感冒而发红的脸,“我没事。”他环顾了一下花田——绿叶在阳光下折射出鲜艳的光彩——随即定定地看向一期一振亮晶晶的眼睛。

在最初现形时,鹤丸国永曾问过审神者,什么是喜欢?

那个少女听后眼神一动,温和地回答道:“喜欢吗?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会发光的。”

那时候的鹤丸并不理解女主人话里的含义。关于“发光”一词的解释,他思考过无数种可能。许是晨间露珠上的早升初阳,许是午后廊下的慵懒日光,许是雨过天晴时那一抹绚丽的彩虹,许是夜空中万千闪烁的星光。

可是,一个人会发光,那是怎样的呢?鹤丸国永脑补了曾经见过的那些金光闪闪的雕像,不由得偷偷笑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他彻底理解这句话,他却已经在一期一振的身上,看到了世界上一切都无可比拟的光彩。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会发光的。

可是,只有你喜欢上了他,你才会看到这种光芒。

就像现在,阳光洒落在一期一振身上,宛如一层金色的薄纱,笼罩住了他整个人。他的眼神柔柔地,和温暖的光线融合在一起,如同女主人屋里挂着的西洋油画。

然而,在鹤丸眼中,看到的却不止是这样。从一期一振进入他视野的那一刹那,世界上一切都褪了色,却也在同时变得更加鲜艳美好,而唯独不变的是一期一振,他是鹤丸国永世界里的中心,是一切光芒的来源,是一切的最初和最终。

他真好看。鹤丸想把所有辞藻都吐露给一期听,可是他动了动唇,只在心里说出了这四个字。来不及思考。

“鹤丸?”

“一期,我……”

一期一振微微蹙起眉头,想了片刻,忽然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探向鹤丸的额头。

鹤丸愣住,直到对方的指尖触及到了自己的肌肤,他才猛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只觉心头一动,向来引以为豪的潇洒和无畏如若化羽般悉数掉落,溶解在空气里,脑袋下意识地缩了缩,避开了对方的手。

一期一振有些尴尬,他疑惑地看着鹤丸。鹤丸心中更乱,比划了半天,正当他想要说什么时,一个声音打破了静默。

“鹤丸!”加州清光在屋后探出脑袋,“快点!主上叫你呢!”

“来了来了!”

鹤丸悄悄定了定心神,挠了挠头,看向一期:“我,我就先过去了。晚点找你。”

说完,他飞也似的跑了。白色的衣角翻飞,身上的铃铛发出一连串的清脆声响。他不敢回头,怕是在一期一振的双眸里看到不擅掩饰的自己。

都说爱是铠甲。

鹤丸仰起脖子,深吸一口气,努力想疏通塞住的鼻子。

爱也是软肋。我的软肋,更怕变成对方的软肋。

以至于是一点小小的感冒,都不想让对方担心,更不想让对方传染到。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0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