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鹤一期 | 小感冒(2)

- 超级小的一个小事情爆出的流水账!文中鹤一是已交往状态。

- 前篇【1】您的好友,加州·被秀一脸·清光已上线23333

捞一下大长篇SF的本子。通贩现货【点我

 

一期一振无疑是个聪明人。

他心思细腻,为人可靠。在家人里,他是认真负责的好哥哥;在本丸里,他是善解人意的好队友;而在战场上,他也可以是勇敢强大的战士,大展身手,用手中的利刃劈杀一个又一个敌人。一期一振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优雅和善的作风,也自认是算得上冷静的,可眼下,他却微微摇晃着眼前的茶杯,呆望着茶梗的沉浮,眼底的疑惑如同杯中晃荡的茶水。

保持平静的可能有很多种,但这其中不包括鹤丸国永。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他挠了挠头,眼前浮现出之前鹤丸跑走的画面。虽说鹤丸国永古灵精怪,思维跳跃,但多少还算是个直爽好懂的人,而作为恋人,一期也一直这样觉得。

鹤丸国永是个好情人,他在一期一振面前是收了锋芒的,这一点,一期一振非常清楚。可他现在却发现自己似乎在某些点上读不懂鹤丸,比如刚才,鹤丸国永连打几个喷嚏,额头也微微发热,显然是感冒了,可他为什么躲躲闪闪,就是不承认呢?

这些日子,本丸里感冒的人非常多,连审神者都被传染到了,夜里咳个不停,以至于急坏了轮替的两位近侍——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每天晚上都像哄小孩一样骗小姑娘吃药,一定得看到对方愁眉苦脸把药咽下去,才算是松了口气。

粟田口家感冒的也不少,几个小短刀都中招了。一期一振揉了揉太阳穴。好在药研的医术算是高明,虽然药很苦,但是见效还是很快。也不知道鹤丸这家伙,有没有好好去手入室找药研拿药。

鹤丸国永再强大,也终究不是百毒不侵的。尽管一期没有见过鹤丸感冒生病,可每次看到对方浑身是血受了重伤,还要嬉皮笑脸说着“没关系”,一期一振都非常心疼。既然是化为人形,到底还是会疼痛的。从昨天半夜里开始,鹤丸就断断续续地咳嗽,尽管声音很轻很压抑,但睡在他身边的一期还是听了个分明。他非常想问鹤丸到底是不是感冒了。可是,昨晚的鹤丸只是咳了一小会儿便停了下来,还说自己只是喝水呛到,而从方才的那一面后,鹤丸国永就摆明了是躲着他,在走廊上遇到便堪堪地打个招呼,捂着鼻子快步走开,弄得一期一振又担心又搞不清状况。

可是他,忽然又觉得问不出口。

不得不承认,自交往以来,鹤丸国永一直对自己是非常体贴非常温柔的。一期一振虽然嘴上不说,可他内心总在拘泥于那些消失的过去,有时候褪下衣衫,看见自己身上因为烈火留下的可怖疤痕,他都觉得分发幸福这种事,无论如何都轮不到自己。而鹤丸国永那么强大,那么光芒万丈,一期一振到死都会记得在那个夜晚,鹤丸国永说出“我爱你”三个字的时候,眼中比星光还要耀眼的神采。

那是一期一振感觉到自己可以摆脱一切悲伤,舍弃一切过往,距离幸福最近的一刹那。

他太珍惜鹤丸国永了,这样的人能和自己交往,自己是受了多大的庇佑。他小心翼翼,患得患失地前行着,以至于交往之后,也以敬称称呼对方。鹤丸听后笑得好看,每次都提醒一期一振要放轻松些,两人花了好久才努力以更亲昵的名字来呼唤彼此。

鹤丸之前也有过悄悄瞒着自己进行的事,都是为了保护历史,亦或是保护本丸的大家。对于鹤丸,一期一振至始至终都是无条件信任的。关于今天的事,虽然是只是小事,一期也不觉得鹤丸会傻到连感冒都意识不到,既然鹤丸不提,也一定是有他不想说的理由。一期一振微微吸了口气,自我安慰地想,不说便不说吧,但慢点还是得问问药研,鹤丸到底有没有乖乖吃药。

“哦哟一期哥,你怎么在这?”

说曹操曹操到。一期一振转过头,看见药研抱着一大袋子药物和手入材料从廊下拐过来,显然刚刚从万屋大街的药店回来。他的身体微微后仰,用下巴抵着最上头的那卷绷带,见了一期,打招呼的同时,也站定了调整着手上的东西,歇了口气。

一期一振见状,便立刻站了起来,跑过去帮着药研把东西放到了地上:“你看你,一个人拿那么多,鹤丸这几天不是在帮你吗?他……”

说及此处,一期忽然止住了话头。药研怪异地瞄了哥哥一眼,精怪如他,自然是轧出了点苗头,再加上刚刚一期哥独自一人坐在这里玩茶叶,肯定是又在胡思乱想了。他叹了口气,直起身子:“说吧,鹤丸又闯什么祸了?”

一期顿了顿,故作轻快地回复道:“没怎么,他能怎么?”

“真没怎么?”药研眯起眼,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药研。”一期一振压低了声线,“别乱想了,真没什么。”

话虽如此说,可就药研对一期一振的了解,对方越是如此,就越代表有事。药研在心中猜测了鹤丸可能做的各种惹恼温顺的大哥的恶作剧,不由得摸了摸下巴。

“说起来,”一期一振把药品重新整理了一下放回袋子,“你怎么一个人搬那么多东西?”

药研这才想起要事,瞪大了眼睛:“坏了坏了,我得走了。刚刚有人出阵了,我得准备给他们手入呢,应该会有人受伤的。”

一期一振一听,心中警铃大作。他想起了早上加州清光来找鹤丸国永的事,直觉告诉他,鹤丸应该在这队出阵人马中。他一把抓住药研:“鹤丸是不是出阵了?”

药研被哥哥突如其来的紧张弄得一脸懵逼,点点头,道:“是啊,干啥?早上不是清光去叫他了吗?”

“完了,大事不好。”一期一振的手心里都是汗,刚刚收敛去的担心在这一瞬间又溢了出来,下意识脱口而出,“鹤丸好像感冒了!做内番的时候鼻子就不太舒服,打了好几个喷嚏,额头也有点热……”

“什么?他怎么也不来和我说!”药研大喊,“我说他怎么怪怪的,见人就躲,还捂着嘴。我给他打招呼也不理我,那现在怎么办!”

“他们去哪里了?”

“我想想……应该是去了江……户……”药研的声音小了下去,“这次去的都是等级不太高的新人,只有鹤丸和清光是主力,鹤丸如果倒下……”

虽然药研没有说下去,可是却等于什么都说了。一期一振已经无暇去保持自己一直以来的冷静,说着就要走:“不行,我得去找他!”

“不不,一期哥,”眼看一期一振要起身,药研赶紧拉住对方,“我们先去找大将!”

 

 

鹤丸国永怎么都没想到感冒会发展得这样迅速,快到连兴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眼前一阵一阵地虚晃,举刀砍来的溯行军像两个分裂的细胞。他努力克制住了头部传来的钝痛,却不料被趁虚而入的敌人一刀刺中了肩膀。

“啊啊——!!”

鹤丸国永是愈挫愈勇的个性,虽说这点伤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事,可在他状态不好的时候偷袭,还是让他非常不悦。他大喊一声,像是在为自己鼓气,只见他飞身而起,白色的衣衫迎风而舞,如若白鹤亮翅,细长有力的双腿蹬踩在了敌军的胸口,借势跃上对方的的肩膀。

鹤丸冷笑了声:“那,永别了。”

他的两腿狠狠地扣住高大的敌大太刀头部,刀锋迎着夕阳,泛出的却是冥府般的寒光。手起刀落,他只觉双手被对方的头骨震得发麻,鼻腔里是腥臭的血味。敌人的脑浆随着刀刃爆发而出,随即变成了灰黑色的灰烬。

鹤丸落在了地上。他自觉晕眩更严重了。这种程度的打斗对平日的他而言并不在话下,可现在……他用本体刀支撑着地面,大口大口地喘气。

“清光,”他喊道,“还有多少?”

“该死的……”加州清光骂了一句,抬手擦了擦唇角边的血迹,“不知道还有几个躲在暗处……啧,怎么那么烦人!”

死一般铅灰的城墙透着一股诡异,身边是快到无法用常人双眼看清的刀光剑影,刀刃上反射出的刺眼夕阳,随着此起彼伏的厮杀声而蒙上了一层血色。加州清光迅速砍下了一个溯行军的首级后,转了转手中的打刀,黑红的血和泛着杀气的刀搅在一起,正缓缓地顺着刀滴落在地。清光的头发散乱,没有了往日的精致,白色的衬衫上也沾满了血污。他长舒一口气,暴起而上,如若一只发怒的黑豹,刀的尖端随着动作,直直地刺入了眼前最后一个敌人的心脏。

“如果再这样打下去,我们会撑不住的。”清光火大地抓了一下头发,转头看向其他人,“大家目前怎么样?”

“咳,这次一共出来5个人,”鹤丸从后面小跑上来,在清光几步远的地方站定。难得地没有像往常一样吹个口哨或是摆个POSE,金色的眼中透着警惕,他压着声音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沫,“除了我们两个,宗三、小龙、还有南泉那小子都不太……咳咳咳……如果方才不是遇到检非违使,我们应该还可以撑一下。”

加州清光没有回答,他疑惑地看了一眼鹤丸——后者脸色有些发红,嘴唇白寥寥的,身体微微颤抖。清光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比如说……

“我们这个队伍配置之前是来过这里的。”清光用刀指了指地面,一手拉住鹤丸的袖子,“也一样遇到了检非违使,可那次很顺利回去了。老鹤,你不要勉强,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鹤丸眼神一动,随即移开了视线:“切,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可好……”

他的话没说完,瞳孔却急剧地缩小。正准备跑火车安慰清光的话头突然止住,鹤丸一手拔出刀,一手狠狠地推开了加州清光。

“小心!”

“鹤丸?!!”

耳边是刀刃刺入肉体的声音,加州清光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身穿白衣的身影在自己面前,遮住了整个即将落下山头的夕阳。

“怎……么样……吓到了……吗?”

鹤丸的血滴在清光的脸上。他生生用手抵住了溯行军的刀,冰冷的金属穿过他的手掌心,刺入他的身体,带着体温的血液流了出来,在本就已经血迹斑斑地白褂上染红了一大片。

鹤丸咬了咬牙,死死地抓住刀刃。剧痛让他甚至都无法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太阳穴突突突直跳,双手疼到麻木,神经像是消失了一样。敌军的身形变得愈加模糊,从两个变成了四个,四个又变成了一群,一群又变成了……

“吉光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

等等,变成了什么?

鹤丸国永只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拉开,近在咫尺的敌军随着自己的松手瞬间被打开几米远。鹤丸睁大了眼睛,迎着洒落的夕阳,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姿如同天神般降临在自己的眼前,披风迎风而起,遮住了大部分飞散的血沫。

“加州大人,带着二部队的伤员躲开些!”

是一期一振。

“好的我知道了。”

清光应答道。鹤丸看向一期一振,后者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和一个温柔的笑容,随即带着前来援助的大家开始了反击。鹤丸只觉这光阴都失了神去,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了许久,却在和一期目光交汇的那一刻全部自由地迸发出来。

终于可以安心了。

“清光。”意识消失前,鹤丸一把拉住清光的衣袖。

“干嘛?”

“你看一期一振,他超级好看。”

“……闭嘴吧你!”

 

【TBC】

评论 ( 4 )
热度 ( 73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