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 (4)

-前篇【3安清安无差,但有冲田组二人CP向

-一次小更新。

 

一走进病房,就有个人朝着安定扑过来。

“哦哟安定啊,还好吗!”

那人高高瘦瘦,力气倒是并不小,一个熊抱差点把还处在恢复期的安定打趴下,不由得咳嗽起来。安定暗骂自己无能,想着过去和清光一人能打十个人,想想都气。

“啧,”堀川走上来,“阿兼你动作小一点嘛。”

“不,我好久没看到安定了,这叫增进感情。是吧安定?”

“好了好了,我还能怎样?”安定推了推那人,“倒是你阿兼,这次考试没垫底吧?”

和泉守兼定扬起脑袋:“那可不?我可有进步了!”

“又叫国广给你补课了吧?”清光在一旁暗暗嘲讽。

安定点点头:“是不是国广又给你补习了?”

和泉守兼定瞪大了眼睛:“我聪明!是我聪明!”

“是吗?”安定故作怀疑地打趣道。

和泉守兼定一点就炸:“大和守安定!我帮你放大笔记让你看清你居然还嘲笑我?……”

堀川国广立刻上来打圆场:“哎呀阿兼还是挺聪明的,我只是点拨一下……嗯,点拨一下。”

安定听后贼贼地笑起来。他在和泉守和堀川的搀扶下,慢慢地坐在床上。他见清光也进了屋,倚在窗边不说话,便抬头看向天花板。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如果不是眼前蒙着纱布,看到的应该也是这块雪白的天花板吧?他蜷着双腿,望着头顶上方。他不知道自己的眼镜什么时候才可以摘掉,丑陋的防护镜让他这些日子连镜子都很少照。

这样就不可爱了呢。

他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冒出这句话来。安定愣了几秒,才察觉到这是谁的口头禅。

加州清光。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视野还有些模糊不清,凑近了却还是能看清手上的纹路。安定向来对自己的手引以为豪,他的手和清光的有点像,都是细细长长的十指,有着清晰的骨关节。唯独不同的是,清光很喜欢在手指上涂指甲油,尤其是红色的。和他双瞳的颜色一模一样。

加州清光很喜欢红色。不是艳俗的大红,那颜色沉沉的,却不压抑,带着一种热切的气息。两人家附近有一家花店,安定每一次看见红色的蔷薇,都会想起清光,想起对方的眼睛。

他自认这样的心思很奇怪,却又不想否认,便常在那花店门口站个许久,直到店主阿姨朝着自己笑起来,才红着脸跑掉。

人心的结构非常复杂。安定想。复杂到自己都读不懂自己的心。

安定听着堀川和和泉守在边上插科打诨,说着学校里的那些可笑又不可笑的事情,跟着聊几句的同时,也会望向窗边的清光。

清光太安静了。和过去都不一样。雨停了,窗玻璃被洗刷后,反射出与这个空间格格不入的光。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一片,隐隐的天光落下来,让整片灰云泛着令人不适的荧色。

清光一句话不说,就这样定定地看着窗外。此刻的安定看不清面前这个青年的眼球里,到底是不是有着他一直以来都向往着的爱和热情。他的视线微微向下,望着楼底来来往往的行人。

医院总是很多人。来来回回,像是生命的流走。

安定看着窗口的清光,脑海里嗡嗡作响。清光望向了自己,可他只觉听不见清光的声音,连对方存在的频率都感知不到,他很想大声喊清光的名字,可是张开嘴,他竟是发现,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在时光静止的刹那,大和守安定仿佛占有了加州清光的呼吸。身体里的那个灵魂变得陌生又熟悉,像是冬夜里漫长的雾和雨。

玻璃窗映在安定的瞳孔里,变得越来越大,它折射出彩色,渐渐扭曲开裂,变成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形状,随即支离破碎。

可那一刹那,清光却像是和整个迟缓的空间分为两部分,身体向后,迅速跌了下去……

耳边的声音变成了心跳停止时的直线,一切都趋向了无限的静止——

——不!清光!!

“喂!安定!安定??”

“大和守安定!”

“不不,清光!清光!”大和守安定瞪大了眼睛,双手捂着耳朵。他的额头上全是冷汗,身体以一种诡异的速度颤抖着。

“国广,去叫医生!”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