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鹤一期 | 小感冒(3)最终章

- 感冒终于要好了23333文中鹤一是已交往状态。

- 前篇【1】【2

捞一下大长篇slowly fever 的本子。通贩现货【点我

 

 

鹤丸国永是被脑门上传来的冰冷给激醒的。他的眼睛迷糊了一会儿,粗声粗气地舒了口气,才慢慢回想起发生了什么。

耳边传来瓷器碰撞的清脆,随即而来的便是软润的茶水流淌的淅沥声。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在榻边倒水备药的一期一振。

“一期……?”

“鹤丸?你醒了?还是再休息一下吧。”

鹤丸抿了抿唇——他觉得自己的嘴唇竟然没有想象的那么干燥——说:“战斗……是我们赢了吗?”

“当然。大家都回来了。”

“手入呢……”

“药研已经帮着做完手入了。”

一期一振总是这样令人熨帖。他的回答也是,似乎可以预估到他人之后想要询问的事情。这是一种温柔吧?鹤丸想。被子上都是一期一振的味道,他深呼吸了一口,看向一期一振的侧脸。已是深夜了,屋外是洒落的月色,尽管屋里点了灯,可是这月光照了一期半边脸,让他和战场上身披血色残阳时,又显得不同起来。

鹤丸眨了眨眼,就这样定定地看着一期一振,让他的身影就这样落在自己的双眸里,却没有再问什么。

自己似乎是在战场上晕过去了?鹤丸心说真是失职。自从现形以来,这种事情还没发生过呢。他砸吧了一下嘴,思考着其他的情况。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漏了什么事……等等?一期一振当时是来救援了吧?!

不不不!鹤丸国永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脸涨得通红。

叫一期一振看到自己那副衰相可还行?这实在太丢脸了!

“啊啊啊——真是……”他不由捂着脑袋自我嫌弃起来,在铺上滚来滚去。

“鹤丸?鹤丸你怎么了?”

“我在嫌弃。”

“……嫌弃什么?行了别嚎了!”一期伸手抓住鹤丸的被子,往后一拉,鹤丸便像一个漏了的寿司馅一样滚了出来。

鹤丸愣了几秒,用枕头蒙住脑袋:“一期……我……”

“怎么了?”

鹤丸嘴唇哆嗦了半天,唇齿像是打了结,一对上一期一振温和的双眼,平时的能言善道就全部消失找不见了。他移开视线,说了句:“没……没什么。”

他停顿片刻,直到视线扫到了一期伸向自己的手,才忽然想起了什么,自顾自地迅速远开了一期一振:“哦对了,你别靠近我。”

话语刚出,还未落地,鹤丸便自觉哪里说错了。他小心翼翼的看向一期一振,果不其然看到的是对方有些受伤的眼神。

和花田里那次一样。他想。他不是没有看见一期一振那一刻惊愕又伤心的神色,可是病毒让他选择自欺欺人的无视。

所以现在,鹤丸国永立刻后悔了。

“喂,一期……”

“鹤丸,”一期一振望着眼前这个人,深吸了一口气,“鹤丸。”

他又叫了一次,声音弱了些。鹤丸觉得这声音落在了自己的心弦之上,发出令他忧郁的颤音。一期一振凑近鹤丸,后者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屏住呼吸,扭过了头。

“你……躲我?”一期一振慢慢地说道,“我,这样不值得信任吗?你连发烧这种事情,都不愿意告诉我,情愿硬撑着去战场?”

“不,我不是……”鹤丸想要解释,可是否认的词句脱口而出后,却不知道怎样继续,“不是这样的,一期。”

“我从之前就发现了。”一期一振摇了摇头,“鹤丸虽然对我很好,但是似乎总有些秘密要瞒着我,不告诉我。虽然都是小事情,可哪怕是很小很小的事情,都会让我觉得非常不安和难过,我以为我们可以一起面对所有事的……”

鹤丸一把拉住一期一振。迫于解释的心情让他瞬间乱了阵脚。不可以让一期一振难过,一次都不可以。这是在和对方交往的时候,鹤丸在内心给自己定下的规定。可是现在,却因为太怕对方难过,反而伤害到了一期一振。

是了,聪明如鹤丸,怎会不知道那么简单的道理呢?所谓独自单方面的“为你好”,十有八九是关心则乱。他心里打了自己好几巴掌,真是太蠢了,这才是真正丢脸的事情。

“啊……是我心眼太小了。”一期一振继续道,“抱歉,也许是我任性。我总是相信鹤丸你,以至于太少来顾及你的心情……”

“不,不是的。不是的一期。”鹤丸拉着一期一振的手,直接打断了对方,“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并不是有意瞒着你我感冒发烧的事情,我只是……我只是……”他咬了牙,随即深吸一口气,“我只是怕你担心我,才逞强去出阵,我更怕传染你,才自私地想着离你远些就不会……传给你。”他看向一期一振的眼睛,“谢谢你总是为我着想。可是没有顾及你心情的人,是我。该说道歉的人,也应该是我。”

也许从来都想不到,了不起的鹤丸国永,也是会病倒的。可是这些,别人想不到,一期一振想得到。他知道,鹤丸并没有那么无畏,他会在深夜里一个人坐在窗前呆呆地看着夜空。他假装成熟,假装坚强独立,可是一期一振知道,鹤丸他只是因为太出众了,以至于他的悲伤,他的恐惧,他的脆弱,被光芒万丈给盖得严严实实。

一期一振拉起鹤丸的手的那一刻,是给自己定过规矩的。

他想成为那个让鹤丸愿意露出疲惫的人,想让鹤丸可以有一个勇敢释放自我的避风港。为了做到这些,一期一振愿意尽己所能。

可是鹤丸还是没有。在封闭自己的同时,反倒是更加担心一期一振的状况。自私不是鹤丸,是自己。一期一振这样想。是自己觉得可以给对方自由,可是偏偏却束缚了他。

爱才是一种最强的流感病毒。它堵塞了人的思路,混乱了人的心智,让深爱彼此的两人成为对方的弱点。它太强大了,却也让彼此成为对方的铠甲,给予了他们世间无上的幸福。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心结解开,他都不知道是该感谢这次感冒,还是该痛恨它。

“一期一振,我保证以后绝不瞒你,我们一起……”

鹤丸正想说些什么打破沉默,却不料被忽然扑入怀里的人吓了一跳。鹤丸抬起手,迟疑了几秒,轻轻抚摸着一期一振蓝色的发丝。一期一振抬起头,微微红了红脸,吸了一口气,飞快地在鹤丸的唇上亲吻了一下。

“行了,那我俩扯平了。”一期一振一字一顿地说,“你,好好吃药。”

 

一期一振脑袋上捂着冷毛巾躺在床上的时候,是怎么也想不到就是因为当初自己那一个亲吻,让他不幸传到了鹤丸国永同款变异流感病毒。好不容易在药研藤四郎的帮助下,送走了一大波前来围观,哦不是探望的弟弟们,一期一振摸了摸自己的脸,松了口气。

这个鹤丸国永。

“一期~~”

鹤丸国永把门开了一点点,够他探出脑袋来。

“一期,来吃药!”

他把药片摊在手里,数了两三遍,以至于一期一振都快要嘲笑他是不是和审神者一样算数不及格,鹤丸才慢悠悠地把药放下,到了一杯温水,开始豁水温。

他嘀嘀咕咕地说:“怎么那么多药片?比我上次多多了。”

一期回答道:“那是因为本丸感冒的人太多,上次那种药吃完了。”

鹤丸瞪大了眼睛:“这真是吓到我了!药还能吃完了?服了。”他盯着那药看了好半天,又看看一期一振,“我们一期居然要吃那么多药……啊有了!”

他忽然把药片放在一旁,扶起一期一振。

“还是传染给我比较好。”

还没等一期一振反应过来,鹤丸国永凉凉的嘴唇,就已经贴了上来。一期一振瞪大了眼睛,眼前是鹤丸那张放大的脸。

“好了,这样就没问题了。苦的药还是我吃!”鹤丸笑了起来。他的眼睛亮亮的,让一期一振一瞬间想起了花田里一同种的向日葵。

很快就要开放了吧。很快。

在拉着彼此的手,绽放出笑容的时候。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