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 (5)

-前篇【4

 

大和守安定自从醒来,做过太多太多的梦了。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在梦里。

眼前是一片废墟。安定非常熟悉这里,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它太真实了,连那些碎石和杂草都仿佛触手可及。自己的太阳穴突突跳动,眼球宛如被业火灼烧,发出剧烈的生疼,以至于麻木得不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是忘记了什么吗?安定很想走近些看看,可是双脚却仿佛被钉在原地,一步也挪不动。

安定睁大了眼睛。他隐隐约约发现一些不可思议的地方……比如说……

比如说这个世界为什么……只有红色一种颜色呢。

他想起了曾经在梦中见过的血,和远处的残阳是几乎是一样的。他望着太阳,圆滚滚的太阳此刻显得孤寂而狰狞,巨大的圆球悬挂在血雾色的空中,刺目的光宛如利剑,直直地刺入安定的双眼里。

“安定。”

大和守安定抬起头,他看到加州清光坐在废墟里。他的身边是一辆翻倒的车。

安定认出来了,那是那天发生事故的车。

“安定。”

清光又叫了一声。他没有站起来,只是坐在原地,和往日课后一样,一脚翘起,手臂搁在膝盖上,目光平静地望着自己。

“清光?”

安定想回应对方,可是他突然发现,只要自己一动作,全身上下的骨头都会发出碎裂的痛楚,窸窸窣窣的刺激如蚂蚁噬骨,又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巨人,在一点一点捏碎他的身体。

清光站起来,慢慢地走过来。他低着头,破损的衣服上沾满了不知名的血迹,和这个血红色的世界融为了一体,颀长的身形让他在灰暗的地面上投射出一道被沙石扭曲的怪异黑影。他靠近了安定,站在其面前,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许是这血色令人心悸,许是这陌生的氛围令人不安,眼前的清光没有了往日熟悉的笑意,安定只觉一阵慌乱和恐惧。

“清光,我……”

嗓子里是火燎般的干涸。安定注视着清光,看着他举起手,伸向自己。

和血痕累累的身体不同,清光的手非常干净,并没有受伤。曾经,在安定的梦境和现实里,他不知道拉过这双手多少次。血牙红的阳光照在这双毫无修饰的手上……

等等?

“清光,你的手……”

那双手停在了半空中。

“你的手……”

安定斟酌着词句。

大脑里有什么东西在渐渐苏醒。

这里显然是出事的地点没错。

那次事故发生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他忽然明白,清光有哪里不一样了。

“清光,你的手……”安定努力憋出一句连他自己听了都觉得荒唐不可思议的话,“你的指甲……?”

他的尾音在那一刹那变得无限虚长,随之化为刺耳的尖利声。安定感觉有千百个人在自己的耳边同时窃窃私语,那种声音宛如细碎的针,毫不客气地刺激着他的脑膜。而清光的身形一下子就消失了。唯独剩下那双干净而诡异的手,摊开在安定面前。

安定看了一眼,尖叫起来。

手心里躺着的,是一双蓝瞳的眼球。

 

“不——!”

他惨叫着睁开眼,透过护目镜,映入视野的却是眼里写着忧心,脸上却挂满了惊愕的堀川与和泉守。他俩的脸色惨白,非常难看,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

好在机敏如堀川,他迅速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试着用温柔的语气问道:“安定,你做什么梦了?你还好吗?”

做什么梦了?大和守安定皱起眉头。什么梦呢?他只记得那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梦境,是他心中最强烈的恐惧,好像可以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将安定生生吞噬。可是说到具体看到了什么,他一点也想不起来。

“安定?你怎么了?”

安定愣了几秒,环顾了一下四周,来自本能的惊慌让他猛地想起晕倒前发生了什么。他一下子坐起来,一把抓住堀川,大声问道:“清光呢?清光还好吗?”

堀川被问得一脸发懵,疑惑地看向和泉守,又转头注视着安定:“你在说什么?”

“清光呢?他不是掉下去了吗?他刚刚不是从楼上掉下去了吗?”

和泉守拉开堀川,一把捏住安定的手腕:“喂大和守安定!你清醒一点!!你在胡说什么?”

“是啊,安定,你醒了吗?”

和泉守的力道极大,安定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是他还是咬了咬牙,不停地推着和泉守的胸口:“清光啊!清光刚刚不是从楼上掉下去了吗?”

“清光?没有啊。”堀川国广上前一步,他的眉头拧起,眼里写满了疑惑,“清光并没有……”

和泉守却忍不住了,直接打断了堀川的话。他怒视着安定,似乎咬出的每一个字里都是满心的恨铁不成钢:“听着!你这家伙,快醒醒!这都是你的幻觉,是你事故后的心理损伤!”

安定沉默了。他侧垂着头,看着和泉守,停止了挣扎。他的眼睛隐藏在护目镜后,沉重的暗色镜片让他的双瞳一片漆黑,深不见底。和泉守见安定不再动作,便慢慢地放开了他,然而,就在这时,安定猛地推开和泉守,跳下床,赤着脚朝着窗户跑去。

“大和守安定!”

安定不顾堀川国广在身后大喊,一股劲地跑向窗口。

要见到清光……清光……

他的心脏突突突狂跳,堵在了嗓子眼里,像是要从嘴里蹦出来。眼前是巨大的玻璃窗,使得黑漆漆的夜雨变得无比沉重,仿佛要把他包裹住,让这个破碎的身体变成看不见的行星碎片,漂浮在空无一人的宇宙里。

清光……

清光,无论如何都要救清光……

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白他是如何光着双脚,忍着巨大的恐惧和身体内传来无数灵魂的尖叫声中,却仍然被一股难以违抗的力量吸引,不受控制地朝前走的。然而,就在大和守安定刚刚朝着黑暗伸出手去,却不料身体被忽地按捺住,整个人随之向后拉去。他没有来得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觉某处传来一阵刺痛,随即便是天旋地转。

他隐隐约约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穿着熟悉的白色衬衣,脸上写满了忧虑和一种安定看不懂的神情。

是加州清光。

悬在胸口的大石头被所见一切打得粉碎,落入了比空虚更加空虚的心海里。安定松了一口气。

看来和泉守说得没错。看到的一切,的确都是自己的幻觉。

清光没事,真是……太好了。

不过,要不是清光不出现,自己也不至于会急成那样,等一下一定要骂死他。

 

【TBC】

评论
热度 ( 37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