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 (6)

-前篇【5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这一次大和守安定睡得格外平静,他的梦境像是一片虚无空洞的海,任何可怖的事物都没有侵入他的大脑。

当然,如果不是加州清光在旁边不停地窸窸窣窣走来走去,他根本不会被吵醒。因此,当安定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到一张凑在自己跟前的大脸时,着实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就伸出手一把推开了对方。

“安定你醒了……哎哟你干什么!”

清光被推得一个趔趄,扶着床角才勉强站稳。他揉了揉自己的脸蛋,叉着腰骂骂咧咧。安定却没有理会他,他抬起手,却忽然放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用力眨了眨眼,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他惊讶万分的事物。

那个是……

是看错了吗……?

清光猛地凑过去:“你做什么噩梦……哎哟!”

再一次自认为好心好意的询问,却又被迎面飞来的枕头胖揍了整张脸的清光终于火了。他一巴掌把那个枕头拍开,指着大和守安定张嘴就骂:“你你你……你居然敢打本校草的脸?”

安定的眼底划过一瞬间诡异的疑惑,短到连他自己都没有来得及意识到。他沉默了几秒,看着那个枕头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打了个弯,啪得一声落在地上,才猛地想起之前种种,气不打一处来:“用枕头揍你已经便宜你了。你居然还知道回来?我可是因为你才变成这幅样……”

“哎呀,你这孩子醒了?”

安定的话被推门而入的护士打断。于是安定就搞不明白了,怎么每个人看到自己,都在为自己的醒来而感到惊讶?麻烦大家看看加州清光啊,这个家伙才是罪魁祸首啊!

虽然心中不悦,大和守安定却还是对着那护士问了好,微微点了点头。护士阿姨推着车慢慢地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枕头,小心地放到了车下的清洁筐里:“你在做什么呢?乱扔枕头可不好哦。”

安定不服气地抿了抿嘴,在发出“嗯”同时,悄悄转头瞄了一眼加州清光。不料后者不以为然,耸了耸肩,双手插在兜里,吊儿郎当地朝着枕头呶了呶嘴,见安定眼中的怒气愈烧愈烈,清光才又嬉皮笑脸地对着安定,在嘴上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这让安定勉强觉得满意,至少清光这小子没准备找大人告状而出卖他。

“我不小心的。醒来的时候。”安定朝着护士摆出向来惯有的乖宝宝笑容,“我很抱歉。我们正准备捡起来呢。”

那护士见他一脸纯良,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但很快消了去。她迅速上前帮安定调整了一下吊针:“你的两个朋友本来要等你醒过来,可你睡得太久了,他们家人……我们就劝他们回去了——哦就是那个高高酷酷的男孩子,还有那个娃娃脸。他俩倒是关心,一直来看你。”

护士从chart车下拿出一些书本,放在安定的床头:“这是那两个孩子给你的……”她想了想,似乎是在选择恰当的词句,但她终究是没继续说下去,“总之你好好休养……哦对了,等一下主任医师会过来看你。”

安定接了东西,和清光一道道了谢,见护士夹好表格,整理好东西,推车出了门,才低下头看那几本书。

那是安定平时扔在桌肚里的漫画和小说。书的封面因为长时间的翻阅而有些显旧,也可能是为了躲避班主任,用尽各种办法藏来藏去,导致书页角翘起了不少。

安定其实并不喜欢看书的。除了一些历史类的作品外,他对于漫画和文艺相关的书其实并没有太大兴趣。反倒是清光,常常会在包里放一本小说或漫画,有时候是科幻类的,有时候是推理类的。为了能够读到最新的作品,他甚至会在放学后拉着安定去书店的漫画专柜各种逛,以至于书店老板熟得都快称兄道弟,都不必开口,对方一定能第一时间捞出清光想看的漫画。

清光无疑是非常时尚的,他那双红色的明眸似乎总能抓住最流行的趋势。包括在对于读书这件事情上,他曾不止一次地抱怨安定的阅读面太过狭隘,安定也会伶牙俐齿地反讽说:“你的阅读面当然广啦,最爱美妆杂志不是吗?”

清光听后噘着嘴,歪着脑袋一脸装出来的不以为意,微微上挑的眼角却带着淡淡的笑。这种时候,他会张开双手看着自己的指甲。

从进入中学开始,清光就一直会用红色的甲油。说起来,安定发现这件事时还着实被吓了一大跳。隐约记得那日大家一起去玩试胆大会,照例在开始前一起拍照合影。然而照片里,安定的肩膀上猛地出现了一只画着红色甲油的手。当照片发到群里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爱说鬼故事的笑面青江还说会不会拍到了灵异照片,并张牙舞爪地“恐吓”安定,说照片里的鬼怪可不那么好打发,搞得那个炎热的夏夜,多了几分诡异的凉意。直到清光上线,见安定被吓得不轻,便一言不发地拍了一张自己的手照后,才算勉强解除了警报。

自那以后,清光有时会缠着安定帮自己上指甲油。安定尽管抓着灵异照片一事找清光麻烦,或者面上嫌烦,为此和清光拌嘴吵架,但是每次骂骂咧咧地捧着清光的手,看着张扬的红色落在对方白皙的指尖,心中都会有种莫名的悸动。他说不出口,也不知怎样说出口,以至于在此后无数个梦境里,他都会梦见这双手,梦见手的主人,摆着不服气的脸,把所有的梦魇全部驱散了。

清光啊,真的非常适合红色。安定想。醒目的红色在他细长却不女气的双手上显得毫无违和,反倒是透出些这少年独有的烈气来。

安定虽然言语不饶人,但他心里却一直都是喜欢这样的清光的。

眼下,他看着那些堀川他们带来的书。是啊,自己本不是那么爱看书的人,怎么就被清光带着追起了漫画或者轻小说的连载呢?

“哎呀!”加州清光凑过脑袋,眼见的他立刻在书中发现了重点,“这不是上个月我新买的那本漫画吗?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他忽地止住了话头。安定看向他,撞上的却是加州清光有些怪谲的眼神。清光像是触电一样迅速放开了那本书,安定看着那本书脱离了清光白皙的手,“啪”地一声落在了床铺上。

这一个瞬间,在许久之后,依然在大和守安定的脑海里,如若慢动作回放一般难忘。而每一次念起,就仿佛是有玻璃瓶在他心中被敲个粉碎,发出令人脑神经阵痛的声响。那些碎裂的玻璃块,直直地刺入心间软肉。安定想尖叫出声,可他一个字都发不出。

然而,在眼下这一刻,他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去想起。

清光一言不发地站起来,不顾安定在身后的呼喊,快步走出门去了。

 

【TBC】

评论
热度 ( 4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