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冲田组 | Summer Days in Bloom

- 给加州清光极化送别的文。安清安无差。有点被极化台词虐到,撒撒小糖(……

- 是我的冲田组,有原创女审神者,也有关于时间转换跳跃的私设,参考类似《佩小姐的奇幻城堡》中的时间刺转换设定。

- 可以和去年安定极化的文《或非与君》一起看。【点击这里阅读

  标题来自Maximilian Hecker的一首歌,有兴趣可以听。

- 还是这句老话,我永远喜欢冲田组。

 

=======================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赫拉克利特】

 

加州清光还可以清楚地记得,送走那个家伙时,是去年秋日一个月圆的夜晚。

大和守安定转身而去,悄无声息地掩了门的画面还历历在目,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映衬着安定的背影,让清光至今难以忘怀。念及此,清光挠了挠头,沉默了几秒,直起身来。

眼前的院落和多年前初见时一模一样。他想。但又好像变了不少。

是绿树的年轮比曾经多了几环吗?是池塘的游鱼比过去多了几尾吗?是水边的紫阳花比往日多盛放了几朵吗?还是说,本丸的马匹也增加了不少新成员?加州清光越想越觉有意思,不料一个失神,被不满的望月舔了一脸。他回过神来,自顾自地摇了摇头,一手叉着腰,一手轻轻地抚摸着白毛的头。

马的眼睛是真的非常可爱。他这样想着,用梳子小心地梳理着马匹干净的毛。

清光转头望向本丸的屋檐,看雨后阳光越过檐下的晴天娃娃。他的眼底映着一场停留的永夏,像是穿越过时空,回到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同样的阳光洒入双眸的时刻。

但是,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对于任何事物,都是一样的。

“清光!清光!”

清光扭过头,看见堀川国广一路小跑而来。他好像长高了些。清光想。不禁笑了起来。

“清光,主人叫你过去呢。”

 

加州清光是聪明人。

他自然是预料到了审神者要说的话。

可是现在,他又觉得自己像个傻瓜,拿着那一纸通告,呆呆地看着上面“极化修行”几个大字。

“清光。”黑发女子的声音平和,可是就清光对她的熟悉,他多少还是听出了女主人语气中难以压制的波动,“清光。”

“主人,我在。”

“有些事出突然。”她回答道,“我也没想到那么快……”

她有些说不下去。清光笑了起来,像平日一样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啦,我不过就是去旅个游啦。”

清光自然是明白审神者的想法的。他还可以清楚地记得自己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睁开双眼,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从自己一直担任近侍这一点来看,她无疑是重用自己的,或许可以说,整个本丸里,和主人相处时间最长的一定是自己。他也可以清楚地记得,自己在这个本丸中度过的每一个快乐的日子,每一次浴血的战斗,每一次打闹的内番,每一次举起木刀和伙伴们的演习。

每一次都值得去好好珍惜。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本丸的所有人。

在那一刹那,他忽然想起了曾经的主人。

那个人啊,在漆黑的夜里,拉起了自己被孤单和自卑折磨得冰冷的双手,在月色下,露出了值得信任和交付的笑容。

清光感觉喉头一哽,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伤痕,一瞬之间,恍若隔世的思念和记忆伴随着来自幻觉的疼痛悄悄袭来。

“真的非常感谢主人,我……”

“你是个可爱的孩子,清光。谢谢你的一切,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努力。”审神者打断了他,为了掩去什么似的,她抱了抱清光,笑了起来,“谢谢你。”

加州清光曾经,站在这个房间的门口,和眼前的人一起,送走了许许多多前去属于他们的世界修行的刀剑付丧神们。有晨光,有夕阳,有明月,有霞光。而此刻,他站在这里,收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通知。

他低下头,看着审神者递来的极化衣物和道具。那衣物对清光来说,的确是过于朴素和平淡了。可是清光一点都不想像往常那样吐槽。

——怎么样?我很适合这套衣服吧?

清光一怔,脑海里浮现出安定极化修行前,穿着这身衣服在自己面前显摆的样子。

送走安定时,对方的笑脸还印刻在脑海。那时候的清光,无疑是非常期待某一天自己的修行的,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时间可以如此追着人跑,作为神灵,他第一次觉得,光阴是如此令人焦急的存在。分明那一夜的月色还在眼前,可是现在,他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只是很想见一见安定。比任何时候都想。

“对了,主人,安定呢?”

少女歪了歪头,什么也没说。她太了解清光了,以至于清光害怕被看穿心思,便拿起东西,往门外走去。

要加油哦。

离开前,清光回过头,看见审神者对自己比着口型,微笑着说。

他自觉阳光热了几分,温暖了整双眼。

 

和泉守兼定靠在门廊边,反复地抓着头发,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画面。

“大哥,”他终于是忍不住,“我还以为你会罗里吧嗦老半天呢,你居然就这样穿上了?”

“行了别寻清光的开心了。”堀川打着圆场,缓缓走上前,一本正经像个老领导一样拍了拍清光,“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清光应和着,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

并不是可爱的。他想。至少不是他心中意义上的可爱。这套本丸里许许多多的人穿过的衣服在清光的审美中显得太过于平凡和朴实,穿在他的身上,映衬着他精致的脸和画着红色甲油的双手,显得有几分怪异和格格不入。

也难怪和泉守要来调侃。

可是清光却一点也没有抗拒。他注视着镜子,注视了许久许久。那件素色的斗篷,像是为了要把自己在这个本丸三年来习惯的着装更改而存在的变装间,悄悄掩去了曾经,却也让在这里生活战斗的所有记忆,变得更加刻骨铭心。

清光用手抚摸了镜中的自己,不由得苦笑。好吧好吧,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不容置疑呢。

“唉,也就我们能这么快接受。”和泉守兼定假模假式地叹气,“安定那小子不知道怎么开你玩笑呢。你们不知道,上次安定去修行回来,我看到清光在门口……”

说到此处,他忽然愣住,接着问了句:“说起来,清光啊,安定呢?”

清光只觉心头一颤,他装作不在乎地回头:“谁知道呢?”

堀川盯着清光看了几秒,笃悠悠答道:“他不是远征去了吗?”

和泉守立刻接翎子:“诶诶?多久回来?”

堀川见清光整理衣服的手势自顾自地停了下来,才说:“这我可不知道哦。”

 

“哎呀这是个惊喜哦!”

“惊喜?”大和守安定指着鹤丸国永大喊大叫,“你管这叫惊喜?这分明是惊吓!”

鹤丸笑得一脸喜从天降,显然安定这幅样子让他非常满意:“人生总该有点意外嘛是不是?加州君去极化修行也很正常啊。”

“可是没人和我说是今天!”安定咬牙切齿。

“所以才叫惊喜啊!”

“你……”

“行了行了。”药研藤四郎立刻安抚道,“不是故意瞒着你对不对?我们一出门,政0府通知就寄到本丸了,大家都不知道,就是个时间差的问题。”

安定不吱声。他心知药研说得十分有理难以反驳,可心下还是万般着急。

这个清光,想不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离开?没门!安定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东西,见药研还盯着自己看,便勉勉强强点了点头,表示了一下理解,便把包裹一扔,看向长曾祢虎彻问道:“老大,传送回去需要多久?”

长曾祢虎彻皱了皱眉头,他看了看时间:“远征图中没有召回直接回去并不是一件易事。现在已经错过最近的那个时间点了。你必须跳跃几个点,来到最近的那个,也就是,”他停顿了一下,“清光出发前的一分钟。”

 

虽说这事怪不得安定,但是清光还是为其此时此刻的消失而感到手忙脚乱。

他习惯了有安定在的所有重要时刻,习惯了和安定在打打闹闹中获得彼此的珍视和情谊,他习惯了生命里有安定的参与。以至于现在,他匆匆忙忙地走在去前厅见主人的廊道上,心下却空荡荡的一片。

这个安定。他一边想着,一边低着头拐了个弯……

“哎呀!”

“诶?”

清光掀起因摔倒而落在脸上的扁帽,看到的是三日月宗近的脸。

“抱歉三日月大人!不小心撞到你了!”

“哦呀这不是加州君吗?无事无事。”三日月笑得宛如春风拂面,“怎么了?这是要去修行?”

清光搭了三日月的手站起身来。虽然有时候会吐槽这位大人的“难对付”,但是清光对三日月还是发自内心的尊敬的。他点了点头:“是啊。”

三日月没有答话,反倒是朝清光身后望了望,清光有些疑惑,也顺着对方的视线回了回头。

“你一个人?”

三日月话里有话。尽管面上波澜不惊,可眼底的猜测还是出卖了他。清光自然明白对方意有所指,不由得心里纳闷,是不是自己和大和守安定的关系实在太近了,以至于任何人都以为他俩应该无时不刻都在一起。

“是的……”清光回应道,“我一个人。”

三日月的脸上划过一丝惊讶。他摸了摸下巴,很快扯开了话题:“说起来,来到这个本丸,我还得叫你一声前辈的。”

“哪里哪里。”清光摆摆手,“没有的事。”

三日月转头看向院落。此时,空气中带着雨后初霁的清甜味,池边绿叶滴着水,像是发出了笑声。他拍了拍清光,悠悠地开口道:“你可是我们第一分队的队长啊,别垂头丧气的。你看看,多好一个夏天啊。比起百花齐放的春天,这种静谧的季节,正适合一个崭新的开端不是吗?”

清光听后,心头一动。他微微侧过头,看着三日月。直到对方对上自己的双眼,他才掩去了视线,挠着头说:“您说得没错。”

三日月抬起袖子轻声笑了起来:“想来大和守君走的那天,也是一个静谧的日子啊。那时候的景色和现在,却是不一样的美。时间真是飞快啊,习惯真可怕啊。什么时候我这老头子,也要松动松动筋骨,去某个地方提升一下自己才是。”

言罢,他顺着廊道慢慢地离去了,留下清光呆立在原地。

大和守安定。

是啊,习惯真可怕啊。清光想。自己是什么时候习惯了大和守安定现在的模样的呢?明明在这里重逢的时候,安定还是个长了一张呆呆的小圆脸,整天只会拿自己开心的小坏蛋,清光自认为自己是习惯曾经的大和守安定的。可又是什么时候,从安定归来的再见之时,自己已经习惯了对方的素色和服,习惯了对方松散的发辫,习惯了对方毫无章法可言的疯狂剑术,习惯了那些曾经的未知数的呢?

清光用手抓着自己的衣襟,一步一步木然地往前走。他好像有很多想对安定说的话,想问问安定,这场未知的旅途究竟会带来什么,又会改变什么。念及此处,他忽地停下了。

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多问题。

习惯的不是那么多细小的元素,习惯的,只不过是大和守安定在的每时每刻而已。

 

“真是的,最后一个时间点跳偏差了!这是什么时候啊喂!”安定拨弄着手中的时间转换器,自言自语道,“再跳一次,应该就可以到清光出发前的那一分钟了!一定要赶上啊!”

他把小小的机器塞进怀里,四处张望了一下。此刻正值秋天的午后,太阳光懒洋洋地洒在本丸的院子里,整个池塘泛出金色,亮晶晶的映着安定的脸。安定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蹑手蹑脚地穿过院落,正准备往平时转移时间的起跳点跑,却不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加州清光。

安定吓了一大跳。眼看清光越走越近,就要看到自己了,安定急急忙忙地躲到了树后,用宽大的树干遮去了自己的身影。

清光并没有走过来,这让安定松了口气。“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个时空遇到的任何人,都只存在在这个时空,自己的出现若是被发现,只会让时间刺发生混乱而已。他暗自祈祷清光快点走,好让自己不会错过最近的那次跳跃。

安定探出脑袋。清光显然是刚刚做完内番,衣服上沾了一点点水迹,他伸出手,红色的甲油随着他的动作落在了他的指尖,折射出亮丽的色彩。安定眯了眯眼,想着是不是可以趁对方不注意悄悄溜走,谁知,却听见清光开口了。

“安定。”

大和守安定一听,吓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改变时间的罪名他可担当不起。清光这是发现自己了?他努力镇定了下来,刚刚缩回去的头,又悄悄侧了出来,想确认一下清光到底在搞什么。

只听清光又说话了:“唉抱歉啊,我还是有点后悔的哦。”

什么?这小子做了啥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安定瞪大了眼睛,想说这是穿越到什么地方来了,还能听见滴水不漏的加州清光的小秘密?他确定周围没有第二个属于这个时间的大和守安定在,那么清光这是在对谁说话?

“你不知道啊。你走的时候,我其实超级不舍的。和泉守也好,堀川也好,都是我去送的,我也只是有点担心而已,而你不一样啊。从在总司那里开始,你就一直和我并肩作战,虽然我们打打闹闹,但是我始终都是挂念你,把你当做最好的兄弟的。尽管你这次只是去修行,但是我总觉得有很多来不及对你说的话,你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呢?”

修行?安定一愣,他看着院落里飘落的红叶,忽地意识到了这是什么时期。

秋天。去年秋天。自己去极化的时候。

“清光……”

清光摸了摸自己的围巾,似乎在抚摸什么曾经印刻在上面的事物:“安定啊,你离开的时候,是想对我说什么呢……可是我想说的是,我希望你可以和你的名字一样,安安定定,不要再受到孤单的侵蚀。不管你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是怎样的,我都会一如既往把你当做最好的伙伴。”

言罢,他起了身,拧起了甲油盖:“好啦,我说完了。不过,都怪你啊,你爱的熏香味,真是让我难过,一点都不可爱,害得我一夜没睡好,现在,去休息吧……嗯?”

他被树木的窸窣声响惊得抬起头,眼前划过的是一个穿着浅葱色羽织,披散着长发,不顾一切向前跑的背影。清光难以置信的神情停留在脸上,抬手揉了揉眼睛。

院落还是和之前一样,空无一人。

“是我看错了吗?还是说,是你吗?”清光呆呆地目视前方,“安定?”

 

“准备好了吗?”审神者坐在清光跟前,柔声问道。

“我……差不多了吧。”清光迟疑着回答道。

大和守安定终究是没回来。清光看向窗外,这个夏夜的月轮,和那天一样,也是在一个安静的深夜。明明这气候炎热,院落里还有清亮的虫鸣,可是清光却觉心头像是塌陷了一大块,空落落地掉下未知的深渊,通向心灵深处的台阶直直地断裂,以至于自己大脑空空,什么都想不分明。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少女拉起清光的手,“是真的吗?”

她平日话并不多,像今天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是非常少见的。尽管她已极力掩饰,可是敏锐如清光,还是看出了主人眼底的不安和担忧。

清光反握住审神者的手,点了点头:“主人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审神者没有说话。她摸了摸清光的头:“注意安全。”

安定走的时候,她也说过这句话。清光回忆着,可是安定只是笑着,明亮的眼睛像是午夜的太阳。

最终,安定只是鞠了一躬,什么都没有多说。

那个时候,有清光在场。安定极化修行的临别,是有清光的陪伴的。清光明明是对这场极化修行期待已久的,明明男子汉出去修行是一件好事,可是只要想起安定,他就觉自己喉头一窒,像是在脑海里下了一场暴风雨,翻山倒海的感觉让他快要掉下泪来。

但是到底,他也和安定一样,什么都没说,直起身来,朝着审神者鞠了一躬。

“那么,”他努力摆出笑容,“我告辞了。”

清光说着拉开门,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那棵巨大的樱树上还挂满了春日时一起手书的祝福和希冀,在月色的映衬下,仿佛是花朵重开,南风吹来,扬起了一树的期待。

安定走的时候,是一个秋风萧瑟的夜。在他打开大门的一刻,他是不是也看到了这棵樱树无与伦比的美?是不是也会在月色下,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来呢?

加州清光这样想着,他拱了拱肩膀上的斗篷,整了整帽檐,最后朝审神者挥了挥手:“好啦主人,我去去就回!”

 “等一下!!”

如果再过上一轮百年,加州清光还是可以清楚地记得这一刻。大和守安定的身上还沾着一叶不知从哪个时空捎回的落叶,从紫阳花丛间飞奔而来。他的衣角翻飞,身影披星戴月,让清光的脑海里划过某个一时间难以回想起确切的瞬间,回想起某个让他感到虚无和难以置信的背影。

“安定?”

“清光!等一下!!”

大和守安定跑得气喘吁吁,他打着趔趄,好不容易才站定,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抓住清光的衣襟。

“清光……”

清光惊愕地看着他,同时他发现,因为时间转换已经启动,周身已经泛起代表了离别的金光。

“安定?”

“我也一样!”

“什么……”

“我也是一样的!清光是我见过最笨的笨蛋,但……也只有我可以忍受你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无论怎样,我都和大家在这里等你!”

安定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话,话音落下的时候,似乎连他自己的都惊讶到了。他涨红了脸,似乎想要去挽回什么,却感到一双温暖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

清光的笑容里带着某一种熟悉的感情,就像在去年落叶纷飞的秋天,在安定没有看到的世界里,这个红瞳的青年独自一人,坐在廊下的悄然私语。

“是啊,我最笨了,回来后,也请安定多多指教了。”

安定只觉眼睛一热,却还是点了点头。他伸出手:“那,拉钩!”

“拉钩。”

与安定相牵的手指逐渐随着清光的消失而变得透明,直至剩下安定一人。安定站在树下,听着夏季的暖风划过耳际,想着来到这个本丸开始,和加州清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安定扬起了嘴角,摸着头露出了笑意。他伸出手,和在某一个时空的清光的手悄悄重叠。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活着的征程,就应该是一路向前。这不会再是一个命运停滞的夏日了,永远不会了。它是一个崭新的期待,弥漫着盛夏之雨的芬芳,描绘着紫阳花的盛放,开启了全新的期待,也开启了在这个小小世界里,向着前方和未来,勇往直前的一年又一年。

 

 【THE END】

 

评论 ( 1 )
热度 ( 77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