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 HP系列
鹤一期 ※ 冲田组
DMHP ※ GGAD

- 欢迎听我讲故事呀。

冲田组 | 眼球 (7)

-之前去考试了。回来小更一发!

-前篇【6

 

“大和守安定?”

“在!”

被单被安定捏得揪起,像一张快要哭出来的脸。安定的肩膀微微抖动,对于即将听见的结果,他从在这里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无数次在独自一人的黑夜里期待过。

人总是在拒绝异类。在安定的记忆里,有一个遥远的冬天。他都可以清晰地记得那个日子,记得那场下了一整夜的雪。

那是母亲去世后,他的父亲最后一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此后,就是一个狭长而模糊的背影,落在了大和守安定眼中影影绰绰的阴霾里。

他怎么会没有努力过呢?幼小的孩子朝着父亲离开的方向一路狂奔,双脚在雪地里印刻下一生都难以磨灭的沉重足迹,他至今都记得冰冷的雪裹住只穿着单裤的双腿时那种麻木的刺骨感。只是那时候的安定根本不明白,那些令他奋不顾身的,才会令他痛不欲生。

从那个冬天开始,他的人生开始猛打方向盘,往一个看不见的未来逆转。

而唯独有一个人,从后面飞奔而来。他的小脸被冬雪的冷意刮得泛红,气喘吁吁地来到安定面前,双手撑着膝盖。

“来,戴上这个,”他鼓着一张小大人一样的俏脸,轻声说,“小心着凉。”

那是一条和他的双眼一样颜色的红围巾,温暖而热烈的色彩和柔软温和的毛线驱散了安定身上和心中的寒意。年幼的加州清光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快速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围巾,笨手笨脚地给同样年幼的大和守安定戴上,过于宽大的围巾一圈一圈的缠绕让外人看来忍俊不禁,可是安定什么都来不及多想了。

“喂你别动……唉,算了。”

那是两个孩子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拥抱,换来的就是清光胸口一大把安定的鼻涕和眼泪。

没有家人的孩子总是很难以在小伙伴里立足,若是一个优等生更是如此。心这种东西,从人最小的时候开始就是恶的,而善才是后天习得的。安定内心是个极为硬气之人,可是可爱的外表却让他不得不面对其他孩子的围攻。好在,好在,最宝贵的一切来自于让你并肩作战之人,即便最后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会无法以少胜多,被欺负得够呛,但至少有个可以为彼此贴创可贴,搀扶着一起走回家的人。

人总是排除异己的。因为家庭特殊的缘故,安定吃了太多的亏了,如果没有清光,自己能不能坚持到现在呢?安定不敢想。

所以,安定是害怕的,害怕车祸让自己再次成为异类。虽然他深切地知道,除了清光以外,堀川、和泉守等其他朋友和师长也一定不会抛下自己,可来自幼年时代的恐慌总会在人的一生里变得难以磨灭。那些悲伤,像一面镜子,照射出一个人心中最难以直面和最需求的一切。

就像现在,从来到这个病房以来,大和守安定照镜子的次数屈指可数,至少从没有摘下过护目镜。

即便安定本就是不太爱照镜子之人,可来自心灵深处怕被当做异类的恐惧,让他不由自主地去抗拒。他担心自己一旦和镜中那个人对视,这一双改变了他人生的双眼会改变掉原本生命里已经习惯了的一切,让一切成为一场幻觉。或许他并不确凿地明白为什么这样,可是他就是这样做了。

眼下,只有他和主治医师在病房里。安定慌乱地擦着掌心的手汗,等待着医生开口的时刻。

“大和守安定,你的报告一切正常,从今天开始,你可以摘下护目镜了。”

 

加州清光进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安定坐在床边,背对着大门,面朝窗户。许是刚起身的缘故,他平日里略有卷卷的头发被枕头压得扁扁,有几撮不满地翘起来。

呆毛。清光的脑海里冒出这个词语。

他走近他,伸出手,很想去把那几根调皮的卷毛压下去,可还没等清光的手触及安定的发丝,安定却已经像是感应到了一般,悠悠地转过头来了。

然而,仅仅是这一眼,让清光的手如若被浇灌了水泥一般,固定在半空中。他感到有一股寒意从尾椎骨升腾而起,某件让他想不起来的,却一直存在在那里的秘密,提醒着清光,悄悄睁开了狰狞的双眼。

半晌,清光才猛地垂下手,可目光却无法从安定身上移开。

安定看着清光,朝着他笑了起来。

“怎么了?”他说,“想偷袭我吗?”

安定的语气带着调笑,目光像是风雨前平静的海水,深得可以突然张开浪头,吞噬掉整个世界。清光退了一步,他的脸上写满了一种复杂的感情,这让安定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怎么了?你怎么这幅表情?”安定拉了拉清光的衣袖,“干什么……哦对了!”

他忽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站起身来。温和的光线背对着安定,在他的身后光芒万丈,可也让他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阴影里。清光深吸了一口气,眼前的大和守安定和曾经的某一个瞬间重叠,变得模糊不清,唯独是有一个地方,在清光的视野里,显得无比清明。

“你看啊清光,你看。”

安定笑了起来。清光很久没有看到他这幅样子的笑容了。明明从那一刻起,才没有多久的时间,却宛如已经过了千百余年,以至于清光突然意识到,自己差一点就忘记了安定原本的样子。

“你看。”安定指着自己的眼睛,“我现在,和你一样了哦。”

那是加州清光等待许久许久的一句话,可是真正到大和守安定亲口说出,清光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个来自远古的重锤狠狠地砸了一下,停顿了几秒后,才以一种不属于人间的速度,飞快地突突跳了起来。

那是一双红色的眼球。

它带着大和守安定灵魂里独有的勇敢和单纯,在一团阴影里折射出难以忽视的光。和盛放蔷薇,和血色残阳,和如歌烈火,和来自遥远记忆里的一切令人难忘的瞬间一模一样的,红色的眼球。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