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 (8)

-前篇【7

-本章回忆杀,有冲田君上线。请注意。

 

 

天气终究还是冷了起来。

虽说医院里总是开着空调,但是每次扒着窗户往下看的时候,还是会发现穿长袖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这让大和守安定不由得打了个颤。安定望向天空。惨白色的云在视野里模模糊糊的,看不出确切的轮廓。他呼了口气,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从这里离开。

“哟安定,”和泉守兼定翻阅着安定桌上的书册,拿起一本漫画说,“这不是我上次带给你的吗?你还没看完?”

安定气哼哼地夺过来:“别搞了,我哪有时间看?”

“你能忙些什么?”

“每天复健,观察,还有心理疏导。你不知道我有多忙。我都脱掉眼镜快两个礼拜了,还不让我出院。”

和泉守笑了起来,他本就心直口快,何况安定也不是很顾忌谈论他父亲的话题:“你爸有钱,让你多住这VIP套房,有啥好不满意的?”

“他要那么挂念我,怎么不多来看我?”安定反唇相讥,“这么久以来就前天,来了一会儿又走了,有那么忙吗?”

和泉守自知起了个坏头,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这也是关心你不是?你也别怪他了,说不定是真的很忙呢?至少横竖嘱咐了医院那么久。”

安定不吱声,翻动着手上的漫画。他的手指停留在某个被折起的书角上,那一页画着男主人公拔刀斩杀敌军的瞬间。

“啊,他可真帅啊!我这次文化祭一定要COS他!”

安定只觉思路一窒,这句话宛如是来自他自己的意识一样在耳边响起。他抬起头,疑惑地看向和泉守兼定,换来的却是对方一脸懵逼的表情。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帅哥?”和泉守继续满嘴跑火车,“你小子发什么呆呢?”

“不……我……”

安定拍拍脑袋。他注视着书上的剑士,对方炯炯有神的双目里写满了坚决和义无反顾,让安定一瞬间想起了那个人。

加州清光。

他曾经是那样喜欢这个漫画人物,不止一次吵着要安定和他一期玩COS。

可是今天,是加州清光消失的第5天。

换上普通眼镜的安定已经可以短时间使用手机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使用手机的所有机会都被用来和加州清光发信息和打电话,他更没想到的是对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最后甚至变成了无法接通。

安定转头看着和泉守兼定。他几次都想开口问和泉守关于清光的事,可是每次话到了嘴边,又怎么都跑不出口。太难了。听上去好像自己有多在乎清光似的,他都这样自说自话地消失了,自己却急成这样,要是被嘴大的和泉守知道了,不就等于朋友们都知道了吗?到时候肯定得挨他们的笑话。安定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到底还是决定多发几个信息催催清光为好。

和泉守并不知道眼前的友人脑子里过了那么多,还在大咧咧地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手给安定倒水。心大真好。安定想。和泉守总是这样,好像什么都不介意,但要是堀川失联了,看他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若无其事地坐在这里。安定没意识到自己起了奇怪的心思,他想象着和泉守着急的样子,然而发现怎样都想不出来,望着和泉守的动作,脑子里却全都是清光。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世界比失去双眼时更加空洞无力,生生地坍塌了一大块,习惯了对方存在,现在,他终于惊慌失措了起来。

安定努力回想过去,加州清光并不是没有过失联的情况。那还是初中升高中那年暑假,清光的父母送安定和清光去补习老师家寄宿。那个补习老师姓冲田,是个温柔的男人,年纪不大,却很有才华,对待两个孩子像是对待自己的弟弟一样,这让清光和安定很快和他打成了一片,整天“冲田先生冲田先生”地跟着对方后面打打闹闹。

那天夜里补习完,安定洗完澡,本想找清光一起打游戏,却不料看到清光的房间半开了一条缝,这让好奇的他下意识地推门进入了。

“啊!!!”

即便加州清光的素颜并不差,但许是看惯了精致漂亮的加州清光,突如其来看到卸妆卸到一半的对方还是会有所不惯。大和守安定吓了一大跳,更让他惊讶的是对方正一边擦脸,一边开着免提和班级里一个女生打电话。

那时候的大和守安定不懂得自己的心情,他只觉脑子一片热,不由自主地就大喊起来。同样吓到的还有加州清光,他迅速擦干净了另外半张脸,非常不悦地站起来,质问道:“你怎么不敲门?”

安定知道是自己不对的,但是清光这样的态度却让他更生气了:“我进你房间还要敲门?”

“你……你有没有礼貌?谁给你权利进我房间不敲门?”

大和守安定明白,当时的自己是无理取闹,可他过了很久以后才知道,是清光的这句话深深刺激到了自己的心。他自认为和清光的感情和信任是不言而喻的,自认为足以让自己的房门可以为他打开,而清光敲门只不过是礼仪和例行公事,即便对方不敲门,他也不会怪罪他。可他也暗自害怕那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直到加州清光这样直笔笔地说出了口,这一事实才如同一把匕首,狠狠刺入了安定的心脏。

“是的。”安定沉默了片刻说道,“是打扰你和美佳打电话了,抱歉。”

说完,他转身就跑,半路上还差点撞到下楼检查功课的冲田先生。安定无疑是极为敬重冲田的,甚至被清光嘲笑是“冲田厨”,可是这一刻,他竟是连对不起都忘了说,无视了清光和冲田的呼喊,一股脑打开门,冲出了屋子。

是自己任性了。安定知道。可是想起清光,他就觉得自己的心乱成了一团找不到头的耳机线,明明有声音想要播放出来,但是却无论如何解不开。他就这样憋着一口气,冰冷的夜风吹进他的脑海,扬起了惊涛骇浪。

气喘吁吁的时候,大和守安定才抬起头来。他用手撑在膝盖上,肩膀一动一动,冰冷的掌心触及腿部的肌肤,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他直起身子,抬起头,看着星空。这里和市区不同,一到晚上,星星总是很清晰,散落在深绀色的天空中,闪烁着,渐渐也让安定冷静了下来。

他并不生气。安定自己知道。他并不生气的,也没有生气的资格和立场。可是想起清光和其他人打电话打得那么开心,还为此责备自己,就仿佛有人往自己的心上猛踹,抢走了每次看到清光时,心间长出的玫瑰,一瞬间荒芜一片。

可是是清光错了吗?清光根本没有错,是自己,都是自己。

冲田先生一定在担心自己。安定想。他跺了跺脚,深吸一口气,冷风灌进鼻息,经过心才落入肺里。他只觉心脏直跳,便揉了揉自己的脸,转身回去了。

 

【TBC】

评论
热度 ( 43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