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 (9)

-前篇【8

-本章回忆杀依然有冲田君上线。请注意。

 

“什么?清光不见了?”

到回到家的时候,安定就看到冲田站在家门口,正拿着手机拨电话。

“他说去找你,可是突然联系不上,我周围都找了一下,并不在,电话也打不通。”冲田挥了挥手机,无奈地说,精致的眉宇里写满了急切,声音难得地起了波澜,“你这孩子也是,没事跑什么跑?”

冲田明明说了很多话,可是安定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他跟着冲田又在附近找了一圈,依然一无所获,而安定的脑海里,不断盘旋着一个事实,那就是“清光不见了。”

他的心突突突狂跳,千枝万节的恐惧盘固了整个精神,尖利的根扎破了皮肉,慌乱满溢而出,化作眼泪涌上眼眶,安定咬着牙,死死地不让眼泪流下来。

是我导致的。安定想。是我,都是我。如果清光出了什么事情,也都是因为我。

“行了别发呆了。”冲田摸了一把安定的头,“你们平时还经常去哪里?快点告诉我!”

许是这记“摸头杀”让安定清醒了几分,他的大脑在一瞬间的死机后,再次沉重地运转了起来。

“可能是在那里!”

找到清光的时候,对方正面无表情地靠坐在神社的鸟居之下。这是两人某次散步时发现的地方,小小的神社隐藏在街道和山林间,夜间更是显出几分静默,比白日里更有神秘之感。清光穿着黑色的短袖,裸露的小腿因为夏夜的温差而微微颤动。他的妆没有彻底卸净,昏暗的光线里,甚至还能看清他的脸色有些奇怪,虽为了找寻安定而东张西望,可是清光的眼神却极为锐利,像一柄决心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利剑,在月色的映衬下,展现出青年人特有的英气来。

他长大了。瘦,可他一点也不显得柔弱。安定想。心头随着这个念头的呼之欲出而轻轻一动,抖落了安定的心锁,让他一瞬间松了口气。

清光没事就好。

可还没等安定跑过去,冲田却已经抢在之前。他一个健步跨到清光面前,一手拎过还处于混乱状态的安定,看着清光责备道:“你怎么不接电话?”

看到冲田,清光才软弱了些许,凌厉的气势收敛了去。而当他看到冲田身边的安定时,眼底的担忧瞬间褪尽,脱口而出:“哎呀找到安定就好……”

“我问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清光缩了缩脖子,“我手机没电了……”

“没电?!”冲田伸手拧了一把清光的脸,“没电你也不回家?”

“可是如果安定跑到这里,我又不在……”

“所以如果你出事了怎么办?加州清光,我平时怎么和你说的?你是哥哥,担心安定这没有错,可你自己看看你今天的行为理不理智?”

冲田似乎是气急了,他随即转身指着安定,又指指清光,大声道,“这么晚了,你们这两个熊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想过没有?!”

“可是清光是为了找我……!”安定急急地帮着清光辩解。

“不,是我不理智。冲田先生,我错了。”清光却下意识地把安定拉到身后,打断了对方的话。

“你们俩小子还敢说?”

这是和蔼可亲的冲田第一次发那么大脾气,眼中的急切和担忧直直地落入了清光和安定的心里。两人悄悄对视了一眼,悻悻地闭了嘴。一路上,冲田走在前方一言不发。他的背影融在夜色里,安定没由来地心一慌,拉了拉清光的手,却被对方悄悄躲开了。

安定忽然觉得,是不是将来会有这样的一天,清光也好,冲田先生也好,以及所有其他身边的人,都会离开自己。到那个时候,他就必须放开以及习惯了拥有的那一切。

天从来没有这样黑过。

“行了,你没事也早点休息吧。”跟着安定接受完冲田先生的训斥,清光站在房门口,打了个哈欠,“晚安。”

“等一下!”

清光的眼前的光线一暗,肩膀上随即传来轻微的沉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略有惊愕,却还是很快将手覆盖在了对方靠在自己肩部的头上。

安定迅速推开了清光,皱着眉头说:“行了,我……”

“什么?”

“好了好了,对不起总行了吧?”

清光双手叉腰:“哪有你这样道歉比被道歉还理直气壮的?”

“是我不对。”安定难得地提前认输,“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该和那个女生打那么久时间的电话。”

“拜托我只是问她因斯上自拍用的那个眼影色号!”

“原来还是你先问的她?我可不管你什么色号,我看你就是好--色!”

“什么??我好--色??大和守安定你该不是吃醋吧?!”

这句话尾音还没落地,两人便被这突如其来的尴尬震得说不出话。清光瞪大了眼睛,悻悻闭上了嘴,而安定呢,也一下子不知道回击什么好,指着清光的手指颤抖了半天,最后还是放下了。

“对不起!”异口同声。

“算了。”再次。

“好了好了别说了。这件事就过掉。再吵下去冲田先生该下楼骂我们了。”清光到底是年长的那个,他用手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去睡觉吧。”

“慢着。”

“你还想干什么?”

“我……”安定咬牙切齿,“我今天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这是为人谨慎的加州清光唯一一次“失联”,吓坏了安定不说,也把冲田先生吓得不轻。可是那个夜晚,清光还是同意了自己莫名其妙的要求,他还记得第二天早上,自己是被清光摇醒的,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的是那双红眸里写满了恼火,耳边随之而来便是对方的大吼:“大和守安定!求求你睡觉安定点!这是你一晚上第三次把我踹下去了!”

 

“噗嗤——”

和泉守兼定一脸无语地回过头:“安定你脑子砸坏了?傻笑什么?”

安定没有回答。他看着手机,屏幕一片漆黑。

回忆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惨烈,哪怕美好只有一瞬之间。他回忆着当时的自己,加州清光消失的时候,他在一瞬之间手脚冰冷,像是被扔进了北冰洋最寒冷阴暗的角落里。是的,他能够让自己奋不顾身,就像那个灾难到来的时刻,失去视觉的那一刹那,他心中涌起的一切慌乱,不为自己,全都是来源于对于清光的担忧。

一切都是如此的。安定想。让你奋不顾身的,也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

“阿兼。”

“干什么?”

“……没什么。”安定回答道。他很想问问和泉守知不知道清光的行踪,可是话到嘴边,仿佛有人掐着他的脖子,让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TBC】

 

评论
热度 ( 41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