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鹤一期 | 机械心(1)

- 手机助理AI鹤丸X普通白领一期一振。 是个奇怪的伪科幻小甜饼。

- 之前说考上学校就开新坑,所以又开鹤一期坑了!给自己撒个花(x  这次真的不虐真的不想虐的!想起这个人工智能的梗是因为上次和朋友玩游戏,突发奇想23333故事风格和之前的都有些不同,想尝试不一样的鹤一期。

- 顺便一个小光告。鹤一大长篇Slowly Fever的余本还有一些,【通贩点我】如果喜欢欢迎带走qwq

==========================

 

“我们就这样生活着并不断告别。”——里尔克《杜伊诺哀歌》

 

“我回来了!”

一期一振随手把包放在沙发边,有些烦恼地坐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他的声音沉沉的,似是没有什么期待。也是,自打大学毕业后,独自搬离大宅,来到这儿工作生活已经几个月了,怎么样也该习惯这种孤单了才是。可是一想起自己对于这份理工科相关的工作毫无热情,一期一振便觉得心里像是有一根线,另一头悬挂着块千斤大石头,细细的线勒得神经突突直跳,根本喘不过气。

他本是有自己的理想的,可是都说现实是骨感的。阴差阳错投错了专业让他不得不面对这残酷无情的生活。一期用手背压着自己的额头,心说这根本不是骨感,分明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正准备站起身去倒水……

啪——!

滴滴滴滴……

一期一振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让他差点打破了手中的空玻璃杯。此刻家中常用的电器和电子产品像是说好了一样同时发出启动的声音,空调调到了合适的温度,屋里的灯刹那间亮起,扫地机器人开始工作,电热水器也开始工作,为沐浴做准备。还没等一期一振反应过来应该先看哪个方向,一个带着调笑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哦哟?吓到了吗?还没习惯我吗?”

一期愣了一下,看向了一直被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屏幕里,一个白发的男人,正露出CG形象独有怪异笑容来。

 

一个月前。

“行啦,别闷闷不乐的。”

“啊,我还好啦。只是……”

“哎呀,谁都有这种不习惯的时候嘛。”蓝发的男人笑得一脸温和,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后者看上去就是在强颜欢笑——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总是看到你在温柔地安慰别人,想不到你自己烦恼也不少……不过你们公司也是,叫你这样刚毕业的年轻人直接来对接大项目,真是不得了啊。”

“三日月先生,我其实并不擅长……”

“你可不能这样说。”三日月宗近摇了摇手指,“为了你们公司的利益,你最好不要这样说,毕竟,”他停顿了一下,漂亮的眼睛里流出一丝狡黠,“我可是你们客户。”

“……抱歉。”

三日月盯着一期一振看了一会儿:“噗!”

“您这是笑什么?”

“哈哈行了。在这不用见外,现在是工作之外的时间,我们是朋友,你不用这样拘束。”三日月笑得好看,“粟田口君真是太温柔了,一旦有问题就立刻道歉,却不想想问题到底是不是你造成的。你现在明明做得很好。”

一期摇了摇头:“承蒙您夸奖,可您不知道,我是真的不适应这份工作。而且……”

他沉默了几秒,似乎在斟酌怎么开口。

“你是在害怕孤独吧?”

“嗯?您说什么?!”

像是被刺到了要害,一期一振瞪大了眼睛,手中的筷子都差点没拿住。三日月掌心向下,朝着一期比了个放松的手势。他低着头,看着杯中的酒,如月的双眸映在水面上,轻轻一晃便化为模糊的影子。三日月看向紧张起来的一期一振,悠悠地开口了。

“倒不是说工作如何,你应该是还没有习惯独居吧?”

没有习惯独居?一期一振沉默了。他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即便心中一百个不愿意承认,可是答案却都是肯定的。

“粟田口君啊。”

三日月打断了一期的思绪。一期一振转过头,看见的是三日月认真的眼神。

“我可以帮你哦。”三日月笑道,指了指手机屏幕。

 

“喂,你是被我鹤丸国永大人吓呆了吗?”

手机里的人突然把脸贴在屏幕上,用一种夸张的语气把一期一振从回忆里拉回了现实。

这家伙总是这样。一期想。面对这个自说自话,却贴心地“搞定”所有要用的电器的“鹤丸国永大人”,一期一振正准备说些什么来反驳对方这句欠揍的话,可是看到对他在屏幕里无辜地歪了歪脑袋,一期沉默片刻,指着手机的手指微微弯曲而下,终究是扭开了头。

“你真是……算了。”

他把手机轻轻往沙发上一扔。触碰到沙发的布料的时候,屏幕里的人被弹力震得发出了“哎哟”的呼喊,都能让人想象到他不满的神情。一期一振迟疑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走过去,把手机翻了个面,屏幕向上,随即解开了领带。

“哇!又到了最令人期待的一期一振脱衣秀!”鹤丸国永见得了好,贱兮兮的声音立刻又从手机里传来。

“哎呀,鹤丸!”一期一振气得锁上屏幕,但他没有发现,自己的心却随之一松,进门时的压力和孤单,悄悄跑得没影了。

 

“我开动了。”

他手里拿着筷子,看着桌上勉强还算吃得下去的饭,心下的担子放下了些。虽说是心情不怎么好,但是从小的家教让一期一振习惯了生活的仪式感。他向来认为,生活可以残酷无情,可人不能对自己不好。世间万物东流水,既然眼下拥有就还是别放过为好,何况工作已经如此辛苦,在吃的方面再不犒劳自己,活得也太惨了吧!

“是的,我活得太惨了。”

但这却是一期一振第一次撩起袖子站在厨房里,面对各种买来的食材却无从下手时,脑子里跳过的唯一一句话。

他并不擅长料理。说实话。从小到大也是下不得厨房。尽管一期一振擅长家务,可以把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衣服洗得干干净净,但是对于做饭,哦不与其说是做饭,倒不如说是单纯地对于火焰,他似乎有着一种本能的抗拒和恐惧。

至于最先买的那堆食材,一期一振秉承了勤俭节约的优秀青年作风,把它们送给了邻居家的阿姨,并吃到了对方回馈的一顿好菜。

但他到底还是脸皮薄的,总不能天天叫人家做饭。所以,在刚开始独居的那段时间里,一期一振靠吃着便利店的便当和泡面才填饱肚子。他发现自己似乎并没什么做饭的天赋和动力,以至于每次打开塑料饭盒,他都觉得自己的日子活得更惨了。

直到遇到了那个奇怪的家伙。

他自称叫鹤丸国永。

一期一振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用“人”来形容他,可是当谈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大脑却自动弹出了“人”这个名词。

确切地说,这是一个处于Alpha测试期的AI,起初只有闹钟备忘作用,可最近竟自动进化出了家电联动的新技能。一期一振和这个AI的结识来自一次必然的偶然,或者说是在迷迷糊糊之间,他就被客户兼朋友的三日月宗近安利下载了这个服务型人工智能。

两人的相识并不是一次值得回忆的美好经历。那天下着大雨,一期一振没带伞,被淋成了落汤鸡。再加上加班,他回到家时,整颗心像一片被踩在了水塘里的树叶。做人的认真让他勉勉强强收拾干净自己,洗了个澡,坐在床边发呆,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听着窗外的雨,那种被他用工作的繁忙与和少数几个朋友见面,来假装忽视的孤单又悄悄爬上了他内心的城墙。尽管公司的人都对一期的工作好评有加,可是一期却对自己千万般看不顺眼。他忽然开始怀疑,活得这样拼命,到底是为了受苦还是为了所谓的“未来”?

虽然都说这一行行业前景不错,可如果不是自己爱着的事业,到底有没有属于自己的“未来”?

——“你是在害怕孤独吧?”

一想起前一日三日月宗近的问话,一期便恼火地叹了口气,揉揉头发。哦,是的,孤独,亲爱的孤独,谁没有呢?可是怎么办呢?雨越下越大了,雨点哐哐哐地砸着窗户,像是要在一瞬间把这个城市整个淹没掉。在这种大雨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一期想。

他拿起手机,松松垮垮地躺倒在床上。好在床垫是软的,至少这软软的感觉,可以让他筋骨上的疲惫消除和减轻一些。一期的手指划过屏幕,这时,他发现邮箱APP上有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红点。

一期一振很认真地疑惑了。

虽说邮箱用得不少,但是作为一个认真敬业的好青年,下班前他总有check的习惯,若是在工作期间的邮件,他一定会处理完再走。那也就是说,这封邮件是在下班后发进来的。

一期一振皱了眉,下班后再看到这个恼人的红点总让人心生烦躁。他想了想,努力安抚了自己的情绪,才深吸一口气,点开了那封邮件。

是三日月宗近发来的。只有一句话:“开附件”。

如果再给一期一次机会,他一定会控制住自己的手,好好想清楚再去做下一个动作。毕竟看到“三日月宗近”这个发件人的时候他就应该长点心了。然而并不,也不会有什么可以让他感到后悔的时候。邮件打开的刹那,E-mail APP就直接闪退了,手机屏幕很诡异地黑了下去,一期下意识地凑近看,谁知它又猛地一跳,吓得一期差点把手机扔出去,随即变成了亮闪闪又蠢兮兮的白屏。

我这是要穿越了吗?

在这一刻,一期一振脑海里跳出家中弟弟曾经和他说过的小说和各种电影的画面。可还没等他想清楚到底要穿越到哪个时代去,一个男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哦哟,被我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一期一振爬起来,捡起手机,屏幕里,一个白发金瞳的男人,正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来。

明明知道这只是动画制成的人设,可是一期还是被对方帅得宛如真人的脸晃了一下神。

“瞧你这样。”那家伙不屑地摇了摇脑袋,声音还带着点电子味儿,“我叫鹤丸国永,是三条株式会社出品第130号人工智能测试版。我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手机助手,请多指教啦。”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8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