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鹤一期 | 都是手办惹的祸(加长版豪车)

- 被一期一振的手办诱惑了,飙一发车。近一万字豪车,毕生底线再度拉低orz 有伊达组助攻,是我流沙雕本丸了。

- 同样是上次说考上学校就开车的还债(x)有腿jiao,有壁咚play,一期哥吃醋也好可爱(x

一个小光告。鹤一大长篇Slowly Fever的余本还有一些,【通贩点我】如果喜欢欢迎带走qwq 之后因为我要重回校园,所以一般不会再印惹。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当这句话从一期一振嘴里脱口而出的时候,除了正在房间里呆坐着,保持某个尴尬姿势的鹤丸国永,连一期一振自己都傻了眼。

苍天啊大地啊,鹤丸国永的这句口头禅到底是多洗脑?一期一振自认为算是意志力坚强,居然也没能幸免于此,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感叹自己的修为还不足……

哦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一期一振差点忘记了自己的脸还红着呢,他举着手,注视着鹤丸,又指了指桌上的东西“那个……这个……”了老半天,却被鹤丸一把拉进了屋里。

“嘘。”鹤丸尴尬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双手合十,“抱歉一期,我我我、不是有什么奇怪爱好的人啊!你听我说啊……”

 

人人都发现,鹤丸最近神神秘秘的。

首先内番认真做了,有啥活来二话不说,撩起袖子裤管就下地,喂马种田样样在行,手脚勤快得堪比压切长谷部,搞得后者以为鹤丸要和他在审神者面前争宠,心理压力蹭蹭蹭加了十级砝码,最后因为晚睡早起,操劳过度而被送进了手入室。

其次,远征出阵比平时积极多了,尤其是可以搜刮小判的差事跑得比谁都快,这让本丸会计博多藤四郎深感不服,暗叹财政不平衡,自己的低位岌岌可危,多次找家中长兄兼鹤丸国永的男朋友一期一振探听消息,想得到关于鹤丸的商业机密,并终于……以失败告终。

再次,每次上万屋都购物欲发作,像喝假酒喝醉一样吵着这也要买那也要买的鹤丸国永,最近突然仿佛被按下了“CLOSE”键,停止了一切乱买的行为,这让审神者以及还躺在手入室里负责采购的压切长谷部都深感欣慰,审神者为此专程叫来了一期一振,夸奖其教导有方妙手回春,甚至想为他颁发“治鹤大师”的锦旗,最终在一期一振尴尬的笑容里,以及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两位左右护法的苦口相劝之下选择放弃。

而最最重要的是,鹤丸国永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似乎居然放弃了他沉迷多年的整蛊事业,一有空就钻进寝殿拉上门,不知道搞些什么神神秘秘的“小秘密”,恐吓短刀的蟑螂糖果不见了,手入室的绷带也不再无故消失了,半夜上厕所不会遇见偷偷披着山姥切国广的被单的怪人了,吃饭时也不用担心吃到加了芥末的蛋糕了。本丸恶作剧概率呈爆炸式下降,这虽然不太正常,也不知道鹤丸哪天会心血来潮卷土重来,可众刀剑包括审神者在内面上不说,心里都悄悄松了一口气,再度猛夸一期一振的教育理念成果颇丰,能够化鹤丸为神奇。

一期一振再次笑得尴尬,如同面对朋友送了一盒一千片的白色地狱拼图作为生日礼物。

那么问题来了,一期一振到底知不知道鹤丸国永在搞些什么鬼?

答案是……

当然不知道。

作为鹤丸国永的男朋友,他不是没想过直接冲上去抓住鹤丸问个明白,但是每次都会被鹤丸以各种理由转移话题,要么就是“不择手段”吃干抹净,顺带便也让一期没有力气再去问想问的问题。越是搞得神神秘秘,越是能够激发人的好奇心,一期一振就很纳闷,这会不会是鹤丸国永的又一次大型恶作剧?现下所有的都是铺垫,就为最后爆发大整蛊?

他越想越离谱,甚至想出了本丸屋顶被掀掉后,鹤丸如同大魔王一样巨大化站在那儿哈哈大笑的怪样。一期不由得甩甩头,心说肯定是上次陪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看了主人送的动画片,不然怎么会脑补出那么奇怪的画面来?

他一边走着,脑子里一边想着有的没的,神游让他没注意到拐角处走来了几个人。

“哎呀!”

“哎哟!”

一期一振抬起头,只见是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反应敏捷的太鼓钟闭着眼睛跳起来,蹦跶了几下扎了个马步:“是谁敢撞本大人?……额,是一期一振大人啊。”

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被光忠一把提溜到了身后。光忠笑嘻嘻地给一期赔了个不是:“不好意思啊一期一振大人,贞酱太皮了,跑的太快……”

“烛台切大人!”

光忠愣住,显然没想到向来文质彬彬的一期会突然打断自己,以为一期一振生气了。他当然知道一期是鹤丸的对象,自然也是不想留下坏印象,便心急慌忙又把太鼓钟拎了出来:“贞酱快和一期大人道歉。”

“不不不不,”一期一振一听,赶紧摆手。只见他迟疑了几秒,抬头看看光忠,又扭头叹了口气,似乎在纠结如何开口,“我是有一事……”

“那个……”光忠不知所措了起来,“您不必客气……”

“你是想问鹤丸的事情吧?”

这下,在场几人都愣住了。大俱利伽罗面无表情地冒出这一句,直直地打破了在场尴尬的空气。然而,当被所有人敬了注目礼,大俱利黝黑的脸上才慢慢地升腾起一大片红云。

“我我……我乱说的。”他双手环胸背过身子,“并不想和你们混太熟。”

“……”

“……”

“噗……”

“太鼓钟贞宗!”

“是伽罗酱先逗我笑的哈哈哈哈哈!伽罗酱,超甜~!”

眼看着太鼓钟的一声笑要把话题引向奇怪的方向,一期一振赶紧出手制止。看来在搞笑天赋和谈话跑火车方面,鹤丸的室友的功力并不亚于鹤丸本人。

“那个,其实我是想问问你们,”一期一振终于开口了,“鹤丸最近在忙些什么?他似乎……额……变了挺多。”

话音刚落,伊达组三人都停止了说话,纷纷对着一期行注目礼,用一种看“瞧,老实人”的眼神对着一期轮番扫射。

一期被看得心里发毛:“那个……你们知道吗?”

“你不知道?”大俱利伽罗首先开口引开战火。

“他居然没告诉你?”烛台切光忠摸着下巴接着回复。

“……难道他和你没混熟?”太鼓钟贞宗鹦鹉学舌一脸严肃。

一期一振瞪大了眼睛,希望之火燃起:“……看来你们知道?”

“啧啧啧那可不,”太鼓钟双手环胸,在一期跟前踱着方步,“那可不……”

“是怎么回事?”一期追问。

“嘿嘿,”光忠摸了摸脑袋,双手一摊,难得笑得有点娇羞,“我们也不知道啊。”

“……”

 

这几个人不靠谱。一期想。一个脑袋两个大。心说难怪鹤丸天天耍起嘴皮子没边,敢情是和他的室友们同流合污。一期一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护短严重,怎么就没想过其实是鹤丸用他强大的恶作剧精神在感染他人,就自顾自把锅甩给了光忠他们。

正在远征途中的光忠、伽罗以及太鼓钟同时打了个喷嚏。

时值盛夏,午后的阳光极为刺眼。一期一振昨晚内番,查看了一下工作日程,见今天自己和鹤丸都没有出阵计划,便想着避避阳光,稍适休息一番。

昨日三日月宗近送来些茶叶,正是品尝的好时机,这般思索着,他准备去屋里拿茶叶找鹤丸国永共赏,却不料在经过鹤丸门口的时候,发现对方寝殿的门正虚掩着。

一期一振的手心一瞬间全都是汗。

人在经历两难的选择时,平日里越是本分老实的人,越是会心跳加速,手足无措。现在的一期脸涨得通红,手指都颤抖了起来,大脑里刹那间蹦出两个小人,拔出刀开始暴打彼此。

——喂一期,今天鹤丸难得在家,现在不进去一探究竟,更待何时?

——不行啊一期,怎么样也不能这样偷偷摸摸进别人的房间吧?

——什么别人,那是你男朋友啊,有什么不可以的?

——不行这太没礼貌了!

——你这也算为了鹤丸好,他到底整天在捣鼓什么,难道你不该关心一下?

一期一振的两耳嗡嗡作响,手却在不由自主地伸向木门的把手。

握住门把手了!

要拉开要拉开了!

一期一振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哪怕是上战场,重伤时面对举着刀的敌人,他都没像现在这般不知所措。一线阳光顺着打开的房门逐渐变宽,落入了昏暗的屋内,洒出了一个金色的三角。一期蹑手蹑脚地踏出一步,心中的罪恶感便增加一层,他探了探头,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我进来了”,把房门合了些许,只留下一条缝,又一次把脚尖点在了地板之上,踏碎了寂静。

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挪不动了。

半晌,他才从巨大的惊愕里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冒出一句鹤丸国永常用的口头禅。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国永怎么都没想到会被一期一振抓包。

他脑补过无数次面对室友拆穿自己时的尴尬局面,也想了无数种合适的应(kong)对(he)方案防止对方把实情说出去,可他始终都是害怕被一期一振发现这个秘密的。

一期一振愣愣地看着自己,鹤丸国永全身汗毛倒竖,连被突然看到个人吓得大喊大叫都忘记了。

那是一个人间称之为手办的东西。一期见过它,最近万屋有过售卖,这是一种以各位刀剑男士为原型做出的人偶,女主人非常喜欢,所以每出一个人,都会在攒够钱后第一时间前去购买。此刻,鹤丸的桌子上,正放着最新出的以一期一振手办,只见鹤丸脸上奇怪的笑容还没有退却,一时间僵在那里,而他的细长的手指,还在用指尖,轻轻抚弄手办一期的腿000缝。

鹤丸的确曾多次夸赞一期的腿很美,很多次,一期是记得的。以至于现在,看到如此诡异的画面,脑子里奔腾过万千惊愕,最终却连吐槽都忘了,勉勉强强憋出一句下意识的“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这尼玛就很尴尬了。

“嘘,”鹤丸率先结束沉默,跳起来站在一期跟前,把他往屋里带了带,还不忘顺手关了门,“抱歉一期,我我我、不是有什么变0000态腿控啊!你听我说啊……”

见一期低着头不回答,鹤丸更慌了:“那个……我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人,这是因为你的手办真的太好看了……”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魂淡啊,这不等于承认自己是喜欢手办的变000态吗?鹤丸难得地脑仁疼,可一期不说话总不是个事儿,他只得又从脑子里挑选了一条理由:“一期,你看,我这也不算是喜欢手办,我是喜欢你的腿……”

哦苍天啊!鹤丸几乎欲哭无泪,只想给自己俩嘴巴子。这题超纲了超纲了!我不会答!这说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平时油嘴滑舌,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打结?这岂不是更加坐实了自己是变态的罪名吗!

“一期啊……”鹤丸寻思了会儿,行吧,还是闭嘴等待发落吧,“算了你还是骂我吧。”

他一脸自暴自弃大义凛然,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尴尬的空气不放过此处任何一点空隙,毫不留情地包裹住了两人。

都说尴尬的时间最难熬,明明只过了几秒,鹤丸却觉得像是过了几辈子。眼前的一期还是垂着脑袋,盯着那个手办看,一动不动,鹤丸越等越心急,想说自己当初追一期真是不容易,难不成这家伙要和自己分手?

不不,这可不成!

“一期,你冷静啊,你要不打我一顿……”

“鹤丸。”

“……嗯?”被一期突然点名,正处于混乱状态的鹤丸一下子懵了。

“你说,”一期一振摸着下巴,“是手办好看,还是我好看?”

“……”鹤丸傻眼,他心里跑过一大列火车,飞向云端,腾云驾雾地轰隆轰隆闹个不停。喂喂喂一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真的很想这样问。可是一期一振却摸着下巴,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朝着桌子慢慢地走过去。

他注视了那个手办几秒,突然转头看向鹤丸。他明亮的双眸中流露出一种鹤丸读不出的神情,可正是这种感情,落在鹤丸的眼里,反倒弄得鹤丸反倒不好意思了起来。视线相遇的那一瞬间,一期如同受了惊吓的兔子,忽地移开了眼光,借着窗口溜进来的阳光,鹤丸看到一期一振红着脸,一手在桌子的边缘来回划动,他的头微微右侧,眼神飘忽了几下,却最终没有再次看向自己。

“一期?”

一期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斟酌到底应不应该开这个口,过了好半天,以至于鹤丸都要以为对方不会再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期突然道:“鹤丸你……”

“什么?”

“你……”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很喜欢我的身---0体吗?”

 

【请点此看鹤丸老婆在线show】

 

“我的手办呢!!!”

一大清早,伊达组的寝殿里就传来鹤丸国永的大喊大叫。

然而剩下三个人都见怪不怪,一个研究当日菜谱,一个在门口喂猫,一个还在赖床,嘀嘀咕咕翻了个身又睡死了。

鹤丸见损友们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便蹬蹬蹬地跑到烛台切光忠面前:“你见过我的手办吗?”

“伽罗酱今天要吃什么?”烛台切直接无视了鹤丸。

“……我问你话呢!”鹤丸蹲下来,凑近烛台切。

“啊?你说什么?”

“我的手办呢?”

“什么手办?”烛台切光忠一脸无辜。

鹤丸又气呼呼地跑到大俱利伽罗面前,可还没等他开口,大俱利伽罗就已经抱起猫,转了个身:“不想和你的手办混熟。”

“……”

“鹤丸国永你大清早吵吵什么?”太鼓钟贞宗揉着眼睛爬起来,“我难得睡个懒觉……”

“你那叫难得?”鹤丸果然被带跑偏,“你赖床的概率都快赶上隔壁的明石国行了!”

“我多少是赖自己的床,”太鼓钟油嘴滑舌,笑容里有一种显而易见的猥琐,“不像有些人,赖到粟田口家去了……”

“你……”鹤丸气得涨红了脸。这熊孩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跟着鹤丸混了不到一个月,耍嘴皮子的本事便已经比鹤丸更优秀,现在都能把鹤丸噎得说不出话。

鹤丸深吸一口气:“你有没有看到过我的手办?”

“长什么样?”太鼓钟笃笃定定。

“……一期一振。”

“哟~~~~”这下可好,连着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都转过头来,和太鼓钟贞宗异口同声发出了诡异的感叹声。伊达组的寝殿里充满了暧昧的空气。

“干什么干什么!”鹤丸脸颊通红,难得尴尬吃瘪,却还是不忘正事,“你见过没有?”

“急什么?”太鼓钟砸吧着嘴,“昨天晚上远征回来,这儿……咳,害得我们三个去别人屋里挤了一宿,凌晨才爬回来,这账还没和你算呢!”

鹤丸一愣,才知对方指的什么,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什么账?别瞎说!”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我们买这个手办?”

“那……”鹤丸纠结了老半天,见三人都盯着自己看,才自暴自弃地回答说,“你烦不烦?”

太鼓钟听后皮笑肉不笑:“昨晚我睡在粟田口的寝室里,和藤四郎们研讨了一个晚上,最终药研哥的一锤定音,由我执行,把你那宝贝物归粟田口。”

“什么?!!”

“那本来就是粟田口的‘人’不是吗?”太鼓钟贞宗挤眉弄眼。

 

另一边厢。

“哟早上好啊,一期哥。”

药研藤四郎整理着桌面,准备为新一天的医疗事务做准备。一期一振打着招呼,转头却看到桌上有一个熟悉的事物。

“这个,”一期一振指了指桌上自己的手办,“拿来了?”

药研笑得好看:“多亏了贞酱里应外合,不然还真难得手。只是我们想不到,一期哥你居然会吃手办的醋。”

听闻此言,一期红了红脸:“别胡说。你们猜鹤丸会是什么反应?”

药研冷笑:“他都有你这个本尊了,要是再去喜欢其他的,我们可就要揍他了,手办也不行。”

说着,他捏了捏拳头,远在本丸另一端和太鼓钟斗嘴的鹤丸直接打了个寒噤。

今天的鹤丸国永,依旧被一期一振,哦不,应该是粟田口们吃得死死的。

 

【THE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63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