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冲田组 | 眼球 (10)

-前篇【9

-突如其来的一次更新。在安定重获光明后,清光却突然消失了。而现在,再次相见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有的感情不说出来,对方就一定不会明白。

 

再一次见到加州清光,是在他消失的第七天。

他一大清早若无其事地走进病房的时候,安定就跳了起来。他毫无形象地从床上直接跳下来,连鞋都来不及穿,双脚就这样踏在被空调吹得发冷的地面上。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血红的眼中满是怒火。

“你去哪里了?”安定一把抓住清光,“还知道来?”

清光没说话,脸上没有波澜,亦无与往日一般还口,却只在看了安定的双眸后,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同时不着痕迹地拂下安定抓着自己肩膀的手。安定愣住。他看着清光,忽地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清光有些奇怪,他的眼底藏着一种复杂而不明确的光,像是一团即将熄灭的烛火,摇摇曳曳地,什么都点不着,却还在不断燃烧,燃烧。

安定却觉被那团火灼得生疼,便下意识撇开了视线。他的心跳动得太过于大声了,好像多跳一下都会让清光变得更为陌生一分。大和守安定的脑海一团混乱,上一次感受到这种心情,还是两人在冲田家争执的那个假期。

清光终于是转过头来。他难得地未施妆容,脸色比起往日有些苍白。刚才看见清光时涌上心头的一切急恼都在这一瞬间宛如被淋了一泼冷水,迅速消散了去,安定感觉触电般地胸口一痛,心脏飞快地蹦了一下,仿佛是撞到了胸骨。

“安定。”

“怎……怎么?”

清光的眼中是安定看不懂的神情,但很快,他又笑了起来。眉眼里是多云,他温和地拉着安定的手,安抚似的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真冷。安定想。过去从来没有想过,眼前这个有着如歌烈火般双眼的男孩会有一双那么冰冷的手。清光指骨的关节突出,和安定细弱的手指交缠在一起,一如两人从小到大的每一天。

时间又慢又快,人生又短又长。安定曾不止一次地和清光诉说,一年又一年,他们到底是活了365一天,还是只活了一天,却重复了364次。每次清光听到对方这个问话,总是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然后又用调笑的语气提一些奇怪的要求,比如:

“若是安定觉得无聊,那就和我打游戏去吧!”

清光打游戏很厉害,安定心里当然清楚,除了冲田先生,没有一个人可以打得过他。而自己的每一次赢他,都是因为清光在放水。但是,安定就是不愿意把这一事实说出口,清光倒也从不戳穿。安定知道这样是太心安理得了一些,可是那又怎样呢?权当是了不起的加州清光给的特殊待遇,也只有大和守安定能够理所当然地拥有。就算有朋友问起来,就算有人不相信自己比清光的游戏水准高,清光也会用一些好玩的事情转移话题。

他真的很聪明。安定一直都这样觉得。虽然嘴上不愿饶过清光。现下,他望着清光憔悴的脸,被强烈的感情冲得晕头转向的关心才再次爬上了安定的心,他很想问问清光,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来看自己,也不回任何信息?

“安定?”

“啊?”安定一愣。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不,没有。”安定摇摇头,本能让他否决了对方,“什么都没有。”

不,不是的,明明是想问他的。可是,安定拉着清光白色的衣袖,却一句话都问不出。

立场。什么立场呢。明明自己才是那个被探望的,惹麻烦的人。安定下意识地松开手,抚摸着自己的眼皮。崭新的眼球许是不习惯新主人,忽地突突直跳,发出轻微而陌生的疼。安定正想转身,却不料被清光抓住了肩膀。

“清光……”

下一秒,一双泛着冷意的手覆盖在安定双眼上。接触到皮肤的那一刹那,清光的手带来的凉感化成了一种难以捉摸的温柔,它像是一种“气”,由眼部发散开去,渐渐包裹住了安定的一切。

清光的手渐渐移开,轻轻抚摸着安定的脸。眼球的紧张消失了,安定注视着清光的双眼——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红色双眼。清光的指腹伴随着静谧,和曾经做的无数次的一样,卷起安定耳边的一缕头发,将其揩到对方耳后。

他的动作极为熟悉,来自于生命里发生过每一个安慰着彼此的瞬间。晨光落在了清光的身上,洒满了他白色的衬衫,让他变得透明而缥缈,好似不是这世间的神明。明明他该一如既往地令安定感到心动才是,可是这一刻,安定的脑海里却猛地回忆起了那个夜晚的梦境,黑暗无边的街道中,清光和冲田先生消失的背影……

清光,像是在离自己远去。

安定一下子害怕了起来,他立刻握住清光的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仿佛要确认什么似的。他向来是忠于自我的,也向来明白,在这尘世间忠于自我,才是一场永无宁日的战争,可是现在,他只想抛开一切想法,自己的也好,他人的也好,全部都忘掉。

只要清光。

只要清光在这里。

“安定……嗯?”

清光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惊了一下,惊讶的表情还留着脸上,双手还维持着原本的姿势。怀里的少年一言不发,只是紧紧地抱着清光。他的双臂是在禁锢,要确定的是对方在自己身边这一事实。安定似在试探,和过去的时空中某一个瞬间发生的一样,将头慢慢地靠在了清光的肩膀上。

是清光的气息,过个千百年,安定相信自己都会记得对方。即使是光阴散落,云彩塌陷,全世界所有的樱花树都枯萎,他都会记得加州清光。

清光轻轻地将手,放在了安定的头上,一下一下地安抚着。

只是这一次,安定没有再推开清光。

从来没有哪一束阳光可以在这世界上维持那么漫长,打败它的似乎只有寂寞。直到清光微微动了动肩膀,两人才松开了对彼此。他们面对面地站着,一言不发。

半晌,清光才开口打破静默。

“抱歉。现在才来。”

安定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随即拉着清光的手,就这样注视着。

“你总算来了。”他说。

“嗯。”

“你今天没有涂指甲油。”

清光的身体抖了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抽回了手,摸了摸安定的头,扶着安定走向床边。他拿起上次和泉守留下的书:“我记不得上次看到哪里……”

一张照片飘然而下。

那是一张拍立得相片。许是被多次摩挲,白色的边角有些擦痕。照片上的清光笑得开心,一手比着V,一手搂着安定;而安定则收敛些,有些别扭地挤在一边。

安定算不得什么精致的人,虽然大家都说娃娃脸的安定长得可爱,但是他却很少自拍。清光在这一点上和安定相反,他非常热爱漂亮可爱的小东西,耳朵上手腕上总会有些丁零当啷的小饰品,社交网站上也充斥着他的自拍。

尽管不过是少年初长成,可是清光在那时候五官就已经开始渐渐长开,往着未来校草的方向一奔而去了。安定有时候会去给他点赞,但看着对方照片下那一大串来自女生们的红心,也会不由得有些小小的嫉妒。

斯蒂芬·茨威格曾经说过:“世间没有什么比得上少年悄悄所怀的爱恋。”只是那时的安定不明白,这种既不是不爽于清光的外貌,也不是不悦于自己的长相,唯独是讨厌那些“小爱心”而泛起的酸涩感,究竟是怎样一种珍贵而重要的心情。

清光的心非常细,他立刻发现了安定的小心思,便整天拉着安定自拍,还总给安定找好看的角度。安定起初有些怕麻烦,但他看着清光眼中的热切,却怎么都很难像平日里那样,把拒绝和嘲笑的话说出口。渐渐地,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也喜欢上了拍照这件事,两人的手机里,多的是彼此在一起的合影。

“这是我们出事那天放学,堀川帮着照的呢。”安定说,“那时候,我的眼睛还是蓝色的。”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6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