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紙。0

「只是為了與你相逢,我和孤獨一同降臨在這個星球上。」

-精神博勿馆。
多墙头,忠诚0分,爱什么产什么。

-主推刀剑乱舞。
鹤一期※冲田组※小狐三日

-欢迎点赞鼓励^^

祯驰 | Take My Hand?(上)

- 和七夕节无关的七夕节小甜饼。有一些瞳耀成分,全篇分上下。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写祯驰哇233太可爱辣!

- 不要被标题骗了2333其实是一个关于掰手腕的小故事。用了剧版人名。OOC属于我。

 

白驰这几天很心烦。

虽然为了这种事情发呆犯傻闹脾气,并不是一个智商170的天才优秀警察应该做的,但是白驰就是很不开心。

他恼火地用下巴抵着桌面,看着电脑里一闪一闪的交通路线图发呆。

“喂,小白驰啊,”王朝嚼着零食大摇大摆走进来,“白sir让你背的路线图怎么样……额,小白驰?”

白驰一动不动地保持原状。

坐在对桌的蒋翎抬脚踢了踢桌板,提示道:“白驰?”

白驰依然我行我素,头都不抬,眼神呆滞,有气无力地回了句:“还没……”

王朝傻眼了。

要知道,SCI脑力担当之一——白驰回答“还没有”这种事情的概率,基本上相当于白羽瞳在没放水的情况下,被展耀赤手空拳打倒,这一事实,让王朝手里的薯片都掉在了地上。

“咋……咋回事儿?”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憋了好几秒,才冒出一句,“这这这……快三个小时了,你平时不是几分钟就能搞定的吗?”

白驰不说话。倒是蒋翎盯着白驰丧气兮兮的脸打量了一会儿,忽地笑出了声。

“行了,小白驰,咱先把交通地图背了好不好?”蒋翎展现出强大的演技,以一种幼儿园老师哄小孩的口吻对白驰说,“一会儿姐姐帮你查查掰手腕的绝技?”

“掰……手……腕……?”白驰一听,就猛地跳起来,“我这次不赢他我我我……我就是白痴!”

蒋翎猥琐地笑了起来,可还没等王朝接着说什么,白羽瞳的办公室里就传来一声大喊:“白驰!你给我进来!”

这下,王朝和蒋翎都不吱声了。两人对视一眼,默默叹了口气,又同时对可怜的小白驰投以同情的目光。白驰噘着小嘴,一边胡乱拉扯着被歪七扭八的坐姿弄乱的衣服,一边回应着:“白Sir!我我我……马上进来!”

说着,他朝着内里跑去,可还没踏出几步,又折返回来,对还愣在原地的王朝大声道:“我我……我早就背完了我,你你……啥时候要再再再……告诉我。”

“白驰!”

“来……来了来了!”

 

事实证明,我们可爱的小白驰还是太年轻了。

当他看到白羽瞳和展耀面对面坐在办公桌前,双手握在一起,面色通红,眼神热切地看着彼此时,第一时间脑子里炸出许多颇具爆炸性的标题来。

比如“震惊!SCI组长白羽瞳和心理学家展耀办公室恋情公开!”

或者是,“不转不是中国人!SCI爆出惊天秘闻!”

也可能是,“万万没想到!SCI组长白羽瞳与心理学家展耀竟是这种关系……”

白驰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瞬间占领了智商的高地。事实证明在SCI工作这些日子,好的东西学了不少,可是拿起手机人人皆狗仔的八卦技能他也学得很快。此刻的白驰正以其绝世无双的好脑瓜,学习电影中的奇异博士,瞬间脑补出了瞳耀之恋的14000605个未来,还统统都是Happy Ending,他沉浸在幻想里,不由得傻笑起来,露出白白的牙齿。

“白驰啊。”展耀道。

“嘿嘿。”

“白驰?”白羽瞳说。

“嘿嘿。”

“……”白羽瞳和展耀对视一眼,“赵祯来了。”

“啊?哪里?”

直到是咬牙切齿地看向空无一人的门口,白驰才知道自己被骗了,挠着头转过身来,勉强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白sir,展sir。”

“发什么呆呢你。”白羽瞳瞪了他一眼,皱了眉。

白驰继续尬笑。回答啥呢?回答“大家都吃你俩CP呢”还是“我觉得你俩是一对儿”?这能说吗?这不找打吗?

“白驰?”展耀疑问,“有心事?”

“没啥没啥。我想交通图呢。”

白羽瞳狐疑地打量了他几秒,指了指一旁的座位:“坐下吧。”

白羽瞳语气认真,颇具英气的眉宇间,写满了严肃。白驰悄悄瞄了一眼一旁的展耀,不料后者的脸上也难得少了平时的温和和平静。白驰心下大喊不妙,这怕不是又有什么棘手的案子转到SCI来了?

“那个……案子……”与其等leader开口,还不如占领先机!这是王朝和赵富经常传授的职场真谛!

这下,轮到白羽瞳愣住了:“什么案子?”他忽地转过头看向展耀,“什么案子?”

展耀莫名其妙:“你看我做什么?要有案子转进SCI,难不成我会比你先知道?”

白羽瞳听后冷笑:“那可说不定。”

“我说白羽瞳你什么意思……”

“行行行,”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白驰自知自作聪明吃大亏,便及时出手制止,“我以为你……你们叫我,是是是……是又有案子了……”

“不是。你想多了。”白羽瞳一挥左手,和展耀牵在一起许久的右手才重新吸引了小白驰的注意,“不过,找你是真有事。大任务。”

展耀都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大事。考验观察力。怎样,有信心吗?”

白驰一听,心里啵啵跳。这领导给的任务能说没信心吗?何况是白sir!爱豆!偶像!偶像给的任务,赴汤蹈火也得完成咯!想到这里,白驰脑子也不动,脱口而出:“有信心!”

“行啊!”白羽瞳坏笑起来,“任务很简单。”他拉住展耀的手,往上举了举,“你展sir老说,我掰手腕的时候让着他,我明明没让。现在请你做裁判,你用你的眼睛观察现场,并结合高智商分析,告诉展耀……”

“白羽瞳到底有没有让着我。”展耀笑得像一只得逞的猫。

 

白驰怎么也想不到,SCI的Leader——白羽瞳和展耀,居然是如此幼稚的两个人。

他更没想到,这两个人会让他做掰手腕比赛的裁判,判决到底是谁让着谁,谁的力气比较大。

本想搞个大任务,结果任务没搞到,反而被自家兄长秀了一脸恩爱,白驰愤怒地切着砧板上的蔬菜,咚咚咚的声音吓得里斯本都发出了担心的呜呜声。

不知道是谁开创的先河,从上次那个大案完结后,有人在结案PARTY上比赛掰手腕,从此开始,SCI办公室就像掀起了一股掰手腕热潮,且不说男人,连马韩姐和蒋翎姐都加入了这一阵营。赵富为了在齐乐面前秀一把男人味,偏要和白羽瞳比赛,最终……遭到残酷的打击,惨败。

白驰看着锅里煮的美味佳肴,这都是赵祯爱吃的。他暗自扇了自己一嘴巴,心说也是自己嘴贱,这话都说得结结巴巴,还不觉味儿呢!要不是自己把掰手腕一事告诉赵祯,我白驰也不至于输在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魔术骗子手里,更不至于下了那么大的赌注,好不容易逃离赵家,又在对方的威逼利诱下,再次住回来给他做饭洗衣服。

你说白羽瞳还知道要在掰手腕这种事情上让让展耀,就算我们IQEQ双高的白驰为了展耀的面子和白羽瞳的“一番苦心”……嗯,好吧,是怕被白Sir打击报复,才没直接揭穿,但这也是事实!而自己呢!说好的少年英雄小白驰呢!本想着在赵祯面前展现一下男子汉气概,勉为其难地让让他,结果被对方直接掰倒。更可气的是,这个魔术骗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用了什么“不择手段”,居然得意洋洋地捏着小白驰的手腕,说:“以后要不要我让你呀?”

让让让,谁要你让?让这种事情是可以说出来的吗?

白驰恶狠狠地打着鸡蛋,脑子里以各种语言骂着罪魁祸首赵祯,却没想自己已经默认了“让”这件事。

真是气死人了!

“哦哟,小驰驰~!”是那个欠揍的声音,“今天吃什么美味佳肴呀?我瞅瞅……”

白驰没想到赵祯会不发出任何声音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吓了一大跳,手里的刀没握住,直直地朝手指切过去……

“哎哟……”白驰想也不想就叫起来,手上却没有传来预想的疼痛,取而代之的是略有冷意的温柔触感。

“叫什么?”赵祯拉着白驰的手,“我看看伤着没?”

赵祯细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和白驰的纠缠在一起。他反复确认着那把罪魁祸首的刀有没有伤到白驰,却忘记了正是自己的突然出现,才导致了白驰分了神去。

白驰抬了头,见赵祯的脸上写满了认真,眼神中的紧张与忧心让白驰没由来地一阵心动,以至于瞬间红了脸。

这这这……这个赵祯!

虽说和赵祯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白驰面上就是放不下。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别扭的原因并不因为其他,而是因为赵祯实在太温柔了,尽管动不动就会寻自己开心,但和他在一起,的确是让略有胆怯的白驰过得自由了许多。

白驰感到羞赧,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和这个“初次见面”就拿自己开刀,当庭广众研究自己内裤的变态,有那么多纠缠不清的孽缘?以至于现在还要回来供他吃供他玩?

白驰迅速缩回了手:“你你你……这是担心我吗你?”

赵祯倒也不恼,眼珠转了转,随即笑了起来:“那可不?我当然得担心你。”还没等白驰回答,他又道,“你手受伤了,谁给我做饭?”

“……”

白驰气得撅起了嘴,转身就往沙发上一坐,不理赵祯和锅里的菜了。

“驰驰……?”

哼!

“驰驰啊……?”

就不理你!

“驰驰啊汤好像要噗出来了!”

白驰这才跳起来,跑过去一把关了煤气。可正当他转身又要跑的时候,赵祯一把拉住了他:“行行行,我瞎说的。别生气嘛。”

“我可没生气。”笑话,我少年英雄小白驰是那么小气的人?

“那你先把饭给做完吧我要饿死了。”

做饭?做饭?白驰忽地想到了什么。他暗笑,一个小点子冒了出来,心说上次是自己失误,今天他可是受过了蒋翎姐的“掰手腕技巧”教学,再来一次说不定能扳回一局?

“赵祯,”白驰面上依然保持着不悦的姿态,“我我我……我不生气,不,不代表我没脾气。要么、要么我俩再比一次,我赢了,今天就、就我和里斯本有饭吃。”

“输了呢?”赵祯盘起双臂,老神在在。敢情白驰这小子这几天心不在焉,还老给自己脸色看,竟然是在为这种事闹脾气呢。

“你、你别得意你。”白驰的小卷发一抖一抖,“没、没这种可能,我今天一定赢了你。”

赵祯没有追问,反倒是抿着嘴笑了。他的头发因为他的颔首而微微下滑,掩了他半侧的笑意。他拉开椅子,拍了拍桌面,举起了手:“来吧。”

白驰蹬蹬蹬地跑上前,马韩姐曾经说过,压制敌人有一点秘诀就是先发制人,要有气势,所以,为了彰显自己的气势,白驰故意拱了拱肩膀,才慢慢地撩起了袖子:“谁怕谁啊!”

不料,赵祯直接就绷不住,“噗”地一下笑出声。

“小驰驰,你这不像是在掰手腕,”赵祯眯着眼,“倒像是小学生打预防针。”

“……你你你!”白驰气得说不出话,好不容易酝酿的气场都随着赵祯的笑漏了气,“啰嗦什么,快、快开始!”

“诶,你还没说你输了怎么办呢。”

“我……我输了?”

赵祯却没给白驰扭转乾坤的机会,继续说了下去:“你输了,就……”他突然别过了脸,语气里难得地多了几分暧昧,“你输了,接下来就都得听我的。”

白驰在感情方面再迟钝,也不至于听不出对方话里的暗示。他不由得红了红脸,却还要假模假式地顾左右而言他:“别说了,开始吧。”

 

【想知道结果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评论 ( 4 )
热度 ( 86 )

© 流水紙。0 | Powered by LOFTER